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名流商女

更新时间:2020-03-20 17:37:24

重生之名流商女 连载中

重生之名流商女

来源:微小宝 作者:弄笛 分类:都市 主角:唐静芸姜晔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弄笛原创的都市小说《重生之名流商女》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唐静芸姜晔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可重来! 既然重活一世,那么她决定,远离这些纷争。 那些权势名利她已经看腻,那些阴谋阳谋她已经玩烂! 为了避开前世纷乱,找了个男人结婚,却不想遇到了个了不得的狠角色,从此王对王,踏上将獒犬驯服忠犬之路! 一朝觉醒异能,看她展开一段丰富精彩、绚烂的人生! 上至政商名流,下至三教九流,都流传出一个属于她的神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姜晔这算是再唐静芸的家里住了下来,他的衣物很简单,就两身衣服,一替一换,还是老崔拿着他的尺寸出去买的,他原先的衣服沾染了血迹,还有枪击留下的弹眼,就扔了。

  唐静芸这里的房子是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稍大点的房间是她姥姥以前居住的,后来老人家去世了,东西都被她收拾的差不多,能烧的都烧给了她,留下的大都是家具,显得有些空荡。现在姜晔就住在了这房间里。

  他的到来悄无声息,就像是一滴水滴到一片湖面,只是泛起了一个小小的涟漪,随后波澜不惊。

  世界有多大,一个人有又多小,在万千人中要找到一个人有多困难,这些唐静芸都知道。其中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人力物力一样都不可少。可是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她却是有些没有底,这个男人不容小觑,他手里掌握的东西时候就知道大人物花费心血将他从茫茫人海中挖出来?

  她没有把握,因为她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底牌。她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沾染上了一个不小的麻烦,而且在她打算转身离开麻烦的时候,麻烦就黏上了她。

  一边分神思考着这些事,一边关注着自己手上的炒着的青菜,眉眼冷静淡然,手上的步骤有条不紊,颠勺,翻炒,关火,盛盘,一盘热腾腾碧绿的青菜出炉。

  随后将手上这最后一盘青菜端出去放在桌上,随手将自己身上的围裙解下来,对着正在屋子里低头看书的男人招呼道,“姜晔,吃饭了。”

  姜晔抬起头,嘴角牵扯出淡淡的笑意,“好的。”将手中的书往手边的桌子一放,站起身来走向桌子,很熟练的拉开椅子。

  若是让外人看见这个冷面阎罗居然有笑的一面,哪怕是浅浅的一笑,都会大呼惊叹,这个男人居然还能有其他的表情!

  他看着正在摆饭的唐静芸,突然觉得赖在这个女人家里的决定做的对极了。这些年来,他常年在外头执行任务,满世界的转,一年到头回家的日子极少,就算是回了京都,也喜欢待在自己外面的屋子。而待在这里的这些天,却难得的体会到了一丝温情。

  虽然两人的交谈实在算不上多,他不爱说话,那个女人也不爱说话,总是沉默的靠在椅子里,两眼放空的发呆,或是若有所思。可是就算这样,两个陌生的人,无形中却保持着默契,让他头一次觉得女人这种生物也是可以接受的。

  同一个屋子下,两个人干着不同的事情,却抬头一眼就能看到彼此的身影,这会让他有种错觉,好似这是一个温情的家。

  而这个看起来淡漠凌厉的女人,能够冷静的面对着枪支的人,想不到还有小女人的一面,烧的一手好菜。

  吃完了饭,两人一起收拾干净,就各自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天气炎热,这房子是旧屋,一直都不曾装空调,只有两部吊扇成天“嗡嗡”的开着,却仍旧让他出汗,吃完了饭,姜晔就进了浴室洗澡。

  唐静芸则是进了自己的房间,她最近整理了一下姥姥遗留下来的东西,发现了几件金饰,看上去都有些年头了,应该是她年轻时候戴的,都装到了盒子里,打算封存在姥姥的柜子里。

  拿着盒子出了门,走到姜晔的房间,门没关上,半掩着,她伸手在门上敲了敲。

  “请进。”男人低沉的声音从房间里出来。

  她推开半掩的门,就看到姜晔正背对着她穿衣服,浴巾被正从他的身上剥离,被丢在了一旁。

  犹如刀削斧凿一般的宽厚背部线条,宽肩窄腰,流畅紧实的肌肉覆盖在他那副高大的骨架上,展现出惊人的爆发力。身上的疤痕不在少数,有新有旧。

  都说疤痕是男人身体的勋章,确实如此。看着这个男人身上的疤痕,才会有种深深的震撼,可以想见他曾经经历的有多凶险。这还只是背部,想来正面也不会少!

