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王爷,爱妃来劫色

更新时间:2020-06-29 07:46:00

王爷,爱妃来劫色 连载中

王爷,爱妃来劫色

来源:微小宝 作者:子鸢 分类:穿越 主角:沈知雨宫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子鸢的原创小说《王爷,爱妃来劫色》,主角沈知雨宫,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怀胎八月,只等一朝分娩。可直到被破腹取子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她满心期待的孩子不过是她的枕边人为别的女人精心准备的药引。 一朝皇后,却被扔进青楼,凤凰涅槃,她的人生只剩下复仇! “你想复仇,我帮你!”那个俊若神祗的男人勾起她的脸颊,“但是,你要助我,夺下帝位!” “凭什么?”她凤眸微眯,眼中尽是寒光。 “就凭……”他在她耳边,气息撩人,“我若称帝,许你后位,负你之人,你皆可踩在脚下!” 她点头应允,可…… 明明说好只是表面夫妻,这夜夜求侍寝的王爷又是几个意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就这样走了是什么意思?沈知雨正要坐起身,便听得身旁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姑娘的伤口好不容易才缝合好,还是莫要乱动的好。”

循声望去,沈知雨这才发现房间的角落里还站着一个做侍女打扮的女子,此时正一脸悲悯地看着自己。

伤口缝合?沈知雨慢半拍的看向腹部,原本血流不止的伤口已经被妥善处理好了,从缝合的针脚来看为她治疗之人定然是高手,只是还未缠上绷带,那伤口显得十分狰狞可怖。

那女子向沈知雨走近,手中还举着一个白玉做的小瓷瓶和一根铁棒。沈知雨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立马警戒地看向她。

察觉到沈知雨满怀戒备的眼神,阿寻晃了晃手中的药瓶笑嘻嘻地道:“姑娘莫怕,王爷命奴婢为姑娘上药呢。”

听到阿寻的话,再想到自己被处理好了的伤口,沈知雨皱了皱眉后看向阿寻道:“是你们王爷救了我?”

“是呀。”阿寻一边为沈知雨上药,一边唏嘘道:“奴婢听说姑娘是王爷从花满楼里捡回来的,墨一抱你过来的时候你全身都是血,奴婢都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不过王爷都发话要把你救活了,方神医只得掏出他那宝贝续命丹给姑娘服下了,这不方神医还在闹脾气呢……”

小丫头虽然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停,手上动作却是轻柔。那铁棒粘上药之后在沈知雨小腹上轻轻划过,每经过的地方便如同被火烧过一般的灼痛,但灼痛过后好像又带来了丝丝清凉,让人渐渐感觉不到疼痛。

这药显然是珍品,剧痛过后的治愈让沈知雨沉重的头脑变得清醒了不少。是了,她怎么就没想到,宫长夜一直视宫雪墨为眼中钉肉中刺,觉得他这兄弟随时都准备着抢走他的皇位,怎么可能让他为自己办事,更何况,他也使唤不动宫雪墨吧?

沈知雨不由得嘲讽一笑,但想到方才宫雪墨说她蠢,那笑容又僵在脸上。是呵,这辈子一直处在优渥舒适的环境之中,被那满是谎言的爱情誓言冲昏了头脑的她可不就是愚蠢之至吗?

她前世虽然孑然一身,却在部落中可谓呼风唤雨,从未落到此番落魄的田地,竟然窝囊地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保住!

一想起她那刚成型的孩子惨死的样子,沈知雨便仿佛心房被千万只蚂蚁啃噬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吞吐间只想将宫长夜碎尸万段。

只是宫雪墨为什么救她?他又有什么目的?

联想到宫长夜说的宫雪墨近来流连花街柳巷的消息,沈知雨不由得心下一动。宫长夜因为宫雪墨夜夜笙歌而对他放松了警惕,她那时虽不赞同,但也没多说什么。

而宫长夜想要杀了她,宫雪墨却如此巧合地救下自己,这是不是说明,宫雪墨并不如传闻中沉迷美色,宫中的动静,他全都了然于胸?

或许,他也正在伺机准备着什么?

或许,她可以找他合作,来为她那可怜的孩子报仇?

