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

更新时间:2020-05-20 10:13:48

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 连载中

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

来源:微小宝 作者:帝皇 分类:穿越 主角:森柒森思梅 人气:

完结小说《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是帝皇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森柒森思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现代顶级杀手森柒影,天生嗜血,却被黑白无常勾错了魂送去另一个时空,成了处处被人欺负,天天被人陷害,还被渣爹一道圣旨下嫁给他国质子残王的森国七公主森柒影! 什么?!那个狗屁阎罗王居然叫她平定这个时空的战乱后再送她回去? 好,那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渣姐等着滚边,渣爹等着后悔,渣母等着被做成人彘!她有灵魂出窍,有何畏惧!这个天下,由她来掌控! 可是没想到……那邪肆俊美的残王居然拥有一副鬼眼! 只见某王躺在榻上,单手枕头,拍拍身边的空位,腹黑一笑:“爱妃,过来,你可逃不过我的双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焱绝带着黑风和暗雨来到王府大门口,只见道路正中央停着一辆纯黑的小马车,连马匹的毛发也是黑得发亮。马的旁边就只站了一个马夫,整个队伍并不是十分浩大。 奶娘如曼站在一旁,一脸愁容道:“绝儿,你可要万事小心呐,奶娘在府里等你消息。” “嗯。”焱绝朝如曼点点头,在黑风和暗雨的搀扶下连人带轮椅上了马车,然后由马夫驾驶着马车往皇宫驶去。残王府和皇宫离得不近也不远,坐马车需要两刻钟左右。 一路上,焱绝想尽了各种可能性,觉得是皇后把森柒影抓去的可能性非常大。毕竟皇后可是今早来大闹残王府的森思梅的生母,身为母亲,怎么可能不为自己受辱的女儿报仇。但是,皇上是否有参与他不得而知,而且令他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动作居然如此迅速。 “黑风,你到时候见机行事。”焱绝捏着手中一个精致的木盒子,对外面的黑风说道。 “是,王爷。” 马车在道路上飞快地飞驰着,又过了一炷香之后,森国富丽堂皇的宫殿终于出现在了焱绝的眼前。 只见金黄的琉璃瓦在月光下闪耀着洁白的光芒,金顶、红门,在黑暗中看起来依旧金碧辉煌。大殿的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又似天成。 “王爷,到了。” 黑风和暗雨对马车里的焱绝通报了一声,然后朝宫门口的侍卫拱了拱手。 “残王这么晚入宫,可谓何事?”那位侍卫长手扶长刀,看见黑风的时候,脸色有些古怪,然后走到马车跟前,严肃地问道。 “本王有急事想参见皇上,还请侍卫长放行。”焱绝递出自己的腰牌,说道。 只见那块腰牌通体碧玉,在月光下透着隐隐的流光,上面赫然刻着“残王”两个俊秀的大字。 侍卫长接过腰牌看了看,不着痕迹地和黑风对视了一眼,然后将腰牌还了回去,对身后的侍卫们说:“放行!” “多谢。” 黑风和暗雨又朝侍卫长一拱手就跟着马车进入了皇宫。 又行驶了一段距离之后,焱绝就从马车上下来,由暗雨推着轮椅往流云殿走去。此时森国的皇上森离毅正在流云殿里看奏折。 “皇上,残王来了。” 忽然,殿外的太监走进来向森离毅禀报道。 “哦?他来干什么?还挑这个时辰?”森离毅抬起头,放下手中的奏折,坐直了身体。只见他大约三十七八岁,丰神俊朗,身体孔武有力,“让他进来。” “宣残王觐见!” 焱绝进殿后,略一施礼就开口说道:“皇上,焱绝在这个时辰贸然进宫,打扰到皇上批阅奏折实属罪过。但是焱绝此番进宫是有事禀报。” “可是铺子有什么问题?”森离毅看了焱绝身后两名随从一眼,略显紧张地放下毛笔。 虽说焱绝的身份是森国的质子,但是在森国也不是吃白饭的,森国皇上森离毅给了他一个特权,就是可以经商。不过所赚利润的百分之九十必须全部上缴国库,只留百分之十给他自己当作日常开销,宫里就不再另外给他银子了。 所以,焱绝能过什么样的生活完全取决于他生意做的怎么样。十五岁之前,他的生活可以称得上是捉襟见肘,十五岁之后,才慢慢有了些起色。 以森离毅的话来说:“一个质子要发挥一个质子应有的作用,除了讨好森国来保障焱国的安危外,会为森国赚钱也非常重要。” 