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绝代战神在都市

更新时间:2020-06-30 06:21:14

绝代战神在都市 连载中

绝代战神在都市

来源:落初 作者:温酒煮浣熊 分类:军事 主角:李昂张东 人气:

温酒煮浣熊新书《绝代战神在都市》由温酒煮浣熊所编写的军事风格的小说,主角李昂张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热血江湖,王朝争霸】论军功,他封狼居胥,勒石燕然。论权势,他翻云覆雨,权倾朝野。论武道,他登临绝顶,横压天下。有人说他狼子野心,乾刚独断。有人说他天生圣者,国士无双。后来的史官,这么评价他:在朝,可为百代帝王师。在野,一言而为天下法。而他毕生所求,不过是对得起曾喝下的三杯酒。第一杯,不愧天上的英灵。第二杯,不负地下的忠骨。第三杯,对得起这世间的良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可以想,但你不能说出来,不然你会死。”

高长恭冷冷一笑:

“既见天策令,规矩,懂?”

“傻站着干什么,全都给我跪下,我做什么,你们便做什么!”

王启年呵斥着随行的银章捕快们,接着直接跪在地上,对着天策令,行三跪九叩大礼。

其他捕快见顶头上司如此严肃吩咐,又身体力行,连忙跟着照做。

放眼望去,齐刷刷,倒是蔚为壮观。

国朝铁律,见天策令,凡二品以下官员,必须跪地相迎!

礼毕。

满场懵。

宾客们无比疑惑,四大家族的人,也完全弄不清楚状况。

便在此时,李昂缓缓睁开眼睛,扫视四周。

目光所及,这些蜀郡的社会名流们,竟是纷纷低头,无人敢跟他对视。

“我宣布一件事情。”

李昂淡淡开口:

“三月之后,是我义父三周年忌日,三年前他身死,只是草草下葬,连个抬棺人都没有。”

“三月后,我会给我义父迁坟。到时,我要你们四大家族的家主,亲自给我义父抬棺。”

“顺便——趁这三个月,给自己处理一下身后事。待我义父迁坟完毕,我会亲自送你们上路。”

言语之间,并无多少杀气。

但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到,那无比森然的寒意。

“小子——你口口声声说,你义父是我们四大家族害死的,证据呢?”

李凤玲冷声问。

李昂道:

“证据?我杀人不需要证据。”

李凤玲怒声道:

“你敢滥杀无辜?”

“无辜?我很信奉一句话,垃圾是不会自己走进垃圾堆的。若你们四大家族当真是无辜的,那我只能说——”

李昂浅笑:

“算你们倒霉。”

“你!!!”

李凤玲涨红了脸。

“你……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昂道:

“我曾动过将你们直接杀死的念头,后来一想,觉得太过仁慈。今天来,只是给你们下一份死亡通牒。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享受,享受死亡前的无助和绝望。”

“我也希望你们可以尽全力挣扎。不要让我太早丧失了玩弄你们的乐趣。”

他说到这里,环视一周,接着微微鞠躬,优雅雍容,风度翩翩。

“抱歉,打扰了大家这个美妙的酒会。”

便朝门口走去。

哒哒哒。

军靴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交击声。

路过一个微胖中年人时,停下了脚步。

中年人埋着头,将自己脑袋藏在竖起的衣领中。

身体却不可抑制的发抖。

李昂又掏出一副崭新手套,缓缓戴上。

“吴管家,好久不见。”

“昂……昂少爷……”

吴刚只得抬起头,脸色煞白。

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那么……再见。”

李昂抬手,屈指一点。

然后便走出酒店。

在他身后——

吴刚眉心出现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在强大颅压作用下,鲜血混着脑浆,喷涌而出,如一朵正在绽放的血腥之花。

接着慢慢瘫软在地,身体无意识抽搐,化作今晚的第二具尸体。

所有人都吓懵。

完全僵硬。

“死了,沈府以前的大管家吴刚就这么死了……”

“他甚至没有问过沈苍生的死,跟吴刚有没有关系,就那么杀了……”

所有人都脸色发白,冷汗直冒。

他们终于明白——

什么叫我杀人不需要证据。

我杀你,与你何干!

