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女配难当

更新时间:2021-10-11 17:38:34

穿越之女配难当 已完结

穿越之女配难当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余莫 分类:穿越 主角:莫清师伯 人气:

《穿越之女配难当》为余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莫清穿进了一本种马文里,一脸懵逼地成为供男主练级的大炮灰! 为了不被男主杀死,熟知剧情的她秉承着“抱紧男主大腿不放”的原则,走上了艰难改造男主的道路。 然而,她却不知面前的男主是只披着羊皮的狼,除了时刻想杀了她外,还想…… 渡劫失败的男主重生到幼年,再见当年背叛他的师父时,他邪笑道:师尊,又见面了! “徒儿,有话好说,看前面那是你大老婆……” 大老婆被一脚踹飞。 “你十九老婆也来了!” 十九表示你们继续。 “师尊,我们来好好谈谈人生……”男主扭头温柔一笑,提起师父打包带走。 “年轻人你不按剧本来啊喂!你……你这孽徒!” 于是一个立志要帮男主集齐所有老婆的二货师父,和一个随时准备黑化的徒弟,就这样开启了漫漫修仙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清沿着记忆中的路向森林中心赶去,半路上便听见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莫清心头一跳,加快了脚步,她现在只恢复了几成功力还不足以御剑,无法看到具体的场景,心下更是着急,若是木易寒遭遇什么不测……

她摇摇头,怎么会呢,木易寒可是男主啊……

然而当她到达那个泥潭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断肢残骸零零落落地散落在地上,血腥味一阵一阵,让她有些眩晕,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稳了稳心神,她极快的在地上搜寻,没有,还好没有,不知怎地,那满地的残肢也不那么骇人了……

“师父。”

冰冷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莫清惊喜地转过身去,却看见木易寒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长发松散披在肩上,他淡紫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澜,薄唇勾勒出一个邪肆的弧度。

他毫不在意地舔了舔嘴角的血迹,直直盯着莫清,浑身散发出凌厉危险的气息,仿佛是踏着尸山血海一步一步向莫清走来,宛如嗜血的修罗,残忍冷漠。

莫清被他强大的威压逼着后退了一步,她皱了皱眉眉头道:“小寒?”

木易寒此刻已经走到她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着她仰头看向自己,他缓缓笑出了声。“师父,你往后退什么?”

莫清下巴被捏的极疼,她心里却是很生气,任谁养的可爱善良正直纯洁的乖徒弟一会不见就变成现在这幅鬼样子都会生气好吧!

她灌注灵力一把拍掉木易寒的手,冷冷看着木易寒,有些微怒道:“小寒,好好说话。”

木易寒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笑意却未达眼底。“师父生气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莫清看着态度反常的木易寒,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木易寒凑到她面前轻声道:“不过是未能如了师父的愿,徒儿侥幸活了下来罢了。”

莫清听罢瞳孔微缩,剧情竟终是发生了!

然而这幅表情看到木易寒眼里,却是十足十的心虚与惊讶,他冷笑一声道:“师父是不是很失望?”

“小寒……”莫清张口欲言,但是当她看到木易寒那冷冽的目光,到嘴边的话却再也说不出来……

一时间,莫清竟无法向木易寒解释清出这来龙去脉,怕是连她自己也无法相信。这一切都太过巧合,就像是一个精心谋划的局,无论她如何解释,都只是会让木易寒更恨自己罢了。

她看向木易寒,少年那不带丝毫温度的眼神让她的心有些微微发疼,她定定看着他,语气却是平静淡然。“我从未想过要害你。”

木易寒不屑的嗤笑一声。“师父觉得我会信?”他看着她始终淡漠的神情,心里堵得厉害,上一世也是这样,为什么她永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莫清很生气,自家的熊孩子固执起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她平静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随你。”言罢,便转身欲走,却被一把通体漆黑的宽剑挡住了去路。

她转过身来,木易寒正抱臂悠闲地看着自己,只听他懒懒道:“怎么,师父打算就这样一走了之?”

莫清知道木易寒不会善罢甘休,冷笑道:“这些年我对你如何你自己清楚。既然你不信,杀了我便是。”

“呵,师父想死可不行,杀了师父,徒儿就变成了欺师灭祖之人了。”木易寒邪邪一笑,紫眸中仿佛含着漫天的星光。

“不如徒儿给师父一个机会,师父现在便杀了我如何?”

