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东方韵

更新时间:2020-07-31 17:06:20

东方韵 连载中

东方韵

来源:微小宝 作者:晨语墨 分类:都市 主角:苏妍胡海歌 人气:

新书《东方韵》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晨语墨,主角苏妍胡海歌,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天空下,这片大大的草坪满目都是葱翠的绿色,空气湿湿的,还弥漫着昨日的雨气。胡海歌背着画夹远远地走了过来。他应该是被大自然的美景带过来的。他选好角度,支起画架,正好看到苏妍侧面坐在了他选的角度上,拿一本书翻看。充盈的阳光毫不吝啬的洒满她全身,仿佛渡了一层金色的光。胡海歌迅速的调好颜色,拿起画笔,捕捉这瞬间即逝的极致的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转眼间已经到了夏天,苏妍是最害怕晒的,她皮肤天生敏感。一早起来,本想叫林佳玉和她一起逛街,买些防晒用品的。可是,不管怎样叫林佳玉,她都赖在床上不起来,嘴里不停的唠叨:“过个星期天,也不让人消停,我要睡觉,苏妍,你再叫我,我跟你急了啊。”说完拖条毛巾蒙在头上,翻转身又睡了。 苏妍只好自己出来了,走在街上,看到别人都穿着短衣短裤,五彩缤纷的色彩羡慕的她恨不得马上买到防晒品。一个人逛总是觉得漫无目的的,她进了超市,推着购物车东看看,西看看,转了一圈就选了一瓶防晒霜和一个太阳帽。看着诺大的购物车里这两个小小的东西,她就笑了,想起每次和林佳玉来,车子里都会堆到放不下,林佳玉手里还要提点儿。想起林佳玉,就又返回去,给她买吃的去了。 苏妍推着车往后走,忽然远远地看到韩希的妈妈和秦一蓝在婴儿用品区选东西。再看秦一蓝,骄傲的挺着凸起的肚子,一只手放在腰上,一只手挽着韩希妈妈的胳膊。韩希妈妈正拿着一只奶瓶,面向秦一蓝说着什么。她们旁边还站着韩希。 苏妍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再看看他们,忽然笑了。她推着车转向别处,拿出手机,找到胡海歌的号,拨了出去。 听到胡海歌说‘喂’的时候,苏妍说:“海歌,我看到韩希妈妈和秦一蓝了,还有韩希。” 胡海歌那边迟疑了一下,说:“你没事吧?” 苏妍笑笑,说:“我也以为我会有事,我曾经设想过好多我见到他们的场景,我以为我会受不了。结果真的见到了,反倒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可接受,我倒觉得挺平静的。我想,在我思想深处早已经接受了这一切,只是我的嘴巴不承认罢了,我放不下的只是我那可怜的自尊。” 胡海歌站在一幅正在创作中的画前,一只手拿着画笔,一只手拿着电话。听到苏妍这样说,他席地坐了下来。拿画笔的另一端轻轻地敲着画框,说:“苏妍,你已经走出来了,恭喜你。” “海歌,我想见你,就现在。”那边的苏妍说。 胡海歌把画笔一扔,站了起来,说:“你等着啊,我去接你。”说完挂了电话,想想不对,又打了过去,问道:“你在哪儿呢?” 苏妍呵呵的笑了,说:“真是个傻瓜,我在丰源超市呢,一会儿,你到了打电话,我出去。” 胡海歌说:“好的,二十分钟后到,等着啊。”说完挂了电话,拿了钥匙就出来了。 苏妍推着车又逛了一会儿,东西也买的差不多了,正好这时电话响了,她看了看是胡海歌的电话,就挂了往外走,结完帐,提着东西出去,她看到胡海歌已经停好车下来向这边走了。 胡海歌今天穿一件亚麻色短袖T恤,一条淡蓝色牛仔裤,正向苏妍的方向走过来。 苏妍冲胡海歌挥了挥手,喊道:“这儿呢。” 胡海歌一边走一边看着苏妍,苏妍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好看。她今天穿一套乳白色休闲背心裤子,脚上一双枚红色休闲鞋,头发高高的束起一个马尾,胳膊上挂着一个小巧的枚红色的包,整个搭配简单却到位。 胡海歌走到苏妍跟前说:“买这么多东西啊。” 苏妍点点头:“嗯,还有林佳玉的。”说完就去提东西。 胡海歌说:“我来吧。”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向停车的地方走去。 俩个人上了车,胡海歌问苏妍:“你想去哪儿?” 苏妍歪着头想了一下说:“去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吧。” 胡海歌扭头看了看她,笑着说:“怀旧的家伙,你是不是隔一段时间就得去那儿找找回忆去。” 苏妍也笑了,她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当然了,要不就想不起来你的样子了。” 