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时空的爱恋之卷珠帘

更新时间:2023-03-15 06:44:59

穿越时空的爱恋之卷珠帘 连载中

穿越时空的爱恋之卷珠帘

来源:栀子欢 作者:惜煦 分类:穿越 主角:延光王大人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惜煦的原创小说《穿越时空的爱恋之卷珠帘》,主角延光王大人,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本故事有卷珠帘一歌有感而发,还穿插许多音乐的灵感,主要是主人公喜爱历史军事穿越古代的离合爱情,并加一些军事战争最后圆满的结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待

自从遇到那女子后,我每天都期待着成婚那天的到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古人的心绪我现在体现到了,我每夜都睡得很晚翻来覆去的想那天的情景,真所谓悠哉悠哉辗转反侧,那位伊人窈窕淑女即将成为另一半,这在现代的生活中可能性比较低的,我也不枉穿越一次啊!也不知道这会儿是现代的几号,每天过得按着古代的日子,不过每天除了不能玩手机看电视之外,还算可以,而且我学会吹箫,认字每日还和弟弟一起与父亲学习武艺,生活也算简单平淡,而且吃的也很简单没有什么可吃的,我记得好多都是张骞出使西域后才引进的中原,还好我平常跟老妈学了几道菜还可以大展身手,每次我做好后,看他们惊奇满足的表情我特别满意,都说我受过伤后多了一项技能,我还叫他们如何从地下快速抽到水,用几个竹子接好后,做好活塞,压水的接在一起就可以把水抽出来了,他们都问我怎么想到的,我就回答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突然想到的,还有许多东西他们没见过的,足球这就是蹴鞠的玩法,还有秋千等等,而且我还了解他原先的我是个不学无术的人简直就是混世魔王,谁见谁怕谁都不敢靠近我,每天偷偷出去到处惹祸,简直就是纨绔子弟,可我才不是这样的人,我可在学校是三好学生,在老师眼里都是属于优秀的,而且父母对我也很满意,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这原主和我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啊!而且父亲也夸我比以前好多了,简直大变样了就是让我勤加练习武艺,虽然刚开始比较难坚持,但是我还是咬牙坚持下来,每天早上我还叫上弟弟一起跑步叫他活动身体,教他怎么增加肌肉让他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每天就是和在健身房一样,我做了许多像健身房的东西,他们都说我做的那些东西没有,就连跑步机都被父亲砍坏,说我又开始不学无术了,我坚决的告诉他给我一个月时间如果没有成效就自己全部毁了,以后再也不作这些,加上母亲与弟弟的劝说还有我发明的那些有用的东西,父亲只好同意了,只不过让我每天都把所学的招式记住,而且还要打好这也算我与父亲的交换吧,我每天都坚持练习健身而且我要吃什么他们都以我,还说我吃的全是奇奇怪怪的东西,肯定不会有成效的,我轻蔑一笑哼一个月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在我每天健身两个小时左右并且勤加练习