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瑶华赋

更新时间:2020-11-20 04:50:52

瑶华赋 已完结

瑶华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似水涵 分类:穿越 主角:太后靖王 人气:

火爆新书《瑶华赋》是似水涵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太后靖王,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倾城女子,原本如愿的踏上嫁与心上人的幸福之路,却不想,半途之中被劫卖入青楼。清白尽毁,心上人对之而弃,辗转之间万念俱灰,却不想意外之中,那个影响着她后半生的男人出现了。倾尽所有,终于忘却从前,原本以为这将是人生阴霾散去的柳暗花明,却不想,一场骗局竟将她骗入皇宫。皇宫之中,步履维艰,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过怜儿递过来的筷子,婉儿只是刨着碗里的米粒,冷眼而不确定的瞅着怜儿。

“有那么严重吗?嘴长在人家的身上,人家爱怎么说怎么说吧。我爹也真是的,这也气,也难怪,好把气量练得大一点儿,这样,就不容易被气死了。”

“小姐呀,你还这么说,好没良心的。”

听到怜儿说这话,婉儿手中的筷子只是啪的一声重重的搁在了桌子上。

“我没良心呀,那我爹把我关在这里天日都不见,那不是更没有良心。顶多我是跟他学。”

“反正我是说不过你,不过小姐呀,你和老爷怎么也是一家人,就算再怎么气,也得有个消的时候。”

“他放我出去,我就不生气。”

婉儿一边咽着米粒,一边腾出嘴来说话。怜儿看着婉儿,却只是一副儒子不可教也的无奈模样。看着怜儿,婉儿将嘴角的米粒舔进嘴里,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怜儿,你帮我一个忙!”

“小姐要我帮什么忙,如果说是放你出去,这个忙我可帮不了。”

“不是这个,你去帮我打听一下何公子。”

见婉儿此时自身都难保,心里还在担心着那男子,顿时怜儿真不知道如何形容那复杂的心

“这个不用打听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何公子去永都了。”

“他进京了?一定是去参加科考了。不过怜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原本的兴奋之色随即转换成了疑惑。面对婉儿疑惑的眼神,怜儿只是用手撑着下巴。

“老爷比你更关心这个人,他打听何公子是希望他不要再来骚扰你,再换一句话说吧,如果他真能考中状元,倒也是好事。不过老爷说得也对,这考科不比磨豆腐,不是说行就行的。”

对着怜儿而坐,婉儿也伸手撑着下巴,学着怜儿的模样。

“怜儿,你和我爹相处得久了,我发现你说话越来越像他的腔调了。对了,怜儿,你一会帮我去书房拿些书。”

“小姐要什么书?不过怜儿不识字儿呀。”

“没什么,有什么书拿什么书吧,无所谓的。”

“哦。也对呀,你被关在这里,连针线什么的都被没收了,除了书之外,其他的都是危险的物品。”

“哎呀,好了啦,我不会寻短的。我还要活着等何公子回来娶我!”

夏至,天气闷热,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老爷坐在院落里,怜儿替他扇着扇子。

“怜儿呀,小姐最近怎么样?”

听到老爷在关心婉儿了,怜儿轻抿着唇,小心翼翼的轻声劝解。

“小姐最近挺好的。其实老爷呀,你和小姐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真的没有必要生气的。而且也这么长时间了,你的气也应该消了吧。”

“唉,我这不成气的女儿。你说吧,我只是不想让她进宫,我替她找个好归宿怎么了,她居然这样对我,那天还化妆成那个样子,唉,我现在是感觉到颜面无存呀。”

高员外叹息着,摇着头,很是无奈的模样。怜儿轻轻的扇着扇子,流转着眼眸。

“老爷,小姐有她自己的想法,你也要相信她呀。再说何公子进京赶考,如果果真中了状元,那小姐不就可以心想事成了吗?”

“是可以心想事成,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皇帝再来个赐婚让他当驸马,你说他是愿意做驸马还是做高家的姑爷呀。”

听到高员外如此之说,怜儿闭嘴。有些事,年轻一辈的始终是没有长辈的想得多,想得远。

轻轻的替高员外敲着肩膀,怜儿只是小心翼翼的试着说。

“老爷,不如咱们去看看小姐吧。这么长时间了,她是胖了,是瘦了,你都不有知道!”

侧目,只是盯着一脸巧笑兮兮的怜儿。而怜儿看到高员外并无表情,只是微微厥嘴。

“对不起呀,老爷,你当我没说。”

手依然揉着高员外的肩膀,却又是格外的用了几分力。感受到了那来自于怜儿指尖的愤怒,高员外叫喊着。

“哎哟,你是想拆了我这副老骨头呀。”

“老爷,去看小姐吧,你答应去看他,我就不拆你这副老骨头,如果你不去,我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儿!”

