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远离汉城的地方

更新时间:2020-06-30 06:41:36

远离汉城的地方 连载中

远离汉城的地方

来源:落初 作者:第二圆舞曲 分类:军事 主角:金英浩崔善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远离汉城的地方》是第二圆舞曲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金英浩崔善风,书中主要讲述了:小说以日本殖民时期为背景,讲述了韩国上层社会一个金姓家庭几个主要成员在伪满洲国生活的不同经历。金家长子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有“体面”的职业,被父亲视为家族的荣耀,但他真实身份是韩国民族独立运动组织成员,是潜伏在东京的苏联间谍佐尔格的秘密搭档,是游走于刀刃上的勇士。与长子同父异母的次子是个从小不爱学习的“小混混“,却有很高的音乐天赋,一个偶然的机遇他拜流落在中国东北的俄罗斯音乐家学习演奏小提琴,并爱上了老师的女儿。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虽身居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满铁)副总裁高位,但在长子身陷囹圄时却无力施救,最终成为一个悲剧人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小提琴课开始了

自打英哲有了小提琴,每周三个下午没课时,他都在萨哈罗夫家度过,包括中午的午饭都在萨沙大叔家吃。乐器店中午关门休息,因为午饭后萨沙大叔要午睡,等他起床后喝一杯咖啡才开始给英哲上课。为了帮助英哲打好学习小提琴的基础,萨哈罗夫还特意找来一本《霍曼小提琴教程》。萨哈罗夫不是心学来潮,他只是觉得英哲先天条件很好,比如他的手掌宽大手指长、节奏感强、听觉敏锐,同时悟性很高,感情很丰富,这些都是一个从事弦乐演奏的人不可缺少的基本条件。所以,萨哈罗夫有心把这个淘气鬼培养成为一个小提琴演奏家和作曲家,总之成为一个音乐家。不过,英哲暂时还没有将来成为音乐家这个想法。他爱到萨沙大叔家的理由当然首先是要学习小提琴,要赶超班里那个有一把斯特拉迪瓦里琴的池川和子,还有一个同样重要的理由就是可以借机和柳芭在一起。当然,后一个理由是不可以告人的。每次上课时,英哲必须认真听萨沙大叔的讲解与示范,因为只要一开始上课,萨沙大叔就非常严厉。让英哲没想到的,平时那么爱开玩笑和蔼可亲的萨沙大叔,只要一说“上课”,立马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竟然手里就会出现一节不长的细细的竹教鞭,如果英哲走神或者反复出错,萨沙大叔就会毫不含糊地挥起竹教鞭在谱架上“啪啪”地敲打,甚至会瞅不冷子给英哲屁股一下,疼得英哲君直个劲儿呲牙咧嘴。有好几次英哲被打屁股时,恰好被趴在窗户上偷看的柳芭看个正着,她会不由自主地揉揉自己的屁股,似乎很疼。有时候英哲真想不学小提琴了,可又一想为了见柳芭受苦也是必须的,是一种有所得必有所失的付出。再说,只要不上课,萨沙大叔一家人对英哲真的很好。

柳芭和英哲同岁,在英哲面前,柳芭总爱摆出一幅矜持、傲慢的可笑样子。她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俯视着脚下这小小的地球。她值得骄傲。年纪不大的她,除了母语外,她还可以用好几种语言与人对话交流,她会弹钢琴,会跳芭蕾。尤其值得柳芭骄傲的是她又开始学习油画了,每周半天,师从客居大连的俄罗斯大画家祖霍夫。有一天,柳芭和英哲说:“我的美术老师是祖霍夫。祖霍夫是列宾的学生。”说到这,她忽然换了一种腔调,问英哲,“哦,忘了问英哲君,你知道伊利亚·叶菲莫维奇·列宾是谁吗?”正当英哲绞尽脑汁在自己的记忆库里搜索这个“伊”什么“列宾”是谁时,柳芭又换了一个问题向英哲君施压,“对不起,还有一个问题。请问,英哲君知道人体共有多少块骨头吗?”柳芭那双逼视着英哲的蓝色大眼睛饱含怜悯与同情,还有宽恕——当然,如果这个“英哲君”表示自己学识有限要好好跟柳芭老师学习的话。“请英哲君回答我的问题,好吗?”柳芭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

老天作证,这个英哲君起初的确是想回答柳芭向他提出的问题,不过后来知道他再怎么想也是没用,他压根儿就没听说过诸如人身上共长有多少块骨头这么复杂的问题。当他的确回答不出柳芭的提问时,突然就像个街头无赖似的歪着头问柳芭:“那我请问,你知道乌鸦最爱在什么时间拉屎吗?你知道爬电线杆子是穿鞋爬得快还是光脚爬得快?对不起,还有一个问题。请问,你知道走夜路遇见‘吊死鬼’该怎么办吗?请你回答我的问题,好吗?”

