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先婚厚爱:宠你没商量

更新时间:2021-07-31 15:24:00

先婚厚爱:宠你没商量 已完结

先婚厚爱:宠你没商量

来源:落初 作者:箫竹 分类:都市 主角:萧冷军龙啸天 人气:

《先婚厚爱:宠你没商量》为箫竹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场无爱的闪婚,让沐晚晴整天要面对一个冰山般,打不动也骂不得的凶悍老公,不但得不到一点宠爱,大着肚子还要义务做诱饵,吸引敌人的火力。瞄的,老娘不发威你当我是泥人啊,好歹老娘也是个法医,惹火了我,不但偷走你的心,还把他切开了晾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找到沐晚晴身上的追踪信号了么?”龙舞天面无表情的将手机收好,转头问谈岳斌。

“没有,信号到了松林岛附近便消失了。我怀疑那里有什么东西干扰了信号。”谈岳斌眼睛盯着手上的追踪器说。

龙舞天微微皱眉,心里狠狠颤动了一下,脸上依然是不动如山,面沉似水。

“通知田鼠,启动B级计划!”命令下达,谈岳斌瞬间瞪大了眼睛。

“龙舞天,你疯了,现在还有机会的,你难道连自己的孩子也不想要了?”

龙舞天缓缓闭上了眸子,几秒钟后再睁开时,眸底只有森冷的寒光。

“孩子?我龙舞天的孩子怎么能有大哥全家的安危重要?这是我龙舞天欠了他们的!”

谈岳斌沉默了,龙队这样决定,就是摆明了想要牺牲那母女两个。略微冷静了一下,谈岳斌终究是忍不住问出了心底最深处的迷惑。

“如果,今天他们抓去的不是沐晚晴,而是欧彤和你没出世的孩子,你还会这样抉择么?”

“……”会,这个字龙舞天终究没有说出口,但他沉默的态度就等于是默认了。

谈岳斌低叹,事到如今,只能祈祷对方不要将事情做的太绝,能给沐晚晴带来一丝生还的希望。

林子里所谓的木屋不过是一些木头临时搭建起来的。屋子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勉强有个小木凳吧,还是没有靠背的那种。

沐晚晴忧伤的看着这样的环境犯愁:“要是下雨了,你们怎么也要给我准备把雨伞吧!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要怎么办?难不成就这么站着睡了?”

“你倒是自来熟啊,都这地步了,居然还想着下雨睡觉,你就不担心你男人不要你了,你回不去了?”司机憨憨的傻笑,只不过说出来的话和憨这个字简直不搭边。

“他来不来有什么区别么?”沐晚晴脱下身上的外套,折得厚厚的,垫在小凳子上。期间整个过程都没看那两人一眼,完全当他们不存在。

“这女人心可真大,我看不是缺心眼就是脑子进水了!”司机傻乎乎转头对着身边的副驾驶笑。

副驾驶那幽深的眸子深深瞟了沐晚晴一眼,转身离开了木屋:“小心看着点,这女人不简单!”

“不简单能怎么样,不过是个小孕妇,还手无缚鸡之力的。没事,这里有我你放心好了。”司机拍着胸脯保证。

“小心驶得万年船。老大那边要是顺利也就是这一两个小时就会有消息了,到时候……”副驾驶微微动了下手指,意识是杀了那女人灭口,司机点头表示明白。

沐晚晴虽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但眼神紧紧盯着对方,耳朵也支愣着,将两人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

“看来,要想个办法救自己了!”沐晚晴摸着下巴琢磨。

时间一点一滴的滑落,沐晚晴变得特别的安静,仿佛面临死亡的人根本不是她,而她不过是来度假,净化身心的。

司机也没有进来打扰她,那个副驾驶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好一会没有声音传过来了。初步估算已经有两个小时了,终于外面再次传来了副驾驶的声音。

“胖子,动手了!”

“怎么,二哥没出来?”司机惊讶的问。

“二哥已经被送进国安局了。而且还是提前了两个小时动身的。龙舞天那小子就没打算放人。”

副驾驶的声音阴沉的吓人,犹如实质般的杀气卷起了林子里一小股的旋风来。也让隔着木屋的沐晚晴微微心惊。

“两个小时前,那不是我们抓了这女人给他发消息之后,这么说,他得到消息就下令了?”