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强壮,肌肉块也明显起来,一个月很快就到了,当父亲看到我结实的身体和熟练的招式后,也没说什么了,无奈只好答应以后我都可以这么练,而且延光也求父亲自己想跟这我一起练,父亲只好答应了走到我跟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子跟我来,就你自己”看着父亲一脸严肃我只会乖乖跟去,我们在亭子里坐下父亲一脸严肃的说道:“延熙虽说你这一个月倒有成效,我也答应你以后这么练只不过我希望你成婚后不要忘记练习,马上就到你成婚的日子了,你可不能懒惰,对了以后好好待你妻子,不要欺负人家明白吗?”我看着父亲认真的回到:“是,父亲孩儿都记下了,一定好好练习好好对待妻子,”“这几日你的剑术学的不错,等你成婚后该教你家传枪法,完了和延光出去做一把趁手的兵器,以后我怕是更忙了,你好自为之吧!”我向父亲作了揖回到:“是父亲孩儿知道了,父亲请放心孩儿定会勤加练习,”父亲看了看我欣慰的把我扶起:“快成婚了是大人了,今日与延光出去订做成婚衣服想买点什么就买吧,早点回来就行,”我听了要出去开心说:“是谢父亲,那孩儿便去了,”父亲点了点头,得到父亲的回复后我几乎是飞奔的去找弟弟,我抓着弟弟的手气喘吁吁的说:“延光快走吧,父亲让咱们出去了,快!”弟弟一把拉着我:“出去干什么再说你带钱了没啊?这么着急,”我一激动尽然忘记拿钱就要出去,我不好意思的挠挠了头,延光摇了摇头拉着我,去他的房间走去,从一个柜子里拿了一个绿色钱袋我听到了里面钱币抨击的声音,而且看着钱袋不是太小而且装的也比较满,看来这小子的私房钱还不少呢!看来得好好坑他一下了,但是他又拿了一个红的钱袋那里面也有钱,只不过比他少些,他走来手里拿着两个钱袋掂了掂看着我一脸嘲笑的说:“兄长这个红钱袋是你的,这个绿的是我的,你从前可是爱花钱的,钱包鼓鼓出去扁扁的回来,不过鉴于兄长好长时间没出去过,伤也恢复的挺长时间,这个绿的给你先拿去花,就这一次以后这个红的还是你的,本来今天是你的主场,花多点到也正常,咱们得好好挑,走吧叫上几个男丁给咱们拿东西,”我接过那满满的钱包满足的答应了,我们叫了几个男丁跟着我,我们走到一个热闹的大街,人不是太拥挤,但是物品也算齐全,买什么的都有,有摆摊的也有挑货郎,叫卖声,讨价还价声,拨浪鼓敲击的声音好不热闹,我一会这跑跑,那看看十分激动像个猴子一样不停的上蹿下跳的,延光只好无奈的跟紧我,不过有好多商家看见我都变了原有的表情,十分害怕的看着我不敢说话,还要好多行人看到我都躲开了,看来这原主谁都不敢惹看来我得好好改变这一现象了,想着弟弟拉着我的袖子提醒我:“兄长,你不要跑远,今天咱们可以买点吃的回去,不过不能买的太多,先买衣服吧!别一会忘了!”我只好乖乖的听他话了,万一真一会跑的不见他了我还回不去呢,这古代不似现代可以打手机随处都可以找到,这古代联系基本靠吼啊!我想着弟弟便把我拉到了一家衣店,看着上面古色古香的牌子鞋子程鹏阁,看来古代也是追求牌子的吗,店家你看我来了吓的笑脸变成哭脸,不过他看我还跟着延光少放松了些,恭恭敬敬的做过来向我们作揖到:“是苏家大公子二公子啊!两位想买些什么衣服,有最近刚做好的绸缎,可以为两位公子量身定做,”我在台上一看虽然没有现代那么琳琅满目,颜色样式花料倒也齐全,延光也看了一下恭敬的问这老板:“敢问有成婚穿的好看的布料吗?我兄长下个月就成婚了,得穿的体面些,”老板诚惶诚恐的赶紧拿了几批最好的料子,整整齐齐的摆在我们面前,看着黑压压的一片,才想起来汉朝是崇尚黑色的,不过我还是喜欢红色的那多喜庆啊,不等老板摆完我问老板:“店家有红色上好的料子吗?”