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帝国巨星

更新时间:2020-12-02 12:58:30

帝国巨星 连载中

帝国巨星

来源:落初 作者:楼下赫本 分类:都市 主角:廖远阿远 人气:

《帝国巨星》由网络作家楼下赫本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廖远阿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当红巨星惨遭绑架撕票,第二次重生,他决定在钢琴的世界里徜徉。琶音大跳,四手联弹,三六度音阶,四五指颤音……“在我的BGM里,没人能够打败我!”——————ps:推荐阅读同类完本作品《重生之神级明星》,高订四万,精品保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八点钟。

东海广播电台,节目二部办公大厅。

“大家听着,台长的指令已经下达了,三天后,《人间诡事》直接取缔,新节目叫《深夜奇谈》,这位就是负责《深夜奇谈》的播音员,米茂典,大家欢迎。”

节目二部总监姜和顺说完,率先鼓起掌来。

办公室的其他人也立刻鼓掌,纷纷笑着与站在中间的年轻人打着招呼。

“茂典可终于来了啊,这下午夜档就有救了。”

“咱们频率哪都好,就是午夜档一直在各大电台排在吊车尾的位置,也一直被其他电台嘲笑,但这下好了,茂典来了,咱们频率那就是十全十美了!”

“对,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之前米先生在宝山电台时就是午夜档一哥,加入咱们台,那可就是如虎添翼了,可喜可贺呀!”

“茂典兄的小故事多,而且讲故事也颇具特色,让人记忆深刻,最重要的是,茂典还会口技,这对需要营造气氛的午夜档节目来说,称得上如鱼得水了!”

听着新同事们的吹捧,米茂典脸上有着意气风发的神色。

在宝山电台,他替公司在市场上寻觅,买下了几部网络灵异小说的有声版权。

在经过他口播播出后,效果出奇的好,吸引到了许多原著粉丝的收听,也是一瞬间就让他在整个东海市的电台主播圈里名声鹊起。

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在得到省级电台的召唤后,米茂典没有丝毫犹豫,就跳出了地区电台的束缚,加入了东海广播电台,并直接挑起节目二部午夜档的大梁。

东海广播电台主要有六个部门,其中除了管理部和策划经营部外,有独立频道的节目部门一共有四个,分别是一部、二部、三部以及网络部。

节目二部,就是主要负责语言类节目的制作与播出。

一部和三部,则主打音乐类节目、娱乐类节目。

网络部,顾名思义,自然是面向网络世界的部门,在现实世界,并没有属于自己的电台频率,但在电台官网上,却拥有完整的直播频道。

说起来,该部门是有些超然物外的,独自掌管网络平台的维护与运营,可以说是自给自足,除非是极为重要的事情,不然的话,一般情况下,也不受管理部与策划经营部的管辖。

廖远来到公司的时候,就正巧看到米茂典被众星捧月般的一幕。

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拎着公文包,按照记忆中的路线,独自前往角落处的打印机前,开始打印今晚要演讲的稿件。

人们目睹廖远的到来,眼中饱含怜悯和戏谑。

他们甚至连招呼都懒得打,继续大声的围在新晋主播米茂典身边,询问着米茂典此前职场上的英雄事迹。

廖远目睹此情此景,摇了摇头。

这世间人情,还真是冷暖自知。

他能感受到前身在这种环境下工作的思想状态,不由喟然一叹,“都是苦命人。”

“咦?”

偶然路过的中年男子,被廖远手中的那厚厚一层的复印件所吸引。

他长相奇特,眼睛很小,鼻梁塌陷,酒槽鼻子巨大无比,稀疏的头发两边下垂如同瀑布,显然是一位地中海先生,豆大的双眼狐疑的看了一眼廖远,笑道:“廖远,今晚准备了这么多稿子呀?”

