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妃不轻言

更新时间:2020-06-26 03:32:14

穿越之妃不轻言 已完结

穿越之妃不轻言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阮木笙 分类:穿越 主角:阴曹地府小丫头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阮木笙的原创小说《穿越之妃不轻言》,主角阴曹地府小丫头,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什么,勾错魂魄的事情也能给我苏轻言赶上? 也罢,也罢。谁让我苏轻言爹不疼来娘不爱,说不定到了阴曹地府还能享受点儿温暖什么的,也就不计较了。 你说,让我转世为人。 我点头了,可那说好的荣华富贵呢?怎么上来就要杀我!不成不成,牛头马面你要不帮我解决这事情,我是说什么也要到阎王爷那里告你一状的! 风波总会过去,只接下来的生活一帆风顺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宫里的日子说是无聊也会有些波澜,说是惊心动魄总觉得是自己吓唬自己,总之苏轻言过得还算满意。

三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苏轻言理清这里的一切,再分清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以及不应该触及的禁忌,反正等到烦闷的时候还是会离开这个地方的,所以苏轻言有意无意地跟宫里的人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尽管她看得出来皇帝和皇后是真心疼爱她。特别是皇后,或许是因为荣安太过要强,以至于她的母爱泛滥成灾,哗哗啦啦地全部给了苏轻言。

倒是荣安有些奇怪,至于怎么个奇怪法,苏轻言却又说不清楚,毕竟在上一次的赏花后,荣安总是有意无意地躲开她,甚至于每一次的家宴,也是选择离她最最遥远的位置,还故意装作一副严肃的模样不吭声,可不是把苏轻言郁闷坏了。

苏轻言有怀疑过荣安之所以躲避她,应该是为了苏丞相的问题。话说苏丞相也是够下谱了,自从知道苏轻言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之后,居然真的狠狠心将老婆休了,只留了孩子在府里。可惜苏轻言最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为了自己连夫妻情分都不顾及的人,或许苏夫人有些恶毒,可再怎么样也是你苏臣明媒正娶的媳妇,海誓山盟什么的就不提了,半路休掉是怎么回事?居然还敢跑进宫来找她邀功,自然是不言不语地任由他先说,等到他说完了再请他回去呗。无论怎样苏轻言还只是个婴儿,在没有安全保障之前,是绝对不会轻易得罪任何人,特别是苏臣这种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的家伙,更是要防着他什么时候给自己来一刀。到时候躲得过还好,躲不过就只能再去牛头马面那里报到了,话说她辛辛苦苦地来到这个世界,还没能仔细了解一下情况就去地府,岂不是太亏了?所以在这三年里,对于苏丞相的变相讨好和试探,苏轻言最常做的就是装傻沉默。反正一个婴儿傻乎乎的很正常,沉默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不是吗?

外面正是桃花开放的好时节,苏轻言也是在自己的阁子里坐不住了,这才来到御花园里打算采些桃花做胭脂。

本来是打算带上个丫头什么的,可转念一想,这宫里似乎并没有敢和自己作对的人,索性一个人晃悠着去,也省得丫鬟跟着这也不让那也不许的好不自在。

这样想着,苏轻言就整理了衣衫,又仔细装好了布袋,这才挺着小小的身躯一摇一晃地向御花园的方向去了。

只是她没有发现,就在她离开轻言居之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默默地跟了上来,可不是多日未见的荣安。

荣安本来是不打算再和苏轻言多做接触的,毕竟她的来历不明让他生了嫌隙,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妹妹,还是苏丞相的女儿,听下人们说,近来苏丞相可是多次拜访了轻言居,而这个差点被害死的异性公主却丝毫没有嫌恶的模样,竟是任由苏丞相出入。这样看来,血缘关系果然还是难以斩断的,只是今日受皇后所托,不来吧不能够,过来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所以一直在轻言居外徘徊。直到苏轻言只身一人出了门,荣安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自己的身体居然先思维一步做出选择,悄悄地在苏轻言后面跟了上去。

御花园里永远不会孤单,各色花朵几乎是不分季节地开放,以至于原本有明确目的的苏轻言,在这花丛中也失了心,一会儿这边转转,一会儿那边扑个蝴蝶,好不开心。

可怜荣安跟在后面吃了苦,本来花丛就矮,这苏轻言一转身就要躲,躲得时间长了还怕她走远,只得一会儿抬头看看,一会儿又低头躲起来,任凭花枝勾了衣衫也不吭声。

只是计谋总有被识破的时候,这不,苏轻言正扭头去摘一旁的牡丹,却看见不远处竟有一颗人头,当下意识到有人跟踪。可怜她只身出门,此时此刻的御花园又没有什么人,硬拼简直是找死,至于跑嘛,她对于自己这双小短腿实在是没自信,索性借着公主的权威,强迫自己相信对方是没有恶意的,这才颤颤巍巍地走上前去。

谁在那里!