店家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弟弟拽了拽我小声的凑到我耳前:“兄长只有底民才穿红色的,”我也小说的回到:“没关系可以拼接起来一样好看,相信我,”不过老板还趁我说话拿出来了几批好的红色布匹:“苏大公子你要的红色好皮料,不过这红色的可没这黑料子好,”我想了想肯定的说:“当然了这是最好的布匹吗?”店家哪敢怠慢赶紧回复:“那当然了这是红色里面最好的了,”我仔细想了如果全身穿红色太眨眼了,最好循序渐进吧,别太眨眼但也可以引起大家注意,以后都模仿我的穿着,那我就是这个时代引领潮流的带军人物了,哈哈想起来就开心,我和老板商量着:“店家你看这样可以吗身子这块是红色的袖子是这个黑色的,中间修个喜庆的图案就行我看就并蒂莲吧寓意好,”店家听了人简直实在那里了,这可是他做衣服以来听到最奇葩的要求了吧!不等店家回复弟弟有拽了一下我:“兄长你可想好,这可是你要成婚那天要穿的啊!”我肯定得回答道:“那当然了对了店家绔要红色的,”老板只好应声:“好我这就给公子量尺寸,做好送到贵府一定保准你满意,”我想了一下:“给他也做身,要求一样的绔是黑色的,图案要鲤鱼戏水,”弟弟拉着我要往外走却在门口停下了:“兄长是你成婚你拉这我干嘛我又不成婚,我可不穿那奇怪的衣服小心父亲训斥你,”“没事的,你是我伴郎怎么不能和我穿一样的呢,我回去和母亲好好说让她劝劝父亲便是你放心就是,”弟弟只好摇了摇头,店家开始给我们量尺寸,我又把要求给他们说了一下虽然我没有改得太现代化,但是他们听了还是惊讶不已,一开始不敢接受但又不敢不做,只好答应,然后店家又恭恭敬敬的把我们送出去,弟弟一路脸全是黑色的,我看见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去了一家比较干净的酒楼,我点了几个菜还点了一壶酒,弟弟也不好破坏我的兴致只好陪着我吃完,虽然这时候的酒饭没有现代那么好吃,不过也算可以了酒足饭饱后我们又去买了点东西,恋恋不舍得回家了,刚进家门弟弟提醒我到:“兄长你还是赶紧去和母亲说一声吧!别让衣服送来那就晚了,”我只好点点头他也陪着我去母亲的房里去了,母亲看见我们一脸慈爱的说:“你们回来了,做好衣服没,是什么的,”我慢慢的回到:“买到了,是程鹏阁的,”母亲一脸满意的说:“到是放心的店家做的什么样子的说来我听听,”我低着头回到:“正身是……是红色的,袖子是黑色料子的绔是红色的,图案是并蒂莲……”母亲听到后大惊:“什么正身是红色的袖子是黑色的, 的是你的主意,你怎么想的?这样让你父亲知道了如何是好?”我只好无奈的回到:“母亲那红色多喜庆啊,为什么不能穿红色的啊!”母亲摇摇头:“底民才穿那种颜色你,你是又开始气我了不是?延光你在旁边怎么没有提醒你兄长吗?”延光无辜的回复母亲:“母亲我是劝了兄长的,可他……”我赶紧为弟弟澄清:“母亲延光劝我了,是我执意要这么做的不怪延光,母亲这是你要怪就怪我好了,”母亲气的脸与耳根都通红了,只好无奈的哐几坐到椅子上只叹气,一直再说这事让你父亲知道了如何是好,母亲只在想办法我和弟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我一直想一个红色衣服就掀起这么大的风波,看来想改变他们的想法得慢慢来不能一蹴而就,一会父亲进到房间看见我们都在一脸正版严肃的问到:“回来了,东西都买全了么,过几天衣服就送来了吧,是什么样的我听听,”我不敢说话是母亲一五一十说了,我们已经做好受罚的准备,不想父亲确只皱了皱眉喝了口茶,过了一会才开口到:“这个想法到是很奇特的虽然一般人接受不了但是我想我倒是能接受的,原本我就是底民,是投军后才一步步的成为将军,你们还没忘本好啊,不