如此冷血,这般霸气。

击溃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理防线。

李凤玲完全站立不住,连忙扶住身边的椅子,才没有瘫软下去。

她的手心,不知何时,已经布满汗水。

终于明白李昂到底想干什么。

他是要他们四大家族,食不知味,寝不遑安,细细感受临死前的惶恐和绝望。

再怎么穷凶极恶的杀人犯,也很难挺过宣判死刑再到执行的那段时日。

想到这里,她不寒而栗的同时,眼神也变得无比怨毒!

“纵然你背景不俗,纵然你实力超群……但是你根本想象不到,我们四大家族联合起来,有多大的能量!更想象不到,我们四大家族背后,究竟站着怎样的存在!”

“哪怕你是军中校尉,甚至是官拜将军,也没可能撼动我们!我倒是要看看,当我们将你踩在脚下,狠狠践踏的时候,你又是什么模样!!!”

李昂那种高高在上的雍容,把她看成蝼蚁的姿态,狠狠刺痛了李家二小姐高傲的心。

……

李昂走了,高长恭留来。

他往大厅的一个角落走去。

那里,坐着林洛然、陈科、张东等人,李昂的昔年同学。

“你……”

张东脸色瞬间煞白。

见李昂走了,他还庆幸,自己能逃过一劫。

哪知道——

高长恭并没有给张东说话的机会。

他抓起一只筷子,掣电般挥动。

后者便死死捂着脖子,嘴里咕噜咕噜吐着血泡,很快便瘫软下去,化作今晚的第三具尸体。

帝国以武立国,最重军功。

李昂的赫赫战功,说是勒石燕然、封狼居胥都不为过。

以他身份尊崇——

可佩剑入皇城,骑马过九龙门。

上不跪天,下不拜君。

又岂是张东一个没有爵位的庶民能够折辱?

便是他没有动张东的心思,他身边人也不会允许张东继续活着。

天策如神不可辱。

又岂是虚语?

没有牵连张东的亲人,诛他九族,已经算是仁慈。

林洛然、陈科等人,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多喘。

终于明白,李昂早不是他们认识的李昂。

他们这个昔年同学,早就登天而上,站在他们永远无法触摸的高度。

高长恭接着道: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以后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两位可以找我。”

她分别递了张名片给林洛然和陈科。

这些他家先生的昔年同学,只有林洛然和陈科二人,有资格让先生顾念旧情。

先生素来冷淡寡言,不擅表露情感,这些事情,从来都是他们这些身边人帮着办的。

林洛然和陈科,收到名片,受宠若惊。

其他人都艳羡不已。

若自己方才,不是那么势利,现在怕也能得到名片。

说不得,人生就此改变,一步登天!

心中后悔不迭。

可惜……

世间之事,并无如果。

给了名片,高长恭看着长得颇为漂亮的林洛然,眼神变得有些玩味儿。

“美女,问你个问题——你是不是喜欢我家先生?”

“额……”

林洛然红了脸颊。

高中时,她确实对李昂有好感。

只是还来不及吐露,李昂便消失不见。

一别便是十年。

“我……”

这种事情,哪可能直接承认?

“那就是喜欢。美女,眼光不错嘛。”

高长恭笑了笑:

“喜欢你就去追,我跟你讲,我家先生这个人,虽然对女孩子很高冷,但他其实是害羞。本质上呢,他是个闷骚。”

“你们是老同学,有感情基础,你若主动些,指不定这事儿就成了。”

说到这里,他叹气:

“我家先生都二十有七了,感情生活还是一片空白。我们这些身边人,对此可是操碎了心……”

林洛然又是愕然。

李昂高冷是真高冷。

但是,他真的闷骚?

“美女,想要我家先生的联系方式,随时找我。”

高长恭说完便去。

路过王启年身边,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老兄,这里乱糟糟的,还要麻烦你清扫一下。懂?”

“懂……”

王启年弱弱道。

今日盛天酒店死了三个人。

铁定会引起动荡。

那该怎么办?

高长恭的意思,就是要他把这口大大的黑锅给背起来。

黑锅当然不好背。

但他哪有资格拒绝?

能帮那位爷背锅,说不得,还是他王启年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但是那位爷还不知道要在蜀郡呆多久。

王启年都能够想象得到,未来的日子,他还不知道要替这位爷背多少口锅。

就在此时,外面燃起烟花。

明天便是中秋佳节。

王启年看着这样的烟火,喟然长叹:

“老子此刻的心情,比他妈烟花还寂寞。”

…………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