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碧月琼华映丹心

更新时间:2022-02-14 21:06:18

碧月琼华映丹心 连载中

碧月琼华映丹心

来源:微小宝 作者:芭蕉望洋兴叹 分类:穿越 主角:杨洪关老爷 人气:

《碧月琼华映丹心》为芭蕉望洋兴叹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内容 旌旗舞动云飞扬,战鼓擂鸣彻四方。 踏水猎山千万里,只为保国安家邦。 征途重险不畏难,父子同心敌胆丧。 捷报频传关山外,凯歌涤荡心欢畅。 奸相暗藏私仇怨,狠将忠骨饲虎狼。 金沙滩外鸿门宴,两郎谷内毒网张。 雾笼金沙血泥溅,大郎二郎力竭亡。 悲风呜咽残月坠,张弓引箭似飞蝗。 怒马扬蹄伏兵现,恶谷困锁神龙将。 娇儿请缨凌云志,宁托此身付沙场。 求援无望绝尘寰,千弩猖狂英魂殇。 李陵碑前肺腑言,泣血凝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踏入天波府,飞琼顿觉入了迷宫般,眼前一片缭乱。小潭碧水、亭台楼阁栉比林立;回廊九曲八弯,绵延冗长。飞琼小心翼翼的闪躲过穿梭往来的的家丁婢女,绕着回廊来到一处花园内。 花枝随风摇曳,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飘飘扬扬,令飞琼如临仙苑,迷醉不已。 “来者何人?”忽然一个浑厚的声音惊醒了迷醉的飞琼,她急忙想要撤身离去,不料却被一位四十上下的中年汉子拦住了去路。 飞琼不知所措的立在当场,慌张的表情令劲装中年人心生疑虑。他不容分说,扬起手掌便接连二三的向飞琼身上大穴拍去。 眼看周身密布了掌影,飞琼被迫还掌迎击。一时间,满园里皆是她好像彩蝶穿花般轻飘纵跃的身影。那汉子起初不过欲给飞琼警示,故而只用了三分气力。然而眼看飞琼似乎执意入府,汉子便有些不耐。他凌厉的看了飞琼一眼,一扬手陡然便增了四分力。眼看飞琼渐渐气虚心浮,正在这时,延昭忽自不远处走来,故作着急的挡在汉子身前道:“洪叔,你怎么在这里?我到处找你。娘吩咐我将各处匾额重新提字,我忙不过来,你帮帮我。” 他不由分说的拉了杨洪便走,离去之前,他别有用意的叹道:“小七最是事多。不是说他的‘乐游园’名字不好便是嫌字潦草难看,快被他折腾死了。洪叔,不如你来执笔好了。” “六少爷玩笑了,我那几笔字任谁看了都只做蚂蚁爬,还得六少爷亲历而为。” 早已在杨洪错愕间闪入花丛的飞琼见他二人越走越远,慌忙松下一口气。她鉆出花园,顺了延昭所说‘乐游园’的方向而去。房门虚掩,静悄悄无人把守。飞琼轻咬了唇,鼓足勇气闪身而入。 延嗣正侧卧床上,眼帘微阖,眉宇舒展,嘴角上扬,似乎徜徉在梦中好不快乐。 “你是女孩子,我自然应该让着你。”多年前的那个童稚声音回荡盘旋在飞琼耳边,她再看看延嗣,灿烂笑容涌上娇靥。 “小琼?”不知何时,延嗣忽然醒来,他不敢置信地看着靠窗而立的飞琼道:“小琼,你如何进来的?这几日,你,你还好幺?”他说着花猛地挣扎下地,牵动伤口,不由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 如霞的双颊,微红的眼圈。飞琼羞低垂了头轻声道:“我听说你……所以……”不知为何看见延嗣,她便觉着语纳。她慌乱的退至门边道:“你无碍……我走了。” 见飞琼要离开,延嗣情急下一把拉住她的手道:“对不起,小琼,那天不该令你生气。那二位姑娘是……”似乎急于撇清与紫霜云岚的关系,他说到这里忽然笑道:“她们是我三哥四哥的朋友。那日只不过向我打听哥哥们的消息。小琼,你就看在我受了重罚的份上别生气了吧。我真的不是故意冷落你。小琼,过两日便是我娘的生辰。到时你也来吧,我娘一定很喜欢你。”望着延嗣傻傻的笑容,飞琼但觉心中甜蜜无限。 二人正说至此,忽听一个慈祥柔和的声音在屋外响起道:“延嗣,你在和谁说话?” “小琼,是我娘。我给你介绍。”延嗣拉着飞琼便要去开门。 “不,不了。”飞琼没来由的一阵面红耳赤,她甩开延嗣的手道:“我走了。下回再来看你。” 