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神话2三国绝恋

更新时间:2022-08-29 11:36:42

神话2三国绝恋 已完结

神话2三国绝恋

来源:阅读云 作者:毅小川 分类:军事 主角:孙坚刘表 人气:

毅小川新书《神话2三国绝恋》由毅小川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孙坚刘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如果你是一个男性读者,喜欢热血激情的战斗,请不要错过《神话2三国绝恋》,在这里,你会看到主人公易小川通吃三国名将,赵云、吕布、关羽、张飞、许褚、典韦、太史慈、孙策全都不在话下。不仅单挑名将,更勇闯数十万大军,统帅百万军队战斗,打斗精彩,场面宏大,不容错过。 如果你是一位女性读者,喜欢纠结、虐心、感人的爱情,也不要错过《神话2三国绝恋》,易小川和玉灵、小乔、孙尚香、曹无双的多角恋,诸葛亮和黄月英、孙策和大乔、周瑜和小乔、曹操和小乔、太史慈和孙尚香等罕见的爱情,这里都有精彩表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元190年,贼臣董卓自从入主洛阳以来夜夜笙歌,荒*无度,滥杀忠良。终于,他的行径触到了天下所有英雄好汉的底线,于是,在当时最为兵多将广的枭雄袁绍的倡议下,天下英雄集结一起,号称十八路诸侯,展开了对董卓的讨伐。很多人都相信邪不压正,可是他们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也许所谓的“邪”是真邪,可是谁能保证那号称的“正”里面就是一点阴暗的东西都没有呢?由于各路诸侯都各自考虑自己的利益,所以他们在发兵以及作战的时候都有所保留,矛盾重重,最终,虽然他们打得董卓被迫弃洛阳而去,但是董卓的实力却没有太大的折损。相反,打着正义之师的十八路诸侯却支离破碎,不欢而散。

而在这其中,有两个人却显得极为特殊。他们分别是许昌的曹*曹孟德和江东的孙坚孙文台。

孙坚,江东的大英雄,极为骁勇善战。因此在攻打董卓的战役中,他一直带着自己的长子有着“江东小霸王”之称的孙策孙伯符和跟随自己多年的战将打前锋。因此,他也是第一个进入洛阳城的人。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在一片废墟的洛阳城中,孙坚找到了天子匆忙逃走中遗失的传国玉玺。孙坚为人,颇有野心,加上自己的儿子和一班战将的建议,他决定将传国玉玺悄悄带回江东,希望在玉玺的庇佑之下,自己终能成为一代霸主,如果有可能······

而另一个人,曹*曹孟德,似乎考虑的更长远一些。他的大军本来就紧随孙坚之后,属下也曾力劝他抢在孙坚之前入主洛阳。可在曹*看来,一个活生生的天子远比一座已成废墟的城池重要,于是他全力追赶天子,欲将天子控于手中,从而挟天子以令诸侯。历史证明,他是对的。

而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小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孙坚极力隐藏自己的拥有传国玉玺这个事实,但是袁绍还是得知了。只不过他知道的有点晚,当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孙坚已带着自己的一班人马赶往三津渡。三津渡是返回江东的必经之路,按照原计划,三津渡已有江东那边的船只前来接应。此时孙坚所部拥有粮草已经不多,从粮草和玉玺安全考虑,孙坚自然应该在最短时间内赶往三津渡。不过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要通往三津渡,就必须经过由荆州之主刘表刘景升所管辖的水域。可是长年以来,孙坚和刘表各据守长江一方,因此,两方势力经常因划分水上辖地而大战不犯,小战不断,双方心中早已积下深怨。从这点考虑,要顺利到达三津渡怕不是那么容易。更坏的消息是,孙坚收到探子可靠消息:袁绍已经得知自己藏匿传国玉玺的事实,并且密信给刘表许下重礼让其在水路截杀孙坚。事已至此,勇猛过人的孙坚倒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与其任人宰割,不如主动出击,自己要带着自己的精兵强将前去会见刘表,如果他愿放他们过去,那自己愿将以前掳掠荆州的物资全部奉还。如果他敢动武,那自己就直取刘表首级,来个鱼死网破。

