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戴镣铐的超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2:26:43

戴镣铐的超人 已完结

戴镣铐的超人

来源:落初 作者:苟天晓 分类:都市 主角:王吟王孙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戴镣铐的超人》是苟天晓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吟王孙,书中主要讲述了:白细胞将军王吟被选中在体外世界培养成白细胞战神即白细胞超人,当他回到人体王国时面临的却是身陷囹圄,而且被人吸食内功。王吟明白了培养超人是一种疯狂,为了拯救人体王国,他和女兵王孙走上了使自己和敌人恢复成普通战士的征程。这条道路远比变成超人更艰难备至、九死一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终于轰隆一声,他们落在了尘埃之中。

王孙连忙爬了起来,去扶王吟,但她却无能为力,因为现在的王吟太庞大了,庞大地与她产生了明显的界限。这时她才明白了自己心中那种恐惧的原因,啊,还有,王吟昏迷的脸上再次出现的暴戾、凶残、那种可怕的青气,还有王吟被丝绳勒得再次流血的锁骨和跟腱。王孙的泪水涌上了眼眶,她掏出急救包,包敷王吟的伤口,用冰凉的酒精擦拭王吟的脸面,刺激他醒来。在她的救助下,王吟的身体慢慢变小,伤口血止,脸上暴戾和凶残的青气也渐渐退去。最后他恢复了正常,也醒了过来。

“谢谢你。”王吟望着王孙虚弱地说。

王孙泪水涔涔而下:“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去胃液酸海。”王吟说。

王孙愣了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她环顾左右,天色刚刚黎明,他们离大树十字坡已很有些距离,位于一片灌木林旁。前方正是通向胃液酸海的方向,这里离胃液酸海也不远了,但大哥的身体刚刚遭受重创,坐车会很吃力,最好是坐船。啊,左前方不远处正好有一条淋巴河流!

王孙要背王吟,王吟摇了摇头,王孙只好扶着他向前慢慢走去。

大哥明显虚弱多了,虚弱而又沉重,这全是因为身上的这根丝绳!大哥每次只要使用白细胞超人武功,身体长大,就被这根丝绳勒住!每勒这么一次,大哥就遭受一次重创!这根丝绳真的就有这么大的神通吗?

他们走到了河边,等来了一条低密度脂蛋白船,他俩上了船,王孙扶王吟坐下来休息。

四周沉浸在黎明初的寂静中,船只慢悠悠地向前飘去。

“这条丝绳真有那么大的神通吗?”王孙望着王吟的锁骨和跟腱,忍不住问道。

“是的,这丝绳是由特殊的弹力纤维、胶原纤维和金属丝特制而成的,它就能束缚住白细胞超人。”王吟说,他的声调和神情并没有丝毫的沮丧和痛苦,反而有一种隐密的庆幸和喜悦。“《西游记》中孙悟空那么大本事,却被缚妖神和幌金绳绑得水泄不通,可见世上不论是谁,都有制服你的东西。”

“但长胜宝刀却一定能斩断它的,是吧?”王孙说出了寻思已久的这句话。

“是的,长胜宝刀能斩断它。”王吟承认道。

“但你为什么不斩断它呢?你为什么又把宝刀送给了王号?”王孙追问道。

“因为我必须控制我的白细胞超人的能量。”

“控制你的白细胞超人的能量?为什么?”

“因为它是一种疯狂的产物,必须扼制和消除。”王吟严肃和沉重地说。

王孙惊奇地说不出话来。虽然王吟的话她多少明白一些,但却不能理解。

“那你为什么把宝刀送给了王号?”一把长胜宝刀在手,抵得上十万甲兵!而且如果现在宝刀还在,王孙就会替王吟斩断丝绳!

“为了不使王号突变成癌细胞。”王吟忧伤地说,“宝刀卡在他的腰间,使他无法变成癌细胞。他如果不服食金离子,就会很快变成癌细胞的。”

王孙默然无语,她目击了王号突变的那一幕,眼看他就要变成癌细胞——原始兽,但宝刀生生地把他逼了回去!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长胜宝刀能护身——宝刀在身,谁也无法加害!”王孙惋惜地说。

“是的,所以现在王号也暂时无人能加害于他。”

可是你却失去了护身宝物啊!王孙心中惆怅不已。“那么王咏呢?”王孙问道。

“心核中金离子只有半量,这种半个白细胞超人的状态不能持久,要么服够足量的金子——现在他已经不可能了,要么他把体内的金子排掉,恢复成正常的白细胞。”

王孙正要问怎么排,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不禁惊叫道:“天哪,你吞下去的那个茶饼真是金子吗?”

