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昆雷三国

更新时间:2022-09-17 12:09:06

昆雷三国 已完结

昆雷三国

来源:阅读云 作者:邪帝 分类:军事 主角:杨义赵雷 人气:

主角是杨义赵雷的小说《昆雷三国》此文是邪帝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个烽烟四起的时代,他与传说和无数英雄交错纠缠,杨义还能够独善其身么?在残酷现实的磨砺下,杨义终于体会到了宁作太平犬,莫为乱世人的真谛。 杨义是该顺应天命还是改变命运?是搏击洪流还是激流而去?当生命一次一次经受威胁,杨义那种军人独有的生存欲望,迫使他不顾一切的去改变。 当那些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活生生出现在眼前,看到的英雄是真实或是虚假,他还能淡然处之吗?为了兄弟、朋友;为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一张张真实的笑脸,他要活下去,不再管它什么历史;不再管它什么扭曲时空。 他要凭一腔热血造就一个光辉。乱世!你等着,我来了!看我改它个天翻地覆、日出云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荀攸口中跟着喃喃念道:“‘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热血男儿汉,比太阳更光;……强步挺胸大家做栋梁做好汉;用我百点热血耀出千分光!’好词好句好豪气!真英雄也!”心里却在挣扎着作跟随与离弃的选择,反复的问自己他到底是行还是不行。他一无所有,只凭一腔热血的话仅仅是空谈,但眼前之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跟随他越久越觉得神秘,心底裂缝越大。即使我的裂缝真的愈合,我真的能走么?荀攸自问了好多回,得出的答案都是肯定的,离不开。但是我又该如何考验他呢?如何下这个台阶呢?

杨义看到荀攸喃喃自语且陷入沉思,便上前道:“公达何事不解?说来听听可否?”

荀攸答:“不是不解,是不明白,我也算是见识不少,可是主公的唱法我还是头一次听闻,故在思索。”不愧是荀攸,仅仅一瞬就想出掩饰之法,厉害!

杨义道:“不足奇也,当年师傅没有仙升之时,经常与我同唱,我便学了来。”听到杨义说恩师白日仙升,荀攸更是激动。神仙啊!暗自道:“难道真的天命如此,有机会一定去寻寻子将先生来给这杨子昆看上一相。”想归想;但回答却是:“主公恩师业已仙游成神了么?”

“白日飞升,应该是位列仙班了?”杨义眼含泪水,表现对师傅的思念。

这时典韦道:“‘让海天为我聚能量;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够霸气、够豪气、够英雄。来来来,冲此言,我敬子昆一杯。”

黄忠也道:“不愧是主公‘胆似铁打骨如精钢;雄心百千丈眼光万里长’一语道破心中事,忠敬主公一杯。”

黄宗也是进跟说道:“敬主公!”

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敬主公!”众人转头一看;不知道何时黄叙走出车帐,看来是被我们吸引而来,看得众人哄堂大笑。

杨义道:“好好好!大家来干了此杯!”这哪里来什么杯子啊,实际上大家都是用酒袋装酒,以此代杯!就这样不知不觉中一宿过去。

第二天天一亮众人草草收拾了一番,马上赶路,因为杨义说:“一路走来,流民遍地,太平教众汇聚,而且太平教众又四处吸纳流民招收教众,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我们要赶快汇合,再图打算。”众人都同意此说法;所以杨义等人开始加快步伐;轻装前进。

这一天杨义等人刚过巨鹿,走进中山国郡就发现不对。因为流民好似一下子比以前多了许多,看着大量的流民杨义心里一阵紧张,因为不问也知道天下大乱了,张角起义了。看到这种情况,杨义回头看向荀攸幽幽说道:“公达天下乱了!”

荀攸看看了流民数量后仅仅点了点头,典韦却道:“子昆你说的天下大乱,究竟是何事情?”

杨义回道:“虎啸啊!我等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你可知太平妖教已经反了。天下黎民要受罪了。”杨义幽幽无奈的说着。

典韦听后激灵灵一冷战道:“此话何意?”杨义道:“虎啸难道真的不知道?太平教主张角蛊惑人心,率领教众造反。弄的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了,没人管束反军,反军四处抢劫,我怕的是百姓的痛苦才刚刚开始啊!他们到处抢掠,你说这百姓能不苦么?战争一起朝廷势必加重赋税,百姓能不苦么?人人背井离乡,无人耕作没了粮食,百姓能不苦么?为富不仁的奸商抬高物价,百姓能不苦么?这天下又将不知要死多少人啊?哎!”说完后杨义一声哀叹!满脸无奈,心中确实苦啊,暗道:“张角啊你就不能再忍耐半月,为什么还要提前,我本已计算好的了,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汇合张飞、赵雷,心里默念兄弟们一定要等我啊!

