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最后的告别之救赎

更新时间:2020-06-01 20:14:41

最后的告别之救赎 连载中

最后的告别之救赎

来源:落初 作者:菜花横溢 分类:都市 主角:杜雪瑶王佳妮 人气:

《最后的告别之救赎》作者:菜花横溢,都市类型小说,主角:杜雪瑶王佳妮,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青春是个一言难尽的话题,旅程中总有关于成长的苦涩与生命的不完美,但重要的是我们是否有勇气去拥抱这样的遗憾,走向未知的未来。  女主角杜雪瑶偶然听到3年前苦恋并分手的男友杨鑫在梅里雪山失踪7天的消息,她毅然放弃工作来到梅里。虽然已经过了抢救的黄金时间,但她依然相信能找到他。奇怪的是,梅里雪山的好多人都认识从没来过的杜雪瑶并热情帮组她寻找,雨崩村奇怪的电话,每个人口中不一样的关于杨鑫的回忆,在寻找杨鑫的过程中,雪瑶意外发现了杨鑫在这个纯净的雪山梅里的心路历程。冥冥中,好像杨鑫故意安排了雪瑶的这次寻找……杨鑫的朋友郝哲也单纯并固执地坚信杨鑫还活着,他用自己对友谊的真诚和行动鼓励陪伴着雪瑶。这只是一场,关于青春中的爱和友谊,梦想和人性的拯救。每个人都想救赎自己,每个人都愿意受到救赎。这只是一部温情疗伤的小说,如果你在书中找到了勇气,温暖和力量,那么别放下它,继续前行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末快到了,杜雪瑶睁开眼,天还黑着,居然失眠!她翻了个身,看窗外渐白。

人生苦短,去日苦多,难道真的苦才是人生么?

她眨着眼,满脑袋都是杨鑫,满脑袋都是离开杨鑫的时候那刻骨铭心的痛。

班长要带来的神秘人物是谁?今天,他会来吗?自己要穿什么见他?3年了,本以为自己的世界再不会出现这人了,如今又要面对这痛苦的相见和下一次离别吗?杜雪瑶正胡思乱想,突然电话来了。

是昨天刚存进电话里的马凯,这男人是大学时唯一追求过杜雪瑶又遭遇闪电般拒绝的人。如今居然成了王佳妮的老公,世界真小。

“喂!”杜雪瑶接起电话,看了一眼时间,才早上5点多。

“雪瑶!”马凯在电话那端,欲言又止。

“这么早!”杜雪瑶坐在被窝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雪瑶!”电话里换了王佳妮的声音。这让杜雪瑶心里蒙上了不祥预感,她声音有点颤了。

“出什么事儿了!”

“班长刚才打来电话,说杨鑫出事儿了。”

“他,怎么了?”杜雪瑶哆嗦着差点把手里的电话掉地上。

“你知道,他大四得心脏病,休了一年,回来跟我们班一起读大四……所以也只能算半个同学。所以,我们平时也没大与他联系。”

“别所以了,到底怎么了?”杜雪瑶粗暴地打断王佳妮,她知道这是命运,只能面对。

“毕业后,他就去了西藏,一直都没有跟我们任何人联系过。一个偶然,班长发现了他的行踪,这次他借着跟几个哥们休假旅游的机会,去西藏找他给他个惊喜,一开始还故作神秘,所以我们也刚刚知道,他说要带来聚会的神秘人,就是杨鑫。”

“他怎么了?”杜雪瑶机械地重复着刚才的四个字。

“班长刚才在西藏打电话说,他没找到杨鑫,他失踪一个星期了,他尽了所有努力找,发现公安局都登记在案了,是杨鑫家里人做的登记。你知道,他心脏不好,所以公安局最后给的答案是,他在爬雪山的时候,心脏病突发,也许是雪崩,也许……”

“别说了。”杜雪瑶的眼泪如井喷。“他不会死,他心脏早好了。只是还没被找到,王佳妮你不能说这跟说噩耗一样……班长电话多少?”杜雪瑶控制不住地大喊。

“我马上短信给你,雪瑶,你住哪里,我们今天过去陪陪你吧?”

“我要班长电话……”杜雪瑶挂掉手机,一切来得太突然,她曾经强迫自己阴暗地想象了无数个杨鑫不幸福的画面,但是如果他死了,一切就都不对了。

“好好的人,怎么就失踪了呢!”杜雪瑶头重脚轻地站起来,紧握着手机,好像要把它捏碎,很快班长的电话就过来了。

两天后,杜雪瑶出现在梅里雪山,这速度让班长惊讶得嘴巴都没法合上。

梅里雪山下的小旅店,两层小木楼,旅店的小院里点着篝火,火堆旁班长站起来向雪瑶激动得挥舞双手。

“雪瑶,快过来!!你没怎么变呵!”班长很胖,他眯起小眼睛,不好意思地用手挠了下后脑勺,想去拥抱一下她,又觉得这场合不怎么对,有点不知所措。“这山上太他妈冷了,不烤火我都觉得我要死。雪瑶,你来得真快啊,还习惯这海拔么?快过来,坐我旁边来,赶紧先一起烤烤火。行李,checkin,让我兄弟们去办!”