过怕是也会成为全场的看点,这样完了去店里吩附一下再做个黑色敞风便是这样可以遮一些也好看不扎眼,”我们听后惊呆了没想到父亲尽然接受了而且还为我们考虑,母亲一脸疑虑的问道:“将军确定这样可以,既然你都接受了,我也不好说什么就按你说得在做一个敞风,”我赶紧补充道:“母亲是两个我还给延光做了一个,”母亲也无奈的应了,吩附下人去那个店再给我两个做件敞风,我们就各自回房间了,我刚坐到床上弟弟就进到我的房间,把门闭紧舒了口气然后对我说:“兄长,刚才真是太险了,没想到父亲接受了,现在想想那个衣服倒也很新奇,不知道我那位嫂子是否可以接受吗?”说完他坐到桌子前,喝了口水我还责怪的说:“你想那么多干什么,,那天可是一起穿的,不过到是你替我向母亲求情了对了这是你的钱包还你了,”我把绿色钱包还给他,他也接受了掂了掂,站起来手搭在我肩上说:“兄长,你马上成婚了,家里马上填一个新成员了,怕是你以后陪嫂子的时间更多了,陪我的时间少了,”我承诺他说:“放心吧延光,就算我成了婚我会每天与你一起习武的,再说你以后也要成婚的,”我们答成了协议以后一起习武不冷落他,我把他送出屋外我坐在床上,头依在一边想着有这样的兄弟倒也挺好,不像皇室之间和其他兄弟一样只要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希望我们得这样的关系能一直维持下去,看着窗外的月光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爸爸回家了吗有没有发现我不见了,好想念我的手机我的笔记本电脑啊!哎我躺在床上想着就睡着了,第二天延光去帮我下娉礼了,这是父母提前准备好的,听完父母的嘱咐后延光骑着马和后面的十多个箱子走到王家的方向,父亲严肃的对我说:“延熙,你还会骑马吗?延光已经替你去下聘礼了,你的婚期也快到了,要是不会骑马到时就不好在把控了,你来咱们去练骑马去,”父亲吩附下去把我两个人的马牵来,只见有一匹黑色的大高马,和一匹一直褐色的马不黑色的稍低些,父亲教我先牵马,然后我们去一个空地练骑马,父亲替我抓着缰绳让我先骑上去,等我骑上父亲才骑上去他拿着我的缰绳慢慢的走开,并且教我如何控制马:“延熙你的马叫踏风,我的这个叫平立,你要记住它的名字一会给它洗洗澡,让它在熟悉你一下,毕竟你的脾性有所改变,让它适应一下不要着急今天一下就学会,下学会控制它,我先教你遇急的口哨,”父亲把手发在嘴上发出尖亮的声音,得亏我原来就会只是学旋律的事,不一会就学会了,父亲才牵着我的缰绳慢慢的溜着马,一路走着一路教我如何掌控马,见我学的差不多了,父亲才把缰绳还给我,让我自己多练练还让我小心,我在前面走着父亲在后面跟着,父亲虽然严厉但是到很耐心也很关心我们,刚开始的时候虽然我还有点怕他,但是时间长了接触下来,其实父亲也有温和一面,从做衣服就能看出来,以后得替父亲解忧好好练习武艺也让父母早点放心下来,父亲看我有些跑神呵斥的提醒我注意,我只好乖乖转回神骑马,我也算有兴趣学不一会就学会了,而且还试着让马小跑起来,父亲看到我可以掌控马也练了不少时间就让我下马再给马喂喂草,我们把马牵到小溪边让它可以吃到草,也可以给它洗澡的地方,我与父亲一边给马洗澡一边聊天,父亲也是心累高兴不时的笑了几声,我才发现父亲可爱的一面,也很好接触没有了严厉的一面也是个和蔼父亲,就这样我们又骑着马伴着夕阳西下回到附中,延光已经回来了看到我们他赶紧跑过来高兴的说:“兄长,父亲你们去骑马了,”父亲把马交给下人然后回着延光:“啊,延光明天咱们一起去练马,咱们父子三个人出去好好练马也可以好好练武,我该把家传的枪法交给你们了,”我们应了想着可以出去透透气也好,风景又美又可以练武也可以练马几全齐美啊!

