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子可语,怪力乱神

更新时间:2020-04-06 07:29:16

子可语,怪力乱神 连载中

子可语,怪力乱神

来源:微小宝 作者:树下有人 分类:都市 主角:姜惜言朱砂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子可语,怪力乱神》是树下有人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惜言朱砂,书中主要讲述了:姜惜言眼中的鬼魂,一种是会说话的,一种是不会说话的。 前者都是老实鬼,知道自己生卒往事,安心投胎;后者都是恶鬼怨鬼,一心找人报仇。 很不幸,上门的客人都是请她对付恶鬼的。 可她真的不知道这些鬼心里在想什么啊啊啊! 直到某天,店里来了位兼职的算命师傅—— 姜惜言:除了算命还会什么? 韩烨:能通人鬼心 食用指南: 1、现代风水捉鬼师女主X沉默寡言读心术男主 2、文中所涉及的风水阴阳之说,皆是作者结合民间文献胡编乱造,小朋友不要模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扬城大学的官方论坛最近半个月突然涌现了一批关于卜卦算命的帖子。几个后面被加了“精华”二字的帖子,讨论的话题千奇百怪,但总有同一个黑衣男人出现。 “我们学校后街那个风水馆,算命真TM神了!我去算爱情,那个大帅哥说我桃花开得正旺,三天内会有人给我表白,结果当天下午隔壁班班草就给我表白了!!” “班草有大帅哥帅吗?” “认真回复楼上,长得帅的没他会算命,会算命的没他长得帅。PS:比班草帅。” “对对对,我也找他算过,还问得特别刁钻,问我在老家的父母身体咋样,他让我晚上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可能最近长辈有小灾,我晚上给我妈打电话才知道她重感冒都住了两天院了!” “真这么神?今天下了课马上去!” “这家店不是每天开啊,貌似开一天关一天?老板也是很随意了,反正建议大家去,算命看帅哥,三十块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不得了不得了,韩烨已经变成韩半仙了!”常文清聚精会神地浏览帖子,勾着腰和姜惜言挤在一张凳子上,肩膀时不时地上下抖动,并伴着“嘿嘿”的笑声,仿佛正在进行一场少儿不宜的中年の男子.AVI活动。 韩烨在他算命的小方桌上看书,建筑方面的。他在这儿兼职的半个月,姜惜言也知道了他的本职工作——建筑师。和她在银行跑信用卡业务一样,时间灵活,工作场合不固定,两份工作完美兼容。 常文清看完几个帖子,晃悠到韩烨面前,摸着他的山羊胡调侃韩半仙:“小哥家里以前真的没出过道士?” 韩烨摇摇头,清隽的眉眼微皱,手上翻书的动作慢下来,像是在考虑措辞打发面前的人。姜惜言和他相处不到半月,可能是同龄人的原因,似乎更能理解他藏在冷淡表情背后的这些小动作。 这人应该不太喜欢和外界交流。 面对常文清这种一心想劝人出家的人,更是避之不及。 姜惜言瞥着常文清,故意拉长声音:“常老师,以前的出家人是不能结婚的,不能结婚怎么能有他呀?” 常文清瞪她一眼:“现在可不一样了,道士也可以结婚的。”他着重强调了结婚两个字,看了韩烨几眼,对方面上依然波澜不惊,宛如一个和这场对话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唉,韩烨能出家该多好,长得好又有天赋,再跟我学点东西,下任青阳观观主就是他了!】 韩烨:“……” 【不能让常老师这么天天骚扰韩烨了,弄得人家看书也没法静心。】 韩烨侧头看了一眼姜惜言,后者碰到他的眼神,以为在看她手里的热水,忙起身给他倒了一杯端过来。杯子是她第二天买回来的玻璃杯,以后也算半个同事,老用纸杯总觉得不大好。 那截白嫩的手伸到他面前,惊鸿掠影地在他眼前闪过,留下一杯热水,在光下波光粼粼。 “喝点水。” “嗯。” 门外一个女生望里好奇地张望,盯着常文清的胡子看了许久,不确定地问:“请问算命找谁?” 常文清笑,指着韩烨:“找这个帅哥。” 韩烨把书放到一边,在抽屉里拿出纸笔,颔首示意女生坐下。姜惜言无言摇头淡笑,韩烨算命怎么搞得好像医生问诊一样,病人自言自语讲病情,他就老老实实开药方,多余的话一个字也不说,打退了无数借算命之名来要联系方式的桃花。 常文清看见韩烨手边的卦盘,推了推姜惜言,小声问:“韩烨不是摸骨师吗,怎么改用卦盘了?” 姜惜言翻了个白眼:“你还不许人家都会啊?技多不压身好不好。”她往韩烨那边看了两眼,“可能是觉得给女生摸骨不太方便吧。”摸手又摸脸,她一个江湖老油条都被摸得害羞了,更何况这些小师妹? 扬城在去年的五月份曾经因为强降水引发泥石流,周边县城死了上百人,青阳观第二天要举办亡灵的慰问超度法会,常文清来不及吃晚饭便搭车回去了。 姜惜言喊了两人份的外卖,等外卖的时候正好是晚间新闻时间,她平时喜欢看扬城本地的新闻频道,于是换了个台,主持人面色沉重地播放最近一周的扬城大事件。 “我市华强集团正在城北动工的建筑工地日前发生安全事故,五名建筑工人晚间作业时从高空坠落,截至目前已造成两人死亡,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韩烨正在收拾桌上的杂物,背对着电视,听到字正腔圆的播音腔,面色渐沉,拿书的手指不自觉地用了点力,在封皮上留下两道折痕。 