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轻狂如歌

更新时间:2020-06-30 07:19:12

重生之轻狂如歌 已完结

重生之轻狂如歌

来源:落初 作者:歌落妖行 分类:都市 主角:宫苏韵 人气:

《重生之轻狂如歌》为歌落妖行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场神奇的穿越,一个佳人的梦生。带着几多前世今生的伤印,她傲活在火羽大陆上,并狠狠的发下重誓,今生今世,她只为自己而活,她要让那些负她欺她的人好好看一看,一个柔弱女子,到底能翻起多大的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轻歌看着眼前笑得很温和,很美的宫陌风,很久才压抑下心中的悲伤,这个世界,还有在乎的人啊……

那么林云呢?那个一脸温柔的女子,那个自己曾经受过她哺育的女子,那个想方设法曾经逗自己笑,一脸幸福的为自己做衣服,却满面忧伤的看着宫陌贤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看着当年那个幼小的自己的女子,终于,成了一个梦……

总以为已经可以无所谓,重生又如何?所有的人都不会亲近自己,那种被最亲最爱的人背叛的感觉,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以为我的心已经封闭了,前世就已经封闭了……

可为什么想起那个消逝的女子,想起这个经不久于人世的哥哥,还是痛?刻骨的痛?

我穿越异世,究竟为什么?

我活着,究竟为什么,为什么?

轻歌在心里不住的自问,不住的自问……自己活着,究竟为什么?我重生的世界,还要活在过去吗?还,要吗?

抬起头,看向眼前的男子,即使四周都是满眼的妒恨,都是让人厌恶的嘴脸,可还是觉得有人爱自己,有人担心自己,为自己的归来而开心,为自己的离开而难过。

我要活出自己,今生今世,我就只是我,宫陌轻歌,那个苏韵,已经死了,她已经随风消散了,苏彻,最后一次,我叫你一声弟弟……

前世,永别了……

轻歌抬起头,笑道,“吃饭吧,爹,哥哥。”

“恩,吃饭。来人,现在晚宴开始。”

这个时候,大厅中央走进一批人,是表演的舞姬们,跳着舞,弹着琴。

说起琴,轻歌学了些,毕竟只是三天的热潮,学了几天,就觉得没兴趣了,也就没好好学,但也没断开,偶尔兴趣来了,还是会弹一弹。

可没想到,一到虚臾山去,才发现,无道子那个老头子琴艺高超的没话说,只一支曲子,就让轻歌觉得他跟自己的那位先生的技艺,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啊,已经快磨灭的兴趣,突然就又来了,于是,除了学武,学医,学制毒以外,走进还兼学了古琴,本就从小学习钢琴的轻歌,学起来非常快,乐感强,记忆力更强,如今尽得无道子那个老头子的真传,一手琴艺也是无与伦比的。

“爹,大哥,今天九弟回来,不如雨儿为大家弹一首曲子,助助兴吧。”宫陌雨说道。

轻歌抬头一看,是那个在废弃庭院里面的,年纪最长的那个女孩子。

“呵呵,好啊,去吧,来人呐,取琴来。”宫陌贤笑道。

宫陌雨指尖轻点,优美的乐曲荡漾开来,轻歌赞叹,虽说刁蛮又恶毒,很蠢的一个女孩子,琴艺倒真是不错。

宫陌雨一曲奏罢,大家都鼓起掌来,轻歌微微一扫全场,看到所有人都很嫉妒的看向宫陌雨,当然除了二夫人。角落里面还有一位衣着平凡,面无表情,既没有慕艳意,也没有嫉妒之色的女子,长相清秀,时不时的看向轻歌,或者说,看向轻歌旁边的——宫陌启。

轻歌往下一数,该是八夫人吧。

轻歌不由得对这位八夫人产生了兴趣,微微笑起来。

宫陌雨看到轻歌的笑,顿时气愤,对着宫陌贤说道,“爹,既然九弟弟回来了,想必,五年里面,九弟弟也学了不少东西吧,不如由九弟弟来弹奏一曲吧?如何啊?”宫陌雨意有所指的看向宫陌启。接着,宫陌雨旁边的两位女孩子,也都是废弃庭院里面的两个女孩子,都挂起讽刺的笑。

年纪小的那一个女孩子,叫做宫陌玲,九岁,还有一个,宫陌莲,十二岁。

宫陌贤闻言,微微一皱眉,看向轻歌。

轻歌笑着点点头。

宫陌贤微笑,“好吧,轻歌你就来展示一下吧。来人呐,去取那把舒韵来。”一听到舒韵,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看向轻歌的眼中,满是嫉妒。

“舒韵?”轻歌心理面问道。

不一会儿,台上就搬来一把古琴,轻歌走上前,通体白玉,泛着盈盈的绿,晶莹剔透,轻轻地拨弄一下,琴声流畅而舒远的传播开来,轻歌笑了,“当真是一把好琴啊。”

