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皇上:太妃偏头痛

更新时间:2020-12-02 13:03:55

皇上:太妃偏头痛 连载中

皇上:太妃偏头痛

来源:落初 作者:南方乔木 分类:都市 主角:王妃汝阳王 人气:

完结小说《皇上:太妃偏头痛》是南方乔木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妃汝阳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谁说重生女个个风华绝代蔑视群芳?又是谁说重生女都是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将门虎女,浴火重生,一朝成妃,却成了太妃。简太妃冷笑:今日谁瞧了本宫笑话,明日本宫就把他变成笑话!————————————————————人之初,性本善,贪嗔恶欲一念间。这就是个抓着一手烂牌的女主绝处逢生的故事。————————————————————每天两更,根据情况加更,时间固定在早九点晚八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容嬷嬷听着简奉央这话,背脊就不由自主的颤了颤,简奉央这话可不就是在说自己假传圣旨、狐假虎威吗?容嬷嬷就像是没看到简奉央脸上的冷意,冲着简奉央慈爱的笑了笑,“小娘子这话可就错了。夫人的话,老奴岂敢胡说?便是借奴婢天大的胆子老奴也不敢。”

容嬷嬷这话说的也没错,唐国公夫人徐氏自接到消息后,人便有些不清楚了,好不容易被身边人掐着人中醒了过来,只来得及传话让容嬷嬷看着简奉央,便再次昏死过去。哪儿就想到这一句话,偏偏就生出了那么多事?

简奉央冷笑起来,“我管你是胡说还是不敢,总之我爹与大哥人在外头,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但凡有一日不见他们的尸首,我便当他们活着!这国公府上下便只有一个国公爷!只有一个郎君!若是你们——”简奉央面容闪过一丝凌厉,说话的语气也多了几分不客气,“但凡你们有几分良心,就不要信口雌黄诅咒我父兄!若是让我听到那么一言半句,不管是谁,尽管打死!”说最后一句话时,简奉央的目光直直落在了容嬷嬷身上。

容嬷嬷抬头一看,便对上了简奉央的森冷目光。容嬷嬷见到简奉央整个人气势大变,就好像要生吃了人一样,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子凌厉气势。那气势压得容嬷嬷透不过气来,饶是她现在年近四十也不免开始胆战心惊起来。

“小娘子……”容嬷嬷到这时才生出了几分后怕,简奉央年纪再小,那也是国公府的主子,容嬷嬷一家子的身家Xing命全捏在简奉央手上。容嬷嬷嗫嚅着嘴皮子,声音低低的,口吻里多了几分讨饶。

这会子倒是想起讨饶了?那她父兄出事时,你又在做些什么?!简奉央眼睛陡然眯了起来,她看也不看宁嬷嬷一眼,径自朝着倚华倚兰一行人吩咐,“如今我娘亲身上不好,从今日起,这府里头的大小事务,全数由我做主,若是我发现你们有一丝懈怠,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简奉央绷着脸,说这话的时候就好像每个字都啐了冰一样。就在此时,外头响起一阵喧哗声。容嬷嬷眼皮子一跳,就听得帘子外有人不住的问,“容嬷嬷呢?方才扯来的五丈麻布可还要不要了?”

人还下落不明,这府里头的人就开始张罗着披麻戴孝了?简奉央彻底恼了,拽着手边的茶杯就朝着容嬷嬷的额头上扔了过去。茶杯擦着容嬷嬷的额头发出砰的一声响,落在地上立时砸成四瓣。宁嬷嬷吓得两腿直打哆嗦,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不等简奉央吩咐,一个妇人就被几个婆子从外头拽了进来,她进来时看到满是怒容的简奉央,也是吓了一跳,想也不想就跪了地上讨饶,“小娘子饶命!小娘子饶命!这全是容嬷嬷的主意,奴婢是半点也不知情啊!”

容嬷嬷心口一窒,差点要闹将起来,幸亏身边有个婆子及时拉住了她的衣襟,提醒了容嬷嬷。容嬷嬷深吸几口气,然后双眼泛红道,“自从夫人娘子晕倒不久,奴婢就寝食难安,老奴好悬也是半截子快埋进黄土的人,说句厚脸皮的话,这听过的见过的事多了去了,国公爷与郎君在外下落不明,老奴也是一时心急,受人糊弄,这才想着让人取些麻布来。”

容嬷嬷伏在地上,声音可怜极了。可简奉央若是真听了容嬷嬷的话,饶了容嬷嬷,那可就真是蠢货了。国公府出事,能有一个容嬷嬷,就会有第二、第三个容嬷嬷。她年纪小,本就弹压不住人,除了威势压服这些婆子婢女外,简奉央别无选择。但凡她在容嬷嬷一事上稍退半步,不死死的震住唐国公府,这些没主心骨的奴婢就会反了天,把她们这些个做主子的玩弄于鼓掌之间,当作纸老虎一般的糊弄。

简奉央神色未变,落在容嬷嬷二人身上的视线却越发森冷。简奉央的不表态,无疑让容嬷嬷看出了一抹生机。容嬷嬷神色一缓,眼里不由闪出几丝得色,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便是主子又怎样,吃了她几口Nai,可不照样要把自己当作长辈供着?

