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听说小师叔曾是师祖的情劫

更新时间:2020-05-11 03:52:32

听说小师叔曾是师祖的情劫 连载中

听说小师叔曾是师祖的情劫

来源:落初 作者:飏尘似月 分类:耽美 主角:宫佩剑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飏尘似月原创的耽美小说《听说小师叔曾是师祖的情劫》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宫佩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小师叔带了一个弟子回流云峰!”某天,整个流云惑月宫沸腾了,他们充满谜团的小师叔秦煜,居然做了一件破天荒的事。被捡回去的弟子是谁呢?一个平淡无奇的少年,名唤弋染。“小师叔,你要收弟子吗?”“?”“小师叔,你收弟子吧?”“?”“小师叔,你收我为弟子吧?”“咳,你见过不如徒弟厉害的师傅吗?”……【日常,养成,六界,剧情,虐,HE】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直到回到流云峰,弋染还是蒙的。

看着手中的两把剑,他心中十分复杂。

戮十三对所有人都冷着一张脸。这样一个人会多看他一眼自然是因为小师叔。

只是,他还是没想到为了让秦煜安心,戮十三可以随手送出这样一把宝剑。

站在门外,弋染抬手敲了敲门。

这是一处院落,是秦煜在流云峰的住处。

而他自从搬上来之后便一直住在这里。

说来,即便是惑月峰这座流云宫主峰,也有许多外门弟子。

而流云峰上却是清一色的内门弟子,且全部都在结丹期以上。

在门外站了一会儿,没等来秦煜却见一个身着流云惑月袍的弟子抱着一叠衣服从外面进来,看到他后笑道:“弋染回来啦,你是不是要找小师叔?他出门了。”

秦煜虽然不爱在外面现身,但还是会在流云峰上走走的。

袖一卷书,在崖边吹吹风;置一盘棋,廊下随意下下;亦或是带着笙箫琴笛钻进竹林,钻研练习。

他从来都这般惬意。

只是弋染过来了才又有了别的事情。

他的时间很多,如此闲适,却似乎从未想过分一点出来修炼。

作为一个修仙者,他很不务正业了。

……

漏夜,院子里没有人。而后山处则传来细微的声音。

秦煜走过去,果见弋染正在练剑。

他在旁边立了片刻,很快便被发现。

“师叔。”弋染抹去额角的汗,放下却月剑。

秦煜微笑:“这么晚了还没休息?”

弋染道:“嗯,我想再练一个时辰。”

秦煜道:“勤奋是好事,但是也要保证休息。”

弋染:“是,师叔。”

秦煜将之前黎煋找来的剑谱拿给他:“十九平时的事情也很多,他没空教你的时候你看看这个吧。”

惊喜之色溢于言表,他道:“多谢师叔!”

秦煜笑开:“你每日都这么谢我累不累?”

弋染但笑不语。

而后便想起今日的事情,赶紧拿出来给他看:“师叔,这是今日戮师兄给我的。”

“这是……”

弋染的动作未完,他的笑容却渐渐凝固了,转而变成震惊。

“师叔?”弋染本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可他却惊愣在原地,一只手伸出,似是想要触摸剑身,却又颤抖不止难以向前。

他连叫了三次,秦煜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对上他的视线。

“师叔,您怎么了?”

秦煜摇了摇头,原先伸出的手也慢慢收了回去,负在身后:“这真是十三给你的?”

弋染点了点头:“此剑应该很是珍贵吧,弟子明日送还回去吧。”

说着他又拿出却月剑来:“听戮师兄说,这把却月剑是师祖他老人家送给您的,我用着不妥,还请师叔收回吧。”

秦煜没有去接却月剑,他的视线始终看着那把幽光流转却短了稍许的剑:“这把却月剑我并不用,你拿着就是了。至于……”他收回目光“既然是他送给你的,你用就是了。”

弋染有些不解。

“夜深了,回去休息吧。”

秦煜转身,还是像以往一样笑容和暖。

但是,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淡淡扩散开。让弋染很不开心。

……

那之后,弋染开始练习使用戮十三赠送的那把剑。

虽然秦煜并未收回却月剑,但正如戮十三所说,却月剑乃是师祖给小师叔的,他如何能够心安理得的使用?

而既然连秦煜也说他可以用这把戮十三送的剑,那便用着吧。

浦一从长剑换成略短的剑,他使得很不顺手。

贺十九的小弟子看他换了佩剑,都很感兴趣,围着他观赏,以至于都没法练剑了:“弋染,这是小师叔祖给你的新佩剑吧,好生漂亮啊!”

“看这其中的材质,价值不菲吧?”