成婚首卷珠帘

接下来的几日我们父子三人几乎天天出去练马练武不亦乐乎我还和弟弟定制了自己趁手的兵器,日子一转眼到成婚的前一天,府里开始忙起来,我也吩附装饰着屋子和亭子外面,我在亭子外面放了一排灯,到时带她过来看看月光合着微微的灯光,也是蛮浪漫的吧!我还和延熙捉了一些萤光虫到时可以给她一个惊喜,想想都激动,延光也帮了我不少忙,给我铺红毯、放灯、贴红,不过我叫他剪喜字让他贴在重要部分我们剪了不少也贴了不少地方,还不时夸我有想法寓意也好,家里贴满并且挂满了红,父母也高兴的为我参谋,府里上下忙的不亦乐乎都再为第二天的喜事做准备,我在屋里加了一个梳妆台一个柜子,还挂了一个串着珠子的帘子,想着每次撩开帘子就看见美人对镜贴花黄,那是多美得画面啊!想想就幸福忙碌了一天我已经累的瘫倒在床上,明明越是应该早点休息的时候又偏偏睡不着,铛铛铛有人敲我的门不会是延光吧!我一脸慵懒的想门外喊:“是延光吧!进来吧门没锁,”说完我的房门别推开了原来是母亲,我赶紧起身母亲确一脸心疼的嘱咐我:“别起了,这一天你也蛮累的,来母亲有话给你交代,”母亲坐在我的床上一脸慈爱的看看我,摸了摸我的脸又拉着我的手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们延熙长大了,明天就是你成婚的日子了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你就是大人了,以后家里就多了一个成员,以后要陪你一辈子的人,你一定要好好带人家,多关心人家知道吗?”我肯定得说道:“是母亲孩儿知道的,一定好好待好妻子,”“对待妻子和对待兄弟可不一样,不明白的就问母亲,玉月那孩子亲生母亲去的早,我们要加倍对人家知道了!”“是母亲孩儿知道了,孩儿以后有什么不明白的会问母亲的,请母亲放心,”母亲点点头拍了拍我的手又看看了我:“时候不早了早点睡吧!明天举行一些仪式招待客人,我回去了你不用起了,”说完母亲起身要走我也要给母亲行礼:“多谢母亲教诲,母亲早些休息。”母亲应声后就关上我的门走了,我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夜只是浅浅的睡着,并没有休息的太好心里一直想着她,当然只是浅眠。

终盼到你

第二天我被弟弟叫起让我赶紧梳洗客人马上到了,于是几个下人来侍候我洗漱和穿衣,虽然我不习惯有人伺候着不过今天毕竟是我大喜日子,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好有成就感,几个下人把我的房间赶紧收拾了就开始贴红和喜字看来他们学的到快,我出门看到弟弟和我穿的几乎一样我们相视一笑,去大厅想父母请早安,到了大厅,看见父母亲已经坐在那里了,我赶紧行礼:“孩儿延熙给父亲母亲请早安,父亲安好母亲安好,”我行礼后弟弟也向父母行礼,今天是我的成婚之日父母亲要对我嘱咐几句的,父亲看着我一脸严肃的开始教导我:“延熙今日是你成亲之日,你该是大人了,不能再像以前一般胡闹,要严格要求自己,对待自己的妻子要好不能欺负人家,你们要相敬如宾记下了?”“是孩儿记下了还定会与妻子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谢父亲教导,”母亲看我态度诚恳开口道:“起来吧,客人马上到了你们去好好招待吧!到新人进门的时辰,按着正当顺序进行大方点就行了。”