公元191年。正月初七正午。刘表大营3里外一开阔地处。

面对刘表大营方向正是孙坚的军队,5000多士兵整齐列阵,骑兵,步兵,盾牌手,弓弩手排列有序,一看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更加难得的是,虽然明知双方兵力悬殊,可是江东士兵个个满脸*人的杀气,丝毫没有一丝怯意,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队列之前一字排开的,正是江东战将。为首一人,广额阔面,虎体熊腰,单手握着一把85斤重的古锭刀,双目炯炯有神,正是有“江东猛虎”之称的孙坚孙文台。旁边一人,看年纪不过十六七岁,但是生得高大威武,美姿颜,略黑的皮肤闪着*人的英气,正是孙坚长子“江东小霸王”孙策孙伯符。护守在两人左右的分别是江东悍将程普程德谋、黄盖黄公覆。

背对大营的是刘表的军队,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卫队。因为除了蔡瑁、黄祖两元大将外,剩下的只有大约200士兵。队前之人,正是荆州之主刘表刘景升。刘表今年虽已有50,但其“身长八尺余,姿貌温厚伟壮”《出自三国演义》,举手投足之间,颇有皇室之风。

时至寒冬,原本应该绿草茵茵的阔地现在是一片土色。周围高大的树木也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双方此时还出于对峙状态,一时间,除了偶尔飞过云雀凄凉的叫声外,其他的,再无一丝声响。小川说:也许,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吧。

看到刘表这个阵势,警惕的孙坚顿时心生疑惑。此地距刘表大本营足有三里,可是刘表竟然只带不足三百将士前来相见,难道他有什么阴谋吗?再看看四周,一片平川,连个沟壑都没有,绝对不可能藏有伏兵。没伏兵,大军,难道,刘表不打算和自己动手?想到这里,孙坚紧绷的心稍稍放松了些。不过,他还是要试探试探。

“刘兄,”孙坚横刀立马,“今日你只带200多甲士前来,难道是藐视我孙坚吗?”

刘表微微一笑,“文台兄,你我各据一方,隔江相望,长年难得一见,难道今日一见面,口气就非得如此生硬吗?”

孙坚握了握刀,抿了抿嘴唇,想来也是,人家只带寥寥兵马前来,颇有议和之诚意,自己大可不必有失礼数。想到这里,孙坚的口气立马缓和了很多。

“是啊,刘兄,你我平时都各自奔忙,很难相见。今日一见,也算上天所赐缘分吧,不知刘兄有何见教?”

刘表捋了捋胡须,“文台兄客气,见教不敢,只是有一事相商。”

“哦?”孙坚皱了皱眉,“不知所商何事?”

一旁的荆州上将蔡瑁挥了挥手,一甲士立马双手捧着竹简,快步跑向孙坚跟前,将竹简递了过去。

孙坚展开竹简,逐字阅读上面的内容,这不读不要紧,是越读越生气。读到最后,他一把将竹简抛向空中,手起刀落,竹简顿时化为碎片。

看到孙坚如此举动,蔡瑁不觉露出一丝狡黠地微笑。

“父亲,书简上都写了什么?”见父亲如此动怒,孙策不禁有点好奇。

孙坚看了看孙策,又看了看程普,没有回答。

“刘兄,”孙坚转向刘表,“你将如此私密的书简交与我看,敢问是何意图?”

