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逆世狂颜,绝色幻术师

更新时间:2021-11-25 17:31:11

逆世狂颜,绝色幻术师 已完结

逆世狂颜,绝色幻术师

来源:落初 作者:钱罐儿 分类:穿越 主角:木兰小娘子 人气:

《逆世狂颜,绝色幻术师》作者:钱罐儿,穿越类型小说,主角:木兰小娘子,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很狂很傲版简介】玄幻世界,实力为尊。她是遭父遗弃的难容异类,她是众人口中幻灵不醒的绝对废物。岂不知,沉默时,她锋芒内敛;谈笑间,早已万物臣服。沙漏既出,谁与争锋!挥手之间,血雨起;敛袖之时,腥风落。谁说女子不如男?风云兴,天地劫,且看她如何傲然于世,唯我独尊!☆☆☆强者路,几经生死,与君共赴;儿女情,缠绵悱恻,有君为伴。化骨为灰,残血横流,她荣耀九天,傲视苍穹;他执子之手,生死与共。转轮回,掌涅槃,震远古,慑苍穹,有君相伴,何羡之有?【很二很白痴简介】“本尊不会欺瞒找上你的理由,乖,先把衣服脱了。”脱?脱你妹啊脱!某女一个翻身将某妖压在了身下。日久生情不是玩假的,至于物种可以忽略不计。☆☆☆“虚幻大千两茫茫,一邂逅,终难忘,直道相思欲成狂。”某男眼底宛若无声落雪,伸手抚上某女精致的容颜,“赤暇心,坚如玉,此生愿相依,我留!”留你家大姨妈啦留,某女鼻涕横飞的吻上了某男的娇唇。神仙常有,而神仙动凡心不常有,这个可以有。☆☆☆“都尼玛把你们的脏手拿开,这个女人是本皇子的!”一身黑衣的男人目露凶光,暗红的眼睛下渐渐露出了两颗尖利白亮的牙齿。你尼玛你尼玛你们全家都尼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没有什么奇怪,擂台上的那人是聊城梅宗的弟子,就算战败的那人再怎么厉害也不敢得罪梅宗。自然只有选择战败一途,只是丢了我们青阳小镇的脸。”

“梅宗?”木兰竹好奇。

“梅宗、凌派和盛家并称聊城三雄,在整个聊城之中赫赫有名,备受推崇。你想,这要的大家出来的弟子谁敢得罪?”

木兰竹点点头,笑道,“这名字倒是有些意思,一宗一派一家族。”

“你倒是聪明,这都听得出来。”贺子扬的眸子里闪过异彩,“梅宗和凌派属于聊城两大宗派,盛家是聊城的城主。这三家可以说是三足鼎立,像是制约却又互有联系,这才使得聊城几百年来稳定繁荣。”

“原来如此。”这些事情木兰竹从来没有听过,现在听来倒觉得很是有趣。对于外面的世界,不由得有些向往了,“这么说,那边那个黄衣女子也应该隶属于其中之一了?”

贺子扬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脸色突然变得很是怪异。木兰竹看他,“我问你话呢,难道你认识她?”

贺子扬一愣,旋即点点头,“她也是梅宗的弟子,听说在梅宗年轻一辈中实力相当不弱。去年我就是败在她手下的……”

木兰竹听出了贺子扬口中的愤恨:“以你原体六品巅峰的实力都战败了,那她的实力难不成已经达到了原体七品?”

贺子扬心中闪过去年擂台比试的情景,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应该不是原体七品……”他看了木兰竹瞬间放松的表情一眼,继而呢喃道,“今年应该原体八品了吧?”

木兰竹的表情瞬间怪异起来,原体八品的强者来这里参加比武擂台,想来也是冲着那具兽血魂而来,看来她这一次想要赢取兽血魂有些艰难了。

虽说之前她有两次跟原体九品强者对打的经验,可第一次是在她动用了左手幻灵的情况下,但结果却是残败;第二次虽然胜了,但胜的莫名其妙,同样借助了左手幻灵。这一次情况大大不同,在这么多人的视线下,她自然不能动用左手幻灵,只能凭借右手的内劲。

原体六品巅峰对上原体九品的修炼者,怎么想她能够获胜的机会也不大。木兰竹纠结的看着那黄衣女子,蓦地眼眸紧缩。这黄衣女子身上的杀气很重,像是单单冲着她来的。

木兰竹心中疑惑,她跟这女子无冤无仇,怎么第一次见面就想要取了她的性命?不过,木兰竹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在她看见黄衣女子身边的那个混蛋的时候,一切也就明了了:陈墨!!!