“他是在这里失踪的吗?”杜雪瑶瞪着布满血丝的红肿的眼睛,省去了很多寒暄,开门见山就问。

“是,这是他最后出现的地方,这的人都问遍了,据说是从这上了山就没下来。雪瑶,我知道你还在爱他,他们都和我说了,哎,你们两个也很久没联系了,我想,你还是节哀……”火光映红了班长的脸,好像打了厚重的腮红,他突然有点哽咽,说不下去。

“你说的对!”雪瑶悄悄抹了下眼角的泪。“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他究竟变了多少,为什么来西藏,我的确没把握找他。何况,他家财力那么雄厚,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出什么力?班长,我就是觉得我要找到他,我心里只有这一个简单的想法,我不想他就这么死了。”

“哎,雪瑶!我理解,但是也挺无可奈何的,你知道,其实我也是三年没见他……还有,公司有事儿,我定了明天的机票就要回去。你,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么?”班长欲言又止。

凌冽的雪山寒风吹过,雪瑶把帽子拉下盖住脑门,她捂住胸口做了几个深呼吸,海拔有3000多米了,在这种高原气候里,自己要被从外向里冻住,真不知道这样的环境有什么吸引杨鑫呆在这里的。还好面前的这火还算温暖。

“没事,你走吧!我一个人可以!”

“雪瑶,一毕业你就消失了,我们都知道是因为杨鑫。我不明白,你用了三年才修成的正果,为什么因为一件那样的小事就放弃了。你怎么不听听杨鑫和王佳妮的解释呢?”

“有什么好解释的!”雪瑶叹了口气“而且现在说这些,是不是太晚了……”

“其实,他身边从来都没缺过女人,他曾经说过我是他家的那只猫,他有了我,就再不会带别的女人回来。但是,我们在一起后,他还是会带女人回来。这让我很崩溃!我觉得我们的角色位置都没改变,只是他换了称呼,认可了家里那猫的地位。除了这,我还是继续战斗,只是我有了战斗的美好的名义因为我是主人。这样的日子,我心里已经疲惫很久了。这疲惫从我看见他紧紧抱住王佳妮的那一刻开始,变质成崩溃。我在他面前溃不成军。我厌倦了这场无休止的游戏,我也不再相信,他会改变。他居然抱着晚上就跟我住在一起的女人,你知道那滋味么?”

“雪瑶,你对爱情的要求太高了,现在的男人可比不上以前了。我爸妈他们那会儿,要是男人在外面跟别的女人乱搞,有个很难听的名词儿,叫搞破鞋,在单位里就从此抬不起头来。破鞋啊!现在,你看看吧,小三儿,**,连女人们的愤怒都快要麻木了。女人,宽容点,就能过好日子,其实就这意思吧?你看我和你嫂子,吵吵闹闹这么久,每次她都喊着要离,我一瞪眼,我说离就离,她就软了。女人,找了伴儿,将就过,也就是那么一辈子的事儿!幸福这玩意,太抽象了,不适合我们去仔细合计!”

“那么爱,相守,责任,和承诺呢?女人就活该接受这样的现实?被不断背叛的现实?”雪瑶端起班长递到手里的马Nai酒咕嘟咕嘟一饮而尽,她想现在这样的时间,两个人来聊这样的话题,又有多不合适。

“雪瑶,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毕业酒会你没参加,太可惜了。你知道吧,有的时候,事情并不跟你想象的那样,比如说,你和杨鑫分手后,其实他一直都没找女朋友,他一个那么帅的男孩子,突然变得孤独,解散了话剧社团。在毕业酒会上,他说了一席话,我们班一半女孩儿听了都哭了。可惜你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没看到那精彩的一幕。”

雪瑶听了肩膀一抖,那毕竟是她无法释怀的初恋,无论美好还是丑陋,无论恐惧还是绝望,原谅与否,都与回忆无关,与感情无关……

“他说什么了?”雪瑶又咕嘟喝下一口,觉得五脏六腑都火辣辣的。

“三年多了,我已经记不住了,我这人形象思维,我就记得当时我们班女孩哭得那鼻涕眼泪的样儿。模模糊糊,是关于爱情和人生的感悟什么的吧。不过在那之前,我们都跟你一样,以为这位花花公子,养尊处优,什么都不愁。那天,那个一米八的大老爷们,他也哭了。其实,我认为,有那么一半的眼泪,是为你流的。雪瑶,我们都觉得挺可惜的,你能那么死心塌地追他三年,却不肯听他说一句解释!哎,那时候,你跟王佳妮那关系,我们的确也是都不敢点这炮筒,何况又要毕业了。”

雪瑶叹了口气,没有说话,眼里又有泪光闪烁。

“不过我们现在说这些都晚了。雪瑶,我劝你还是随便走走,赶紧回去上班吧!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吧。听佳妮说,你的工作还不错,在CBD,别耽误了。这年头,找个好男人难,找个好工作比找好男人还难!杨鑫这家伙神出鬼没的,什么东西都没留下。咱们,还是面对现实吧。”

班长呼了一口气站起来,脱下身上披着的大棉衣,搭在杜雪瑶颤抖的肩膀上。

其实,他弄错了,让雪瑶此刻感觉冰寒地冻的,是她的心。人世间,没有比遗憾两个字更让人肝肠寸断的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