“哈哈哈,”刘表捋了捋下颌的胡须,“文台兄晓事明理,机警过人,我都如此这般,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孙坚如钩子一般凌厉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刘表,妄图从这个外表温和儒雅的荆州之主身上找到一丝蛛丝马迹,可是打量了半天,他并没有发现一点奸伪之色。

“刘兄之意,恕吾愚钝,还请赐教。”孙坚之言,句句铿锵。

刘表微微一笑,“既然文台兄不愿挑明,那老朽就直说了。文台兄也看到了,袁术密信给我,许我重金城池,让我全力在将军到达三津渡的路上截杀将军,虽然你我之间素有矛盾,但是····说道这里,刘表故意顿了一下。

“如何?”孙坚追问。

刘表仍然是满面笑意,“但是我刘表并不打算这样做。”

“哦?”孙坚皱了皱眉,“难道袁公路所许的三座城池少了吗?”

听到这话,刘表面露愠色,“文台兄这话就有点瞧不起我刘表了。天下豪杰,谁人不知文台兄大名,兄与其子孙策,皆是能射虎猎豹之辈。董卓号称天下无敌的西凉骑兵尚惧你七分,更何况我刘表呢?”

听到刘表这话,虽然知道是溢美之词,但孙坚还是心头大喜。孙坚本来就是多勇少谋,喜听好话之人。刘表的这番三分真实七分吹捧之言,顿时让他放松了不少警惕。

“刘兄赞美,我江东男儿豪杰辈出,我孙坚只不过是浩瀚宇宙中一颗微星罢了。”

“是啊。”听到孙坚这种回答,刘表知道自己的话说到他的心里去了,而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趁热打铁,继续给他灌迷魂汤。

“百闻不如一见,今日见到文台兄的雄狮,果然是训练有素,威风凛凛,看来我决定不与你为敌是正确的选择。”

孙坚面露得意之色,刚想答话,一旁沉稳持重的程普赶紧打断。

“主公,我观刘表今日态度一反常态,平日里我和他们的荆州水兵势不两立。但今日他却对主公极力赞美,怕是其中有诈啊!”

听程普此言,孙坚发热的脑子也顿时冷了一下,觉得所言在理。就在这时,旁边的孙策插话了,一脸的不以为意。

“程叔此言差异,刘表已经老迈昏聩,问其帐下有哪名将领是我和父亲的对手。依我看,他不与我们为敌是明智之举,我们大可不必前怕狼后怕虎,畏首畏尾。”

那边的刘表和蔡瑁相互对视一眼,蔡瑁心领神会,悄悄勒马离开了。

“文台兄,”刘表继续加温,“说实话,如今天下,就属袁公路势力最大,他又是十八路诸侯的盟主,按照道理,他的话我不应该不听。可是我又不想与你为敌,故今日特约在此相见,我有一计,既可保文台兄安全返回江东,又不至于让袁绍埋怨我违其嘱托,日后记恨于我,不知文台兄意下如何?”

“哦?”别说孙坚,听到这话,就连包括孙策、程普、黄盖在内等人都顿时奇心大起,会有这样的好计策吗?

他们四人相互用眼神交流了一番,最终孙坚发话了。

“竟有这等计策,还请刘兄明示。”

刘表指了指身后,“据此三里处是我方大营,营内驻守一万五千精兵,我已下令,命将士不准为难文台兄。所以待会文台兄只管冲杀,我部只做佯攻之状。如此,文台兄既能安全通过,来日我也可以向袁绍交代,就说我刘表轻敌,不慎让文台兄冲过防线,那他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文台兄,你看此计如何?”

“不可啊,主公。”听到刘表这番话语,一向少言寡语的黄盖黄江军极力反对。

“是啊,父亲。”孙策也赶紧附议,“谁知刘表是真心还是假意,万一他诱我们前去,然后突然变卦,将我们团团包围,那我们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啊!”

“对啊,”程普也觉得这样甚是冒险,“策公子所言有理,我们不能轻信刘表的话啊!”

见众将都一致坚决反对,一时间,孙坚也打不定注意。

“哈哈哈,”刘表仍是满脸的笑意,“都言文台兄帐下人才济济,猛将如云,个个都忠心耿耿,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啊。”

“刘表,”程普发话了,“你少在这里假情假意,诱我家主公上当,谁知道你心里打什么鬼算盘!”