  唐静芸不由吹了一身口哨,嘴中称赞道,“好身材!”早就猜到男人衣服下必然有一副极好的身材,到底没有这样看的直接,这身材,绝对能让绝大部分男人自卑!

  背对着唐静芸的姜晔,闻言嘴角悄悄的上翘,他就知道,这个强势的女人骨子里肯定更加喜欢强大的男人,只有这样才会让她有征服欲,而他被她这样的称赞,心中有种隐秘的得意。

  随手将床边的睡袍拿起,穿在了自己身上,腰间系了一个松松垮垮的结,转身时已经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问道,“找我有事?”看见这个女人在若无其事地打量自己的身材,一点都没有脸红的样子。

  唐静芸举了举自己手上的盒子,示意自己所来的目的,不过并没有急着手上的事情,反而难得戏谑地看着这个男人,“强壮的男人总是能够挑起女人的征服欲,你以前的桃花运一定很棒吧,换成我,倒贴都愿意。”

  “她们不敢,”姜晔抬眸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淡,“她们可没有你这样的胆量。”能够看到他身体的人,除了几个发小外,她是唯一一个。

  “呵呵,”唐静芸低低一笑,“也是,你看人家一眼就足够把别人吓走了。”他那锋利似的眼神她可是深切体会过,锋利如刀,一般人被这样看着,吓哭都是可能。

  姜晔看着这个小女人低低的一笑,有如昙花盛开,一瞬间动人心魄,认真地道,“你应该多笑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笑起来很美,这才是你这个年纪该有的笑容。”

  唐静芸难得的调笑,凤眸上挑,眉眼带笑,“有,可惜,我的笑可不是什么男人都吃得住。”

  看到对面的男人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得意的一笑,重生回来这么久,脱离了那樊笼,她似乎逐渐找回了自己的笑容,不在似曾经的那些精致的面具。有一次对着镜子笑过,她知道她这样的笑对男人的杀伤力有多强,青涩的容貌,满是风情的凤眸,带着三两分沉稳,杂糅出一种别样的气质。

  下一秒她就敛去了脸上的笑,又恢复了一贯的淡然,身上那老成的气质又回来,这一张一弛间判若两人。

  姜晔摇了摇头,笑了笑,“看出来了,你这笑确实一般男人吃不住,整天就该担心会不会红杏出墙。”

  “呵呵,其实你笑起来也很好看,迷死一片女人。”唐静芸说道,转身将手中的盒子放到了一个老旧的柜子里,“这是我姥姥的遗物,无意中找出来的,打算封存起来。”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两人之间已经不似一开始那般生硬,时不时还能平淡的聊几句,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打趣倒是第一次,似乎打破了某种隔膜,开启了两人交流的新方式。

  本来,两人都觉得对方是个冷淡寡言的人,今日才发现,其实彼此都有隐藏的另一面,或许话不多,却也不是寡淡无趣的性子。

  唐静芸看见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就觉得他身上有种杀伐果决的气息,一身冷厉,眼神冷漠,让人轻易不敢靠近,像是一头孤狼,直到今日,她才猛然发现,这个男人其实还有另一面,像个活生生的人,是人都是群居动物,就都渴望交流。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一面。”

  “彼此。”姜晔开口道,他一直觉得这个女人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沉稳,眼神中总是透露出疏离和冷漠,像极了那些饱经沧桑的中年人,只有人到中年,才会开始对这个社会有着深深的警惕,才会世故成熟,才会对身边的人和事保持着冷漠的态度。

  “明天可不可以借几本不要关于枪械知识的书,那些东西我还未成年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姜晔开口说道。

  唐静芸淡淡一笑,“我是在帮你巩固基础。”

  男人眼中闪过无奈,“我就知道你又是故意的。”他就说嘛,这个女人明明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原来是故意的,真是一肚子坏水,可惜都掩藏在她平淡的神情之下,“我要是今天不挑破,你是不是打算一直坑我?”

  唐静芸无所谓地一笑,很直接的点头,“是啊。”

  “你啊……”他叹息一声,突然想起发小陆鸿宇在自己耳边提点的那句话“沟通很重要”的话。

  没有再多说什么,完成了自己来这的目的,唐静芸就回到了房间,

  “呼……”

  唐静芸从床上猛地坐起,揉了揉自己还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她又做梦了,死亡时的一幕又在脑子里回放,精确而逼真,让她总是感到胸口窒息,顿时睡意全无。

  不过较之前的梦境反应已经好多了,至少现在已经不会再浑身冷汗,顶多就是惊醒。

  反正也睡不着,她索性掀开了被子下了床,穿了双拖鞋走出房门,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冰镇的啤酒,走到阳台,倚靠在栏杆上静静地喝着啤酒,吹着夜风。

  “睡不着?”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