“哈哈哈,大家都在啊,怎么,不会是我来的最迟了吧?轻歌,回来了啊?来给哥哥看看哦。”宫陌游突兀的笑声传进大厅里面,他身穿蓝色长衫,眉目如画,修长的身影,就这样缓缓地走进来,对着轻歌笑道,一双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来来来,看看呗,这是哥哥专门去给轻歌你找到的礼物啊。”

轻歌接过来一看,是一块通体泛着幽蓝的玉饰,冰蓝色的碎玉珠环长长地垂下来,朱钗的末端刻着栩栩如生的艳红色的罂粟花,背面用近乎透明的白玉扇形来点缀,轻歌一看就知道这只玉饰,绝对价值连城。

“喜欢吗?轻歌,这个可是哥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的哦!要不然才不会弄得这么,唉,没形象啊……”宫陌游说着,哀怨的指着自己的衣服上的褶皱,很不满。

轻歌笑出声来,“喜欢,多谢二哥,好漂亮的玉饰啊。”

“嘿嘿,轻歌喜欢就好,也不枉我一番心意啊。”

“恩,二哥,轻歌要献艺咯,二哥要欣赏一下咯。”

“哈哈哈,真的?二哥拭目以待哦,轻歌好好表现!”

“好。”

“大哥,我坐在你这里了哦,这么久不见,大哥你怎么又瘦了?好好注意一下吧,不要穿得那么单薄了,很容易生病的啊。”宫陌游看似抱怨的对宫陌风说道。

“呵呵,好,二弟过来吧。”宫陌风轻笑着向宫陌游招手,心里又升起一丝暖意来。

轻歌回首坐下来,指尖流转,琴声荡漾,晕染着整个大厅都旋绕起来,纤细的手指不住的拨弄着琴弦,光波流转的眼神扫向四周,看到所有人都沉浸其中,轻轻一笑,启唇轻唱,“杳杳飞花散落天涯让那些白骨别忘了回家

清明灞上牧笛悠扬催行人断肠又泪如雨下

浅浅池塘锦鲤成双风缠绵着刮听一夜落花

生死茫茫雪衣如华伶仃的白发梳弄着牵挂

谁在哭啊哭伤了城墙谁在笑啊触目的苍凉

谁的眼啊嘲笑这浮华谁安静地不用再说话

流云流走我指间的沙风吹旧了黑白色遗画

你种的柳新长了枝桠莺飞草长又是一年Chun夏

流萤四散殇歌安详远行的灵魂已不再回望

杏花村庄炊烟初上哪一程琴声弥散了天光

谁在哭啊哭暗了天狼谁在笑啊透骨的丹砂

谁的青衫被暮色埋葬谁的梦还有蝶翅轻展

暖黄烛光谁剪了一晚门前石阶泪多了几行

谁推开了那雕花的窗怕你漏看引路的沉香

槐火纷乱寒烟微凉你在彼方莫失莫忘

桥边的童谣会不会唱唱你留下的那些过往

谁在哭啊哭暗了天狼谁在笑啊透骨的丹砂

谁的青衫被暮色埋葬谁的梦还有蝶翅轻展

暖黄烛光谁剪了一晚门前石阶泪多了几行

谁推开了那雕花的窗怕你漏看引路的沉香

雨落隔岸河过忘川沉默的船家你渡谁过江

曲水弯弯陌上谁家点灯的姑娘他回来了吗”

一曲终了,所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宫陌贤看着轻歌的眼里也是充满了惊喜,没想到,五年的时光过去,轻歌的琴艺当今世上,怕也难遇敌手,如此高超的技艺,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听得轻歌一曲,真道是三生有幸啊,如此琴音,这般歌声,绕梁三日都不绝啊!”宫陌游带头说了一句,拍起手来,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拍手道好,宫陌风也轻笑着点点头,拍手称赞道,“轻歌的琴艺当真是了得,大哥也是叹为观止了啊。”

轻歌一笑,“谢大哥二哥了。”

站起身,这个时候,宫陌贤开口道,“轻歌的琴艺大家都看在眼里了,爹也不知该奖励些什么,不如,这把舒韵,就给了轻歌吧。”

宫陌雨恨恨的搅动着手中的手帕,满脸的不甘。

宫陌玲和宫陌莲也都是一脸的怒色。

只是那两个废弃庭院里面看戏的男孩子一脸的欣赏,稍大,比较冷漠的那一个,宫陌宣,较小的那一个,宫陌星都是掩饰不住的兴趣。

轻歌微微一笑,“多谢爹。”说着,几个丫鬟用锦布将舒韵包裹起来,带出去了。

很久以后,宴会终在所有人的嫉妒目光中散场,宫陌游对宫陌轻歌说道,“轻歌,你自己能回去吗?我送大哥回房,大哥又开始咳嗽了。”说着宫陌游但有的看向用手绢捂着嘴轻咳的宫陌风。

“没问题,大哥,你还是快回房吧,晚上天气凉了。二哥,送大哥回房吧,轻歌没事。”

“恩,轻歌你也注意些。”

“恩,放心吧。”

说着,轻歌走出房门,想着宫陌风的病情,毒素已经蔓延到全身了,怎么办,虽然自己医术毒术都了得,可是,还是没办法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