思及此,沈知雨不由得抬眼,看向仍在小心翼翼为她上药的阿寻道:“姑娘可否为我联系三王爷,就说我有事与他商议。”

“这……”阿寻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道:“阿寻只是别院里的小丫鬟,没有办法联系王爷,不过王爷倒是每半月会来一次别院。”

“姑娘若是有事同王爷说,不若再等上十日,这段时间姑娘先好好养伤。”

十日啊……沈知雨听了有些颓然,不过她也知这时急不来,只得笑着对阿寻道谢,“那就麻烦姑娘照拂几日了。”

“姑娘折煞奴婢了,照顾姑娘是阿寻的职责,不敢当谢。”说着,阿寻又眨了眨眼睛,好奇地看着沈知雨道:“姑娘瞧着可真美,是王爷新寻来的美人吗?日后会随王爷回府吗?”

沈知雨扯了扯嘴角,眼底不无冷芒,“一个弃妇罢了。”

看到她这副模样,阿寻心里没来由的有些难过,她轻柔地为沈知雨包扎好伤口后道:“姑娘莫这样轻贱自己,您好好休息,奴婢先下去了。”

沈知雨点了点头,看着阿寻离开的背影莫名有些像云书,那个对她忠心耿耿,即使她被云彩灵关进冷宫也拼尽一切照顾着她的丫头。

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她怕是要哭死去了,但愿宫长夜不要为难她,得赶快想办法把她从宫里头弄出来才行啊……

呵,想想那时候她还真是愚蠢,一个皇后被贵妃关进了冷宫,竟然还天真的以为那是云彩灵的胆大妄为,而不是宫长夜的意思。

想着想着,沈知雨便觉眼皮愈发沉重,就这样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因为失血过多,精气损耗太过,沈知雨睡得很沉,竟然从晚上一直睡到了白天,又从白天睡到了晚上,无论阿寻怎么叫都叫不醒她。

摸了摸她的额头,竟隐约有些发烫,阿寻暗道不好,怕是伤口发炎了,忙去请方怀仁来。之后又是好一番折腾,烧才渐渐退了下去。

沈知雨一直在做梦,从她与宫长夜相识,到嫁给宫长夜,再到最后他漠然看着他们的孩子惨死。

梦中她哭喊着,求宫长夜不要伤害他们的孩子,求他救救他们的孩子,可是他仍旧只是看着她的肚子被剖开,看着孩子被人从她的肚子里取出来。那种真实的痛感和宫长夜冷漠的眼神让沈知雨直冒冷汗,而那个被放进瓶中的孩子竟然转过头来,看着她大叫妈妈……

沈知雨猛地睁开眼,看着床顶直喘气。汗水和泪水在她的脸上纵横,沈知雨闭上眼,好一会儿方才缓过神来,等她转过头想要看是什么时候了,这才发现宫雪墨正坐在屋里,神情淡漠地看着她。

“没死啊。”

听出宫雪墨语气中的轻嘲,沈知雨不由得有些尴尬,想到自己之前的打算时又抬起头,好看的眸子望向宫雪墨道:“三王爷,我们合作吧。”

“合作?”宫雪墨挑眉,仿佛很有兴致的样子。

“是,合作。”沈知雨正色道:“王爷助我报仇,我助王爷成事,我们各取所需,合作共赢,如何?”

“你这么蠢,凭什么跟我合作?”宫雪墨的桃花眼微挑,修长的手指有些轻挑的勾起了沈知雨的下巴,凑近她的耳边,“你倒是还有几分姿色,难道是想用这幅皮囊跟我合作吗?”

沈知雨眉毛一挑,一双明亮的黑眸染上了几分妖媚,婀娜的身段儿增添了几分魅惑,如雪的藕臂直接勾住了宫雪墨的脖颈,“只要王爷看得上,有何不可?”

说着,沈知雨还故意将自己的胸前抵住了宫雪墨,轻轻的扭动着身体摩挲着。

宫雪墨一把搂住沈知雨柔软的腰肢,眉间却是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耳根更是不自觉的红了。

沈知雨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自然感受出了宫雪墨看似孟浪的动作之下的那么一点点不自然,诱惑的唇角瞬间勾得更加美丽。

同时,直接欺身封住了宫雪墨的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