苏轻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没那么颤抖,默默地欺骗自己只要够强势,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荣安本想着自己的隐藏足够好,却不想心里还没埋怨几句,就被苏轻言发现了,一时间出去还是不出去成了必要决定。可是心里还没想好要不要说,或者是要不要明说,斟酌间苏轻言的脚步越来越近。为了避免解释时候的尴尬,荣安最终还是选择在被苏轻言揪出来之前站了出去。

是我。

过一年就长一岁,荣安比起三年前果然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至少在气势上长进不少。可苏轻言是谁啊,闷头闷脑也就罢了,反应慢半拍又是怎么回事?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荣安,居然潜意识地后退,可不是刚好跌进了身后的牡丹花丛中,再起身后已经是一脸狼狈。

你你你

回过神来的苏轻言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堂堂一国太子你躲什么啊,先是一声不吭地吓死人,再冷不丁地出现是怎么回事?你是成心吓死人不偿命吗?再说了,不是三年多都不说话吗,怎么突然就尾随在我后面,这是要和好的节奏吗?

面对苏轻言的指责,荣安也是不无愧疚,可脸上还保持着一副冰山模样。毕竟是太子的身份,轻易向人道歉是不允许的,也是不应该的。

苏轻言见他并不接话,索性拍掉身上的灰尘,默不作声地继续向前走,只是这一次的方向却是回轻言居。

不是不愿意说话吗?那就不要说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回我的轻言居,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吗?得亏轻言居的禁令还没撤,你不乐意搭理我,我还不欢迎你进我的轻言居呢!这样想着,苏轻言终于觉得心口的闷死稍微平复了些,先前气呼呼的小脸也缓和了不少。

大概是猜到了苏轻言的想法,荣安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只是感觉苏轻言这一走,自己心里面的纠结便是再也没有办法释怀。眼见着苏轻言小小的身影越来越远,荣安终于忍不住快步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我,有事找你。

荣安的眉头紧皱,分明应该是恳求的语气,却因为语气过于生硬,硬是让苏轻言听出了些威胁的味道。只是身高差距在这里摆着,荣安既然明着拦她,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逃离的。虽说自己是有着仙女的称号,可真正地论身份而言,荣安毕竟是皇帝的亲生儿子,这样看来自己的身份倒没那么有压迫感了。

什么事?

苏轻言终于认命地抬起了头,既然不能反抗,索性就笑脸相迎。反正就你一个皇太子,说不定就是未来的皇帝,这样盘算来,就算受些委屈,讨好一下你也是没什么错的。

荣安见她没那么抵抗,这才又犹豫着要不要开口的问题。要么还是说了吧,毕竟有些事情或早或晚都是会被传出去的,与其一个人六神无主,倒不如征求一下这个所谓的仙女,说不定就有法子了呢。只是这么空旷的地方,实在不是个说事情的好地方。

你随我来。

荣安舒展了眉头,向着御花园一角的亭子指了指。可怜苏轻言个头不足,除了大片的花茎之外还真的就看不到什么东西。只是既然答应人家,就跟着去好了,管它是什么地方呢。

就这样,两个不大的娃娃一前一后地来到了湖边的亭子,苏轻言还特意坐在了离湖比较远的地方,以防自己一个不小心惹得荣安不悦,被丢到湖里就麻烦了。

接下来的话,你便是帮不上忙也不要告诉他人。不然的话

荣安首先说出了警告,虽然知道用处不大,至少能让自己安心一些也好。

苏轻言先是撂过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见荣安的脸色愈发难看,这才摆正了态度,不敢再做什么不雅的动作。

我保证保密,保证,你就快说吧。

在苏轻言的内心里,一直觉得不爱叫的狗狗最会咬人,所以对于这个面容温婉却并没有更多接触的荣安一直有些不放心,如今听到了他的威胁,更是觉得和他呆在一起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恨不得他一句话就能将话说完,也让自己好离开。

皇额娘有喜了。

荣安咽了咽口水,脑海里再次浮现起昨天的场景,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是皇额娘告知他消息时候的表情过于甜蜜,以至于他居然不愿意容忍这个即将出世的兄弟姐妹,当即发狠说情愿自己一个人,如今难以收场罢了。

可苏轻言哪里想得到其中的利害,只以为他没有做好迎接新生命的准备,猛地听说一向疼爱自己的皇后有喜,她自然是眉开眼笑地说了恭喜。却不料荣安突然皱起眉头,硬生生地拿眼神把她逼到了角落里。

你都知道些什么!若皇额娘肚子里的孩子是女孩倒也罢了,若是男孩的话,你怎么就能笃定这对于我来说是喜事!

苏轻言一愣,这才了解了他话里的深意,更是被这一种皇室间的权力争斗吓得乱了手脚,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正常的心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