“程江军,”刘表仍然不愠不火,“我知道你们的担心,别说是文台兄,就是换了是也不敢轻进险地。不过···“不过什么?”孙策急不可耐。

“不过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刘表愿在此当人质,你们只管派一员大将在此处看住我,待文台兄安全到达渡口再以箭矢为信号已传平安。若是一个时辰内看不到箭矢,所派之将可立斩我头,如此,还信不过我刘表吗?”

“这···一时间,孙策、程普、黄盖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是啊,换了平时,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刘表会如此好心。可是听了他此番话语,确实是无懈可击,不得不让人相信、感动啊。

孙坚深吸一口气,然后重重地吐了出来。看得出,他打定了主意。

“众将听令!”

“在!”孙策、程普、黄盖立马腰身一挺,面向前方,满脸庄严,等待命令。

“我令:黄盖带1000精兵留在此地,孙策、程普领剩下将士随我佯攻!”

“诺!”

孙坚双手抱拳,“刘表兄,大恩不言谢。今日之情我孙坚领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待我来日定当厚报!”

“文台兄客气,我只盼你我两家日后能少动干戈,化敌为友,别再为一些小事而动兵刃了。”

孙坚重重点了点头,“一定!”

刘表做了个“请”的姿势,“文台兄,时间不早了,还请上路吧。”「小川说:其实,有些时候,“上路”和“上路”是不一样的。」

孙坚将古锭刀向天空一举,“众将士,冲啊!”

一个时辰以后。一座通往三津渡的快船上。

此刻,孙坚身配宝剑,立于船头之处,满面微笑,欣赏着两岸的风景。

“爹!爹!”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伴着一声声奶里奶气的呼喊,一个约有七八岁,梳着长辫,手拿风车的小姑娘从船舱里跑了出来,直奔孙坚。

“哎呦,”孙坚满脸笑颜,马上蹲下身去将这个小姑娘抱在怀中,并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可以看出,他很喜爱这个丫头。

“尚香啊,为什么不和哥哥们呆在船舱里,跑出来干嘛呀?外面风大,小心着凉啊!”

“爹,”那个叫尚香的小姑娘将风车举向孙坚面前,“你给我做的风车坏了,我还想玩,你再给我做一个吧。”

“哦?是吗?”孙坚拿过风车看了看,用嘴吹了吹“嗯,是不转了。行,等回到江东,爹就给你做个新的,比这个还大、还结实,好不好?”

“嗯!”孙尚香高兴地点了点头,“爹要说话算话喔!”

“算话,算话,哈哈哈!”

“父亲。”孙策也从船舱了走了出来。

看孙策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孙坚亲了女儿一下,随后将她放了下来,“乖,尚香,去和权哥哥玩吧!”孙尚香听话的跑进船舱了。

“有事啊?”孙坚看着儿子。

看着孙尚香离去,孙策将头转了过来,“父亲,您是不是太宠妹妹了。此次出征如此凶险,您为什么非要带着她呢?”

听孙策这话,孙坚刚才还满面笑容的脸马上暗了下来,“策儿呀,我知道,尚香是庶母所生,我偏爱她,你一直有意见。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你父亲,我的亲生女儿,你干嘛老是针对她呢?”

“不是,父亲,”孙策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尚香还小,而我们整日行军,难免有时照顾要不到她,小妹又喜欢四处乱跑,万一要是被不轨之人掳去要挟父亲,岂不是给我们增加负担?”

“是吗?”孙坚不以为然,“你弟弟今年也不过九岁而已,为什么我带他出来的时候就没听你反对呢?”

“权弟是男儿,男儿志在四方,当然应该多出去历练历练,小妹一女子,怎么能跟权弟比呢?”