胡海歌一边倒车一边说:“好,为了你能想起我,我只好奉陪了。”说完看看苏妍,接着说:“坐好了,出发。” 胡海歌一路都在笑,偶尔会高兴的吹一下并不怎么精通的口哨,逗得苏妍也不停的笑。 他们一会儿就到了那片草地。胡海歌把车停在路边,两个人牵着手从车边走了过来。到了那块见证他们认识的石头跟前,苏妍停下了,她拉着胡海歌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说:“这块石头是我们爱情的见证,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年都可以和你一起在它面前许下我们爱的诺言。海歌,以前,我不敢对你许下爱的诺言,是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对韩希到底还存不存在爱了,今天,我知道了,当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的平静告诉我,我已不再爱他了,所以,我叫你来这里,我要当着这块石头的面告诉你,我爱你。” 胡海歌等了三个月,终于等到了,他眼中涌上来一种晶亮的液体,闪闪发光。他忽然向着石头跪了下去,举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虔诚的说:“我胡海歌发誓,从今往后,只爱苏妍一人,若有违此誓,必遭天谴,恶疾而终。” 苏妍看着胡海歌的样子,泪,早已落下,有心疼,还有感动。 胡海歌轻轻揽着苏妍,说:“苏妍,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说完指着天空说:“你就是要天上的太阳,我也想给你摘下来。” 苏妍破涕为笑,摇了摇头说:“我不要,我怕烫着手。” 这样的时刻,时间总是走的特别快的。转眼间,中午就到了。胡海歌问苏妍吃什么,苏妍指了指车说:“我现在还不想回去,我也不饿,你要是饿的话,就吃我刚才给林佳玉买的东西,好不好?” 胡海歌看看苏妍说:“我今天终于知道什么叫秀色可餐了,看着你,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饿。” 虽然胡海歌说不饿,苏妍还是去车上拿了点儿吃的,顺便拿了太阳帽和防晒霜。两个人找了一个有树荫的地方坐了下来,苏妍戴了防晒帽,涂了防晒霜。胡海歌吃了一块小面包,递给苏妍一个说:“你也吃一个吧。” 苏妍抬头看胡海歌,然后摇头说:“不吃。” 胡海歌看着苏妍调皮的样子,说:“苏妍,这辈子你都不准离开我。我要用一生的时间来爱你。” 苏妍点点头说:“嗯,好的。” 胡海歌开心的笑了。他们就那样躺在草地上,说着理想,说着未来。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胡海歌今天虽然没有作画,可他是有收获的,他收获的是今生最想得到的。三个月,终于有了一个肯定的答案。他的开心是可想而知的。他送走苏妍,回到画室,换了一块新的画布,想象着苏妍的样子,一笔一笔细细的画了起来。他时而凝眉,时而微笑,每一笔都凝聚了他对苏妍深深的爱。 凌晨,他终于画完了,画中的苏妍是回眸的样子,脸上有浅浅的笑容,背景就是那片草地,草地上有紫色的花,画上的苏妍还是穿今天的衣服,说不出的美丽脱俗。 胡海歌看看画,想想苏妍,然后就倒在画旁睡了。 “苏妍抄袭,不可能的。”苏妍和林佳玉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朱琪的声音。 “可是‘月光’杂志上确实有一篇一样的文章啊,读者投诉,我接到就去看了,两篇是一样的。”这是周航的声音。 林佳玉要进去,被苏妍拽住了。接着她俩听到何意说:“那干嘛不说是‘月光’的作者抄的苏妍的呢?” 周航说:“我也没有说一定是苏妍抄的,但是这个还真澄清不了。那个……” 周航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妍就已经和林佳玉进来了。苏妍对周航说:“既然澄清不了,那我离开,什么时候澄清了,我什么时候回来。我只有一句话,我苏妍从不会做卑鄙小人所做的勾当。”说完掉头就走。 林佳玉拽住苏妍说:“苏妍,你别这样,周航也不是那个意思,我们先弄清楚好不好。” 何意,朱琪,何马,锦心都在留苏妍。周航也说:“苏妍,你误会了,我不是怀疑你。” 苏妍并不看周航,对何意他们说:“我还是先走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边周航讪讪的站着,林佳玉问何意:“怎么回事?” 何意说:“我哪知道,我比你们早进来一分钟。也糊涂着呢。” 锦心说:“今天老大刚进来,看到桌上有一份匿名信,拆了看,说是‘月光’上有一篇文章和我们的一样,就是上期苏妍写的那个‘倾其一生去爱你’。” 