典韦听罢急道:“公达这该如何是好?”荀攸看了看杨义,杨义点点头。荀攸才微微一笑道:“虎啸你眼前就有一明主,还用我教你么?”

典韦看看杨义又看看公达又看看黄忠,他们都是点了点头。典韦通过这些天的考验,然后作了一个另杨义惊喜非常的动作,转向杨义双膝一跪道:“主公再上,请主公收留典韦,典韦愿随主公安天下平乱世。”

杨义在典韦转向自己的那一瞬,心里一下是急一下又是喜,急的是怕典韦告辞,喜的是典韦对自己的一拜口称主公,真乃是一瞬间如在地狱和天堂间走了一糟。杨义飞身下马忙搀起典韦道:“虎啸跟我,我喜还来不及呢,那里会拒之。我得典韦如“汉祖之樊哙”,实我之幸也!以后我们兄弟相称不必多礼,特别是跪礼更是不可,你和汉升一样行举手礼就好。”

典韦甚是感动,杨义又道:“天下大乱,我等必须急回涿县汇合,翼德、子宵。”另外杨义又叫来黄宗吩咐道:“翰生你现在持此信物,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渔阳郡渔阳县北四十里的赵家村,找到铁匠刘老取来铠甲。不论刘老造好几副,都要带回来,来回我给你一个月期限,到涿县汇合我们!另外把刘老给我安排妥当,中原大乱恐怕鲜卑不会甘愿寂寞,定会南侵,所以你把赵家村的人也给我安排妥当,此事办妥我记首功。可有问题?”

黄宗听后立马抱拳:“末将领命。”杨义道:“一路多加小心。”黄宗在扬鞭打马带起的一片尘烟中与其余人分道而去。杨义看着黄宗走远,默默祈祷一番又道:“现在我们加快脚步,马车只能弃掉了。”杨义边说边歉意的看着黄忠,黄忠当然明白杨义说的意思,于是道:“一马双骑;我来带叙儿,内人也是半武之人;可以独骑一马,正好我也可教叙儿骑马。”

杨义看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待一切就绪后就大喊一声:“走。”同时心里默念“天下我来了,三国我来了。”四骥扬鞭绕过范阳直奔涿县,一路无话。

五日后大家终于赶到涿县境内,看来涿县还没有收到消息,还是显得很安静,看来现在的通讯技术不是一般的落后,外边已经造反了,这里还什么都不知道,感觉没有什么事情呢?这也体现了张角叛乱没有统一性,同时也体现其匆忙性,以及起义时间上的混乱,杨义心想如此急切的起义,看来朝廷发现张角造反的时间也有提前;同时杨义看见涿县的太平教还在拉教民,他们只能一晃而过,因为杨义现在什么都不能管不能说,首要的任务就是尽快的赶到张飞家里与之汇合。于是杨义穿城出县直奔张家庄,来到张飞府邸,上前叫门。

门开后从里边走出来一人,那人刚要问谁抬头一看,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说:“主人你回来了,小的这里给你叩头了。”杨义急忙上前扶起来问道:“你是谁?我那三弟可在?”

那人道:“小的是您在破庙收的,你不记得了?由于我年龄小你把我安排在了三爷府邸,您不记得了?”

杨义点点头示意知道了。他接着说道:“三爷在后院练武,我这就去通报,三爷可是天天盼着你和二爷回来呢?每天都在念叨您们呢。”这小子边擦着激动的泪水边说。

杨义道:“你不必通报,我等直接去后院,马匹和这位黄叙黄公子,还有黄夫人给我安排妥当,可明白了?”

