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墓遗咒

更新时间:2022-05-24 20:51:08

鬼墓遗咒 已完结

鬼墓遗咒

来源:掌中云 作者:黑色绵羊 分类:灵异 主角:陆舟周茹初 人气:

《鬼墓遗咒》由网络作家黑色绵羊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陆舟周茹初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次传销之旅,使我被卷入盗墓圈的纷争;一次古墓避难,使我背上死亡诅咒……我只是不甘心死亡,可为什么双手越来越肮脏。不腐尸,黑色人骨,微笑面具,致幻香炉……没有人能猜中,下一口棺椁里究竟藏的是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我询问后,中年男人告诉我,他叫陆锦宽,但除了名字,他不再理我的任何询问。 我碰了一鼻子的灰,自然懒得再和他说什么,只默不作声的跟在他的后面,沿着河边一直走,最后来到河边公园一个比较偏的地方。 陆锦宽将背上尸体放在一条长椅上,并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盖在他儿子的身上。冷不丁一看,还真看不出来那是一具死尸,倒像是一个流浪汉在睡觉一样。 “走吧。”陆锦宽说完就走。 我皱眉犹豫片刻之后,急忙跟上。 “你就这样把你儿子丢在那里?这样不合适吧?”我对他的这个行为非常不理解。 “咱们一会就回来,让他睡一会吧,他太累了。” 不知为什么,听他说出这么一句话,我感觉特别心酸,有些伤人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又让我吞了回去。 按照他的打算,我俩沿街捡起矿泉水瓶,捡了一上午,捡了不计其数的空瓶,最终到废品收购站只换了一块钱。 这年头,一块钱连个包子都买不了,我看着那枚硬币感觉挺绝望的。 然而,中年男人并没有用那一块钱换口粮的准备,而是找到一家小超市,好说歹说人家才同意收取他一块钱,允许他打一分钟的长途。 中年男人打通了一个电话,很干脆利落的告诉对方自己在什么地方,让对方带些钱赶快过来。 然后,我俩回到河边,找到了他儿子的尸体,守在左右,沉默不言。 说实话,陪在一具尸体的旁边挺瘆人的,我为了转移注意力,也为了缓解陆锦宽的痛苦,有一句没一句的找话和他说,告诉了他我的身世和诸多经历。 一开始,中年男人只是看着自己儿子的尸体发呆,过了大半天,才终于开口与我交流。 “你也姓陆?”他的声音有些发颤,情绪非常不平静。 “对啊,我不是向你介绍过了吗?我叫陆舟。” 他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继续沉默。 我一个人说话得不到回应,感觉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非常尴尬,加上实在太疲惫,索性我也懒得再说什么,只将目光放到河畔风光之中。 午后的阳光很慵懒,微风轻轻吹拂两岸的柳枝,几个人坐在河边正钓着鱼,享受着惬意的生活。 不从那个传销魔窟逃出来,我还真没意识到,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的平静美好。 忽然,我看到有几辆警车停在了路边,紧接着就看到很多警察下了车,似乎在到处寻找着什么人。 我顿时大惊,忙低声提醒陆锦宽向那边看。 陆锦宽心里素质很好,提醒我不要慌张,招呼我和他一起将他儿子的尸体架起来,然后小心的向一旁移动,争取趁着那些警察找过来之前离开这个地方。 昨晚发生了那么恶劣的事件,估计现在正进行着全城大搜捕,我们现在无论躲到什么地方,都很危险。 凭我们身上带着的血迹,凭我俩背着一具尸体,就不可能在面对警察的时候解释清楚。 “咱们该去哪?”我因为紧张,声音已经有些发颤。 陆锦宽沉声说:“你只要跟我走就行了。” 不得不说,陆锦宽在这种时候,表现出了他高于常人的镇定自若,展现出了他强大的预判能力。 在他的带领下,我俩避过警察的层层搜查,绕过一条条小路,最终抵达了一个类似城乡结合部的地方。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布满了阴云,草地中到处游荡着忙碌的蚂蚁,空中飞翔的鸟压得很低,隐隐约约我好像还听到有青蛙的叫声。 从这些现象可以判断,很快要有一场暴雨来临。 不管怎么说,我俩算是暂时躲过了警察们的搜索,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找一处避雨的地方,忍着饥饿和困乏,把当前困境熬过去,等待陆锦宽找的人来帮助我们。