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嫡女谋:天命凰途

更新时间:2021-09-08 04:03:20

嫡女谋:天命凰途 连载中

嫡女谋:天命凰途

来源:微小宝 作者:沁羽 分类:穿越 主角:贾云岫郭启勋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沁羽原创的穿越小说《嫡女谋:天命凰途》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贾云岫郭启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生于高门,长于望族,看惯了勾心斗角,习惯了权力厮杀。从王府到深宫,从倾国倾城的高门嫡女到尊贵无比的后宫之主,她可以把自己深爱的男人送上龙椅,也可以用铁血手腕翻覆乱世!天下为局,江山为子,芊芊素手拨动暗涌风云。王府魑魅魍魉蛰伏,帝王心思难以捉摸,朝堂波暗诡谲不断,各路白莲纷纷涌现。江山?美人?舍我其谁?沙场点兵,她挥斥方遒,后宅夺嫡,她艳杀天下。金戈铁马,万里江山,总敌不过他一句“待我君临天下,定以江山为聘,天下为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看这间屋子,让人感觉穆芦就是在这等着郭启勋来做那事来伺候着,这里除了做那事也没法做其他事了啊。穆芦也真能忍,天天在此不出来,就想每日霸着郭启勋。 虽然屋子简陋,但穆芦的容貌着实让摘红惊着了,这真的是传言不假啊,她就是一天女下凡的容貌无双,连女子都为之动容,难怪郭启勋会为之倾心,这难怪。只怕这副皮囊要将郭启勋迷恋很久吧。 穆芦行礼接受了摘红带来的赏赐,没什么闹。但是摘红没走出几步就听到穆芦在屋子里哭闹着:“我要你的赏赐干什么?这是向我示威吗?” “哼,果然如大少奶奶所料,穆芦系怒形于色,这样就暴露了她的心思了。”摘红立刻回去将事情来回告诉了贾云岫。 贾云岫淡然一笑:“穆芦她这是志大才疏啊,以为光靠长相就可永远将启勋系在身边吗?可惜她那芳泽无加的容颜了。” “我们看她在那屋子能呆多久。”踏青眼珠一转,许多主意就冒了出来了。 晚上,郭启勋照例是在正屋用餐,守着贾云岫睡着然后去和他的心上人打一个火热。 穆芦确是声泪俱下地诉说着她的委屈:“大少奶奶赏赐了衣物给我,说犒劳我伺候你,她这是什么意思啊?以为我没有好的衣物就派人来羞辱我吗?启勋,我心里苦啊,被这样欺侮着,满院子的人都知道了,我穷酸低贱,大少奶奶不安好心啊,这样的暗中羞辱不如去死了算了。”说着还真要去撞墙。 郭启勋将她拉回来给她讲道理:“云岫赏赐衣物给你是好心,她心地善良,怎会羞辱你呢?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我每夜都来陪你不好吗?芦姐姐,你比云岫大三岁,该比她心胸宽广才是。”郭启勋皱了皱眉。 “既然启勋向着大少奶奶,那何必来我这呢?这部降低了你的身份?恕今晚奴婢不伺候了。”一转身就侧卧在卧铺,修长的身躯弯成了一条媚蛇,该突突,该翘翘,该缩缩,还是欲擒故纵啊。 郭启勋仍是留在了这里。 次日早上,穆芦提出了更得寸进尺的要求:“启勋,你看我在郭府孤苦一人,无依无靠,每日你不在我身边时就会胆颤心惊,以后你多陪我些时间吧,早饭晚饭都在我这儿用好吗?” “好,”郭启勋答应地爽快,但一出门就想到了贾云岫,以前一直是和云岫一起用早膳晚膳的,现在突然要让她一人用早膳晚膳,那怎么跟她说好呢?要不买些衣裙给她?但云岫哪里缺这些啊。 郭启勋还是硬着头皮跟贾云岫说了:“云岫这段日子我和芦姐姐一块吃饭,你早上晚上都别等我了。”好直接啊。 贾云岫答应地也很爽快:“好啊,但是启勋你要吃饱了哦。” “当然会的,你也把自己喂饱了,别少了脸上这两个小酒窝。”郭启勋抱着她亲昵了一阵,算是给她一点安慰,但她并不觉难过。 “启勋,你会记得早起吗?”“启勋,现在很热,记得多喝绿豆汤,少吃辛辣油腻。”“启勋,出海久了染了湿邪,我帮你艾灸祛湿。”…… “一口一句交代,我都记得,云岫,你管气我来啦?”郭启勋一指弹弹她的鼻子,笑花了脸。 “我怎么敢管相公呢?”贾云岫摸摸鼻子走开些,不知郭启勋笑地那么开心是因为自己说话关心他还是因为以后可以每日早晚见到穆芦。 镇定,贾云岫,你不能就此倒下!郭启勋是你相公,谁也抢不走!若穆芦敢使坏,就别想好过。现在郭启勋不和自己一起用早膳晚膳了,那就早睡晚起,多睡些,白天就继续自己的创作吧。 不过贾云岫要时刻留意穆芦的动向,不能让她耍花样。 “摘红,像上次那样,每隔三两天去穆芦那里一趟,带些日常用品,并问她有什么需要。”贾云岫还是令摘红去,自己不出场。 