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精彩艺术节 > 陕西艺术名人 > 钟镝
钟镝

时间:2016-01-30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本站编辑


钟镝:请不要叫我疯狂的艺术家


采访 撰文 /钟一

在西安市南郊电视塔西边的一条幽静的小巷里,很容易就能找到钟镝的家,这是一栋老式的单元楼,没有电梯,也没有楼层标识,为了让来访之人更方便找到他的住处,他在自家的门上贴着自己用毛笔写的两个字——“五楼”。雄浑有力,略显随意的笔迹好像是一块金字招牌,告诉来访之人,这间房子的主人一定是一个有趣的人。




“我并不叛逆,只是因为痴迷,而所痴迷的对象又比较冷门,就显得有些另类罢了。”



因痴迷篆刻而退学


1991年的夏天,坐在九十九中学教室里的钟镝,心不在焉地听着课,脑子里却想着没有刻完的印章。上初中的时候,钟镝的成绩还算不错,尤其是数理化这些科目,在各种数学竞争中多次获奖,甚至还拿到一个省级的奖项,倘若再用那么一点心,拿一个国家级别的奖项估计也不成问题。“数学嘛,很大程度上就是形象思维,比如解一道几何题,你就得想象出一条辅助线,代数呢,你得先假设一个X吧。”谈到数理化,钟镝还显得颇有些自信。“不过,我的英语不行,而且非常的烂。”钟镝笑着说。


在那个年代,学校更多的是培养一个考高分的能手,或者说像一条传送带一样,小学把人传递给中学,中学再把人传递给大学,很少有学校注重特长的培养。在这种氛围下,钟镝渐渐失去了对学校的全部兴致,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篆刻上面,学习成绩也随之一落千丈,似乎这是所有差生的必经之路,“因为痴迷篆刻,让一个本来潜力无限的数学天才就这么泯灭了。”钟镝总爱这么自我解嘲,又略显洒脱之意。


追溯自己为何钟情于篆刻和书法,而不是别的什么,钟镝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因为他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家里的藏书比较多,书读得多了,也就激发了他的艺术细胞。或许是因为篆刻和书法不需要多大的投资,一把刻刀,几块石头,一只毛笔,几张宣纸就足矣,比起学钢琴,学摄影之类的爱好,成本可就小多了。钟镝的父母都是明理的人,觉得孩子喜欢篆刻和书法没什么不好,也就不打算横加阻拦。这倒是给了钟镝一个极为宽松的环境,让他能全身心地钻研篆刻和书法艺术,


从此,在学校里就极少能见到钟镝的身影了,有时候他可能在埋头于一堆关于篆刻书法的书籍之中,有时候他可能在书院门练摊,给人刻印章,就这样,钟镝与校园生活渐行渐远了。


几年之后,当钟镝提出退学的想法的时候,他的父母还是无法接受这样一个既定的事实。之前他们没有去约束钟镝去做自己喜欢的事,现在他们也不打算去阻挠,他们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阻拦是无济于事的。“当时太年轻,不太能理解父母的想法和感受,现在回想起来,,在内心深处对他们有了一些内疚。”说完,此刻的钟镝沉默了。


而当时的钟镝是兴奋的,他如同一只被放飞的小鸟,迫不及待地飞向属于自己的天空,那一年,钟镝十八岁。




“读万卷书是为了明白事理,而行万里是为了拜师寻友。”


一个艺术家的炼成


上世纪90年代的西安,在各大旅游景点附近,宾馆门口,以及书院门这样的地方,到处都能见到摆摊设点的摊贩,年轻的钟镝也混迹其中。他将自己的作品像宝贝一样陈列出来,现场给游客篆刻印章,很多人都被这个年轻人的专注与娴熟所吸引,除了围观的人,也不乏一些出手阔绰的买家。这对钟镝而言,是一种极大的鼓舞,“自己的作品得到了别人的认可,并且创造了一定的价值。我更加坚信我能做这件事情,而且还能做的更好。”