英哲的表现,再一次印证了柳芭对他的评价:粗俗。

李春子发现,英哲自从开始学习小提琴后,学校很少请她去学校面谈了,偶尔有一两次老师请她去学校面谈时,也是先肯定英哲的进步后再说发生的问题。李春子心里舒坦多了,因为哪个男孩子不招惹是非呢?

最近,李春子倒是常琢磨另外一件事。在英哲学琴的过程中,无论是买琴和上课,李春子都支付了应付的钱,特别是为了给那把萨哈罗夫制作的小提琴定价,李春子还特意请行家估的价,并且执意按照上限给萨哈罗夫支付了琴歀。李春子最近常琢磨的事是英哲到萨哈罗夫家上课的日子里,他总爱在萨哈罗夫家吃午饭,这点很让李春子过意不去。思来想去,李春子便决定找伊莲娜商量该如何支付英哲饭费的事。当伊莲娜听说李春子的意思后,哈哈大笑,说:“春子夫人,英哲君还是个孩子,他能吃多少饭?再说,他不来,我家也要到点吃饭啊。您总是那么客气,不要这样了,会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们是好朋友,是不是?您只要这样想,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伊莲娜一番话说的很诚恳,李春子觉得如果自己再没完没了地说这件事就是太矫情了。那么,她思忖,只好以后经常给伊莲娜和柳芭送些礼物好了。她这样琢磨着,就和伊莲娜说:“伊莲娜,就听你的好了。我很高兴认识你们一家人。”

伊莲娜拥抱着李春子,说:“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哦,我还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李春子想起了另一件事。

“什么事?”伊莲娜问。

“不知道英哲跟你们说没说,他有个五岁的侄女——是他哥哥的女儿,叫秀妍。最近,秀妍爸爸给她买了一台钢琴,英哲说你可以教授钢琴,你看,可以安排时间吗?”

“当然。每周可以安排一小时讲课。我去你家或者请她来都可以的。”

“太好了,我回家告诉秀妍。”

萨沙大叔教英哲小提琴时,大老李就帮助伊莲娜照料店里,时间一长,如果有顾客光临,简单的事他也能应付。后来伊莲娜和丈夫商量,是不是给大老李发点工钱,不然好像是占便宜了。萨哈罗夫让妻子自己处理此事就好。于是,有一天,伊莲娜问大老李:“英哲家人待你还好吧?”

大老李说:“俺们老爷人好,仁义得很。夫人也好,知书达理。”

伊莲娜又问:“你的工钱怎么算,一天一结?”

“不——是!”大老李一向极崇拜伊莲娜,这回有点不屑地扫了她一眼,嘴角都快撇到后脑勺了,“夫人和俺签了合同,年薪制,不管二少爷上不上学,俺年薪不少。”

伊莲娜沉吟道:“哦,听你这么一说,英哲君这家人还真是很有人情味呢。”“敢——情!”大老李说,“听人说,老老爷——就是老爷他爹,还是朝鲜宫

廷重臣,好家伙,官居一品,和俺们宋朝那位刀斩陈世美的包公同一级别!好家伙了!”

看大老李那认真的样子,伊莲娜笑了,说:“大老李,你在乐器店帮忙,我们应给付你工钱的,你看给你多少合适?”

大老李听伊莲娜这么一说,觉得很别扭,说:“伊莲娜大婶,您老太客气了。俺说了,金夫人已经把全年的工钱都给俺了,俺哪能再从您老这里拿钱,这不是骗人吗,是不是这个理儿?往后,您老人家家里有什么力气活,就叫俺,俺别的不会,可有一把子力气呢。”这一番话说得伊莲娜很感动。她觉得大老李真是个好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