我和弟弟起来又行礼道:“是孩儿知道了,父亲母亲我们去招待客人了,”父亲对我挥手示意让我们去招待,说真的客人还真不少,还有七大姑八大姨的我当然都不认识,得亏有弟弟总先一步叫人提醒我叫人,这样才不会失礼,才一会就弄得我晕头转向的,好几个亲戚都对我赞扬我只好笑笑,到了新人进门的时辰,客人也来的差不多了,只听到有人想我们喊叫亲人到,门外一阵鞭炮声,我赶紧去门外迎去,客人都对我拱手恭喜,我一路快走一路回礼,弟弟跟在我身后提醒接下来我做什么,我跑到大门后她终于到了,这一刻终于等到了,等的我好久我脸上透露出欢喜的笑容,女人都是在结婚的那天是最美的,她也一样比上次我见时更美了,眼睛就没从她的身上移开过,弟弟在一边提醒我该做什么,我才没有出错结婚的仪式虽然没有想现代那样,但是我们也行了改行的礼,我在紧张行完所有的礼手心全是汗,甚至感到后背的热气,她一脸严肃把所有的都做完了,我知道女孩子是要矜持的怕是她也紧张吧!把她送到房间后,我和弟弟开始回敬客人,吃了一些东西然后敬客人酒,忙得我全是汗,然后酒足饭饱后又开始送客人,天也黑的差不多了,回来后弟弟还要敬我酒,我只好答应我们喝下后赶紧给父母敬酒,我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这种气氛我是非常喜欢的,喝下这杯酒父母嘱咐该回去陪妻子了,见父母回房间后我们才敢走,我吩咐下人给妻子送一大碗汤,又送了点吃的,和弟弟回屋的时候看着月光格外明亮皎洁,弟弟看着我对我说:“恭喜兄长,小弟好生羡慕啊!”我无奈的笑笑:“羡慕什么,你也快了到时家里就热闹了,好了天不早了,你早点睡吧!”“兄长也赶紧回去吧别让嫂子等急才是啊!”我扬手装作打他的样子:“臭小子找打不是快回去吧!”还踢了他一脚他还对吐舌头,赶紧回到了他的房间:“好了兄长我回去,不闹了我都累坏了, ”见他进了房间我快步走向我的房间门外,先长呼一口气然后才进去 。

首卷珠帘

进到房间见她坐在床上,桌上的东西也吃完了,想来她肯定饿坏了,撩开帘子我才走近她,向她行礼:“娘子,夫君在这给你行礼了,让娘子等急了吧,夫君在这给你赔礼了,”我起身又给她行了礼,我慢慢的抬头看她,烛光与她的脸映在一起真是太美了,就像在画中一样,我向她走去准备拉她去亭子那里看我为她准备惊喜时,她突然站起来从袖子了掏出来匕首脸上像冰块一样冰冷,匕首对着我厉声说道:“你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请你离我远些,”说完她就拿着匕首紧紧对着我,这和我期待的一点都不一样啊!怎么还有匕首来行刺我呢这不是开玩笑吧,我试着劝她:“娘子以后我便是你的夫君了,怎么能让我不靠近你呢?”她向我划去得亏我躲的快,要不真的刺到我了,她见没刺中我便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脸上带着惊慌严厉的警告我:“我说了理我远些,不听我就血贱于此,”说完她把匕首举高,眼睛紧闭准备刺向自己,我赶紧抓着这个空挡,去夺她的匕首,我一手抓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挡在她的脖子那里,她还是蛮快的,当我抓住时她已经向颈部划去,匕首扎在我的手上,瞬间我的手上别扎到流下好多血但我没顾上,赶紧夺下她的匕首她终是没抢过我,我也动作快把匕首放在一旁,怕她再伤到自己,我才按着手以免流太多血,我有些责怪的问她但又不敢太凶:“嘶,啊你干什么,怎么还要自杀啊你!”她一脸仇恨的看着我眼睛发红,泪珠在她眼睛里打转,她把身子又转过去,不再看我头少侧着向我吼道:“我告诉你了离我远些,我一点不喜欢这个安排,我也不接受,请你给我点尊重,和我保持距离,以后你是你我是我,过了一段时间你休了我便是,咱们各自安好,”我被她的话惊到竟不知道她没接受这个安排,为何不直接给父母说,却嫁过来再后悔,我想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我只好安稳她的情绪别让她再做傻事:“好我答应你,你也要答应我不要再伤害自己,以后你就睡这,我睡旁屋的胡床上,我先把这处理了,你休息吧我处理好了就走,”我赶紧找