“是的。你听过这句江湖上的传说:大宝窟,小金饼;海底藏,坡里存。”

“天!你这不是吞金自尽吗?”王孙惊恐地喊道。她突然明白了王吟身体骤然虚弱而沉重的另一个原因。

“对一般人来说就是吞金自尽,但我是个白细胞超人,起码是半个超人,还能对付一段时间。”

“为什么你要吞下它?”王孙继续喊道。

“为了不使别人得到,为了制止疯狂。”

王孙的泪水再次盈满眼眶。

“不要紧,咱们还有机会,就是找到酸精、碱精和胰酶精,用它们来化掉体内的金子。”王吟说,“不但要化掉我体内的金子,还要化掉王咏和王号的金子。”

“到哪里去找?”王孙的声音里充满了悲伤。

“胃酸海、胆汁苦海和胰腺河。”

“这些都是鹅毛不飘、化骨蚀肉的地方……”王孙的声音中充满了绝望。

“是的。但是长胜却走过,长胜真是好样的,我们现在要走的就是长胜之路。“

“可是长胜走过这三个地方后获得一身武功,腰缠万贯。而你呢?你是要化去金子和武功啊,这又算什么呢?”

“但性质是一样的。”

“一个是得到,一个是放弃……”

“是的,但目的是一样的。”

“放弃要比得到更难。”

“是的,放弃要比得到更难,但我必须这样做。”

“大哥!……”王孙的声音再次哽咽。她突然想到,王咏为了获得金子,会挖开王吟的肚子掏出金饼的!他作得出来!王孙不禁打了个寒颤,但她却没说什么,站起来去切割船上的脂质,以做早餐。她暗暗想,如果遇见这时情况,即使她和王咏有天壤之别,她也要和王咏拼到底,直到流尽自己最后一滴血!想到这里,她胸中豪气充盈,不再害怕了。

第三天中午,船只行驶到一个三岔河口,这里是个交通要津,船只络绎不绝,十分热闹。王吟指着另一条河道说:“从这里上去,有条通向胃酸海的近路,咱们从这里走。”王孙看见王吟虽然身体恢复得不错,但她还是不愿意叫王吟劳累,她要继续乘船。因为是逆水,没有自动去那里的船,她得雇一只船,没想到所有的船的都不愿意去那儿,无论她出多高的价钱。

“去不得也哥哥!”一个年青的水手尖声尖气地喊道,旁边的人发出了一阵哄笑。

“为什么?”王孙问。

“嘿,小哥你真的不知啊?从这里去胃酸海,那是直接把自己往虎口里送!”

“怎么是把自己往虎口里送?”

“嘿,我说你这位小哥,人看起来倒灵机,脑子却这么笨!你这样子还敢在江湖上混?我告诉你,从这里去胃酸海就是直奔强盗老窝!可不是往虎口里奔又怎的?”

众人都纷纷点头,这时一个钓鱼的老渔夫却反驳道:“你们都是道听途说,尽乱说些什么呀!我家就住在那里,那里现在是旅游的好去处,每天都有好多游客去呢!这位小哥我带你去!”

王孙大喜,与王吟上了老渔夫的钓鱼船,老渔夫摇着船,逆河而上,不久便拐进一条支流,芦花夹岸,越来越深。清风吹来,芦荡起伏,芦花飘荡。此情此景,使王孙一时爽然若失,觉得他们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但她马上又回到了现实,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体内世界最可怕的三大死海,而且前面又是吉凶未卜。

“孙助理的茶饼是金饼,那鸡黍梅酒却是什么?”王孙问道。

“鸡黍梅酒里面有一些酸和碱,用来帮助消化吸收金离子。”王吟说。

“原来是这样!这些酸和碱不是你说的酸精和碱精吧?”

“不是的,酸精、碱精和胰酶精是从胃酸、胆汁和胰液中提炼的高科技精端产品,江湖上做不出来。”

“啊,既然酸精、碱精和胰酶精是高科技的精端产品,咱们既使到了胃酸海、胆汁苦海和胰腺河,却怎么能找到酸精碱精和胰酶精呢?”王孙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清风山的极品青梅酒、白虎山的八宝鸡和二龙山的金粟胆米里面分别含有酸精、碱精和胰酶精的成份,可以做替代品。”

“原来是这样!”王孙全明白了。

“一般的酸和碱,包括青梅酒沉渣中的那些酸,仅仅只能帮助金离子的消化吸收?”王孙接着问道。

“是的。江湖上自从得知白细胞超人是用金子培养出来的后,服食金子之风大兴。不少人为了获得特异功能、增长功力和延年益寿,都来服食金子。但一般的人只敢服下一丁点儿,一过量就会送命。”

“是的,孙助理喝茶时只敢喝一两口!”但大哥却将金饼全部吞下了!想到这里,王孙的心里沉重地就像她也吞下了一块金子!