莫清嘴角一抽,今天遇到的人就没一个正常的!她懒得再看眼前抽风的徒弟,索性闭上眼,面无表情道:“有病去吃药,别在这里碍眼。”

木易寒噎了一下,看着眼前毫无防备没有一丝杀意的女子,心下的暴虐微微平静了一点。

但是他终究不是什么心地善良之人,他一直是宁叫我负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负我的性子,宁可错杀一千也决计不会放过一个,如今让他变作从前一般乖巧懂事,即使只是演,他也是懒得了。

可也正如莫清所言,这些年她对自己可谓是宠着惯着,看在这个的份上,他不会亦不想杀她,放过她却也是不可能的。

“师父确定不要杀了我?”他凑到莫清面前,看着她温润细致的眉目,语调里带着上扬的愉悦。

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痒痒的。莫清猛地睁开双眼,却看到少年放大的俊颜,淡紫色的瞳眸清澈依旧,却始终少了些什么。

她默默别过脸去,心里却泪流满面悲伤成河:徒弟黑了……弟黑了……黑了……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师父随我一起吧,直到徒儿自己能够走出这死亡森林如何?”木易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模样着实令人不爽。

莫清淡淡看了他一眼,也不再说话,径直走在了前面。

木易寒看着前面倔强的女子,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宛若优雅的猎豹在等待自己的食物自投罗网。

莫清此刻脚步已经有些虚浮,但是速度却没有慢下来,此刻的木易寒让她有些畏惧,但是更多的却是生气和担心。

一开始她确实是抱着“若是好好待男主,抱紧主角大腿捡条小命”的心态来对木易寒的,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看着那么瘦瘦小小的一只长成如今俊逸潇洒的少年,有时她也会很欣慰,孩子长大了啊。

说实话,她当初孤身一人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不害怕是假的。但是,她一开始收下了木易寒,师徒两个人这些年一起这样陪伴下来,莫清其实是感激的。并且木易寒的存在也给了她支持和希望,若是,若是她注定会被木易寒杀死……

莫清垂下眸子,那也是挺好的,木易寒可以开始属于他的光辉人生,而她也会回去……的吧?

“怎么了?”木易寒看着面前突然停下来到的莫清,微微蹙起眉头,她现在的气息很不稳定,细查之下竟是微弱到几近消失。

莫清看着眼前的少年,微微一笑,缓缓道:“小寒,如今你也已经长大了,师父也不该自私地拘着你,是时候去开始你的人生了。”

莫清在赌,木易寒生平最讨厌那些刻意远离、疏远他的那些人,在他的理念里,这就是背叛。现在他本就厌恶自己,倒不如让他厌恶的更彻底一点。

果不其然,木易寒的脸有些发黑,他半眯起眸子,冷冷地盯着莫清。

莫清感觉就像被蛇盯上了似的浑身发麻,却依旧强装淡然道:“可好?”

木易寒幽深的眸中仿佛在酝酿着一场腥风血雨,眼前的女子有着淡然的疏离,两人之间仿佛隔着巨大的鸿沟,再不似以前的温柔与宠溺。

而刚刚即使他对她那般无礼也不见她这般疏离……

木易寒一步一步逼近莫清,目光森然阴冷,“师父这是要赶我走?”

莫清心里的小人已经在颤巍巍地抱住了脑袋,妈妈呀,徒弟好可怕,嘤嘤嘤,人家要回地球……

她垂下眸子,不去看木易寒那摄人心魂的目光,一句话也没说,相当于是默认了。

木易寒轻笑一声,呼吸打在她有些颤抖地睫毛上,莫清甚至能感受到他越来越近的灼热的呼吸,莫清蓦地转过头去,温热的唇擦过她的脸颊,让她心底一颤。

“木易寒!”莫清恼怒地往后退了几步,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发疼。心里的小人已经在咆哮,孽徒!孽徒!胆敢调戏师父,她是该清、理、门、户呢还是清、理、门、户呢!

这种报复手段当真恶劣的紧。

木易寒毫不在意地笑道:“师父还从来没有完整叫过徒儿的名字呢。”说完,还故意舔了舔嘴角,端的是一个邪魅狂狷。

邪魅狂狷……个鬼啊!!莫清心里疯狂刷屏,卧槽,这货一定不是我徒弟……一定不是我徒弟一定不是!剧情君,求你表出轨……

“孽徒!”莫清愤愤一摔袖,转身继续向前走。她发誓她要是再去招惹这个精分变态徒弟,她莫清就跟他姓!

然而后来的莫清每每回想起这誓言都泪流满面,一语成谶,不带这么玩的啊掀桌!

木易寒看着莫清愤愤离去的样子,竟没有十分在意那“孽徒”二字,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抚过嘴唇,若有所思地看向莫清的背影。

师尊,你现在于我,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呢……

莫清本就重伤未愈,如今被他一气,心中更是憋闷的厉害,别说御剑,走路都有些不稳了。

但是归根结底,她还是松了一口气,至少木易寒没事了不是吗,想到这里,心里好像也不是那么闷了?

木易寒远远的跟着她,看她一个不稳差点跌倒,便不自觉的伸出了手,哪怕离她这么远。他怔怔看着自己伸出的手,眸子中是一丝不可置信。

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如此在乎了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