了几个红布子,把地下的血处理干净,又找了我剩下的要绑在手上,就准备出去刚撩开帘子她又冷冷的像给我发通知一般:“以后没事不要再来我这里,我不想在看见你,”我楞了一下看来她是不会接受我了,怎么办我那么喜欢她那么想和她好好生活为什么总是事与愿违呢,我给她准备的惊喜,给她准备的小浪漫全如流水般逝去了,只怕是有心人难遇理想的高峰吧,我拿着处理过得红布上面已经不只是我的血了,还有我的失望和伤心,我拿出门去把它们葬在花园的土里,等埋好看不见了痕迹我才离开,这里隐秘怕是不会有人发现,我一人漫步走到亭子那里,抬头看见皎洁的月光,多么美好的时光啊!怕只有我一人享用了吧,我坐在岸边,把袖子里准备好的萤火虫放生掉,我看着它们纷纷飞走突然觉得好笑,我冷笑了一下突然眼前多了一个东西我定睛一看是一把绿色玉萧,我正奇怪时有个声音叫了我一下:“兄长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独享月光?”原来是弟弟,弟弟把萧递到我手中,对我笑了一下:“送你的成婚礼物,原本想明天送你的,看今天月光不错,想拿着在这吹着试试音,兄长你的手怎么了,”弟弟看见我受伤的手拉着要看,我也正好没人给我好好包扎正好他来了我也没客气了:“正好你来了,帮我在包一下,她,她不接受还要行刺我,行刺不成还要自杀,我怕伤到她用手挡住了,正好只扎到我的手,没伤到她,这事就不要告诉父母亲了,以免他们担心,”弟弟一脸惊讶得问道:“什么?怎么会这样,她为何不接受你,还要自杀,兄长你这伤早晚会让父亲母亲知道啊,你出来不怕她再做傻事吗?”他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给我包扎,等他包扎好我把手抽回去失落的回到:“我和她商定了她不让我靠近她,让我离她远些,我答应了,她也答应我不伤害自己,至于这个伤我就说不小心弄到的,这件事就咱们两个人知道就可以了,”弟弟一脸疑虑见我失落确没再说什么,只是让我试试萧正好我也想宣泄一下,用这个刚刚好,一曲悠长的箫声倒也应了我的心情,弟弟坐一边看着月光,默默陪着我,一曲吹完他劝我道:“兄长也不要太失落,怕是嫂子之前遇到什么才会如此,不早了走吧我送回去,”我们起身打了打身子上土,弟弟把我送我到房间才走 ,回到这看那里一处灯已经暗了,怕是她已经睡着了吧,我去书房的胡床上躺下,一直在想着今晚应该是最美好的难忘的吧!现在只剩难忘了,我眼睛微闭着,窗外不时传来蛐蛐的叫声,我随着这声音慢慢睡着了,今晚与昨晚都是浅眠,但心情完全不一样从盼望激动到失落无奈,可它们都一样漫长难熬。新婚第二日因为要与她给父母亲敬早茶,我不能让父母亲担心也能让他们看出来什么,我起床洗漱后看见她正梳洗打扮,看来她信守诺言了,看着她对镜贴花黄隔着帘子我只看了一会,都觉得是一种享受又不敢多看我用舒和的语气对她说:“一会就要给父亲母亲敬早茶了,希望你可以配合我,明日你回门我一样配合你,不要让他们担心你说呢?”她停下手中画眉的眉笔又拿她冷冷的语调想下通知一样:“如此变好,出去在父母亲面前可以配合你,回到屋里还是你是你我是我,如果要是没事请你走开,记住我们的约定,一会我就会好好配合你。”想不到她答应的挺快的,我不敢多待无奈的回到:“我 去外面等你,”她没理我继续画眉,我便走出去了,刚出去几个丫鬟走过来给我行了礼:“大公子我们给少夫人送衣服,这个是少夫人的陪嫁丫头秋兰,以后她与我们伺候少夫人和公子的起居,”我看了一下那个丫鬟看着到是本分的丫头,我想着这样会让她尽快适应,也会慢慢适应我,我严正对那个丫鬟说:“你来我就放心了,以后娘子的生活我便交给你了,你们跟着她好好伺候,别欺负人家,记住没?”丫鬟们见我这样严肃赶紧答应了,便进屋送衣服了,我就在一旁等着。