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夺心计:独宠狂傲小娇妻

更新时间:2020-07-31 17:06:40

夺心计:独宠狂傲小娇妻 已完结

夺心计:独宠狂傲小娇妻

来源:落初 作者:初弦 分类:都市 主角:顾菀杨 人气:

初弦新书《夺心计:独宠狂傲小娇妻》由初弦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顾菀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豪门私生女,十岁一脚踏进上流社会,怀着对父亲复杂的感情,一路桀骜叛逆我行我素。  他是豪门贵公子,出生开始便光环闪耀,却和她一样的霸道骄傲。  十年后,他们再次重逢,她敛去一身锋芒,却掩不尽骨子里的叛逆桀骜,他霸道依旧,却亦学会了迂回从容,两个人悄然的改变却都因为一件事。  他本来以为这是再续前缘的大好时机,没想到却有人从中横插一脚!另推荐完结文《独家占爱:密宠纯纯小萌妻》以及连载文《猎爱36计:帝少的亿万假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芷汀中午没有回来上班,到下班的时候依然不见她人影,本来想给她打电话,一想到那姑娘说不定正在开展自己的报复大计,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汀汀是个保守的姑娘,苻谦和还不错,她很有让他们两个人误打误撞凑成一对的念头,如今杜云舟也插了手,给他们两个人创造了这样好的条件,就看那两人之间有没有缘分了。

“嗨,美女,一个人吗?”

顾菀皱了皱眉头,从她坐到酒吧到现在,这已经是第六个过来搭讪的男人了,难道她真的看起来这么寂寞难耐到要去酒吧找***的地步了么?

“想喝什么随便点,我请。”男人又说,还不知死活的将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

顾菀换了个方向喝酒,眼不见为净,可男人眼看着到嘴的肥肉就在面前,怎么舍得放手。

“哎,美女,怎么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顾菀冷冷的看他一眼,“滚!”

第九章

貌美的女子淡淡的说狠话,像是拿刷子在心里轻轻的挠了下,男人不进反退,几乎整个身体朝着顾菀靠了过去。

就在几乎靠上去的瞬间,顾菀反射Xing的伸手握住搭在肩膀上的手狠狠的甩了出去。

“出来玩的,装什么清高啊。”男人被甩的一个趔趄,有些恼羞成怒。

顾菀伸手抹了抹刚刚被男人大手碰触过的地方,嫌恶的皱眉,“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在陌生人面前,从来没有任何顾忌的顾菀,说话是出了名的夹枪带棒,“你这种货色给人提鞋都不配。”

男人身上穿着阿玛尼西装,可能是太瘦的缘故,西装松松垮垮的,这一身若是换成杜云舟来穿,一定会挺拔俊逸的如同一株青松,“有的人能把地摊货穿出名牌的效果,可惜你没长出一副好身材。”

“你!!”男人恼怒的用手擦了下被酒打湿的衣服,亢的一声将玻璃杯丢在了桌子上,“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男人两个字怎么写。”

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对于男人来说,面子大于天,男人撸起袖子就要拉顾菀。

“怎么?还想动手了?”顾菀还真的一点也不怕,如果单挑,她还是很有自信的,“今天你要是打赢我,还真算你是个男人。”

她在国外生活那几年,经常去射击馆玩儿,身体素质比一般女人都要好。

大概是很少见临危不惧的女人,男人迟疑了一小会儿,想起朋友们还坐在身后的沙发上吃饭,伸手朝着顾菀挥了过去。

只不过手在半路被人拦住了,他用了好大的劲儿才甩开,顿时被气的够呛,“哪里钻出来的混蛋多管闲事呐?”

一扭头见到陆三少的脸,吓的他差点尿裤子,“陆……陆少。”

“小树子,怎么来皇朝也不来找我啊,自个儿玩的倒挺嗨的,要是我不出现,都要打起来了。”

陆岩手边亲密的揽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显然很知趣,自己一个人默默去一边的沙发上坐着等他们,陆岩松开手,冲着顾菀眨了眨眼睛,“想跟美女打招呼,这么粗鲁怎么可以呢,看我的。”

他在吧台上端了两杯鸡尾酒,一杯递到顾菀手里,另一杯自顾自的和她碰了一杯,“嗨,美女。”

年轻帅气的陆三少,笑容可以当作杀手锏使,“咱们去那边?”

顾菀决定无条件配合他,伸手拧起包,朝着角落里的沙发上去了,陆岩回头同情的拍了拍刚刚被吓住还没回神,现在更加傻呆的那人,“这美女你以后见到了,有多远就躲多远,听到没有?”

要不是看在小树子对他还不错的份儿上,他才不会好心提醒。

陆岩端起酒杯追上顾菀,笑嘻嘻的,“菀菀,两次见你都是我救了你呢。”

“你丢下女伴来陪我聊天不要紧吗?”顾菀伸手指向一边,刚刚和陆岩一起从VIP包房走出来的女人频频往这边望着,两个人的亲密关系不用说,她都能看出来。

陆岩连看都没往那边看一下,慵懒的往沙发上一坐,笑道:“都是出来玩的,纠缠不清可不好,咱们是一拍即合,也理当一拍而散。”

顾菀被他逗笑,举杯和他碰了一下,“不愧是A市第一花花公子。”

女子明媚的笑容如璀璨的明珠一般亮眼,陆岩想着这姑娘和二哥说不清的关系,才艰难的移开了目光,“我觉得你还是多笑笑好,又明媚又倾城。”

顾菀一点儿也不会感谢他的称赞,喝了一口酒,挑眉道:“难道我不笑的时候就不明媚不倾城了?”