这小子说了声知道后,转身就跑边跑边喊:“大爷回来了,大爷回来了!”弄的杨义直蒙,带着众人直奔后院,杨义人还没到呢,就传来打雷般的声音,“哥哥在哪儿呢?哥哥在哪儿呢?哪个小子敢乱喊骗于我,看我打扁他的脑壳。”

杨义循声看去不是张飞还会是谁呢?张飞这时也看见了杨义,蹬蹬跑前两步一个熊抱,嘴里喊到:“哈哈哈!大哥你终于回来啦,可想死我了,来来先陪我走几合。”

杨义忙也是一个熊报然后道:“慢着三弟,来来我先给你引荐几位英雄。”接着就把黄忠、典韦、荀攸分别介绍给了张飞。

张飞对荀攸是一点不感冒啊!看来历史上说的没错,张飞不怎么喜欢文人,只有当文人把他彻底折服方会流露真心实意。说不真心实意对他那时有点夸张,其实外在表现就是不服你,看你的眼神不自然,眼睛老是挑畔你似的告诉你:“我不服你咋地,你不服我是么?不服好啊过来接我几矛。”你说哪个文人能接住他几矛啊;别说几矛,恐怕一矛过来是个文人就得趴下,以后就是吃饭都别再想了。对张飞如此杨义也是无计可施。

可是对待典韦和黄忠,张飞的表现可不是一般的热情。十七岁的张飞业已成人,也就刚刚成人吧。头一天被黄忠两百回合打趴下,第三天又被典韦两百回合打趴下,郁闷的要死,心想哥哥这都是哪弄来的人啊,一个比一个牛,一个赛着一个猛。我一定要努力,正因为这次的连败造就了未来不败的‘神话’。

开始杨义认为张飞和黄忠的大战一定有的比了,结果百招不到,被黄忠的一招‘紫阳撕天地’,逼的硬接一招,结果矛折人败。张飞没有趁手的武器让他懊恼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后来杨义不得已为了叫张飞尽兴,把自己的虎头暴金枪借给了张飞,张飞拿起暴金枪的那一瞬,感觉马上换了个人似的。

这时的张飞绝对可怕,首先刚刚败的冤枉,激起无边斗志,再者因为暴金枪有矛的特性,比较重,也很适合矛的用法。矛是以刺和砸为主的打法,其中横、拍、挑等辅助套路,杨义的暴金枪用出来反而比矛发挥时更具效果,因为暴金枪实际是枪矛结合的最后产物。这样的武器你说适不适合张飞用,虽然分量上可能比蛇矛轻一点,但是在张飞手里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所以比刚刚那普通武器提高的不是一点半点能形容的,甚至要比拿着蛇矛更具威胁性。

再看这二人同时立于场中,张飞一手抓矛肘压枪身,左手下垂,看似一个简单的姿势,其实这是个刺的姿势不说,这摆的却是‘天雷爆’的起手势,这点杨义再了解不过了,但是这次的气势要比和杨义对战时强的不是一点半点。这个起手势看的是对方动态,实是一招以静制动的招式,只要对方一动左手一拍枪尾,就是刺式,接着回手下拉就是砸式。当然了内行看的出,外行根本不明白张飞这姿势的厉害。

再看黄忠不慌不忙慢慢端起紫炎刀,脸色也比开始凝重了许多。‘天旋地转’一声喊就攻了过去,二十步的距离,转瞬间便到了跟前。

张飞动了,真就是左手拍枪尾,枪尖直指黄忠眉心,好个黄忠真是了得,五步距离而已,黄忠的速度加上张飞的速度,绝对不是一加一得二那么简单,眼看就要扎上去时,黄忠脚尖点地腾空而起,不早不晚枪尖刚好从跨下而过,不但破了一刺还解了接下的砸,同时刀势改为‘阳沉地狱’大刀下压欲磕开暴金枪。但是没想到的是,张飞天生力大,黄忠的八成力道仅仅压下暴金枪半尺不到。如果此时落地,张飞把枪当矛用,来一招横扫千军砸向黄忠,黄忠一样是遭罪,那样张飞会如跗骨之俎粘上你,那样就被动了。再看黄忠知道如此,所以大刀借力而上,大刀压下的同时腰眼使劲,蹭又串起丈高。

这时黄忠整个人都悬空而起,地面战人最忌整体悬空,那是最危险不过了。

因为地面对决不似马上对战,人若腾空失去外力作用最容易受攻击了,特别人在空中旧力已老新力未生前,在你飘落时发起攻击,那就更危险不过了。

张飞绝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挫败黄忠,现在他是很想捞回颜面,毕竟年轻气盛,且刚刚输的有点冤枉。只听他大喝一声‘狂雷滔天’,果然选择了这个最好的契机,一片枪影直指空中的黄忠。

