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背负罪责的我在暗影中的救赎之路

更新时间:2022-08-01 10:40:29

背负罪责的我在暗影中的救赎之路 连载中

背负罪责的我在暗影中的救赎之路

来源:落初 作者:子骐 分类:二次元 主角:狄王宫 人气:

火爆新书《背负罪责的我在暗影中的救赎之路》是子骐所创作的一本二次元风格的小说,主角狄王宫,书中主要讲述了:(非同人、非穿越、无系统。一部单纯的原创战斗类轻小说。)泸洺曾被掠夺到亚斯琪大陆上最强大的天心帝国,用于培养候补的帝国守护者。接受了帝国的特殊训练,他接触到了这片大陆上各种强大而神秘的战斗力量。最终成为了帝国的杀人机器。逃离了帝国之后,他本想安静地了却馀生,却意外地认识了半精灵女孩赛娜和她背后的组织——暗刃。在赛娜他们的引导下,泸洺接受了他的力量所带来的责任与宿命,和这个以暴力反抗黑暗的组织并肩战斗。为了守卫其他人的自由,也为了了结自己曾经的罪过和恩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的城外可不像城内这么安静。

都城里有七成的土地是平民区,居住着普通人还有大部分贫民。

靠近外围的平民区破烂得如同灾区。帝国早就懒得管这里了。

晚上,城市之外的土地是属于另一类生物的。

很少有人知道那些东西的模样——曾经有四个好奇的人在夜晚溜出城去一窥究竟,之后人们好几天都没有再见到他们。

士兵们出城搜寻,最后只带回来了几根血肉模糊的肢体,上面遍布着狰狞的齿印和抓痕。

后来,帝国颁发了太阳落山后不得外出,以及白天必须在指定道路上通行的命令。同时还在每座城市都修筑起了高高的城墙。

咒术师们在城墙上设下了可以驱逐这些怪物的咒术。凭借着这样强大的屏障,人们才在黑夜中得以安眠。

但没人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出来的。

晚上,老老实实地躲在屋子里才是最安全的。

只是靠近城边的平民区,总能听到围墙外面那些瘆人的嚎叫声。

泸洺很不幸地住在了平民区里,更不幸的是他正好住在围墙边。

不过幸运的是,他早就习惯了那些奇怪的哀嚎声,还有平民区夜晚斗殴、抢劫的声音……

总之不论出现什么声音,他都能睡得着觉,能够惊动他的只有黑帮来收保护费,还有帝国来“征召”“士兵”上战场的时候。

不过那些人还没有“勤快”到大晚上来“工作”的。放在白天,泸洺隔着老远就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没等他们闯进来他就先溜走了。

夜深了,泸洺躺在他那普通的石床上,裹着一条普通的破被子,睡着他普通的觉。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又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他当然不在意这些,反正他家里一分钱都没有。

接下来,他普通地翻了个身……好吧,普通的事情到此为止了。之后发生的事情,是无论过去多少年,泸洺都不会忘记的。

通常他翻过身来,脸都会贴到冰冷的石头上。但是这次不一样,他感觉自己的头似乎埋进了什么东西里面,软软的,似乎还在不停地起伏着……好像还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过脸颊,带着一丝腥甜的味道。

“啊……”

他依稀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叫声——因为那声音太轻太柔了,不像是城外怪物的嚎叫声。

“什么啊……”泸洺迷迷糊糊地自言自语道。

“嘘……”好像是在提醒泸洺不要出声。

声音更清晰了,泸洺即便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里也知道这是人的声音。

“哦,人啊……我还以为……”他喃喃地说了一声,在睡梦的本能中,把脸向那柔软的东西贴了过去。

“等等……”泸洺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人!”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一下子跳下床来。

“啊!你是谁啊?”泸洺几乎是尖叫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床上多了一个人——一个年轻的小女孩,娇小的身体裹在贴身的黑色夜行衣里,还不成熟的线条完全展示了出来。银色的长发盖过肩膀,怀中紧紧抱着一把细长的刀,白净的瓜子脸上沾着一些黑色的污渍。耳朵尖尖的,像精灵一样,一双明亮的蓝色眼眸警惕地盯着面前这突然发现她的人。

如果刚刚那个位置没有偏差的话,泸洺的脸大概是贴到她的胸口上了……

“不要说话……”女孩紧张地轻声提醒他。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里面有动静!”屋外忽然有人大喊道。

“你是做什么的啊……”泸洺问道。

说话间,泸洺家那破烂的木门被“砰”地一下踹开了,几个士兵冲了进来。

泸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两个士兵按在了地上。

“喂,喂,”泸洺说道,“我和她不是那个……那个关系啊……我也不知道她是从那里来的啊……况且……你们不是已经不管平民区里的事了吗?”