“一般人服用的微量的金子,以及与它配套的酸碱胰酶,它们的剂量也至关重要。孙助理除了手里有金子外,他还掌握了这些东西的剂量调配,他利用这一资本坐吃黑白两道,大发横财,壮大自己。”

“是啊,那么多人都被他留下了‘最值钱的东西’,这些人都已被他控制,他现在势力不小了!”王孙说。

“是的,这个孙助理也是人体王国的一个大敌。”王吟点点头说。

“这个孙助理到底是个什么人?”王孙说。

“你看呢?”王吟反问道。

“我觉得他不像纯粹的江湖中人,倒有点,有点咱们白细胞的味道。”王孙思索着说。

“是的。”王吟点头说。

“真的?”听到王吟的肯定,王孙却惊讶不已。

“不但是白细胞,而且还是实验中心的白细胞。”

“真的!”王孙更加惊奇不已。

“他是从实验中心得知金子和酸碱胰酶剂量的调配和控制的。”

“是这样的。”

“他的眼睛里潜伏着一种疯狂的神情,这是实验中心特有的——凡在实验中心呆久的人都有这种东西。”

“是的,是的!”王孙想起孙助理眼睛里潜伏的那种疯狂,真的她在实验中心见过不少!“我没有吧?”她笑着问王吟道。

“你没有。”王吟望着王孙湛如秋水的双眼严肃而忧伤地说,“但是我有。”

王孙心中一沉,低下了头。

船只一直行驶在芦苇荡中,黄昏时分,他们看见前面出现了岸头,岸头上有十几株大青梅树,树下是个茅屋竹篱的院落,一面酒旗微微飘荡,酒旗上书“清风酒家”四个大字。这时他们也嗅见了胃酸海巨大的酸味,里面夹杂着阵阵青梅的清香。

渔夫说:“到地方了!”他将船划近酒家,这时只见一个人笑吟吟地走到岸边,抱拳说:“及时雨哥哥终于来了!”

王吟王孙定睛看去,只见这人如果不是清风酒家的旱地狐狸,他又是谁呢!

旱地狐狸不再穿西装革履,而是一袭青色长袍,与现在这个环境很协调。他将王吟王孙接上岸,然后吩咐渔夫说:“任务完成得不错,你下去领赏吧!”渔夫躬身行礼说:“谢四寨主!”王孙朝渔夫看去,渔夫对王孙吐了下舌头,这个化了装的渔夫其实很年青,王孙也回了个鬼脸。

旱地狐狸把王吟王孙请进酒家。这酒家里面跟外面一样,拙朴粗犷,其实每件东西都很高档,这正是那种伪装的田园风味。旱地狐狸领着王吟王孙二人穿过大厅,走出后门,来到后面的一个水上厅子。这里四面环水,芦花飘雪,厅子的墙壁上挂着一把弓箭,一把鱼叉,和一领蓑衣,叫人有世外桃园的感觉。

旱地狐狸请王吟王孙上坐,然后正式对王吟躬身行礼道:“及时雨哥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王吟连忙扶起旱地狐狸:“经理先生太客气,你也坐吧!”

旱地狐狸坐了下来,吩咐酒保上酒上菜,然后说:“自从上次在苦瓜镇的清风酒家与兄长别后,一直思念不已,四处派人打探兄长的消息,得知兄长炸毁了基督山宝窟,吞噬了大树十字坡的金饼,小弟为兄长的英雄壮举击节不已,但却担心兄长的病情加重,今日见面,果不其然!”说到这里,旱地狐狸面色变得沉重。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王孙连忙问道。

“小弟曾给及时雨哥哥说过敝山寨有极品青梅酒,能治各种疑难杂症,请兄长上山一游,饮酒治病疗伤。现在兄长终于来了,这就好了!”

王孙点点头,这中间的道理她已知道了。

酒保端着酒菜上来,菜是一大盘鲜青梅,一大盘糖渍青梅,一大盘酸菜,一大盘泡菜。热菜是一盘青梅醋溜白菜,一盘青酶醋烧鱼。而酒则是一大罐青梅酒。

菜虽然这般清淡清酸,但王孙和王吟都饿了,饥不择食,吃得还不错。而酒则是好东西,王吟喝了一口,赞道:“不错!”然后对王孙说:“尝尝看,这便是青梅发酵酿制的上品青梅酒。”

“兄长所言极是!”旱地狐狸说,“这酒正是上品青梅酒,是完全用青梅为原料发酵酿造的。不像一般的青梅酒,是用白酒加青梅和冰糖泡出来的。”

王孙在苦瓜镇的二龙酒家喝过青梅酒,所以这次她也尝出来这是好东西。

王吟喝着酒,他的面色渐渐地出现红晕,神气也变得清爽起来。

“有效果吧?”旱地狐狸望着王吟得意地说,“等兄长喝上敝山寨的极品青梅酒时,那时方见神效!”