简直是自大狂妄的一比那啥。

陆岩差点被喝进嘴里的酒呛死,“不……不……不,您什么时候都倾城明媚。”

顾菀被他逗的哈哈大笑,连忙扯了纸巾递过去。

陆岩擦掉面前的酒渍,将纸巾丢进废纸篓,见顾菀笑的开心,索Xing抱起双臂等她笑完,冷清的顾菀果然不是真的顾菀,真正的顾菀应该是霸道如火,骄傲又桀骜的,他陆三少别的本事没有,看人的本事最大,若不是这样,他怎么会第一眼就看出顾菀的与众不同呢?

“今天怎么一个人来酒吧?那个每次跟你一起的……咦?二哥怎么也在这儿?”陆岩刚开口说话,一抬头突然见到了不知道从哪儿走出来的杜云舟,看他的样子像是要走了。

只不过,身后怎么还跟着一个女人?

陆岩下意思的看了看身边的顾菀,见她似乎也看着杜云舟他们,默默的住了声音。

因为他们两个人坐的角落比较昏暗,杜云舟还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已经多吸引了两个人的目光。

酒吧里灯光昏暗,他前天晚上着了凉,头还有些疼,被音乐声一吵,更加头疼欲裂,偏偏王开颜突然出现了。

虽然他心里比较反感杜塘总是爱把他和王开颜凑一块儿,但是他不能把这种反感转嫁到像自己妹妹一样的她身上。

“云舟哥哥,你等等我嘛。”王开颜从后面追上来,伸手挽住他的胳膊,杜云舟皱了皱眉眉头,由她去了。

陆岩盯着他们两个人勾搭在一起的臂弯上看了好一会儿,愣是没想起站在二哥身边的女人是谁,但是从两个人的动作来看,一定关系匪浅。

他扭头看顾菀,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早就已经收回了目光,平静无波的盯着手里的酒,慵懒而无畏。

“菀菀,你什么时候和我二哥认识的?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你。”陆岩转移话题,希望顾菀不要在这件事情上关注太久。

顾菀踢掉脚上的高跟鞋,两只脚抬到沙发上,歪着脑袋枕在膝盖上,“很小的时候了,十年前。”

“十年前?”陆岩也学着她的样子,抬脚搁到面前的桌案上,一点形象也不留,“十年前我二哥是什么样儿?”

“傻样儿!”顾菀只记得,年轻帅气的少年被自己气的说不出话来的样子,让那时候的她非常想伸手掐他的脸,“只可惜,现在的杜云舟越长越不可爱了。”

没事的时候就板着一张脸,做事总能气的她和他当场叫板,不过,她觉得刚刚那跟在他身边的女人有些面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我二哥居然还有可爱的时候?”陆岩觉得很惊奇,身体都坐直了,双眼亮闪闪的看着顾菀,“有没有照片为证?比如穿着裙子光屁股的照片神马的。”

“你想多了,我们可没那么熟。”他们两家又不是世交,更何况,他光屁股的时候,她还跟着妈妈在乡下。

那时候,她看到的都是在黄土地里翻滚的脏兮兮的农村小孩,哪个会像他们精致的如瓷娃娃一般惹人疼爱。

“真巧,在这里遇到你们。”

高大的影子靠近,沈长风突然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顾菀的脚还踏在沙发上,被他撞个正着,一时有些尴尬,“沈长风。”

上次见他,他穿着一身休闲服,阳光爽朗,今天换了黑色的西装,身材比例好的令人咂舌。

把那身西装脱下来,一定是结实的肌肉。

顾菀看的有些眼热,趁着沈长风走过来坐下的时候,悄悄的把脚移了下去。

“你们认识?”陆岩没有错过这个小细节,目光如炬的盯着沈长风。

“是啊。”沈长风觉得有趣,见顾菀把脚收了回去,抬眸道:“本来以为我们不会这么快见面,没想到人生何处不相逢,这么快就再见了。”

沈长风落落大方的举杯,顾菀一口气干了,扬眉笑道:“是啊。”

她见着沈长风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沈长风爽朗清俊,她喜欢这样的男人,光明磊落,大方爽朗。

“沈长风,你怎么一个人?”陆岩问。

沈长风将酒杯放到桌子上,松了松领带才说:“不是,一帮狐朋狗友还在等着我呢,这不是出来看见你们了吗?”

“对了。”沈长风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伸手往口袋里摸,只是找了好半天,也没找到想找的东西,“陆少,请帖你收到了吗?”

“收到了。”陆岩懒懒的说:“虽然宴会一向都挺无聊的,但是你家发的请帖,没有不去的道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