“缪论!”孙坚口气提高了三分,“我孙坚儿女个个都应当文治武功样样精通,如此方能让他人畏惧仰视。虽说尚香是女子,可是也应当像男儿一样学习历练,岂能像其他女子一般只知道琴棋书画、涂脂弄粉!”

“是,”孙策低下了头,“是孩儿短视了。”

孙坚拍了拍孙策肩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行了,外面风大,你也回去吧!”

“孩儿还是陪父亲一会吧。”说着,孙策也走上船头。

“好啊。”孙策恢复了笑颜,他指着两岸,“你看,这两边的树木多稠密。可惜啊,要是能赶上春天,那风景就更美了。”

“父亲,我看这风景就挺好看的。人逢喜事精神爽,看什么都是美的。”孙策也是喜笑颜开。

“是啊,”孙坚感慨,“之前我还担心到不了三津渡,没想到这么顺利。”

“这可全都亏了刘叔帮忙,看来我之前是错看他了,没想到他真是如别人口中说的宽厚仁义,真有皇室之风啊。”孙策由衷赞叹。

“嗯。”孙坚点了点头,“别人敬我们一尺,我们就还他们一丈。我已决定,这次回去,就将以前掳掠荆州的物资全部奉还,以修两家之好。”

“我同意,父亲。”

岸边高山一密林处。

“报!”一士兵快步跑来,“启禀蔡将军,孙坚所部已到关家渡,据此不过三里了。”

“知道了,下去吧。”蔡瑁挥了挥手。

“诺!”

蔡瑁看了看一边的荆州上将黄祖,两人都心照不宣地笑了。“蔡将军,我黄祖真是服了你了。将军不但水上战力一流,就连用起计来也是出神入化啊!”都这时候了,黄祖还不忘拍一屁股。

“黄将军过奖了,这出神入化我可不敢当啊,哈哈哈!”

一日前。荆州刘表府内。

看完书简上的内容后,蔡瑁将书简递给了一旁的黄祖。在正席上正襟危坐的刘表捋了捋下颌的胡须,一脸的为难。

“你们二人都看过了,袁绍在信里让我在半路上截杀孙坚,夺取传国玉玺。事成之后,许我10万担粮草,1000匹战马外加三座城池。你们二人,意下如何啊?”刘表举棋不定,收到书简三天也没拿定主意,故今日叫来心腹蔡瑁黄祖商量。

“这是好事啊,主公!”蔡瑁一脸的兴奋,“袁绍乃当今天下最大的雄主,他想取传国玉玺,说明他有帝王之志。我们今日若助他,那么他必心存感激,这对主公将来的发展是极为有利啊!”

“是啊。”黄祖也赞同,“孙坚这厮确实可恨,他的江东战船时不时越过我们划分的界限,掳掠我荆州船只。别说袁绍来信求咱们,他就是不来信,末将也不会让孙坚这厮轻易通过。”

听了二将的建议,刘表轻轻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不过,”刘表考虑了一会,还是有所担心,“这孙坚骁勇无比啊。他和他的儿子孙策,皆有万夫不当之勇,再加上上将程普黄盖,就连董卓的西凉骑兵都怕他三分,平心而论,你们是孙坚的对手吗?”

“这···刘表这一问,让蔡瑁黄祖只能面面相觑,没了下文。

“哎,”刘表叹了一口气,一副失望的标表情。

沉思一会,蔡瑁忽然抬起头来,面露喜色,“主公,末将有一计,或许可以灭掉孙坚。”

“哦!?”听到这话,刘表来了精神,“是何计策,快快说来!”

