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更新时间:2020-03-25 16:39:47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连载中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来源:落初 作者:雨后不带刀 分类:二次元 主角:秦空千叶县 人气:

完结小说《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是雨后不带刀最新写的一本二次元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空千叶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世间唯我独法,人前显圣。一名超凡者重生在日本东京的故事。为了活下去,我可以绑架全东京!心存善念,行事果断,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一本略黑暗向的小说,非宅向。又名《我在岛国装神弄鬼》《没看过火影也没关系》《这书和火影有关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早在店内有争吵的时候,街道上就已经围拢了一圈看好戏的人,海部料理屋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这出好戏看。

水野空的这一巴掌力道可不低,愤怒之下加上微量查克拉,醉汉被一巴掌甩的飞了起来,满身的酒气连同着几颗牙齿也被甩上了天空。

水野空松开了握着醉汉的手,在围观者瞠目结舌的眼中,一百七十多斤的醉汉砸在了路边的垃圾桶上。

这是多么重的力道,围观者不禁捂着自己的脸,暗暗发疼。

在地上咳嗽了几声后,醉汉蹒跚着站了起来,他摸了摸流血的口腔,怒不可遏的挥起拳头。

醉汉的半边脸被一巴掌扇的肿了起来,嘴巴里,鼻子中淌出的汩汩鲜血抹了一脸,再配上说话都漏风的缺损牙齿,看上去除了凄惨外再没有第二个想法。

水野空才不会怜悯这样的人间杂碎。

又是一脚飞踹,醉汉还没有站稳,就被水野空踹到地上,葫芦似的接连打着滚。

海部纱有些焦急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小树袋熊一样抱着水野空的腿,“不要,不要再打了,水野同学,不要因为我惹出麻烦。”

水野空没准备再继续打下去,从话语里听得出那醉汉可能是海部纱的父亲,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方面对着同学的父亲痛下狠手,虽然对方是个渣滓,但谁知道海部一家是怎么看待这醉汉的,一时上头冲上前好心办了坏事,被人记恨的教训水野空上辈子也做过。

水野空蹲下来搀扶着海部纱和她的母亲站了起来:“安心,我心里有数,只要他不再过来打你,我就不会动手。”

海部纱不是怕爸爸怎样,而是怕水野空下手没有轻重酿成大错,说不定会被学校开除。

醉汉这下在地上躺了几秒钟,眩晕的脑袋才堪堪回过神,被狂风样的打了两下,他的酒气也消散了一些,酒壮怂人胆,他只有在饮酒之后,而且在曾经的妻女面前才敢逞英雄,色厉内荏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他撅着屁股,艰难的扶着垃圾桶站了起来,看到护在母女二人前的水野空,他内心害怕的朝后退了几步。

那一巴掌一飞踹唤醒了他懦弱的本性,他哆嗦着嘴唇,骂人的话到了嗓子眼转了一圈又吞了回去,这种有话不敢骂的感觉让他的痛苦更加加深。

在看到水野空想要前进时,他的两条腿都在打哆嗦,死死的咽了口唾沫,他恶狠狠的说道:“臭婊子,别忘了把钱打给我!”

这句话是对着海部纱的母亲说的,说完之后,醉汉瞪了一眼海部纱捂着肚子狼狈的逃走。

海部纱站在母亲身旁,刚才发生的一切让她的身影仿佛变得更加渺小,腰弯的更厉害。

一个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把伤疤赤果果的暴露出来,然后在众人面前扒开这道伤疤,让里面的脓与恶水流淌出来。那个男人就是海部纱的伤疤,是从幼年时期就缠绕着她的阴影。

明明已经在众人面前被打过那么多次,她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在乎伤疤被挑开,但为什么在水野同学面前却会觉得这么难受。

连呼吸都不能呼吸,嗓子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的掐住。

她颤抖着捡起地上的书包,两只手被带子勒的发白。

她根本不敢去看水野同学,连盯着他的鞋尖都不敢,她只觉得自己变成了渺小的蚂蚁,最后的一丝尊严也在水野同学面前,被那个名义上的父亲扯掉。

水野空也不知该说什么,他能理解这种难堪,没有人想在熟人面前暴露自己的伤口。

海部纱的母亲忍着被打的伤痛,脸上挤出了虚弱的笑容:“小纱,我们回家吧。这位同学,不嫌弃的话也进来坐坐吧。”

即使刚经历了那样的事情,海部的母亲还是能用笑容面对,这份坚强和从容水野空自认做不到。

再三推辞之后,三人在周围街坊围观下走进了料理屋的二楼,母女二人居住的生活间。

“请稍等一下,我去拿药箱。”

海部纱就那样正坐在地上,双手握成小拳头放在膝盖上,低着头,厚厚的刘海几乎要遮住整张脸。

让水野空去打架他毫不畏惧,但如何安慰别人就是苦手了。

他斟酌了一下,轻轻说道:“身上还痛吗?”

海部纱用蚊子般的声音嗫喏着:“不……不痛了,我,能忍得住。”

两个人都有这样的混蛋父亲,水野空想到这这具身体也是因为受不了酗酒的父亲而离家出走,但不同的是海部纱还有一个母亲相依为命。

“妈……妈妈不是他说的那样的人……水野……水野同学不要误会了……”海部纱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忍住没有在水野同学面前哭出来,“他……他就是……”

“我知道,他就是一个混蛋。”水野空觉得在同学面前说对方的父亲是混蛋有些怪怪的,“因为我也有一个这样的父亲。”

“唉?”

水野空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叙述了出来,从父亲失业酗酒,到母亲离开,再到自己离家出走现在离群索居。

他的语气很平淡,就像在说一个道听途说的故事,但有共同体验的海部纱却听得心头一颤,海部纱没想到两个人有同样的不幸,而且说起来已经孤家寡人的水野同学更加的可怜。

“一切不幸都会过去的,没有谁会一直停在过去或者现在,海部同学,要是他再混蛋的话,你可以告诉我,别忘了咱们两个可是战友。”

海部纱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的小声啜泣出来。

一滴滴眼泪从眼眶中流出,滴在手背,滴在膝盖。

被自己说哭了?

水野空一时有些慌乱,手足无措的不知怎么办,他的手举起又放下,最后按在海部纱的肩头,启动了医疗忍术。

从店内被摔出来的时候一定很疼。

“没事了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水野空持续不断的释放着查克拉。

海部纱只感觉被水野抚摸的地方好温暖,连疼痛的感觉都衰退了不少。

她小声嗯嗯的应着,本应抽痛的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跳着,身体放松之下有些歪斜。

“小纱,我把药箱拿来了。”海部母亲推开门,手里拿着备好的药箱,惊诧的看见自己的女儿半靠在同学的身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