司机怒了,一张脸气的通红。

“没错,所以,那小子根本不在乎这女人和自己的种,既然如此我们就让他看到她们的尸体好了。”

“艹,干死丫的,直接杀了都便宜她,我们先玩了,然后在弄死那女人,就不信龙舞天还能不在乎!”司机一扫之前脸上的憨傻之气,狰狞的仿佛要吃人。

这一次副驾驶没有再阻拦他,事实上,他也抱了这样的打算。

司机见他没有反对,当下更加兴奋,拔出腰里的刀子,转身几步到了木屋门前飞起一脚踹开了大门。

屋子里,沐晚晴似乎明白即将要发生什么,眼神怯怯的看着进来的人,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小娘皮,你不是很厉害,不是很拽很镇定,你现在倒是镇定啊,倒是顶嘴啊!”司机狂吼,脚下却没停着,一步步朝着沐晚晴逼近。

“别,别过来,我,我一下子怎么侍候你们两个!”沐晚晴颤抖着声音问。

司机闻言停住脚步抓了抓头,转回头看向身后的副驾驶。

“五哥,还是您先来,我给你放哨!”他还算有点理智,狠狠剜了沐晚晴裸露在外的脖颈一眼,转头出了木屋,将门关好,把空间让给了副驾驶,也就是他口中的五哥。

副驾驶阴冷的走过去,一把抓住了沐晚晴胸前的衣襟,撕拉一声用力撕扯开。里面白花花的一团顿时暴露在空气中,由于他动作太过猛烈,让那一团白色的肉团狠狠颤动了几下,波涛汹涌之间更加诱人的心神,勾人的魂魄。

“女人,爷会温柔的,临死前也要让你尝尝真正男人的滋味。”

说完邪笑着扑了上去……

“不要啊!”凄凉的叫声伴随着令人揪心的哭泣声和浓浓的绝望,从木屋里穿透出来,把门外那个司机吓了一跳。

“艹,小娘皮嗓门还不小,瞧着她那双粉嫩的唇丰满又Xing感,这要是用起来一定特舒服,一会一定得让她的小嘴给我好好服务服务!”

一边猥琐的幻想着,一边伸手在裤裆里狠狠揉了一把,努力的安抚自己的小弟弟不要这个时候扎刺。

小木屋实在不怎么隔音,没过多久,便听到了里面肢体碰撞的啪啪声,还伴随着女人绝望的哭泣和男人舒爽的呻吟声。

司机香了口口水,身下涨的厉害,瞧着周围没人,忍不住将小东西掏出来抵着门,听着声音打**。

虽然一会也要肉搏上阵的,不过先来个开场白热热身也不错,他想当初可是一夜五次郎的,如今虽然年龄大了,两三次还是没问题的。

因为要鼓捣小弟弟,也不好另一手再拿着刀子什么的,很杀风景不是。索Xing将手里的刀子丢在了地上。

屋子里的声音又持续了好一会,最后在几个高扬音符的带动下,忽然攀登上了快乐的高峰,一阵低吼从里面那个副驾驶的嘴里吐出来。

就在这一瞬间,胖子还没来得急转头起身,忽然房门打开,一道寒光快如闪电的刺向了司机的脖颈。

司机的一只手还在鼓捣着小分身,裤子也褪到了膝盖上,这个角度要逃走是不可能了,多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让他本能的转身,侧躺,打滚闪开。

这些说来很慢,但真正做起来不过是眨眼之间。

司机没等弄明白怎么回事,身子也刚刚滚了出去,身后的寒光接着飞射过来,这一次的速度太快,根本不能完全躲开。

一阵剧痛传来,寒光湮没在他的身下,仔细查看,才发现那是一把细如柳叶般的带着特殊弧度的手术刀。刀尖正狠狠的穿过了他方才的****处钉在地面上。

“啊!你,你是怎么出来的,五哥呢,五哥!”

司机手忙脚乱的想要拔刀子,刚刚碰到那刀子,一道阴冷的声音冷冷的飘来:“我劝你最好是不要动,虽然那种地方没有什么大动脉,不过要是处理的不好,严重的小命就没了,就算不严重,你这辈子也只能做太监了。”

司机闻言顿时松开手,满脸痛苦的瞪着面前衣衫微微有些凌乱,但精神却出奇好的女人。

“我五哥怎么样了?”司机还挺重义气的,都这时候了还不忘问问他兄弟的下场。

沐晚晴勾唇冷笑,身子往旁边挪动,露出了木门里的场景。

只见方才沐晚晴躲藏的角落里,副驾驶也就是司机口中的五哥正裸着身体侧卧不动,但他的身下猩红的鲜血早就汇聚成了一个小水洼。

“啊,小娘皮,你杀了他?”司机愤怒的嘶吼,眼睛几乎要瞪出了眼眶,沐晚晴撇嘴,本想说他没死,可想到之前这两个人要对付她的打算,到了嘴边的话又改了。

“没错,我杀了他怎么样?”

“不可能,刚才你们不还是在……”那些男女欢爱的声音是那么的真实,怎么可能是假的。

沐晚晴邪魅的轻笑:“蠢货,下手之前都不先了解一下你们的目标么?你姑NaiNai我可是去年表演秀总决赛的热门候选人呢。凭借的就是口技。”

“要不是总决赛的时候临时拉肚子没参加上,那总冠军铁定是我的!”满腹感慨的叹息了一声低下头瞧了瞧司机一眼,仰脖扭头一副傲气凛然的模样往林子外面走。

她不会想到的是,胖子的身上不光带着刀子,还有**。

就在她转身的刹那,一道枪声响起,惊飞了林子深处的鸟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