“古有云:欲擒故纵。我们不妨也用此计策,先打消孙坚的防备之心,然后趁他放松,攻其不备。如此,大事可成。”

刘表皱了皱眉,“细说我听。”

蔡瑁站了起来,“首先,我们把袁绍要我们在半路截杀孙坚的消息放出去,传到孙坚的耳朵里,那么他必然全军戒备。然后,主公再邀他在距我方大营三里处的阔地相见,到时主公只管带百十名甲士去即可,接着主公告诉孙坚不愿与他为敌,愿以己为质,让他们顺利通过大营。等到孙坚他们顺利抵达渡船,扬帆起程的时候,必然是满心欢喜,那时候正是他们戒备最薄弱的时候。最后,末将和黄将军带领一支精兵埋伏在距三津渡十里处的密林之中,待孙坚渡船到达,我就万箭齐发,定让他们全军覆灭。如此,则大事可成。主公,您意下如何!”

刘表听了,沉思了好一会儿,最后发问,“这样行吗?”

蔡瑁递了个眼色给黄祖,黄祖心领神会,赶紧起身,“主公,蔡将军此计甚妙。用兵之法,贵在一个‘奇’字,我看定能成功!”

“嗯。”刘表郑重地点了点头,“那行,就这么办吧。”

蔡瑁所在之处。

“快看,蔡将军。”黄祖指了指渐行渐近的孙坚船只,“他们来了。”

蔡瑁将手放在额前,眯眼看了看,“太好了!传令兵,通知将士们,准备动手。”

“诺!”

“蔡将军看!”黄祖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你看那第三艘船只,站在船头的不是孙坚父子吗?”

“嗯?”听到这话,蔡瑁赶紧又仔细地看了看,确实是孙坚父子!“哈哈哈,”蔡瑁仰天大笑,“真是上天助我立此奇功!来人啊,取我宝弓来!”

孙坚渡船上。

一阵狂风吹来,一时吹得孙坚父子睁不开眼。不知为何,孙策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父亲,风越来越大了,我们回去吧!”

“嗯。”说着,孙坚孙策一起转过身去。可就在转身的瞬间,孙策隐隐好像看到了对面山上一草丛处有人影晃动。

“怎么了?策儿。”孙坚停住了脚步。

“父亲,我好像看到对面树丛里有人影闪动。”孙策又仔细看了看。

“你看错了吧。”孙坚不以为意,“那边一片凄凉之地,大冷天的,谁会在那里?”

“父亲,凡事还是小心为上。”说完,孙策一转身,“护卫,取我弓箭来!”

一甲士应声而出,一手拿弓,一手拿箭,交予孙策手中。

孙策搭箭挽弓,将弓拉圆,对准那边的密林就*出去。

“啊!!!”一声掺叫传来,原来孙策所射之箭正好从蔡瑁所伏一士兵喉咙穿过。

“不好!父亲!有伏兵!”说着孙策赶紧弃弓准备护孙坚离去,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嗖!”就在那一刹那,蔡瑁手中的箭也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穿过孙坚胸口。

“噗!”一口鲜血立马从孙坚口中喷了出来,那时,他只觉得天旋地转,差点就栽倒在地。但孙坚就是孙坚,他极力控制自己的意识,想稳住自己摇摇晃晃的身体。

“不!”孙策发出一声虎狼之吼,赶紧去搀扶孙坚。

“放!”那边的蔡瑁一声令下,顿时万箭齐发。

看着漫天飞来的箭矢,孙坚一把将孙策推倒在地,“策儿,快走!”

一瞬间,孙坚身上插满了利箭,他再也坚持不住了,重重地向后倒去。

“父亲!”孙策满眼含泪,抱住了父亲。“快!盾牌手!”

各位读者大家好,我是写手毅小川,也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平时下课之余就喜欢原创一些文字,以此来抒发一些内心的想法和心情。本人是胡歌的铁杆粉丝,对他的作品《神话》更是无比膜拜。个人认为,《神话》是老大迄今为止所拍作品中最好的一部。因此在闲暇之余,来创作这部《神话2三国绝恋》。在这部作品里面,我所写的主线有两条:一是易小川的英雄线,二是易小川的感情线。所以我这本书的口号是:无激情,不三国;无虐恋,不神话。本人还是学生一枚,水平有限,书中错误之处,还请各位读者指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