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余甘果

更新时间:2022-01-20 15:52:55

余甘果 已完结

余甘果

来源:落初 作者:冰凉的余甘果 分类:都市 主角:幸福美满 人气:

冰凉的余甘果新书《余甘果》由冰凉的余甘果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幸福美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悦:我不开心的时候,喜欢一个人看海。余果:面前的海或许美,可曾看过身后的我。冰凉的余甘果:我是否该摘下,陪伴了我半生的面具。不同的人,不同的经历,铸就不同的人生。如果用一种水果来比喻余果的人生,我想只有余甘果了!文字的诉说,抒写的记录,那段爱,那段情,余果的人生,我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曾记得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清明,就是用来祭奠逝去的青春。逝去只在一瞬间,思念却是一世。

2011年04月05日

灰蒙蒙的天气笼罩着整个墓园,前来祭奠的人们手持着素雅圣洁的花朵,缓缓的拾阶而上。

墓园里一座座墓碑,默默地翘望着天空。

在墓园的西北角,一个身着素装的男子正依靠在一块墓碑旁,手里拎着个酒瓶,时不时往嘴里灌上几口。离近了一看,男子凌乱的头发下,一张沧桑的脸庞上布满了稀疏的胡茬,颓废的眼神,让人不禁怜悯。

“雪儿,我来看你了,你在天堂过的可好?”

余果轻轻地抚摸着冰冷的墓碑。

“雪儿,我们的朵儿康复出院了。多么希望你也可以陪伴我们左右。呵呵……是又在犯傻了,明明知道不可能,可是总是幻想着…

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我知道你能听见。

你知道吗?

自从你的离去,我的世界也失去了色彩。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我的思念。

你知道吗?

有时候我总是一个人躲起来哭泣,泪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不敢让家人看见,我怕他们担心,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你的想念。

以前总是不太明白一句话,天教心愿与身违。

上天注定了自己这一生现实总是与心愿相违。”

极度伤心的余果在酒精的作用下,在雪儿的墓碑旁睡着了。

不远处一男一女戴着墨镜,手捧着鲜花站在墓碑前。

女子摘下墨镜,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身旁的男子浅浅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哥。”

“嗯。”

“昨晚,做了个梦。”

“做梦?”

“对呀,老爸托梦给我了。”

男子摘掉墨镜,一对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微上卷,覆盖在一双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眸上,淡定的目光让人捉摸不定,增添了一份神秘的感觉,俊朗的身姿更加显示出他上位者的风范。

男子看着女子一脸坏笑的表情,严肃的说道:“臭丫头,在老爸面前,你还敢乱开玩笑。”

女子一脸委屈的看着墓碑说道:“爸爸,哥又欺负我。”

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拍了拍女子的肩膀苦笑的说道:“好了,哥不凶你了。”

“真的吗?”

“真的。”

“哥,老爸真的托梦给我了。他希望你早日成家。”女子看着男子认真的说。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这么大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男子戴上墨镜说道。

“我那是……”

“轰隆”

天空一声巨响,打断了男女的交谈。

一霎时,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天塌了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

男子连忙撑起雨伞为女子挡雨,雨水不断的拍打在雨伞上。

“走吧,我们回去。”一手撑伞一手款着女子的肩膀说道。

“哥,你看那个人。”女子惊讶的说道。

男子顺着女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余果躺在地上,雨点儿一点点的拍打在余果的身上。

男子把手中的伞塞给了女子,连忙的向余果跑了过去,拍了拍满身酒气的余果道:“喂,你还好吗?醒醒……”

男子喊了几声,余果仍是没有应答。

男子向远处的女子喊了一声:“还不快过来帮忙。”

女子才反应过来,一路小跑过来。

男子搀起余果的时候,扫了一眼墓碑,墓碑上刻着爱妻林雪之墓,默默地感叹一声,又是一个被情所伤之人。

东山墅区

两人搀扶着醉醺醺的余果来到门前,女子不惑的说道:“哥,你打算让这个酒鬼住家里啊。”

“不然,扔马路上呀。”男子回答道。

“不是……你可以给他找个酒店啊。”女子追问道。

“你摸摸他脑袋。”男子边说边找钥匙。

“哎呀,好烫啊。”女子惊讶的说道:“怎么会那么的烫呀?”

男子听见女子的话,白了女子一眼。

女子一手搀着余果,一手捏着鼻子道:“这家伙满身的酒气,臭死了。哥你快点好不好。”

男子从包里拿出钥匙,撇撇嘴回答道:“好了,是够味儿。”

两人把余果扔客厅的沙发上,女子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上,撅着小嘴气气地说道:“这个家伙简直是又臭又重,累死我了。”

男子坐在沙发上说道:“好了,别抱怨了,我去拿药箱,你去拿块毛巾给他脸擦擦,再从我衣柜拿一套衣服。”

“知道了,哥。”

女子捏着鼻子,拿起毛巾拨开了余果脸上的头发,轻轻地擦拭着余果脸上的雨水和泥土,当雨水和泥土都被擦掉的那一瞬间,女子呆住了,痴痴地看着这张忧郁的面庞,

透着淡淡的忧伤,那紧皱的双眉,高挺的鼻,裂开的唇,无一不在透漏着沧桑与忧伤。

女子深深的被这张脸吸引住了,看着这张脸,心不经意间疼了下。

男子手提着药箱,走了过来,拍了拍女子的肩膀说道:“白悦,白悦……”

男子的声音惊醒了正在发呆的白悦,白悦整理了下情绪,站了起来,把毛巾塞到男子的手里,说道:“好了,擦干净了,剩下的你自己搞定吧。”

“喂,你干嘛去呀。”

“洗洗,换件衣服,我衣服都湿透了。”白悦头也不回的向楼上走去。

男子无奈的笑了笑,从药箱拿出退烧药,扶起余果正准备给他吃药,看到余果这张脸,好像从那里见过,仔细一看,心道:这不是和自己在火车上住一个包厢的人嘛。

白野给余果喂完药,拿了一个毛巾被轻轻的帮余果盖上。

看着余果躺在沙发上,白野感叹道:“这个世界还真小。”

白野坐在沙发上,想起那块墓碑,爱妻林雪之墓,看着身旁躺着的余果,有些感慨。

浴室内

“哗哗”

热乎乎的水沐浴着白悦的每一寸肌肤,冲洗完后,白悦裹着澡巾来到浴盆前,伸出如玉的足尖试试水温,将身子浸没在洒满玫瑰花瓣的温水中,墨色青丝漂浮在水面形成一张妖异的网。

白悦闭上双眼,静静地躺着,很享受这种感觉。

忽然,脑海里出现了那张忧郁的脸庞,白悦只觉得心里一阵烦躁。

白悦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

有些烦躁的白悦将整个身体都没入浴盆里。

有一本书曾这样写道:佛教的观点,你对某人一见倾心、情有独钟,这绝非是一种偶然,而是源于前世的宿债——对方要么是来讨债的,要么是来还债的。

恋人间的关系十分微妙,若只看今生,不了解前世,很多现象都难以解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