屋里她看见陪嫁丫鬟来了多少是会开心的,但是看见有好几个生面孔,又不敢太表露出来,几个丫鬟给她行礼后,一个带头的丫鬟出来对她说:“见过少夫人,我们是以后来伺候少夫人的,这是老妇人送给少夫人的衣服,来我们给您换上,”还没到我那个丫鬟走近又冷冷的说:“你们退下去吧,这里就留秋兰就行,以后你们在屋外伺候就可以了,屋里就留秋兰便可,”丫鬟们应的退出来了,秋兰见到她的主子自是开心赶紧跑过去:“主子,让主子等着急了,是秋兰不好,主子在这有没有受委屈,姑爷可有欺负你?”她见秋兰语气和缓的回到高兴道:“秋兰你来便好了,我在这也不寂寞了,我到时暂时没受委屈,他也没欺负我,我和他约定不让他进这个屋子,要不我就死给他看,”说完她感觉有些委屈一样流下眼泪,秋兰赶紧擦去哄着她:“主子快别哭,这是你的新婚,让人家看到该说了,主子你也太烈了,怎么能死呢,不过主子自小受了不少委屈,但也不能想不开啊?,快擦擦今天要敬公婆早茶,姑爷还在外面等着呢?”说完她也收了眼泪赶紧收拾了出来了,说她是天女下凡一点都不过分,她真的让人美得移不开眼,明明不敢看又忍不住总想偷偷看几眼,我和她一路无言走到大厅给父母亲请安,我尽量把受伤的手藏着,因为受伤的幸好是左手还好隐藏,我和她跪下给父母亲先请了早安,,然后她给父母亲敬早茶,到是还算认真严谨,到挺配合我的,母亲看着她慈爱的对她说:“玉月,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有不习惯的给我说,延熙要是欺负你我就帮你收拾他,但是我希望你们还是要相敬如宾,和谐相处,我们会把你当成亲女儿对待的,”她拜了母亲回到:“是谢婆母教诲玉月记住了,以后我定会相夫教子,恪尽本分的。”父亲看着我们开口道:“好了起来吧,延熙好好待人家,以后你,要勤加联系不能偷懒,玉月也要督促延熙,两个人相互帮助相互关心知道了?”我们等父亲说完作揖道知道了就起来了,母亲看着我们满意的对着我们会心一笑说道:“玉月一来咱们家就多了一份生机,你们早生孩子那这个家就更热闹了,等延光也成婚了再有孩子就更圆满了,来玉月这是给你的,”母亲拿出一个玉镯拉着她的手给她带上,那个玉镯洁白透莹灵气氤氲是母亲带了很长时间的也是最喜欢的,她一愣接受了赶紧谢过母亲,我们就开始吃早饭因为她的到来今天的早餐十分丰盛,我怕父母亲看到我的手担心,于是先摘下裹在手上的白布,这顿早饭吃的还算顺利,母亲不停的介绍还问她喜欢什么口味的下次做她喜欢吃的,她只是说什么都可以,吃过早饭后母亲拉着她教她打理家事,她也没有拒绝我看着她对父母亲很是顺从,放心了不少心想她只是昨晚不太适应吧,过段时间等她适应了也许就接受我了,见她与母亲的和谐相处这不就是我期待的吗,哪怕是配合我我也满足了,我与父亲和弟弟在一旁喝茶聊天,父亲叮嘱我好好照顾人家,让我多带她在府里转转,让她更快的适应这里的生活,我都一一答应了,父亲叫住母亲:“夫人,玉月刚来得好好适应府中环境,你别交待太多,先让她和延熙再府里多走走熟悉一下岂不是更好,”母亲看着我俩笑着回到:“这倒也是,玉月你刚来怕是还不习惯你和延熙到府里多转转,熟悉下环境,”我们应了就出去了,等我们走远了,我才问她:“你想去哪?不如我带你去亭子那儿吧!那有湖也有花草怎么样,”她冷冷的回到:“不用你了我回房间了,以后在你父母亲面前不要和我太过接近,过几天我叫几个丫鬟带我在府里熟悉了便是你自便,不要跟着我,这匕首我可随身带着请你记着我们的约定,”话一落她便快速的向房间走去,剩下我一个人愣在一旁,我失落到极点本来想着她会慢慢接受的,见她如此我现在感觉到心灰意冷,我转向练习场我想用武剑的方式发泄 一下,到了一看弟弟也在那里挥舞着手里武器,他的武器和我的都定制过,不过我和他都是枪只不过有些不一样,我的是三头枪,他的是长头枪,我从放武器的地方把我的枪拿起,就和他比试起来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