周航看了看他们说:“把‘月光’也一同寄来了,你们看看。”说完拿起一本杂志递给林佳玉。 何意也凑过来看,看了说道:“还真是啊。” 林佳玉瞪了他一下,说:“真是什么?” 何意委屈的说:“我是说,还真是‘倾其一身去爱你’,又没有说是苏妍抄的。” 林佳玉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闭嘴吧你。” 然后看向周航说:“现在怎么办?就苏妍那个傲劲,我可不去当说客,你别让我去说啊。” 周航本来是想让林佳玉去叫苏妍的,听到林佳玉这样说,只好作罢,说:“这件事先放一放,我来处理。至于苏妍,先休息一段时间也好。” 他们还在讨论关于抄袭的事,苏妍一肚子的委屈,她不知道要去哪儿,就那样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胡海歌今天正好要去拿稿子,刚停车下来就看到苏妍落魄的样子。 胡海歌看着走远的苏妍,追了上去说:“苏妍,你怎么了?” 苏妍看到胡海歌,泪就不争气的落下来了。胡海歌看到她这样,就说:“我们去车上说吧。” 苏妍点点头,跟着胡海歌上了车,说了她刚才听到的话。 胡海歌听完了说:“那你不去‘星之朗’了?” 苏妍抬头看看胡海歌说:“现在不去。” “也好,等这件事弄清楚再去吧,不然影响情绪,没有办法上班。这样吧,你先在车里等我,我进去拿稿子,我带你去个地方。” 苏妍看了看外面说:“好的,我等你。” 胡海歌一会儿就拿了稿子下来了,说:“我看了那本杂志,确实有你的稿子,周航那样说也不是不相信你,就是那事实摆在那里……” 苏妍脸色一沉,说:你也认为是我抄的吗?” 胡海歌说:“你的文采需要抄吗?好了,我们今天不谈这个,难得有清闲的一天,我们就好好地利用,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说完,胡海歌开车出发了。 苏妍问胡海歌:“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胡海歌神秘的笑了,说:“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说完一边开车一边打口哨。 半个小时后,胡海歌停下车对疑惑的苏妍说:“到了,下车吧。” 苏妍从车窗里看出去,外面是大片大片的绿色,那葱葱茏茏的绿色中有一条由碎石子铺成的小路,蜿蜿蜒蜒的不知道通向何处,往远处看,还有大片的灌木丛。苏妍下了车,听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流水的声音,还有一股一股的花香不停的钻入鼻孔,还有那些许久也不曾听到过的鸟叫。她瞪大眼睛,却怎样也看不明白这是哪里。 胡海歌问:“这里怎么样?” “太美了,海歌,这是哪里?”苏妍并不看胡海歌,只看那些连眼睛都盛不下的景色。 胡海歌说:“那我们就在这儿住下了,等你什么时候想回去了,我们再回去。” 苏妍疑惑的说:“住下?我们住哪儿?这儿有住的地方吗?” 胡海歌说:“只要你想住,就有。” 苏妍仍是满脸的疑惑,她说:“海歌,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哪儿?你怎么会找到这么一个好地方的?” 胡海歌看着苏妍急切的神情,说:“这儿叫‘凝情山庄’,是我一个朋友开发的集旅游,住宿于一体的一个项目。我以前写生经常会来这里,他们这儿的名字都是我取的。” 苏妍依然好奇的看着这儿的一切,说:“你的那个朋友真会选地方。”说完顺着那条小路往前走。 胡海歌跟在她的后面,悠闲的走着,说:“一会儿介绍你认识一下,” 话音刚落,那边一个声音就响起来了,“大画家,你终于出山了,可有日子没见你了。” 声音是从小路的那一头传过来的,苏妍顺着愈来愈近的声音看了看来人。 只见这人三十岁上下,一身驼色丝绸衣服被微微发福的肚子衬得鼓鼓的,款式是唐装的,脸色白净,略微显胖,鼻梁上一幅无框眼镜,圆的。看上去不像老板,倒像是个隐居深山的隐士。 胡海歌看看来人,说:“老贾,你最近可好?” 说话间,胡海歌叫的那个老贾已经走了过来。他并没有回答胡海歌的问话,而是看了看苏妍,说:“哎,这个好像没来过吧?” 胡海歌说:“第一次光临,给你介绍下,这是苏妍。‘星之朗’的编辑。”然后又对苏妍说:“我刚才跟你提过的,贾之荣。” 苏妍伸出手,说:“你好,我是苏妍。” 贾之荣赶忙伸手,说:“幸会幸会,你这是握笔杆子的手,今天我有幸握一下,沾点儿文化气。” 胡海歌笑着对贾之荣说:“你就别酸了,我们要住几天,记得给我们打折啊。” 贾之荣说:“一定一定,好了,我还有事,先过去了,你们玩儿啊。” 胡海歌对贾之荣摆摆手,说:“你忙你的,一会儿给我们开俩个房间就行。” 贾之荣一边走一边说:“没问题。”说完就向苏妍和胡海歌来的方向走了。 