“哎哟,好啦,好啦,我怕了你啦。”

看到高员外的妥协,怜儿嘻笑着将他扶起,轻轻的替他捶着肩。

“老爷真好。”

“我是替我这把老骨头做打算。哎呀,你什么时候劲儿这么大了。”

风轻吹,而树叶微动,阳光轻斜在树叶上形成好看的光晕。此时的婉儿只是坐在小小的油灯旁翻阅着手中的书籍。

从《四书五经》《论语》到《孙子兵法》,终于看得腻味了。婉儿将书放在膝盖上,却是厥着小嘴。

“这怜儿真会选书,选的全是治国之书,可惜我不去参加科考,看了也白看。”

正在这时,怜儿推门而入。看到怜儿的进入,婉儿心里一阵高兴。终于不用自己一个人了,终于有人来陪着自己聊会天了。这高兴劲儿持续不到五秒钟,婉儿脸上的表情随即变得很不自然,甚至是难堪。微微垂目,落坐,一脸不悦的婉儿只是将小桌子上的书拿起来,继续低头看着。

似乎是为了缓和气氛,高员外只是轻声咳嗽着。

“咳……女儿呀,你在看书,看什么书呀,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做做针线的什么就行了。”

唇角一抿,婉儿抬起头。

“爹,你是不是想放我出去了呀。”

“我可没这么想。”

“既然没这么想,你来看我干嘛。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我要学识渊博才能配得上以后的状元郎。”

“就姓何那穷小子,嘿,你放心吧,他这辈子想出人头地,难!”

“没关系呀,那我就去考状元,我娶他行了吧。”

冷眼的瞅着高员外,仅仅婉儿的这一句话便将高员外呛得半死。此时的高员外只是捂着心口,气喘吁吁,旧病复发,胸口一阵一阵的痛。

“怜儿,我们走!”

“老爷。”

“你不走是吧,我走!”

看着高员外的离开,怜儿只是一脸为难的瞅了一眼婉儿,不得不离开。此时的婉儿也是气愤得不行,手中的书‘哗’的只是丢在了地上。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恼羞成怒。

放心吧,何公子,我一定会等你来娶我。

京都,也就是京城。

话说畅洋满腹经纶,却不想这朝野之中尽是乌合之众,官官相护。朝中有官的,自然就入榜,而像何畅洋这种平民百姓,就算是文采再好,也终于还是名落孙山。好事无双,祸不单选,就在这时,何畅洋寄出的相思之信也被打回,不仅如此,那被打回的信件里还夹带了一封信。

满带着欢喜的何畅洋误以为是婉儿的回信,兴奋的拆开了那信,当信的内容入目时,原本的一点儿喜悦之色却成为了最后的惨败之相。

信内容:何畅洋你别痴心妄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的女儿是天上的仙女儿,又岂是你这种自不量力的穷书生能配得上的。听我的,你就拿着那二肉银子好好的找个乡下农妇过一辈子得了!听着,不许再打我女儿的主意,否则我让你死无全尸!

手紧紧的将这封信捏在了一起,眼眸里的恨意冷凛得如同冬日里的寒冰。

夜,黑,心,凉。

借酒消愁,何畅洋有些踉跄的前行着,却不小心是撞到了靖王手下将臣科进的弟弟科威。科威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一边抬眼蔑视着。

“臭酒鬼,怎么走路的。”

这一行人中,竟然也有人认识何畅洋,于是出言奚落着。

“哟,这不是那什么名落孙山的臭猴子,哦,不对,是臭羊子,咩……”

“哟,原来是名落孙山的,那也就是没必要打交道了,走!”

“臭羊,别喝酒了,赶快回家啃草吧。”

被如此的奚落着,原本憋屈的何畅洋终于成功的被激怒了。摇摇晃晃的何畅洋只是将那酒全部泼洒在众人的身上,然后将手中的瓶子砸在了地上。

“我是臭酒鬼,好好闻闻吧,你们谁的身上没有这股子臭味。”

闻着自己身上的酒气冲天,科威终于成功的被激怒了。

“一名落孙山的臭羊居然在这里撒野放肆,给我打。”

众人一拥而上,拳头、脚全被用上了,此时的何畅洋突然有一种似曾相乎的感觉,这人和这景相复重叠,畅洋的眼睛慢慢的模糊了。

“以后长点儿眼色,离我远点,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那拳头砸在身上,却犹如砸在心里,一拳一拳,一点一点的将心砸扁,砸碎。

被众人殴打和奚落的何畅洋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表情悲催,隐忍不住的痛苦。此时的何畅洋只是觉得很无助,很无助。

因为家道中落,所以高员外悔婚;因为无钱无权,所以无法高中,如今被人奚落;顿时之间,何畅洋尝尽世间冷暖。

天空里淅淅沥沥的下着雨。

何畅洋就那样静静的躺在地上,任由雨水飘洒在自己的身上,所有的委屈在此时全部一涌而出。此时遍体鳞伤的何畅洋,在这个雨夜里显得格外无助。

似乎是雨停了一般,那坠落身上的雨滴没有想像中的那般疼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