“闭嘴!”旁边一个士兵一脚踢在泸洺的脸上,泸洺的嘴角直接流出血来。

“站起来!”一个士兵粗暴地把那个女孩拉了起来。

女孩挣扎着想要反抗,忽然一股鲜血从口中吐了出来,她也一下子失去了反抗的力气,任由士兵们把她连拖带拽地按在了地上。

泸洺看到那个女孩垂着头,生命的迹象正在逐渐衰弱。她的胸口正在流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你们……为什么为难人家一个小女孩啊,”泸洺大声说道,“平时那些坏人欺负平民的时候,你们去哪里了啊,那时候你们怎么没有现在的威风呢?”

“闭嘴!”又是一脚踢了过来,这下子泸洺右半边的脸彻底肿了起来,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队长,从衣服和刀来看,她就是我们要追的人,但是这个男的,好像不是之前和她一起逃跑的人。她的同伙应该已经被狄佑大人在路上处决了。”一旁站着的士兵汇报道。

女孩听到了“处决”两个字,身体突然像受到了惊吓一样抽搐了一下,接着泸洺听到了啜泣的声音。

不过在这紧张的气氛里,没有人太过注意这细微的声音。

“收留反叛者,意图掩盖行踪,视为同伙。就地处决。”队长说道。

“什……什么?”泸洺大声嚷道,“喂!我睡了一觉怎么就成了什么同伙了?你们给我解释清楚啊。”

“解释?你算是什么东西,”那个队长把泸洺的头一下子按在了地上,又揪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脸拉了起来。

一阵恶臭的酒味扑面而来,泸洺感觉那个人的脸就快贴到自己脸上了,“为什么?告诉你,原因就是——你的人头也可以让我们多领一份赏金。”

“你们……”泸洺愤怒地大吼道。

“动手!”

“是!”

旁边的两个士兵把泸洺死死地按住,身后的士兵把手中的火枪背到身后,抽出了挂在腰间的佩刀,对着泸洺的后颈高高举起。

“难道我欠那些黑帮的‘保护费’要这么还回去吗?”泸洺用奇怪的语气说道。

“这可以算是犒劳保护你们的军队了。”身后的人恶狠狠的说着,挥刀向下砍去。

“保护?”泸洺撇出一丝冷笑,“这样的保护,还是留给你们自己吧!”

在刀刃就要砍到泸洺的一瞬间,泸洺的右手忽然反过来抓住了按着他的那个士兵,右臂用力一挥,连同那个士兵一起带动了起来。

钢刀落下,正好砍在了那个士兵的后背上,血肉和骨头断裂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那种能够一刀斩断后颈的力道,一下子把刀身全部砍进了那个士兵的身体里面,拔都拔不出来了。

所有人都被泸洺的反击震住了。在士兵们愣神的一瞬间,泸洺迅速地把左臂也挣脱开来,反手一拳打过去,将刚刚按住他左臂的人打翻在地。接着又一脚把身后行刑的士兵踢倒在了地上。那两个人抽搐了一阵子,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哎呀,哎呀,”泸洺揉了揉自己刚刚受伤的半边脸,说道,“就这么点本事,还想要‘保护’别人?”

“你……”士兵的队长惊恐地看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泸洺说,“我不过是被这个国家抛弃的一个普通人而已。”

“你……你别过来……不然……”士兵队长战战兢兢地拔出刀来,架在了那个快要失去意识的女孩的脖子上。

锋利的刀刃划破了她细嫩的脖颈,血顺着刀刃流了下来。在凄冷的月光下,看着就像一条漆黑的墨线。

女孩的身体因为疼痛微微抽搐了一下,又没有了动静。

“不然你要怎样?我又不认识她。拿她威胁我,你觉得会有用吗?”泸洺向剩下的三个人走过去,“而且……”

“而且什么……”

“不用我动手,再过几秒钟你们也该死了。”泸洺淡淡地说道。

“你……你什么意思?”

泸洺的话音刚落,他们头上屋顶“轰”的一声破开了一个大洞。

众人还没来得及看到溅起的烟尘,忽然一束白光如同流星一般从天而降。

泸洺连忙闭上了眼睛。而那其他几个士兵反应不及,一下子失去了视觉,害怕得尖叫了起来。

在一片黑暗中,泸洺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和他擦肩而过。

过了一会儿,泸洺感觉到那道白光应该已经消散了。于是他缓缓地睁开了眼。

那三个人果然已经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脸上还保留着临死前的惊恐的表情。但是那把刀还没有落下来——这次它架在了泸洺的脖子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