好个黄忠,‘天地动紫阳爆’一声暴喝,接着就听见叮~!的一声枪尖对上了刀尖,凶险异常,在一捆的枪尖中找到真正的枪尖,并且用刀尖对上,万分之一的机会啊。接着火星四射,杨义心中无比心痛和紧张,心痛是想,完了我的宝枪一定豁口,紧张是怕一个打滑黄忠就要被扎的对穿,黄忠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但见二人纷纷抽身,各撤兵刃,跳出场地,仔细察看武器,然后又都放下心来,重回场中。黄忠心想我还是小看这毛孩了,马上收起了轻视之心。这回二人战到一起,都比开始谨慎多了,足足围场转了五圈才又缠到一起打了起来。

这一场大战真是打的天昏地暗!好个张飞,年纪轻轻,却是初生牛犊不畏虎,黄忠更是由刚刚的轻视转为认真再变为重视。二人如走马灯般你来我往好不热闹,典韦边上看的是连搓手带跺脚嘴里还带着念叨不断:“早知道如此我来和翼德切磋啊!真的是笨,主公又岂能收草包兄弟。我真是够笨的。”

杨义看着典韦笑道:“虎啸莫急啊!有你打的。我这个三弟好武如命,你这一仗肯定跑不了。”

典韦听后目露兴奋之光道:“主公说的可是真的?不会骗俺老典吧?”

荀攸微微笑道:“你说主公会说谎骗你么?以后你们天天一起还怕会没有机会比试切磋么?”典韦听后入梦初醒,这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杨义与荀攸同时呵呵大笑。说罢再看场中二人交战,已经是风雪交加之势。也许有人问了怎么会是风雪交加呢?涿县北方现在正是冬季,地面积雪,二人的刀气和枪风早把地面的雪吹起。杨义等人虽然距离有五丈之远,但是依然能感觉到气劲横飞,偶尔一道强的刀气飘来还是有一丝割痛的感觉,可见场中的凶险。就在此时场中又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二人已经过了一百九十招以上,可能都觉得有些累了,彼此都慢了下来,是以众人能看清楚他们的动作,黄忠喊道:“‘九日神鸟变天地惊乱’,看无影紫罡。”张飞运起狮子吼叫道:“‘雷震九宵’加‘狂狮怒吼’。”

黄忠硬是强逼出数道刀影,直奔张飞上中下三路,上三刀中三刀下三刀,杨义倒觉得象‘超豪华的五岳华斩’。但是这是现实,当然九刀中仅有一刀是实的,其他八刀全是虚的刀影和刀气,张飞这时也分辨不出哪是真哪是假,所以他此刻陷入了绝对危机。

但是张飞毕竟是张飞,张飞很明白决不能退,如果退了那更是必败无疑,被逼无奈使出禁招‘雷震九宵’和‘狂狮怒吼’的综合招式,任你千刀来我只一招去,拼的就是两败俱伤。

这下可把杨义急坏了。如果二人有个损伤自己该如何是好?其实杨义还是低估了场中二位了。

这时场中的变化又起,攻击张飞的九刀,在接近张飞的一瞬间被狂狮怒吼震破七刀虚影,而张飞的脚直踢下盘一刀,结果是虚的!而这时张飞的矛离黄忠眉心不足两寸,再看黄忠,走势不变,刀取滚字诀,人刀合一同时划过长枪,刷的一声,刀刃破空而过,从张飞的侧脸闪过,看似无事,但是张飞却‘当啷’弃枪于地道:“我输了。”这时杨义才看见空中飘下一缕头发。

张飞输了。这是张飞第一次真正的输,而且输的很惨,一点脾气都没有,杨义上前道:“三弟你还不谢过汉升手下留情。”

张飞很疑惑的看着杨义,杨义明白张飞为何疑惑,因为从刚刚的比武,张飞觉得自己离现在的黄忠虽然有距离,但是相信自己三年内绝对能敢上,就是打不败黄忠;也可以战平。杨义看到张飞的疑惑道:“汉升的神射并没有用啊!如果汉升用射日恐怕你连百招都难支撑。”

黄忠道:“哪里,翼德武艺也是了得,未来三五年也许这天下就少有敌手了。”

杨义道:“汉升难道忘却我提的那人?”

黄忠道:“忠始终未忘,心底何其向往啊!”杨义听后哈哈大笑!“走,喝酒去。我们也讨论一下我们接下去的目标?”

众人齐道:“好!”我等正准备回厅时,就听前面有人喊叫:“二爷回来了!二爷回来了!”立时杨义心中无比激动!

这正是:天下从此乱世起,涿郡群英大汇聚。平天下安乱世,北国进出雄武将。下章群英会张飞战典韦,恶来会武圣;抬棺者斗良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