“清风山离这儿有多远?怎么走才能上山呢?”王孙急切地问道。她看见上品青梅酒对王吟就有效,便恨不得立即让他喝上极品青梅酒!

旱地狐狸手指身边的窗外说:“瞧,那就是清风山!”

王孙王吟举目望去,只见窗外迷茫一片的水泊对面,是一座巍峨的大山,矗立在逐渐苍茫的暮色之中。

“啊,不远啊!找只船现在就过过去!”王孙喊道。

“远倒是不远,只是这片水泊不好走。”旱地狐狸说。

“怎的不好走?”王孙说。

“因为这已是胃酸海了。”王吟说。

“这已是胃酸海!”王孙望着窗外的水,她还从未见胃酸海,只见它没有什么颜色,跟淋巴河水差不多。也不怎么动,只涌动着微微的潮汐。但这就是化骨蚀肉、尸骨无存的胃酸海!

“你难道嗅不出它巨大的酸味吗?”旱地狐狸问。

还没到这里时她就嗅到了,现在她却嗅而不见,因为连她吃的都是酸家伙!“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王孙笑道。

“胃酸海只所以化骨蚀肉,尸骨无存,因为它的成份是盐酸,是PH值0.9——1.5的盐酸!想想看,PH值0.9——1.5!除此之外,里面还有胃蛋白酶,这也是化骨蚀肉的东西!所以除了幽门螺杆菌,胃酸海对谁都是可怕的禁区。”

王吟点点头。王孙看着旱地狐狸,现在她明白了他是个幽门螺杆菌。“但是你一定有办法对吧?”王孙热切地说。

旱地狐狸站起来,从墙上取下那张画鹊弓,搭一只箭向对面的芦苇荡射去,箭发出尖利的响声。不多时从芦苇荡里划出一条船来。

“这船也是特制的,一般的船在酸海里会被化得无影无踪。”旱地狐狸说,“及时雨哥哥早一刻上山,早一刻喝上极品青梅酒也是好的!”

那只船渐渐划近,旱地狐狸又从一个柜子取出两件红色的鼓鼓囊囊的衣物,说:“这是敝寨的救生衣,兄长过胃酸海少不得它!”说完他帮王吟和王孙穿上了救生衣。王吟王孙看见这救生衣是由许多大小不等的革囊组成,严严实实地将他俩包裹起来。

那只船划到窗前,旱地狐狸领着王吟王孙走出厅子,上了船,船只向暮色深处划去。他们仨坐在船舱里,旱地狐狸在小几上摆上了一篮馒头——他们的饭还没吃完呢!王孙咬了一口馒头,天,这馒头也酸得要命!她不想吃了,但王吟却说:“吃,多吃点!”她望着王吟的眼神,这眼神跟在二龙酒家劝她多吃黄米饭时一样,她心里一动,便不再管它酸甜,大口吃了起来,不多时两人就将一篮馒头吃完。

天色已完全黑了,四周一片黑暗和寂静,唯有划船的桨声。旱地狐狸指着一个方向说:“那里是白虎山,”接着他又指着另一个方向说:“那里就是二龙山。”

听见这话,王孙心中一懔,忙探头看去,但除了黑漆漆一片,她什么也没看见。

“白虎山和二龙山也都是江湖上有名的。”旱地狐狸介绍说,他的声音里有一种淡淡的忧愁。

王孙继续望着望不见的白虎和二龙两山,走清风山已如此艰难,那白虎山和二龙山又怎么走呢?她心中也泛起了忧愁。但王孙生性乐观,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一定能走到!想到这里,她心中又释然了。

“胃酸海看似不动,其实它一直在慢慢产生,一直慢慢地向十二指肠流动,每天早上还有一次大排空。所以咱们必须赶在大排空前渡过去……”

黑夜里旱地狐狸的话有种梦呓感,黑夜里不管谁说话都有一种梦呓感。王孙身穿鼓鼓囊囊的救生衣,有一种安全感和温暖感,加上她又吃饱了酸馒头,不由得犯起食困,不久她就沉沉地睡着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