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精彩艺术节 > 每日演出 > 评论 > 【十一艺节】苦乐人生一台戏—龙江戏《松江魂》观后
【十一艺节】苦乐人生一台戏—龙江戏《松江魂》观后

时间:2016-10-28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作者:安 葵

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然而灾难又促使人们觉醒、成长,在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涌现出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和英雄事迹,龙江戏《松江魂》就是这样一部普通人的英雄颂歌。


   与众多抗日题材的戏相比,《松江魂》有两点很突出,一是它不仅写出了二人转艺人的在日寇侵略时期的遭遇和抗争,而且深刻地写出了他们的苦乐人生;第二,这个戏具有鲜明的地域特点和剧种特点。


   日寇陷于中国人民的汪洋大海之中,对于任何反抗的迹象都心怀恐惧,编《新纲鉴》揭露他们罪行的二人转艺人更被视为眼中钉。于是悬赏抓捕他们。艺人们想过江到有抗日部队的地方去,却遇冰排阻路。幸亏客栈店主龚黑子巧与日寇周旋,保护他们。故事就在客栈的屋里屋外展开。背景是日寇的进逼与迫害,而故事的主线则是二人转戏班的女主角山里红与店主龚黑子以及其他人之间的感情纠葛。龚黑子当过兵,淘过金,现在开客栈,手里有金子。他为人仗义,敢于担当,敢于反抗日本人,但他又迷恋上了山里红,甚至不择手段地想得到她。山里红虽为名角,但她经常受到的是欺侮和凌辱,因此不能不对人心存警惕。当她看到黑子用酒灌自己的丈夫知他别有用心时,不能不愤怒,而且会勾起许多以往经历的回忆。但在黑子拼死把她从冰水中救起,感到黑子的真情并为其“男人气”所感染时,也不能不动心。一般人得到炽烈的爱是一种幸福,但此时山里红的心里却是一种又甜又酸的纠结。“戏文里演绎多少情和爱,戏文后孤苦伶仃有谁知情!”她不肯舍弃曾是自己师傅的丈夫,这是传统道德使然,又表现了二人转艺人特殊的遭遇,特殊的人生, 表面看他们似乎很轻浮,但内心里是坚贞的。


   扮演山里红的李雪飞是一位优秀的青年演员,被誉为“小白淑贤”,唱做俱佳,很好地表现出山里红这位二人转演员倔强的性格和细腻的感情。其他角色也都既有鲜明的个性,又表现出二人转艺人的特殊的行为方式。如“大叫驴”和“万人迷”夫妇,他们在班社里是做配角的,但对山里红真心保护,看到龚黑子灌白艺伶酒“不怀好意”,便主动去替白艺伶喝酒,结果自己先醉了。他们似乎是软弱的,然而在日寇刑讯的时候,他们带着铁索,边扭边唱二人转痛骂日本人,又何等的壮烈!山里红的丈夫白艺伶体弱多病,在龚黑子要夺他的妻子的时候,似乎都没有表现出“男人气”,但面对日寇的枪口,却斩钉截铁般地唱了《新纲鉴》,拉着日本人跳进大江。龚黑子的生活经历使他身上正义感与江湖气并存,但在日寇赶到江边追捕二人转艺人的紧急关头,他果敢地把载着二人转艺人的船推走,自己捆着一身手榴弹与日寇同归于尽。他们都经历过悲苦的人生,又用自己的行为书写了最壮丽的人生!


   王肯先生曾说东北的民间艺术美学是“土野的美学”,龙江剧《松江魂》就体现了这种“土野”之美。唱腔和表演都是粗犷的,大开大合,大棱大角,但具有动心心魄的力量;人物性格是粗犷的,敢爱敢恨,直言快语,但粗中有细,他们的行动能使人感到情感的温润。这是一部东北人写的、东北人演的东北戏,地域特色鲜明。龙江剧是由二人转发展而来的,用龙江剧演二人转艺人的生活是非常得心应手的。在山里红为龚黑子所感动时,化入了如二人转传统戏《洪月娥做梦》的场景,很热闹也很贴切;再如前所说,两个二人转艺人带着铁镣唱二人转骂日寇,既是真实的,又显示了艺术形式的独特性。《松江魂》表明龙江剧在继续坚实地迈着发展创新的脚步。

个人购票 团体预约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陕西省人民政府
电话:029-87208685
官网邮箱:yishujie2016@163.com
© 2016 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官网    京ICP备12030633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006号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App下载

剧场全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