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天下倾歌

更新时间:2020-06-27 04:19:37

天下倾歌 连载中

天下倾歌

来源:微小宝 作者:春秋纨绔 分类:穿越 主角:王府少夫人 人气:

完结小说《天下倾歌》是春秋纨绔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府少夫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少年一笑,霁月清风;少年拂袖,潇洒如风。皇太孙叹恨:可惜这么个美人师父,竟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上搅朝堂下整家常,尔虞我诈倒打一耙……好不容易斗倒了奸佞,收复了楼兰,皇帝乐得让皇太孙娶楼兰的其欢公主为妻。皇太孙不解。 什么?其欢公主不是早就死在师父他爹手上了吗? 不是。师父你堂堂君子怎么能女装参加我婚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更以后,凉州王府瑶池苑。 靖云良仰躺在木板床上,第无数次发出了无声的叹息。 总感觉……虽然他如愿救了个贤良,但好像又害到了无辜的别人啊。 如今能确定的是,汪笙之死确实是那丫鬟浴心动的手。至于汪夫人——即使浴心死前一口咬定,是汪夫人让她杀的人,可靖云良觉得真相并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在去汪府前他偷听到的对话中,还提到了一个名字。可这个名字…从头到尾都不曾出现在今晚的血案中…… “云良,过来。” 沉思中的靖云良顿时回了神,起身走进里屋,道:“玄公子,你也还没睡?” 苏清玄枕着胳膊跷着腿,斜眼看他,“还不是你小子不安分睡觉,翻来覆去整得床板咯吱响?我这间里屋可给你吵的不行。” 你家床板问题怪我咯?靖云良木着脸应道:“我有错,请玄公子责罚。” 苏清玄轻哼了声,暗道句没劲。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侧首看向靖云良,了当地问:“你觉得……幕后的真凶,是何方神圣?” 靖云良挑眉:“原来玄公子也觉得,汪夫人不是真凶?” “今日在场的那些人,估计没有几个相信这回事儿。”苏清玄摆摆手,合上眼帘道:“估摸着那些人…要么是确实猜不出真凶,要么就是——幕后凶手身份过硬,压根儿没敢猜他。” 靖云良赞同地点点头。 “平妃娘娘出门前,我去探听了番她和个丫鬟的对话。”靖云良回忆道,“还提到了个晋……” 他的声音突然停住。 “晋?”苏清玄抬一只眼瞧他,“晋什么?继续。” 靖云良却皱紧了眉头,并不继续往下说。 他不能在苏清玄面前提起晋王。 上辈子他记得可清楚了——苏清玄在来到汴梁的第四年,因不明原因对晋王夏鸿拔刀相向,最终以企图杀害皇子的罪名被押上了断头台。 “没什么,是我记错了。”靖云良摇摇头,背过身,作势打了个哈欠说道:“玄公子早些睡吧,明儿下午您还有四国武会的复赛哪。” 苏清玄却不接他的话,只是扬眉望着他的背影,问道:“你是说…晋王殿下吗?” 靖云良霎时停了脚步,后背发凉。 感情他早就知道夏鸿? 他正要张口说些什么,头顶却突然挨个拳头。嘶了一声,转身瞪向少年。 “玄公子,你打我干什么?” “臭小子竟想蒙你主儿,有够天真。”苏清玄没好气道,“晋王殿下可是呼声最高的储君人选,要是连这个也不知道,我来汴梁瞎摸个耗子?”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靖云良有些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暗暗腹诽道:你确实是没瞎摸耗子,不过再玩个四年,您想摸都没得摸了。我这替你未来的生命安全着想呢你还打我,真是不能愉快的聊天了。想罢,便有些赌气似的说:“是我愚钝,玄公子教训的是。那属下先去休息了,您慢慢想真凶吧!” 最好是想个通宵,明天睡死在院子里,也别去比什么武会复赛了! 靖云良大步迈出里屋,愤愤地想道:反正上辈子你也没赢得决赛,也没能娶到藩宁公主,再蹦跶个四年,您也就在呼声最高的储君人选的手上彻底歇菜了,何况还歇得灰头土脸,还不如现在睡个安乐死来得快活! “靖云良!我让你走了吗?”苏清玄状似微怒地叫道,伸手就朝靖云良一边的肩膀抓去。靖云良不知哪来的脾气,双肩一抖,挣开了苏清玄的擒拿。苏清玄一愣,随即冷笑了声,又朝他另边肩膀抓去。靖云良索性破罐子破摔,右手一攀,左腿往苏清玄脚下一扫,二人就在里屋打了起来,片刻间打了百来回合,竟也不分上下。 靖云良防御着、出击着,同时心中暗惊——这原主云良的功夫和底子不赖,该说果真不愧是东城的嫡传弟子么? 而同样一边防御一边出击的苏清玄,此刻心中也想:臭小子终于有点儿东城那老头教出来的模样了,看来这人带出来不亏,以后能给自己干不少活儿! 就在靖云良惊异的刹那间,苏清玄将他反手擒住,膝盖一顶,靖云良脚下失了支点,向下倾去。苏清玄拎着他,扬着眉道:“想要以下犯上?云良小子,你还嫩了些哪。” 靖云良有些艰难地回头,瞪眼看着他。 “反正你也睡不着,不如去帮我干点活。”苏清玄轻挑着眉,将他放开,道:“你小子不是一开始就说要帮我打探消息么?喏,现在机会来了。我要晋王的消息,不要明面儿的,要不为人知的,越多越好。去吧!” 靖云良忽然正了脸色,光盯着他看,不说话。 “别发傻,给你机会了就快去。”苏清玄斜眼看他,“你那是什么眼神?” 靖云良长叹了口气。 “讲真的,玄公子。”他认真地看着苏清玄,说道:“不要接触晋王...他并非好人。” 闻此,苏清玄显然有些诧异。随即却又轻笑一声,打个哈哈道:“并非好人...又有谁是真的好人呢?” 他来这里,本就不是为了接触什么好人的。何况他自己也压根儿不是好人,那又为什么要忌讳坏人。 “不是这样,”靖云良摇摇头,“我出门前听的对话里,确实有提到过晋王。如今虽无证据,但依血案的情况看来,这个案子跟晋王脱不了干系...晋王虽然是个宫女所出,但在皇帝面前很说得上话,地位不低。且在如今朝中有太女的情况下,晋王还能让自己得个呼声最高的储君之称,本就说明此人心思不纯。玄公子初来乍到,我觉得还是不要去惹他比较好。” 苏清玄听罢,哈了一声。 “我又不是初生的牛犊,怎么会去惹老虎。”他躺回炕上,翘回了腿笑道:“指不定能做个盟友,各取所需,各得其所...不也挺好?” 上辈子你就是跟他做盟友的时候被他给弄死的,靖云良心中喊道,心情莫名烦躁起来:“此人不宜结盟!对敌人,狠辣阴险!对己方,两面三刀!”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对,他又没好气地补充了句:“说这么多,就是我怕您给他坑惨了,我也要跟着进棺材。” 可事实上他终究......还是不想看到这个少年,最终那般陨落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