看来这家伙上次不甘落败,这次请来了帮手。木兰竹冷笑,原本的顾虑在瞬间变得坚定。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赢了那个黄衣女子,得到那具兽血魂。

贺子扬蹙眉,像是感受到了木兰竹内劲的波动,“即便你有赢她的实力,我劝你还是不要动这个念头。因为,赢了对你没有好处。”

“怎么会?赢了才能够得到兽血魂,而且,我还要狠狠的在陈默脸上赏五个巴掌印,看他嚣张!”木兰竹握紧了拳头,把这场比武擂台看成了自尊争夺战。

“你可千万别冲动,如果你真的赢了这场比武大赛,可是会被选送到梅宗深造修炼的。到时候,你就不怕她报复?”贺子扬赶紧制止她这么疯狂的想法。

木兰竹冷哼一声:“谁说我一定要去梅宗的,我就不信凌派跟梅宗没有仇恨。嘿嘿!”

“……”贺子扬嘴角抽搐。

“鄙人梅宗弟子韩烁,敢问还有哪位高手上来挑战吗?”刚刚赢得了胜利的那人,虽然说得谦卑,可那副神态却高傲异常。

“哼!先说出自己的身份来源,不就是想要不劳而获?真是可恶!”木兰竹握紧了拳头,刚想要上前迎战,却被贺子扬给制止了,“我先来,韩烁若是输了,那黄衣女子自然会出手,到时候你再决定要不要争夺者巨兽血魂。”

木兰竹一愣,就见贺子扬飞冲了上去。她微微蹙眉,不明白贺子扬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

看见贺子扬上前迎战,韩烁脸色大变。他以为自己只要亮出梅宗的身份,就不敢有人上前迎战了。要知道梅宗跟整个青阳小镇的关系密切,只要是青阳小镇达到了原体七品的修炼者,基本都会被送到梅宗参加历练。这小子难道就不怕日后被他收拾?

“在下贺子扬。”贺子扬的声音毫无起伏,故意用内劲扰乱周围的气流,告诉对方自己的实力远在他之上。

韩烁微微蹙眉,他事先亮出了梅宗的招牌,这会儿要是打输了丢的可是梅宗的脸面。瞬间,他犹豫不决。却听见身后那黄衣女子开了口,“师弟,你打不赢他的,下去吧。”

“师姐?”韩烁顿时如获大赦,“师姐,这人不过才原体六品巅峰的实力,你帮我狠狠教训他。”

黄衣女子冷笑,挥挥手示意韩烁离开。她抬头对上贺子扬的眼睛,“就凭你是赢不了我的,我看你不如乖乖认输,如何?”

“我可不是某些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不战而逃可不是我贺子扬的作风。”他这话意有所指,顿时让黄衣女子变了脸色。

“既然你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黄衣女子伴随着擂台之下的窃窃私语率先出手,擂台之下所围绕的话题也无外乎贺子扬的大胆。要知道,跟梅宗作对无异于自毁前途,所有人无不叹息贺子扬的莽撞。

木兰竹将这些话听在耳中,再一次蹙紧了眉头。聊城三足鼎立,他们青阳小镇既然在梅宗被受欺负,为何不能选择其他两家。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过于幼稚了,既然是三雄并立,只怕无论依附哪一家,这个不起眼的小镇都只有惨遭蹂躏的命运。

她的视线看向擂台上,之前青阳小镇已经在韩烁的手里输了好几回。若是现在连贺子扬都输掉,只怕青阳小镇以后在梅宗的地位会更加卑微。正所谓“人必先自辱,而后人辱之”,青阳小镇就是太过害怕得罪梅宗,这才使得自己的地位一直居低不高。

她专注的看着擂台,没有注意到陈墨眼中一闪而过的很辣。今天黄衣女子能够上台,可是他千请万请才请来的,为的就是要替自己出口气。最好能够击杀了木兰竹,以泄他心头之恨。他得意地看着擂台上贺子扬屈居下风的劣势,这可正是给了木兰竹很好的一记下马威。

木兰竹自然也看出了贺子扬不敌黄衣女子,他都已经把内劲调动到原体六品巅峰了,可是对上黄衣女子的内劲硬拼,却像是被压制到喘不过气来一般。

周围因为强悍的内劲波动,让擂台下的人们感到一股沉重的压抑和恐惧。木兰竹秀眉微扬,在感受到这股子压迫的时候,竟然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她现在恨不得跑到台上去取而代之。这股子冲动越来越明显,她甚至有些难以控制。

陈墨在她对面,看着她不动如山的样子微微有些惊讶。很多人已经因为承受不住这股压力连连后退了,可是木兰竹居然纹丝不动,这让陈墨越来越感到木兰竹的威胁。他一定要除掉她!!!