弋染跟这几个小弟子处的很不错,去往弟子峰听学的时候也不似往常一样不合群了。

尤其是大家都知道他背后有秦煜撑腰之后,自然与他亲近。

只是他依旧孤冷,也就是对整日一起练剑的这几个人亲近一些。

对这件事情上,他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便含糊过去了。

……

崖边的小亭下有一个石桌,上面放着一具茶盏,茶盏旁边是一只短笛,尾部系了个流苏坠子,穿了只弯玉。

小短笛做的精妙逼真,笛身光滑,好似幼童的玩具。

秦煜坐在旁边,膝上摊着一卷书,只是,他已经许久不曾翻页了,双眼微微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身后传来脚步声,是黎煋。

微风吹起他的衣阙和发丝,他走进了,轻声道:“小师叔,起风了。”

秦煜微微侧身,一贯的微笑,伴着崖边云海微风,如此缥缈虚幻:“无妨。要不要坐坐?”

黎煋便坐在了他的旁边。

秦煜提起茶壶为他添了一盏茶——茶水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降低温度,缭乱的散发着热气。

黎煋道:“师叔好久没找我下棋了,可是有了别的兴趣?”

秦煜道:“你来的正好。弋染那孩子天赋不佳,你去寻一些灵丹妙药,帮他提提底子吧。”

黎煋失笑:“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这是自然。”

秦煜又道:“我记得原先我结丹的时候用了不少天材地宝,还有些剩余,你一并找出来吧。”

黎煋微惊:“小师叔,你可知那些宝物有多珍贵?”

秦煜:“可是用完没有了?”

黎煋:“那倒不是。”

秦煜:“那就好。”

黎煋无奈失笑:“既然师叔决定了弟子定然办妥。”

二人又聊了些别的。整个流云惑月宫中,黎煋大概是陪秦煜说话最多的人了。

许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他都知道,许多别人没见过的样子,他都见过。

他比秦煜在这里待的时间长的太多,见证了这座山峰太多变化。

时光在慢慢流逝。很快便到了午后。

“今日弋染在弟子峰听学吧?”黎煋无意间道。

秦煜道:“嗯,他很用功,一大早先去藏兵阁练剑了。”

山风骤然急促,像是厄运到来的悲鸣。

二人双双放下茶杯看向远方。

层峦叠嶂与云峰雾霭之后,有什么东西破空而出。

看清楚后,二人神色骤变:“弟子峰!”

说完,双双消失在原地。

弟子峰上,叶六是第一个感受到异变的人,他直接破窗而出,却见广场上,原本练习剑道的弟子们纷乱四逃、惊恐至极。

而纷乱的中心,便是广场一侧手持短剑的弋染!

叶六立刻冲进弋染爆开的法场中,同时展开一道逆向护盾将自己和他与外面的弟子隔离开。他一边捏决一边画阵,在那把墨绿色的剑锋上点了两下,这才稳定局势。

然后一把夺过短剑,拎着弋染转身便不见了。

大殿内,叶六在前方不住来回走动,又惊又怒。

下首,弋染虚弱的垂首跪着。

他知道他闯祸了,但是却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戮十三,看你干的好事!”

忽的,叶六吼道。

明明这里并没有第三个人,却有低低的笑声响起,那笑声越来越近,有些冷,又很畅快:“师兄莫气,又没死人。”

“难道非得死人你才高兴?”

叶六气的发抖,短剑甩出,擦着他的颈子死死钉在远处的墙壁上。

他还是一身深色道袍,气势阴冷肃杀。

微微瞥了一眼跪着的弋染,看不出任何特殊情绪。

“你做什么把这把魔剑拿出来?”

戮十三挑了挑眉,漫不经心道:“哦……”

“卿月!”

然而他还未言语,一道急促的声音从远方直往此处,带着极大的贯穿力,两道白色的身影落在近前。

正是秦煜和黎煋!

落地后,秦煜疾步向前:“卿月怎么了?”

他只见殿前三人,并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因而不住顾盼。

秦煜没看到,可黎煋却注意到了钉在墙上的剑,一双眼瞳满是惊异:“卿月为何在此?十三?”

戮十三笑笑:“前几日送给这位小师弟了,怎么,小师叔没跟你说?”

黎煋又看向秦煜。

秦煜也已经看到了钉在墙上的卿月,慢慢冷静下来。

这时,他才发现垂首在前的弋染浑身是伤:“怎么回事?”

叶六抿了抿唇,斟酌道:“小师叔,这件事情您还是别管了。我看还是禀报大师兄吧。”

说着他又看向戮十三,有些恶狠狠道“实在不行禀报师尊,一定得治一治这小子!”

叶六本也看着年轻俊朗,却不想在眼下这种情况下是最显老的。

尤其是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十分古板,妥妥暴露了真实年龄。

反观比在场人都年长的黎煋,冷静极了,光滑的面皮跟他的年纪一点都不相符。

只见他抽出卿月剑,缓缓道:“禀报师尊就算了吧,难道你还不清楚他这番模样是谁给惯的?

至于大师兄……过后跟他说一声就行。

眼下只是有人受伤,还不算过错太大。”

他看向戮十三“这把剑一直是你收着的,怎么,嫌沉了?”

摇了摇头,颇为无奈。最后才看向秦煜“小师叔,要不您先带着弋染下去疗伤吧?”

秦煜应了一声,正要去扶弋染,戮十三却拦道:“且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