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凤舞百里

更新时间:2021-11-19 18:14:15

凤舞百里 连载中

凤舞百里

来源:微小宝 作者:咕咕 分类:穿越 主角:宋祁檀香 人气:

主角叫宋祁檀香的小说是《凤舞百里》,它的作者是咕咕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慕易之为了百里染启动了双生契,悖逆天道让她重生再入历史。而他双生契的代价就是若百里染今生没有爱上他,他便会修为散尽魂飞魄散,且双生契一旦生效不可逆转或者更改。而风姚雪为了慕易之的性命安危,也启动了双生契,让原本交集浅薄的双生子宋祁宋函在这一世交集变多,希望阻碍百里染与宋祁的爱情纠葛,也希望救回慕易之一命。她双生契的代价是百里染爱上宋祁一分,宋祁前世的记忆便会回复一分,而她受到的反噬也会更进一分,直至最后损坏仙体不能升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百里染的一声“保护客人”声音还未落下,身边的一名随从便被一剑毙命!

  影卫从四面八方涌将过来,而黑衣人已经夹杂进入了贵人们的圈子,手起刀落,贵人们身边的侍卫还未来得及跳腾两下,便一命呜呼了。

  这来的一群人,端的是刺客好手中的好手!

  “王上小心!”宋祁一支骨笛铮然挡开眼前横劈下来的刀,下一刻右手闪电般深处,擒住黑衣人的脖颈,一扭便是骨骼分家的声音。

  幽王亦不是吃素的,“刷”地抽出长剑,果断解决了从身后袭来的刺客。“这些都是什么人?!”

  百里染拼命往幽王身边靠,气喘吁吁地狼狈闪躲,竟是一副不会功夫的柔弱模样。

  “刷”的剑声呼啸,百里染堪堪躲开,削落鬓边的一缕青丝。

  “王上您还不明白吗?!”百里染沉沉的语气透着急促慌张:

  “这百里山庄守卫森严,我又安排了影卫驻守,能在百里山庄轻易调动人手引发空子的,除了他,还能有谁?”

  “百里陆!”幽王森冷的目光蓦然沉下,齿缝不由分说挤出几个恶狠狠的字眼来。百里染又道:

  “我们的见面,许是暴露了!”

  暴露了,发现他重新洗牌了合作对象,便要鱼死网破地杀人灭口?

  幽王心中震怒不已,这百里山庄掌管着人丁方面的管家,除了百里陆,还能有第二个人?

  “混账!”

  幽王双目怒睁,又是一剑砍伤了扑过来的第二个人,百里染办躲在他背后,一副惊惧的样子。

  “啊——”

  又是一刀砍来,百里染眼尖,顺势跌落在地,翻滚了几圈后狼狈坐起,回到了百灵身边,一声惊叫便将正欲逃走的百灵膝盖一拉,好巧不巧正好捏住她的膝盖软骨,百灵惊叫一声,跪倒在自己面前。

  更巧的是,这百灵这瞬间的跪倒,恰恰挡住了直直朝百里染心口刺来的这一剑!

  “噗嗤!”

  沉闷的骨肉分离的声音响起,百灵死睁着眼睛缓缓面对着小姐,唇角溢血,睁着眼不可置信:“你……说过……保、保我性命……”

  百里染抱住她低头的瞬间,唇角绽出无人可见的笑意,附在她耳边轻声道:

  “是……我说过保你的命,但没说保多久啊,呵呵,何况还是对一个假装投诚的奸细。若不是你,二长老也不会派这些人来……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

  声音越来越轻,百灵直至陷入最后一片黑暗,眼睛也是睁着的——

  原来,百里染知道自己跟踪她到君子崖了,自己反过来,是被她利用了!

  百里染揉了揉眼睛让眼角看起来红一些,然后开始哭喊百灵的名字,心中却是一片平静:

  如若是上一生,此刻倒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挡下这一剑的,该是自己那个忠心的送给哥哥的璃儿!

  呵,她心中不禁轻笑,今生,她不会再让别人掌控她以及她在乎的人的生死。

  ……

  又是一个刺客朝她冲过来,幽王一阵焦心,冲宋祁喝道:“快去保护百里染!”

  他可是还记得,百里染对自己决定的莫大作用!

  宋祁闻言微微一愣,略有讶异,却是听命地下一秒掠起朝百里染那边飞去。

  刀剑抵面在即,百里染手心已经捏紧了暗器,准备不着痕迹地来个致命一击,却是倏忽电光火石间,腰间一紧,被一只大手圈住腰际闪了开去。

  宋祁的呼吸近在咫尺,语气却是带着一股轻松的嘲弄响在耳际:

  “如果我没记错,百里小姐之前的身手应是凌厉得很。”

  再次提起百里染在水中的生死相搏,百里染身体一僵,心中又是一阵不可抑制的复杂感情汹涌,每次宋祁一靠近,这股他身上特有的温凉一靠近,这股恨意竟是像洪水般爆发!

