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

更新时间:2020-09-14 18:39:38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 连载中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

来源:微小宝 作者:水珠 分类:穿越 主角:尹子染王 人气: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作者:水珠,穿越类型小说,主角:尹子染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穿越就算了,身边还有个虎视眈眈要害她的夫君是怎么回事? 尹子染无力地靠在浴桶边缘,虚弱地望向着自家夫君。 “你……是要杀我吗?” 夫君浑身一怔,目光游移,似乎不敢与她对视,“不……我没有。” 尹子染缩起来,身子轻微颤抖,“我……我刚才看见了。” “夫人,良夜一时手滑,还请莫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猎户啧啧称奇,上下打量着床上的温良夜,感慨着他身材削瘦。而尹子染忙于照顾温良夜,并未作声。 倒是王酒儿,跟老猎户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猎户,你常年打猎,该是卖过不少野物的,这头狼价值几何,你可清楚?” 王酒儿话音刚落,那老猎户的眸中便现出了一抹精光,压抑着激动问道:“这狼你们想卖?”其实王酒儿也不确定尹子染打算如何处理这头狼,便朝尹子染看去,“老大,你们卖么?” 那猎户也殷切的看向尹子染,一时之间,屋里人的视线倒是都集中在了尹子染一人身上,尹子染略一思忖,并未否认,“若是你买这头狼的话,出价几何?” 一来尹子染并不爱吃狼肉,况且温良夜现在需要休养,还要买药回来,也需要用钱,所以这头狼大概率还是要卖掉的。 猎户的视线在温良夜身上打了一个转,报了个价格,“九百文,山上的猎物,能出的最高价格也便是如此了,不信你们便去问,其他猎户断断给不出这般的高价。” 猎户面带笃定,但说的话,却是掺了点水分的,主要原因还是瞧见了温良夜的状况,那人受了重伤,现在恐怕是急需用钱,这狼他们就是不卖也得卖。况且这一家人也不像是经常打猎的样子,就是真骗了他们,恐怕他们也不清楚。 他如意算盘打的飞快,只等尹子染答应下来。 可他等了许久,预料中的那个“好”字也并未听到。 而尹子染此时已经帮温良夜擦净了脸,轻轻攥着帕子立在塌旁,笑着问一句,“那我便问一下,最近一年,都有哪家猎到了狼。” 那猎户不知尹子染会有此一问,一时语塞,“这……” 不过尹子染也并未真想得到答案,而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那便奇怪了,你口口声声称九百文是高价,其他猎户给不出,但自己却并未收过几只狼,可想而知这个高价,是相对于其他野物而来的,可这狼如此难猎,怎会跟其他野物相提并论?” 自己的小心思被尹子染戳破,那猎户登时便憋红了脸,他支支吾吾还想反驳,却被尹子染干脆的拒绝了,“罢了,这狼,我们先不卖了。” 此时见到嘴边的鸭子飞了,那猎户忽然变了脸,冷笑一声,面色狰狞,“放屁,你们说了要卖,怎能出尔反尔。” 说着,猎户解下了背上扛着的斧头,意带威胁。 尹子染眉头微蹙,也恼了,“你这是要强买强卖?” 猎户将斧头在空中挥了一挥,气急败坏道:“便是强买强卖,你又要如何!” 尹子染冷笑一声,精准的找到了对方手上的麻穴,轻轻一按,斧头就被她劈手夺过。之后朝门外用力一扬,那柄足有十斤重的斧头,就转着圈的朝院子里飞了出去,“也不会如何,就是瞧瞧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那猎户眼瞧着自己的斧头轻而易举被尹子柒扔进了院子里,目瞪口呆,额上滴下了一滴冷汗,面色发白的朝外奔去。 他经过门口的时候,还差点被门槛绊倒,跌跌撞撞的去拔自己的斧头,一边拔一边担心尹子染追上来,怎一个狼狈了得。 不过尹子染也只是吓吓他罢了,并没打算追上去,她还有正事要做。 她是学医的,虽西医没了工具束手束脚,但也知道狼骨的效用不俗,所以这狼可以卖,狼骨却要留。 思忖片刻,尹子染便看向了王酒儿,“你去打听打听,有没有酒楼收去骨的狼肉。” 奶娘去厨房做饭,虽然温良夜出了事,但一家人却都还饿着肚子,饭还是得吃的。 待王酒儿走了,尹子染便坐在凳子上,盯着温良夜发愣。 没过一会,王酒儿便回来了,他面色欣喜,显然带回来的是好消息,“老大,我有个朋友在酒楼,就住在附近,他说收的。”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尹子染起身,面色带了几分跃跃欲试,“那好,你同我一起将狼皮扒了。”尹子染想着,这去皮去骨,该当跟做外科手术是差不多的,那她多半做得来。 王酒儿五大三粗,以前给人做工的时候也没少做这些去皮去骨的血腥活计,是以尹子染提出这事之后,他也没什么特别反应。 且好在原主以前凶悍惯了,如果是一般的女子提出给猎物剥皮去骨,肯定会招致王酒儿的怀疑。 原主有一柄小刀,总是随身带着,刀刃锋利,尹子染之前怕伤到自己就收了起来,现在想想那炳刀拿来剥皮倒是很合适。 说做便做,尹子染拿了小刀,为了不将院子弄脏,跟王酒儿扛着死狼去了河边,夜色渐浓,倒也没人注意到她二人。 月光不甚明亮,但尹子染视线极佳,下手又稳,没一会便将狼皮完完整整的拔了下来,王酒儿瞧的目瞪口呆,连连感叹,“老大,你扒皮的手法怎的如此熟练。” 尹子染见他一脸惶然的盯着自己,有意逗他,便道,“自然是扒人皮练的。” 这些时日,她与王酒儿相处熟悉,关系又亲近了些许,尹子染偶尔也会跟他开些玩笑。 不过她的模样瞧在王酒儿眼里,却不是玩笑那么简单,王酒儿只能借着月光瞧见她脸上模糊的笑意,她扒皮用力,表情又稍有些狰狞,瞥了王酒儿一眼之后,冷脸洗刀。 只吓得王酒儿将她的话尽数当真,惊恐的朝后跌去,“老大,不要杀我啊!” 尹子染哭笑不得,将王酒儿拉了起来,“我逗你玩呢,你将狼抬着,咱们回家再剔骨。”王酒儿惊魂甫定,但还是乖乖跟着尹子染回了家。 一路上王酒儿都十分沉默,就在尹子染隐隐后悔方才那个玩笑开得不妥当时,却听王酒儿开口,“老大,等会剔骨让我来吧,我也想想你那般厉害。” 此时已经到了家,尹子染悬着的心才跟着放了下来,笑道:“那好,我去给你拿刀。” 奶娘已经做好了饭,听到院子的动静走了出来,一眼便看到了那头被扒了皮的死狼,一听尹子染还要拿刀去骨,更是疑惑。 尹子染正要解释,却听到屋里有声音,似是温良夜醒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