廖远嗯了一声。

“没用的。”

男子饮了口水,略带讥讽的口吻:“我觉得你费这么多时间去准备播讲稿,还不如多投几份简历。”

办公室里传来寥寥的笑声,分外刺耳。

廖远不为所动,认真的检查手中的稿件。

“小廖,小廖,你来一下。”

节目部总监姜和顺注意到廖远,便招手出声。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颇为期待接下来登场的画面。

就连米茂典,也把目光递了过去。

但廖远仿佛没有听到一半,自顾自的等待稿件打印完毕,认真的整理好稿件,并放在文件袋中后,才悠悠然走了过去。

姜和顺的脸色有些难看,轻哼一声,转而和颜悦色的对米茂典说道:“这位就是《人间诡事》的播音员,廖远。”

“你好,廖远,我是新来的主播米茂典。我负责的节目是《深夜奇谈》,将会在三天后接手你的节目。”

米茂典仔细打量着廖远,他内心有些惊异于廖远的俊朗,甚至有些嫉妒,但表面上却依然是满脸笑容的说:“希望接下来三天,你我的交接工作能够顺利。”

“你好。”

廖远与米茂典握了握手,客气的说道:“久仰大名。”

米茂典闻言,再一次意气风发起来:“唉,一般一般啦,小廖啊,我听过你的节目,既然我痴长你几岁,那我就给你提个建议。”

廖远看了他一眼,点头道:“你说。”

“在咱们这个时代,生而为人,光靠脸是不行的,还要靠才华!”

米茂典淡淡的说:“现在的年轻人,胸无点墨的太多太多了,如果能够静下心来去学习,多积累、多沉淀,未来未必不能拥有一番成就。假如今天你丢了工作,可千万不能自暴自弃,未来的时间还长着呢。”

“你说的对,未来的时间的确还很长。”

廖远似乎完全没在意,颇有些不耐烦的道:“所以,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额……没了。”米茂典愣了一下。

廖远道:“那我去准备工作了。”

看着廖远转身离开,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懵然。

这有点不像是人们认知中的廖远啊……

按照往常廖远的性格,就算内心有不满,但也依然是那副挨打要立正,夹着尾巴做人的姿态,毕竟他在台里的业绩是有目共睹的。

而此刻的廖远,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隐约间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看起来对所有人都不屑一顾。

“总感觉今天的小廖与以往有些不同啊。”

姜和顺摸索着下巴,“难不成是自暴自弃了?”

“这小子当初也就是靠着一张脸让奚总监看上了。”

秃头男子讥笑道:“也就是长得好看点,但播音能靠脸吃饭吗?说到底,还是靠才华,当时我看他讲故事磕磕绊绊,不时还念错词语,我就知道这小子不行。”

姜和顺笑道:“实习生都这样,还是要多锻炼才行。”

“如果不是奚总监,他连当实习生的资格都没有。”

秃头男子不屑的说:“我当初就说了,这人啊,有多大斤两就干多大的事,别到头来被辞退了,履历上有了黑点,那可就严重了,以后想再找工作都难。你看看,现在就算是奚总监,也罩不住他了吧。”

米茂典看着这一幕,表面上虽然依然笑容满面,内心却有些恼火。

都这个时候了,你一个即将被辞退的播音员,竟然还有心情去准备工作?

就你现在这样的收听率,听众都没几个,你工作给谁看?

临近《人间诡事》节目开播前五分钟。

“远哥,你干嘛呢?”

节目二部,3号直播间外,肖鹏一边掐着时间,整理手中的稿件,一边奇怪的看着在直播间里一旁不断“啊,啊”叫着的廖远。

“吊嗓。”廖远回答道。

前世身为歌手,每天清晨都会进行吊嗓,这个习惯长久以往下去,对歌手的好处不言而喻。也使得他每逢重大比赛、演出,嗓音都能保持在全盛状态,保证了接下来的开嗓万无一失,不至于出现破音。

可肖鹏有些奇怪廖远今天的异常状态。

以前的廖远可不是这样的,在他印象中,廖远别说吊嗓,就算是清嗓子的画面都极其罕见。

每天都是准时准点出现在直播间,然后拿着自己搜集到的民间老掉牙的恐怖故事,用极其倦怠且毫无情感的声音去朗读。

那时的廖远,完全就是行尸走肉的模板,一向被肖鹏背后吐槽。

而现在呢?