他这些天让韩华生的秘书寸步不离跟在韩华生身边,如果有什么事要及时给他报告,弄得秘书以为他们父子俩感情似乎更亲近了些,不知道在韩华生耳边说了什么,后者这段时间倒是经常电话关心他。 韩烨转头状似不经意地看了姜惜言一眼,淡淡道:“死了两个人,这里的风水不好么?” 谈到风水,那可是姜惜言的主攻专业,她看完了一整篇报道,才对韩烨说:“城北那块地,你知道那儿是准备开发别墅区吧? 有钱人住别墅,主要就是图个环境清幽,那就注定了这房子要建在靠山的地方。城北那边的塔山朝西北方向延伸,本来就代表财富和健康,而且西北之位主贵气和寿运,建别墅的位置又偏高,西北风吹不到,风水好着呢。老板买地动工之前绝对找人看过风水。” 韩华生的生意主要在房地产这一块,对地皮的风水也很看重,每次买地动工之前都会请道士看风水,韩烨是知道的。只是姜惜言当时给韩华生批的“霉运当头”,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的人身安全,是以韩烨对集团的风吹草动很是关注。 聊了几句专业,姜惜言的手机响了两声,是个陌生号码,她以为是外卖便顺手接起,懒洋洋地“喂”了一声,电话那边是个男人声音,很恭敬地问:“请问是姜惜言小姐吗?” “啊,我是,请问您是?” “您好,我是华强集团人事部的负责人,想请您帮我们看看风水。” 姜惜言脸上冒了个问号,正和韩烨的眼神对上。她说了个“华强”的口型,指了指手机,又指了指电视,韩烨点点头没说话。 “那个,不然你来我这儿吧,扬城大学后门,到了给我打电话,我们见面谈。”姜惜言挂了电话,不解地皱了皱眉。她虽然老实在银行上了几个月的班,但是帮人看了好几年的风水,积累的人脉还在,华强集团的人能联系上她不算奇怪,不过—— “找我看风水?这不都看过了吗?” 韩烨稍微错开眼,吸了口气,道:“华强集团的老板,是我父亲。” 姜惜言来不及吞下去的一口热水喷在地上,溅起来的水珠沾到韩烨的裤腿,她手忙脚乱地去擦,被他握着手腕制止。 韩烨被墨色晕染开的双瞳近在咫尺,他的眼瞳近了看很干净,不含杂质的黑,没有平日高高在上的冷漠疏离。他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腕,骨头很细,他一手圈住有余。 姜惜言被热水烫过的嘴唇泛起蔷薇色的水光,韩烨看了两眼便垂下眼睑,在她耳边说:“他们既然来找你,那就麻烦你帮忙看看。” “这倒是没问题。”姜惜言抽回手,盯着他看了两圈,不可思议地笑了笑,“没事儿,我就是刚才被你吓了一跳,话说回来,你家里人知道你在我这儿兼职吗?”而且拿的还是两千块的工资…… 大概,给他重新买条裤子都不够吧。 “不知道。” “那你待会儿要不要避开一下?” 韩烨脸上有丝极淡的笑意:“没事,就说是朋友。” 给姜惜言打电话的那位人事负责人来得挺快,他们俩外卖还没吃完,门口的奔驰就已经停下了。从驾驶座里出来的男人看到韩烨,有些慌乱地上前问好,韩烨顺手便以朋友身份介绍了姜惜言,男人也做了自我介绍:“姜小姐,您好,免贵姓金,金文杰。” 金文杰的确是从别人口中知道姜惜言的。扬城的生意圈来来去去就这些人,要看风水,不外乎也是那些人,一来二去,两个圈子的人就重合了。 金文杰带着任务过来,直截了当地切入正题:“上周我们在城北的工地出了安全事故,也上了新闻,这个您知道吧?” 姜惜言点头,示意对方继续。 “死了两个工人,还有两个重伤在CPU住着,说不了话。剩了一个轻伤的,我们当时去医院慰问,他给我们说,出事那天晚上是因为在工地看到了一个准备跳楼的女人,两个工人扑上去救,结果直接扑空了,后面三个人想上去帮忙,也被带下来了。” 姜惜言抿着嘴沉思,韩烨倒了杯水过来,金文杰刚想伸手去接,就看到那杯水并不是对着他的方向,讪讪地摸了下鼻子掩饰尴尬。 “听起来是一个‘正常’的安全事故,女人呢?” 金文杰在地上重重地蹬了一脚:“就是没有女人啊,您想想,工地上的晚上、又是高空作业,哪儿来的女人哪!而且——”他咽了咽口水,有几分神秘地说道,“死的两个工人,脚踝上都有手指印,就像是被人扯下去的一样。” 他说完擦了擦额头上冒的冷汗,韩烨目不斜视地靠着椅背,冷淡的表情让他心里有点发慌。从前集团动工请人看风水这一位从来不参与,也不感兴趣,如今当着他的面说这种灵异事件,也不知道人家心里会不会说他们这些老顽固思想腐朽。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姜小姐是韩烨的朋友,那应该,他对这种事也不会太抵触? 姜惜言深吸了口气,站起来,说:“你们城北那块地风水很好,这个应该不会看错,我先去工地出事的现场看看,如果真的有其他东西我把她弄死就行了。” 金文杰听姜惜言说得云淡风轻,心猛地跳了一下,也不知道为的是那句“有其他东西”还是那句“把她弄死”。 “那就麻烦您了姜小姐,报酬方面您放心,不会让您白跑这一趟的。” 姜惜言眉头微跳,谈到报酬突然就想起外婆的手术费来。华强集团给的报酬,至少都是五位数起吧?她余光看到身边的一抹黑色,想了想,还是笑着说,“烨哥是我的朋友,我帮忙应该的,报酬就不用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