擂台比试吸引的人越来越多,只是大家都站在比较远的距离,倒是木兰竹还站在前面显得有些突兀了。人群从喧哗到安静,似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里的诡异之处。

周围的气流陡然波动,一股又一股更加强大的内劲蔓延开来,压得人心口难受。擂台上,贺子扬像是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内劲对峙,猛然抽身,配合着内劲修为直接将开盾发挥到极限向黄衣女子横扫了过去。这种灰红的气势非但没有将四周的压力减弱,反倒是越大凝重了。

台下依旧没有任何声响,所有人都在屏气凝神,目不转睛的看着擂台上两军对垒。贺子扬所施展的开盾属于地阶初三品的武学,一旦施展开来无数的砂石自周围狂涌而来,席卷着漫天灰暗将对方层层围攻。

这套开盾若是在普通修炼者眼中,可以说是足以重伤甚至丧命了。可偏偏他的对手是原体八品的强者,在黄衣女子看来,这种修为催动开盾无疑是浪费内劲,散而不精。她冷笑一声,毫不犹豫的将内劲凝聚于右手。只见她的右手掌心幻化出一株苍天大树,只是瞬间便将贺子扬所释放的砂石漩涡破解了。

那副轻而易举的模样让木兰竹心里蓦地一愣:“糟糕!若是再任由这样的失态发展下去,贺子扬不死也要重伤。”

擂台之上,幻灵相撞。贺子扬右手的棍棒幻灵不断搅动砂石旋风,向黄衣女子的苍天大树进攻。黄衣女子同样调动内劲催动苍天大树的防御力,进而树上的片片绿叶幻化成枝枝利箭向贺子扬攻去。

风声呼啸,掌影翻飞,夹杂着旋风利剑,几乎没有人能够看清楚双方是如何对决的。只感觉忽而一道充满暴劣的凶悍气息涌来,贺子扬就这样被硬生生的打了出去。

木兰竹一愣,在贺子扬没有落地的瞬间,就看见那黄衣女子一阵又一阵的连环攻击袭来。擂台比武默认规则,只要超出擂台范围不得攻击。可是很明显,黄衣女子根本不屑遵守。一时间木兰竹怒气陡升,她身形一闪,在接下贺子扬的瞬间,忽而挥出一道凌厉的拳风。

黄衣女子大惊,赶紧收敛了气势站稳脚步。她恶狠狠地的盯着木兰竹,“擂台之下你攻击我,这是挑衅吗?”

“阁下不遵守擂台规则,人人得而伤之,你自找的。”木兰竹安顿好贺子扬,随着一道强大的气流跃然擂台之上。

擂台下顿时喧哗一片,在整个青阳小镇,从来没有人敢在梅宗的弟子面前如此狂妄。众人同情的视线看向木兰竹,有默默叹息的,有面面相觑的,甚至有嘲讽出生的。但是木兰竹恍若未闻,一双孤傲的眼眸直直的盯着眼前的黄衣女子。

“规则?我梅宗就是规则!”黄衣女子眯紧了眼眸,恼羞成怒道。

木兰竹挑眉:“这话姑娘在这里吹嘘吹嘘也就罢了,若要是传到凌派和盛家耳中可就不好了吧。”

众人随着她的音落,脸色无不难堪起来,像是为了木兰竹这初生牛犊感到惋惜。梅宗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居然就这样被这个小丫头剥了脸面,这下子可真是……

擂台下唏嘘不已,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嘲笑出声。这人当然不是别人,正是请来黄衣女子的陈墨,“木兰竹,这下子你死定了!”

“你!”黄衣女子双拳紧握,紧接着周身迸射出一股强大的内劲。

擂台下顿时安静下来,谁都感觉的出来黄衣女子的怒火。这是个自不量力的小丫头,连累自己也就罢了,众人倒是更加担心会不会连累到整个小镇。

“难道我说错了,要不要我把这话传出去,看看盛家和凌派那里的反应?”木兰竹表面风轻云淡,实则安安积攒内劲,随时准备攻击。

黄衣女子黑了脸,怒瞪着她,咬牙切齿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想要挑起我们梅宗和其他两大势力的矛盾,简直是找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