紫影迅速闪没,好似一抹紫霞羞怯的飘离远去。 赛花推门而入见儿子眼望窗外不由奇怪道:“延嗣,娘问你话呢。刚才是谁来了?” 延嗣忽然想要在寿诞之日给母亲一个惊喜,便摇摇头否认。 “当真?”赛花想起刚刚看见的那一抹紫影,她看着儿子警告道:“你可别想在娘面前耍什么花样。” “不会,不会!”延嗣一本正经地说:“娘对孩儿的垂护疼爱,孩儿就是穷其一生也难以报答,又怎会欺瞒娘,令娘伤心?” “你呀,刚受完罚又没个正形。”赛花轻点儿子额头:“我告诉你,倘若你真敢作出辱没杨家门风大逆不道的事情,别说你爹饶不了你,为娘也不会放过你。听见了幺?” 一阵阵疾驰的马蹄声惊破了拂晓初晨。街市上由远及近行来四匹全身雪白的马,马背上端坐着四位身着儒衫,气宇轩昂的年轻人。 天波府府门大开,杨洪惊喜地迎出门外,望着疾驰而来的四位年轻人高声叫道:“大少爷、二少爷、三少爷、四少爷,你们果然回来了?夫人昨晚还念叨着几位少爷,没想到今天你们便到了。夫人若是知道这个消息,一定欢喜不已。” 延平四人跳下马:“今日是娘的生辰,我们理应回府为娘祝寿。洪叔,娘的身子可安好?” 杨洪点头:“夫人身子康泰,就是很想几位少爷想得紧。” 延平四兄弟将手中缰绳交与杨洪后便迫不及待的直奔母亲房间。刚到门口,便听见延嗣的声音在内道:“六哥,行了幺?娘就快来了。”四人一听这话便知弟弟又有什么新花样,他们相视一笑,稳稳的推门而入。 “咳!”延平故意大声的清了清嗓子。 “啊,六哥,你不是说爹要晚点才回来幺?”内屋中传出延嗣惊慌的声音,紧接着便探出了他慌张的脸庞,不想却见屋内赫然玉立着四位年轻人,只喜得延嗣顾不得告知六哥已蹦窜道延平几人面前道:“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你们怎么才回来,我想死你们了。三哥四哥,你们的伤可曾好了?爹后来没再责罚你们吧。大哥二哥,何时带我也去边关走走,好不好?” 见延嗣连珠炮似问了这许多话,延昭不由取笑道:“小七,你累不累?一口气说这幺多,便是最耐心的人也要被你烦死了。” “我是高兴。”延嗣撇撇嘴拉着延平道:“大哥他们绝不会嫌我烦。是不是,大哥?” 延平含笑看了弟弟道:“他们几个会不会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咱们家树上的那些鸟已经被你吓跑了。” 看见哥哥们一脸挪揄的笑意,延嗣不觉生气,他甩给哥哥们一个白眼道:“你们怎么这样?一回来便欺负我,枉我还天天想着念着你们。” “好了好了,七弟。大哥在与你开玩笑呢。”延广笑着打了圆场道:\"你与六弟在做什么?怎么偷偷摸摸的?” “是给娘的礼物,你们千万不能说漏嘴。我现在就去找娘。”延嗣转身出屋,不会儿的工夫便拉着母亲走了回来。 “到底什么事?这幺神神秘秘的?”赛花轻嗔。 “娘,您进去就知道了。”延嗣连拉带拽地将母亲拉进了屋。 屋内,延平延广延庆延辉一字排开,见母亲进来便齐齐跪下:“孩儿给娘请安!愿娘体泰安康!祝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你们?你们?”赛花乍一见四个儿子跪在面前,禁不住泪盈双眸,她急忙扶起儿子们:“你们都回来了?娘没有看错?” “娘,您没看错。是孩儿们回来了。”延平哽咽地说。 “是啊,娘。是哥哥们回来了。”延昭延嗣扶着母亲坐下。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赛花含泪凝视着眼前气宇轩昂的儿子们,继而欣慰地笑了。 “娘,”延平走上前愧疚地说:“孩儿们不孝,让娘为我们日夜忧心操劳。娘,对不起。” 赛花含泪摇摇头:“为国尽忠、为民尽职,是杨家永世不变的责任。你们不必有任何愧疚,只要你们能够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娘便心满意足了。” “仰不愧天!俯不愧地!” 延嗣暗自咀嚼着母亲一番话,只觉着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