  努力克制住自己与他身体的拥抱的契合度,还有自己忍不住想要伸向他脖子的冲动,百里染面上毫无表情,倏忽间挤出一丝诡异娇媚的笑来,反手皓腕勾住他的脖子,埋首低声道:

  “我现在就是不会武功,你能拿我如何?”

  说罢放松了自己方才紧绷的身子,软软倚在宋祁胸膛之上!

  这回轮到宋祁身体微微一僵,倏尔间眉头轻皱,依旧墨色的袖袍扬起,骨笛一一为她挡开了周遭的攻击。

  他眸子微微沉吟,发现周身的刺杀攻击瞬间密集了起来,再次带着百里染纵身掠上一课梨树,少女身上馥郁的芬芳钻进他的鼻息。

  宋祁将她稍稍拉开,神色难言:

  “如果我也没有看错的话,这些人……不是刺杀王上来的,而是冲你来的。”

  百里染眸色幽幽,亦是抿唇,似笑非笑回望他:“我说是冲王上来,便是冲王上来,你能耐我何?”

  “……”

  百里染说罢,竟是纵身往下,再次朝幽王的地方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只要她在幽王身边,那么杀她的人,便是杀幽王的人。

  ……

  这一跳,竟是再次有惊无险地稳稳被接住腰身,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不过不是宋祁,百里染讶然睁眼:“师父!”

  慕易之一拢白衣像是流云缱绻般荡开,踩着极细的树干稳稳落地,右手依旧一柄竹剑横握在手,如秘瓷般的脸上竟是沉静与一丝不苟,百里染瞧着他的下巴,只听见他说了声:

  “胡闹。”

  慕易之落地后便放开了手,抱着她的一刹那宛若蜻蜓点水。

  “别装武学废了,拿起你的剑。”

  慕易之头也不回丢了句话给百里染,转身便突进了战圈,那支竹剑也不取命,只是一下一下直直落在黑衣人最关键的穴位处,剑身碰到一人,一人便应声倒地,利落,干净,简洁而带着诗一般的节奏。

  百里染抿唇,没有听慕易之的,而是继续朝幽王那边不着痕迹地靠了过去。

  “王上,再坚固多年的盟友也可能一夕破灭,您的兄弟情谊,又何尝不是呢?……何况他们,还和您没什么兄弟情。”

  百里染继续在乱群中丝丝诱导,躲在幽王背后有一句没一句地小声说着,幽王的脸色终于从原来的游移不定经由怒火的催生变成了坚定不移。

  胸中一股膨胀的欲望在越变越强烈,势不可挡。

  “好,就按你说的办!”

  幽王沉沉出声。百里染心中终是吐了一口舒心的气。

  宋祁见百里染依旧转到了幽王身边,虽明显感到了其中有什么蹊跷,眼下却是有些无奈。

  虽未曾切磋,可那日她的身手,想来应该会些功夫。可偏偏百里染此刻,依旧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藏身于幽王身后。

  百里染贴站在幽王身后,身上散着一股淡淡的奇香,这是西域进贡的贡品,名为万里红。

  幽王觉得这气味很好闻,忍不住又多嗅了两口。

  她在打什么算盘暂时是没空细细思量的,宋祁无奈,依旧只好在幽王的眼色下,再次飞身来到百里染身边。一手握住她纤瘦的胳膊将她“护”在身后,一手拿起骨笛,一一将来人利落见血。

  他是嗜血的,宋祁的目光愈显幽深,百里染便是装得面上愈加无波无澜。

  “宋祁,你可要保护我。”

  百里染一句话又是透过纷乱的风声和嘶喊声传来,这些短短的,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的话,竟俱是像某个已经命定好的誓言契约般,被她说的一字一句,一丝不苟。

  ……

  慕易之带来的人很快便平息了这场纷乱。

  宋祁说对了,这些人确实只是冲着百里染来的,二长老不会蠢到真的敢动皇家的某一个人,打打杀杀做戏,也不过是死了几个仆人婢子。

  慕易之淡远的目光落在宋祁握住百里染的那只胳膊上,有礼且自然地将百里染拉开,淡淡朝宋祁拱了拱手:“多谢。”

  “原来你有这样一个徒弟。”

  宋祁看着眼前神情高远宛若流云,气质疏华得不似俗人的白衣男子,亦是多打量了两眼。百里染皱眉。

  “原来你有这样一个师父。”宋祁朝百里染又兀自说了一句,语气竟是比客气要多几分的熟稔。慕易之也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没有言语。

  宋祁唇角微微牵起一丝淡笑:“有趣。”

  慕易之能明显地感到百里染在他这种神情下,变得狂躁的脉搏,他知是百里染又牵起了某些凄厉的记忆,微微一用力按住她的手腕,终于制住了百里染欲要爆发的冲动。“我们走吧。”

  他朝一干皇子微微点头施礼,转而将场面交给了一道而来的管家,拉着百里染,便快步离开了。

  慕易之记得自己曾对风姚雪说过:百里染是个根骨很冷静的人,这世上若还有什么能教她变得不冷静,那个人便是宋祁了。

  不是自己,是宋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