这只老狐狸一直在让焱绝这个他国的质子为本国产生效益,实在是狡猾。 “回皇上,并不是,焱绝是受王妃所托来交还一样东西的。”说完,焱绝把手里一只精美的檀香木盒递给一旁的太监总管。 “这里面是何物?”森离毅接过太监总管呈上来的东西,打开一看,是一只精巧的凤尾簪。只见这簪身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彩凤,簪头一朵雪莲悄然绽放,还有一个莲花子似的吊坠,端的是飘雅出尘。 森离毅拿着簪子,用探究的眼神望着焱绝。 “今天早上,王妃在王府的荷塘边捡到了这只簪子。但是王妃说这并非她之物,应该是今早来府上探望她的四公主落下的。这簪子是四公主最喜欢的簪子之一,王妃怕四公主找不到簪子着急,所以特地命我前来交给皇上,由皇上交由四公主。” “你是说思梅?她今早去你府上了?”森离毅条件反射地问道。这思梅不是一直对柒影冷眼相待的么?怎么今日忽然想着去探望她了? “是的。”焱绝看着森离毅脸上的表情,心中了然。 “既然如此,那这簪子就先放在朕这里,朕会转交给思梅。”森离毅把簪子放回盒里,盖上盖子,就放在一旁,“残王还有其他事?” “并无,过几天焱绝再来向皇上汇报铺子的事。焱绝告退。” 说完,焱绝就被黑风推着出了流云殿。刚出殿门的时候,焱绝扭头看向一个方位,眼中闪过一道暗芒。 在出宫的路上,焱绝一行人碰上了迎面走过来的两个高高瘦瘦的太监,不过焱绝目视前方,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匆匆离去。 但是,那两个太监却停了下来,回头看去。 “五皇子,那不是残王吗?他这么晚进宫干什么?”这道声音非常阴柔,一听就知道是被阉了的小太监。 而被称作五皇子的“太监”凝视着焱绝的背影,微一皱眉。这残王刚才离开的时候面色凝重,想必肯定出了什么事,可是昨天才是他和森国七公主的大喜之日,本应该开心,怎么又会是这幅神态? “八万,以后等人走远了议论。”五皇子开口说道,然后转身就走。 “是,五皇子……” 等到焱绝坐着马车出了皇宫之后,黑风和暗雨才在一旁问道:“王爷,现在该怎么办?” “王妃在皇后那,现在先按兵不动,等到午夜时分,你们两人前去宫里找人,务必把王妃给我带回来!还有,你们……”焱绝忽然压低了声音交待了他们几句。 “是!”黑风和暗雨心神理会,同时点了点头。 …… 紫荆殿里,季安彤正拍打着森思梅的背脊,哄她睡觉。不知是因为下午睡够了,还是心里还有阴影,森思梅迟迟都没有睡着。 “母后……我睡不着……” “思梅,别想太多,安心睡,母后在这里陪着你。”季安彤摸摸森思梅还肿着的脸颊,一脸心疼地说道,心里对森柒影的痛恨又多了一层。 那狐媚子已经死了,可是这狐媚子的女儿却如噩梦般缠着她们,想当初就应该把这两个人一起弄死! “皇上驾到!” 正当森思梅闭上眼睛准备继续入睡的时候,外面太监的通报声把她又给惊醒了! “母后!母后!父皇怎么来了?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森思梅像一只受惊的小兔一样紧紧拽着季安彤的衣摆。 “别怕别怕,母后去看看,你好好待在这里。杨嬷嬷,你守在这。” “是,皇后娘娘。” 季安彤说完就来到前殿,正好看见森离毅从殿外走了进来。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对森离毅盈盈一拜,请安道:“臣妾参见皇上,不知皇上到来,有失远迎。” “今天朕就宿你这儿了,你准备一下。”森离毅捏了捏季安彤的手,就往后殿走去。 “皇上!今天不行。”只见季安彤忽然拉住森离毅的手,脸颊羞红但是却面露难色。 森离毅停下脚步,扭头问道:“为何?” “……因为,思梅今天想和臣妾一起睡。” “思梅?”森离毅朝后殿瞅了一下,略显狐疑,“思梅今日怎么想和皇后一起睡了?”他才刚把焱绝拿来的簪子交给太监,让他带去给四公主。早知道森思梅在这,他就直接拿过来给她了。 “这孩子,还不是因为想臣妾了,所以才厚脸皮地跑来这,还请皇上见谅。要不今夜皇上宿在姚妹妹那吧,臣妾和她说一声,让她做好准备。”季安彤略带遗憾地笑笑,然后派人去通知姚贵妃。 森离毅沉吟了一下,然后放开季安彤的手,转身往殿外走去,“不必了,朕今晚就宿在轩辕殿吧。” 在走了没几步之后,森离毅又忽然停了下来,侧过头问道,“今天早上思梅去残王府了,皇后可否知道?” 季安彤一听,心漏跳了一拍,思绪转了几转,然后平心静气地开口:“臣妾知道,思梅也就是去探望了一下柒影。” “嗯。”森离毅应了一声就头也不回地出了紫荆殿。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