白天,钟镝在外面摆摊卖作品;现场篆刻,晚上,则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读文史类,艺术类的书籍。在现学现卖的过程中,钟镝的篆刻和书法的功力不断地提高,对篆刻书法艺术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更为重要的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贩卖自己的作品,还为他赢来了不错的口碑,甚至有人慕名而来请他篆刻。很多外地的客户源源不断地将费用和要求寄过来,而父亲成了他的拆信员,看到儿子骄傲而兴奋的样子,父亲也不再说什么了。


与此同时,在西安的艺术家圈子里,有人开始提到钟镝这个名字。钟镝也逐渐意识到,篆刻这门艺术,光自己闷头琢磨是不行的,还需要拜师访友,博采众长,才能让自己在艺术道路上走得更远。


“那个时候,只要听说谁有名,就想着登门拜访,和人聊一聊书法,篆刻。当然也吃过不少闭门羹。”谈到自己的师承,钟镝说自己是受了一批人的影响,很难说具体哪一位才是自己的老师。他先后拜卫俊秀,陈少默,曹伯庸这些名家为师,老艺术家并不把这个年轻人当作学生来看待,而是像朋友一样一起喝茶,聊天,谈书论画,正是在这种潜移默化之中,带着钟镝走入到篆刻,书法艺术的殿堂。


钟镝的篆刻取法汉代民间篆书,随意生发,自然散落,难能可贵的是,他能在传统与创新之间找到契合点,其次是那些似隶非隶,似楷非楷的作品,可明显反映出钟镝的书法思想。更多的是钟镝对传统书法的传承与发挥,


“在我读书法史的时候,我感觉到在唐以前,汉魏文化的艺术性最强,我逐渐意识到什么才是好的书法,我只能说我在朝这方向努力。”在钟镝眼里,中国真正的书法应该是在唐代之前。




“我从不强求,艺术其实很简单,跟生活一样,就是学会拒绝和放弃。”


生活的艺术和艺术地生活


2013年时,已经37岁的钟镝还没有结婚,原因很简单,他既没有正式的工作,又没有说得过去的学历。当然,迫于形势所逼,钟镝也像其他同龄人一样,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之下,去和一些“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人相亲。


有一次,双方父母做媒,与一个大学女教师相亲,那姑娘长相一般,但面目不算可憎,劈头盖脸就问道:你现在做什么工作?钟镝说,我现在是无业游民。他觉得这样说似乎有点不合适,于是又补了一句:靠写字为生。那姑娘咽下一口水,继续追问,那你是什么学历?钟镝回道,我初中毕业。女教师实在是忍不住了,痛心疾首地说,你要上进啊。这个故事一下子在钟镝的朋友圈里流传开来,之后,老朋友一见面,总爱打趣道:钟镝,你现在上进了吗?


这只是钟镝生活里的一个小插曲,却足以让人窥见钟镝的生活状态。如今的钟镝有诸多的头衔,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书法家协会理事,西安市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陕西国画院特聘书法家,曹州书画院特聘书法家。登门造访的人也络绎不绝,这时,钟镝就会忙起来,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有活就忙一点,没有活就看看NBA的比赛,和朋友们出去喝酒,吹牛。这几年,他的书法作品卖得不错,当初被用来谋生的篆刻,他倒是想剔除一些商业性的东西,让这门艺术更纯粹一些,这是他作为一个已经商业化的艺术家所坚守的底线。


现在,钟镝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其实所谓的工作室,就是给自己一个写字的空间,我要刻东西总得有张桌子对吧?”在钟镝的内心,还是不太愿意跟市场联系起来,但不管怎样,总归还是要生活。所以,他还不得不频繁地接受采访,参加各类艺术活动,很显然,这些并不是他所追求的。


“以后可能会写一本关于书法理论的书,告诉人们什么才是好的书法。”钟镝说,对于书法,篆刻,钟镝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是那要等他旅行归来再说,因为他自己又说,也许这本书写不成,因为到了那个时候,我可能会四处云游去了。



个人购票 团体预约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陕西省人民政府
电话:029-87208685
官网邮箱:yishujie2016@163.com
© 2016 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官网    京ICP备12030633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006号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App下载

剧场全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