容嬷嬷这般想着,可跪着她身边的妇人却是心口一紧,她原本也只是个小管事,在国公府小心翼翼七八年,才有如今的地位,众人平日见了她,也会叫一句赖管事。可容嬷嬷这话岂不是要她七八年辛劳毁于一旦?赖管事咬着牙,磕头道:“小娘子,奴婢是被逼得,都是容嬷嬷说,要是我这事办的好,主子们欢喜,日后自有奴婢发财享福的时候。奴婢当真没想到容嬷嬷是信口胡说、狐假虎威,奴婢绝不是故意诅咒国公爷和郎君的。”赖管事说完,就嚎啕大哭起来。整张脸埋在地上,能听到的只有她呜呜咽咽的声音。

容嬷嬷是什么人,听着这话,当下就三言两语撇清道:“当时是你与我说,国公爷与郎君突遭大难,这会儿也没个消息,只怕没个好头了。还说你我二人若是趁着此时为主子办几件开颜事,主子们听了,心里舒爽,说不得身子就好了起来。若不是你信口开河说了那么多,我岂会做出这等欺上瞒下的事情?!小娘子方才可还晕着呢,若不是老奴一心惦念着小娘子,一时糊涂,岂会被你糊弄?!”

容嬷嬷淌眼抹泪,几句话的功夫就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可她是干净了,身边人却被她扣了一脑门的污水。赖管事听着容嬷嬷倒打一耙就懵了,待听完容嬷嬷的话,心口不禁揪紧了,她下意识看了眼简奉央,简奉央的视线就跟看死人一样落在她身上,她知道,若是今日自己不豁出去,只怕是逃不过一个死字。于是,赖管事跳了起来,朝着宁嬷嬷就扑了过去,对着宁嬷嬷又是撕又是咬,怒声道:“明明是你信口雌黄欺上瞒下,为什么还要诬赖到我头上去!”

容嬷嬷想不到賴管事竟然敢在简奉央面前动手,一边躲避着赖管事的捶打,一边怒声道:“疯子!疯子!你这作死的娼妇!明明是你见财起意欺负娘子夫人身上不好,为何还要诬赖我!”

“你还嘴硬!”赖管事听着容嬷嬷的话,眼圈都红了,“我打不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老货!”赖管事挥着拳头就扭了上去,她年轻,又比容嬷嬷灵活。现下豁出脸面来,容嬷嬷没几时就挨了好几下打,头上发髻被扯得乱七八糟,衣襟也被扭掉了几个纽扣。

容嬷嬷躲闪不过,腮帮上就重重的挨了一拳。容嬷嬷倒吸口气,这会儿心头火也上来了,冲着赖管事就道,“好个给脸不要脸的东西!NaiNai我看得起你,这才提拔你,偏你这狗东西居然欺负到Nai**上来了!小娘子尚需给我三分脸面,你敢在太岁爷上动土?NaiNai我今日打不死你!”容嬷嬷怒目而视,挥着拳头就冲了过去。容嬷嬷跟赖管事扭打在一起,屋里人都有点反应不过来。倚华想喝止几声,却被简奉央拦下了。

简奉央的声音高高扬起,“打啊,继续打啊,打死几个算几个,你们这些奴才,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主子的存在?”

一句话落地,赖管事与容嬷嬷立马就住了手。蓬头垢面的赖管事抹着眼泪就跪了下来,“奴婢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万不敢轻视主子。只是容嬷嬷实在太可恨,明明是她信口雌黄,以主子的名义开库房取麻布,当着主子的面,却是倒打一耙,把罪责都推到奴婢身上来。奴婢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这才质问了她几句,没曾想她是非不分,反而还说是奴婢揣弄的她。奴婢不服气,当时库房多少婆子姐妹们看见的,小娘子若是不信,只管去问,是不是如此?”

赖管事头磕在地上,脸上又是鼻涕又是泪,她虽然占据上风,可容嬷嬷也不是个吃素的主,看她肿起的脸颊,就知道赖管事也是吃了不少苦头。赖管事眼红耳赤,配着散乱的衣襟,哪哪儿都是在强调她的无辜。

简奉央彻底笑了起来,嘴角的笑意寒气四溢,她道,“依照你这么说,难道是我有眼无珠,偏信了容嬷嬷不成?”

赖管事被简奉央的反应骇了一跳,心口立时就坠了下去?简奉央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还要保住容嬷嬷不成?赖管事偷偷用眼角瞄了几眼简奉央,发现简奉央的反应实在有些不同寻常。简奉央正端坐在太师椅上,小小的身子在太师椅上更显纤弱,可赖管事却发现,简奉央的食指和中指弯曲并起,在太师椅的扶手上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这神情,莫名就让赖管事想起上阵杀敌的国公爷,让人摸不清楚,瞧不明白。

赖管事按在地上的手指紧紧扣住地面,她有些摸不清楚简奉央的意图,只好软下态度说,“奴婢不敢,奴婢绝不是这个意思。奴婢也是一心心急,被猪油蒙了心,这才办了糊涂事,在主子面前动手。奴婢原该请示过夫人和小娘子,得到夫人和小娘子示意下钥取物什才是正经。奴婢知错,奴婢甘愿受罚,还请小娘子原谅则个。”

赖管事冷静下来,里子面子上都做足了忏悔请罪的样子。容嬷嬷越发得意了,简奉央如此压制赖管事,可不是还是为了自己?到底是自己Nai大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岂有这般给自己没脸的?赖管事说话的时候,简奉央正死死盯着容嬷嬷的脸,自然是把容嬷嬷脸上那抹得意瞧在眼底。简奉央美眸一眯,正巧就听到了赖管事自请受罚的话,她转头就朝着容嬷嬷问了,“那容嬷嬷你说,这赖管事该如何受罚才是正理?”简奉央口吻淡淡,那神色完全不似一个十三岁的名门闺秀,那作派全然一副当家主母的模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