肖鹏仔细打量着廖远,虽然一张俊脸面无血色,且有着清晰可见的黑眼眶,但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仿佛遇到了极其兴奋的事情,使得整个人肾上腺素激增。

他不断的在直播间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抬头叫两声,把嗓音调整到最舒服状态。

那模样,真的仿佛是一名当红歌手,准备登台演唱一样。

而其吊嗓的动作之熟稔,之专业,更是看的肖鹏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什么时候这家伙学了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拜托,咱这只是一档收听率接近于无的三流午夜节目而已,虽然收听范围的覆盖率涵盖江浙沪,但是在凌晨十二点,那听众真的是少的令人发指。

每天播完后能有一个听众反馈,那都算是振奋人心的消息。

看着仿佛要大干一场的廖远,肖鹏想说什么,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说实话,他挺同情廖远的。

作为3号直播间的电话编辑,肖鹏的任务除了对外联系,还负责直播间的稿件整理,但同时,他还兼任了《人间诡事》的导播。

毕竟是午夜档,且还是即将换挡的节目,在节目的最后三天,台里还能给廖远安排一个打下手的,还算是仁慈义尽了。

肖鹏当然听说了《人间诡事》即将取缔的消息。

所以,看着此刻的廖远仿佛突然间醒悟似的,开始积极备课的时候,肖鹏除了同情,还是同情。

早知如此,以前干嘛去了?

这个社会,对于失败者从来是不假以颜色的。

时代的生存法则,向来都是能者居之。

你不行,自然有行的人上,一时的幸运,没有强大的能力储备支撑,是撑不了多久的。

在这个时代,有完善的法律做基础,权财从大概率上来说,已经不能成为投机者利用的工具。

而在大环境如此发达的情况下,社会准则对于被裁员,被辞退的职员,是抱有谨慎和质疑态度的。

前者尚好,毕竟每一家公司都有或多或少的裁员压力,但后者的待遇,却是比刚出狱的求职者好不了多少。

作为电台主播,没有节目接手,也基本上已经明确了廖远此后的命运。

而肖鹏却是幕后人员,其工作性质自然没有台前的主播那样显眼,让无数人通过放大镜吹毛求疵。

因此才幸免于难。

廖远又何尝不知道自己此刻所面临的问题?

自己与妹妹的生活费用,全部仰仗廖远这堪堪过了平均线的工资。

再加上高昂的房租,廖远每个月的薪水,已经所剩无几,而如今,又面临被辞退的危机……

廖远大概明白前身“召唤”自己而来的原因了。

生存……

在这个时代,真是一个艰难的挑战啊……

一念至此,廖远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开始沸腾起来。

生存的压力,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体验过了。

这种感觉熟悉而陌生,但更让他怀恋。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准时收听FM107.7为你带来的午夜节目《人间诡事》,我是播音主持,阿远。”

午夜零点,节目正式开播。

廖远戴上耳机,调整了控制面板上的音量按钮,对着桌面上的小话筒不疾不徐的说道:“今天阿远想换一个故事讲,故事的名字,叫《鬼吹灯》,这是一部关于盗墓者的故事……”

“盗墓不是游览观光,不是吟诗作对,不是描画绣花,不能那样文雅,那样闲庭信步,含情默默,那样天地君亲师。盗墓是一门技术,一门进行破坏的技术……”

直播间外的肖鹏听到廖远此刻的言语,吓了一跳。

不是《午夜新娘》吗?怎么变成什么《鬼吹灯了》?

这临时改变播讲稿,在以前从来都是没有过的事情,让肖鹏瞬间紧张起来。

不过,一想到《人间诡事》低到另人发指的收听率,肖鹏的心态就放缓了,甚至彻底冷静下来。

他知道,廖远终究还是心有不甘的,想要依靠这最后三天,扭转局面。

“管他姥姥的!”

肖鹏重新拿起手机玩了起来,但不知为何,当听到廖远用深沉的声音叙说起“引子”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却是被渐渐吸引了过去。

“这诸般事迹,须从我祖父留下的一本残书《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讲起,这本残书下半本不知何故被人硬生生扯了去,只留下这上卷风水秘术篇,书中所述,多半是解读墓葬的风水格局之类的独门秘术。”

直播间内,廖远的语速开始加快,他控制着嗓音的腔调,用一种略显低沉的声音说道:“第一章,白纸人。”

“我的祖父叫胡国华,胡家祖上是十里八乡的大财主,最辉煌的时期在城里买了三条胡同相连的四十多间宅子,期间也出过一些当官的和经商的,捐过前清的粮台,漕运的帮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