摘红也乐地去,因为每次去就相当于刺激那穆芦一次,听到穆芦生气地哭骂她就开心。她觉得穆芦很奇怪:自己身份低,有人待你好还不好吗?要是遇上个心狠手辣的正房,你以为有这样的好日子过啊? 踏青也没闲着,虽然贾云岫没有给她什么命令,但是她早就想到了。一日早上,太阳才升起,她就把贾云岫郭启勋成亲时候的那套皇帝皇后新装给晾了出来在园子中央,假装拍拍上面的尘灰。 立刻,永历园所有的丫鬟,还有一些奴才都出来看,都敬佩地不敢靠近,他们都是见过这套婚礼服的,但是还没看够呢,也还没近看过。 踏青在外面一边整理着婚服,一边将丫鬟们嚷着:“站开一点看,这是老爷特令我们潜龙郡的裁缝神手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缝制的婚礼服,那日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穿时,全潜龙郡的人从四面八方跑来看,都说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穿得般配,是天赐的一对儿,你们看是不是?” “是的是的,大少爷和大少奶奶还穿吗?我们还想看看。” 踏青可傲气十足了:“这么昂贵的衣裳怎么可以随便穿呢?这是老爷给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的一方心意,要他们白头偕老的。所以只能隔日拿出来晾一晾,去去湿气,今天你们有眼福了,抓紧时间看啊,下次晾衣可不知什么时候了。” 丫鬟们都围着衣裳转来转去,议论着这上面的花式和刺绣,越看越羡慕。 穆芦在远处看着那金光闪闪的衣服,觉得好刺眼,几乎是要抠出她的眼睛了,眼泪顺流而下,忍不住就要上前去撕扯那衣裳。可她没犯傻,在这么多丫鬟面前,不便这么做。 在屋内写书的贾云岫被外面的吵闹声给烦地无心写字,就问摘红是怎么回事,摘红如实回答。 贾云岫急地连忙起身:“马上去把婚服收回来,这大热天的哪来的湿气,哪里需要晾啊!” “是。”摘红将婚服和踏青都给收进来了。 贾云岫令摘红:“将婚服折叠好放在箱子里,加上一些兰草粉驱虫的。” 尔后是审问踏青:“你好玩是吗?” 踏青猜到贾云岫是看出自己心思了,就为贾云岫解气地说:“大少奶奶,这不是给你立威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老爷认可的郭府大少奶奶,其他人休想打你的主意。你知道刚才吗?有丫鬟看见穆芦在她那侧房子外面哭呢,气地脖子都僵直了。”踏青得意地踮脚了。 贾云岫却相反,皱紧了眉,喝令道:“踏青,以后有什么事不可自作主张,必须问过我之后才可去办,知道吗?你今日这是在穆芦面前炫耀了,难保她不会在启勋面前哭诉,到时我们要怎么办?” 踏青为难了,手挠着脑袋:“大少奶奶,以前摘红给她送衣物过去,她总会在背后哭骂,大少爷肯定是知道的,也不见大少爷来说你啊。” “唉!”贾云岫紧着脸跟她说道:“那是我们赏赐的东西,穆芦告状时也没有理由说我的不是。而今日是在她面前炫耀了,这可足够她编一大堆理由来给大少爷来指责我们!” “啊?那我岂不是给大少奶奶惹祸了?”踏青这下急哭了,直跺脚:“怎么办啊?”倏地,她停下了:“如果大少爷问起来,我一个人当着就是,绝不连累大少奶奶。” “没事,我来跟大少爷说就是了。”贾云岫无奈地笑:踏青啊,不管你如何担下这件事,启勋还是会认定是我让你做的啊。 郭启勋今晚又听了穆芦一番可怜兮兮的哭诉,之后,穆芦扑在他怀中:“启勋,我多希望和你一块穿一次那金色的婚服啊,一次就好了。” “芦姐姐,那是云岫的衣服,不可以要来穿。再说云岫不是赏赐了很多衣裳给你吗?”郭启勋对这些琐事有些烦躁,但也没有对这佳人发火。 穆芦就嗲嗲地了:“谁稀罕那些衣物啊,我们没有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衣裳,这是我心里永远的遗憾,启勋,你也去那裁缝神手那做一套龙凤金色婚服来,我们在永历园里穿好吗?好不好吗?” 穆芦再嗲,郭启勋也无心思去想衣裳的事,只觉这些日子有些头晕心烦,起身丢下一句话:“芦姐姐,你心情不太好,自己休息一下吧,我也想早些休息了,熄灯吧。” 这可不行啊,穆芦不能让郭启勋脱离自己的身体,不能让他对自己那妙趣横生的巧夺天工之术不感兴趣,一日都不可停下! “启勋。”穆芦使劲起来力气还不小,将郭启勋的头埋入了她的两团傲物中。 于是今晚的翻滚如以前每日一样,一直过了半夜方休。 穆芦醒来后得意地抚摸着郭启勋的头,伸出舌头来在唇边一舔,就如蛇吐舌头。 郭启勋按时醒了下床,穿好衣裳,感觉全身酸涩,眼睛睁不开,但还是极力睁开双眼,准备去海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