胡海歌对苏妍说:“老贾这人啊,因为喜欢与艺术有关的东西,就结交了不少艺术圈子里的人,,我就是来这儿写生的时候认识他的。人还不错,仗义疏财。” 苏妍说:“那他图什么呀?像他这样,估计也挣不了什么钱。” 胡海歌说:“老贾曾说过一句话,我觉得还是蛮有道理的,他说‘人要活在当下,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一辈子很短,等你攒够钱了再去做喜欢的事,恐怕早已力不从心了’。我觉得他说的挺对的。” 苏妍正在思考着老贾的那句话,却听的流水声越来越近了,她一直顺着水声往前走,终于看到了水的源头,那是一股从山间喷涌而出的泉水,源源不绝。 胡海歌对她说:“这水胜过所有的矿泉水,这才是真正的最原始的水,没有经过任何的加工,没有添加任何的成分。” 苏妍鞠了一捧水放到嘴边,喝了一口,说:“真甜,我们要是永远都生活在这里该多好。” 他们俩就这样一路走一路观赏这里的景色,对苏妍来说,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稀奇的,就连一个小石子对她都是一种诱惑。 和相爱的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天色已经暗了。苏妍还想往远处走,胡海歌告诉她不行,山里的天说暗就暗的,走远了,你返都返不回来。 苏妍只好跟胡海歌一起回去,一天下来,连惊奇带走路累,回到房间,苏妍早早的就睡了,白天发生的一切都没有来得及去想就过去了。 第二天,苏妍早早的就起来了。她听听胡海歌还没有起床,就一个人转到了屋子后面,后面是一片空旷的空地,她正在疑惑,这块空地为什么会空着的时候,胡海歌过来了,说:“昨晚睡得好吗?” 苏妍扭头看看胡海歌说:“嗯,好。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胡海歌笑笑,说:“我起来看不到你,就掐指一算,算出来的。” 苏妍也笑了,说:“那您老人家再给算算,我下一步打算去哪里啊?” 胡海歌看着苏妍,装模作样的掐了一会儿,说:“不行,还得看看你的手相才可以知道。” 苏妍伸出手,胡海歌顺势一拉,说:“下一步来我怀里。” 苏妍没有防备,一下子被胡海歌拉了过去,扑在了他的怀里。苏妍娇笑着推开胡海歌,说:“你个坏蛋,坏死了你。” 胡海歌并没有放开苏妍的手,他拉着苏妍的手,看着苏妍说:“苏妍,和我在一起,你开心吗?” 苏妍看看他说:“你看看我的眼睛就知道了,你看看我的眼睛里现在有什么?” 胡海歌盯着苏妍的眼睛,说:“我看到你眼里是满满的开心和快乐,苏妍,我要你以后每天都这么开心,我不要你难过。我会好好地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的。” 苏妍也看着胡海歌,说:“海歌,不管生活给我什么样的磨难,有你在,我便不害怕,你在我心里是山,是我依靠的大山。” 胡海歌听了苏妍的话,说:“苏妍,我爱你,我会永远都爱你的。” 苏妍说:“海歌,真希望时间就停在此刻,真希望我们的爱永远都不会变质。真希望我们永远活在现在。” 他们正说得动情,那边传来了老贾的类似练嗓的吆喝声,胡海歌听了,苦笑一下说:“这习惯还真的坚持下来了。”说完胡海歌和苏妍绕过去看贾之荣去了。 贾之荣看到他俩过来,停了下来。不好意思的说:“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胡海歌看看贾之荣,说:“你可真够有毅力的,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练这个有五年了吧。” 贾之荣点点头说:“是”。 胡海歌的眼睛里带着钦佩的神情,对苏妍说:“五年前,我来这里,他就每天练,五年后,他还是这样。”说完,他又看着贾之荣说:“今天,我想让你给我做个见证,见证我和苏妍的爱,你的毅力我看到了,我敬佩你,我想要我敬佩的人来做我爱情的见证人,好吗?” 贾之荣断断续续的算是听明白了,他看看胡海歌,再看看苏妍。郑重的说:“好,我就是你们爱情的见证人,我祝愿你们相爱一生,不离不弃。爱,要活在当下,找不到人了,再去爱,一切就晚了,希望你们彼此珍惜。” 胡海歌和苏妍在‘凝情山庄’住了一个星期,在这儿,他们最大的收获就是懂得了爱的真谛。 现实迫使他们必须回去了,他们告别了贾之荣,向山下走去。还是来时的小碎石子路,还是他们两个人,却已不是来时的心情了。 胡海歌看看苏妍,说:“苏妍,这些天,你开心吗?” 苏妍对着胡海歌笑了,说:“哎呦,你这是第几次问了?听的我耳朵都疼了,开心,开心,开心。”她一边说,一边对着胡海歌的耳朵喊,喊完就向远处跑去。 胡海歌看着苏妍开心的背影,不停的提醒自己:爱,要在当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