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 在这城乡集合部的路上,我们迎面遇上了一个人,一个在我看来完全陌生的人,但是那个人在路过我们身边的时候,不停皱眉打量着我们,看那样子好像认识我俩一样。 在从我俩身边走过之后,那人开始加快速度离开,越走越快,最后竟然跑了起来。 “妈的,这群搞传销的怎么在哪都有?”陆锦宽看着那人快速离去的背影,恼火的骂了一句。 我闻言大惊,忙问:“刚刚那个人也是搞传销的?” 陆锦宽表情凝重的说:“我见过他一次,好像还是那个传销组织的一个高层,据说我们被抢走的证件、手机什么的都被集中在他这里。换句话说,他有我们所有人的资料。” 我大急:“那还放他走?刚才就应该抓住他揍一顿,再把咱们自己的东西要回来。” 陆锦宽似乎把我的话当成了笑话,摇头笑了笑。 “我说的不对吗?”我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意。 他淡淡道:“果然还是太年轻。咱们赶紧要赶紧找地方躲起来,我估计,一会就会有很多人来抓咱俩了。” 听他这么说,我的心中“咯噔”就是一下。 我。日他姥姥个亲娘舅的,这好不容易从城区逃到这里躲过警察布下的天罗地网,这他妈又重新掉进了传销窝里。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我有些走不动了。”我可是肉做的,一天一夜没吃没喝,还一直在奔走,我已经感觉双腿不像是自己的了,精神甚至都有些涣散,双腿仿佛无法再支撑住我的身体。 陆锦宽眯眼抬头远眺,借着夕阳的余晖,将视线放得极远。 在环顾一圈之后,他忽然双眼一亮,指着远处的一座小山说:“咱们到那座山里去躲躲。” 于是,我俩几乎算是拼尽最后的力气,一路狂奔,终于在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前赶到了那座山的脚下。 我俩艰难的带着一具尸体爬上半山腰,正在寻找藏身之所,忽然听到远远的传来非常嘈杂的人声。 站在半山腰,我扭头向后方看去,居然看到在一片片建筑之间,涌出黑压压一片的人,正向着我们这边赶来。 这群搞传销的可都不是正常人,连警察局都敢围攻。如果我和陆锦宽重新落回到他们手中,恐怕将生不如死,我甚至怀疑他们会把我俩拆碎了拿出去卖器官。 似乎是为了增添这紧张且压抑的气氛,天空中忽然惊现一道耀眼的闪电,随后就是“轰隆隆”的雷声响起,就好像几万个赤膊大汗蹲在云端擂鼓呐喊一样。 我被惊得浑身一抖,原本已经疲惫到极点的身体又爆发出了无穷的力量,忙使足了力气想与陆锦宽继续架着尸体逃跑。 可让我想不到的是,陆锦宽这时居然猛的将我拽住,紧皱着眉头盯着我看,就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那群传销的人已经越来越近了,这家伙怎么反而停了下来。 他……该不会和这些搞传销的是一伙的吧? 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越看陆锦宽越觉得他那阴晴不定的表情里隐藏着极大的凶恶。 而这时,又是一道惊雷横贯云际,使天地之间的万物为之色变。 我越看陆锦宽的表情越觉得狰狞,越胡思乱想越觉得害怕。雷声之后,我转身就要跑,却忽然被陆锦宽抓住了胳膊。 “我知道在哪了,跟我走!”陆锦宽说着,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居然背着他儿子的尸体,拉着我,开始以斜向上的方向沿着这座小山跑了起来。 那黑压压的人群此时已经追到了山脚下,有人正在大声的进行部署,安排众人绕山而行,团团将这座小山包围,并开始上山进行搜捕。 见此情景,我立刻感到了绝望。 看他们这架势,我和陆锦宽不管躲到什么地方,恐怕也不可能藏得住,被找出来是迟早的事,到那时迎接我们的会是什么,我不敢想象。 “你看看,咱们能躲到什么地方去?要么上天,要么入地,否则肯定要被他们找到。”我一边抱怨着,一边想将被拽着的手抽回来,却发现陆锦宽抓着我的那只手好像老虎钳子一样,特别有力,任我如何使劲也抽不回来。 “老实点!”陆锦宽沉声呵斥了一句,然后继续拉着我狂奔。 我们一直跑到临近山顶位置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将背上的尸体放下,也将我松开,开始低头满地寻找,好像是掉了什么东西。 都这种时候了,别管掉了什么东西也不要找了啊,再等下去命就没有了! 我正这样想着,却忽然看到他趴到地上,将耳朵贴上地面,好像在听什么声音。紧接着,我看到他双手开始扒土,不一会居然在薄薄的土层下面清理出一块木板。 他看到那块木板,露出惊喜神色,手上的动作变得更快,最后居然清理出直径接近半米的圆洞。他伸手进圆洞边缘摸索片刻,抽出来几块木板,然后抬手招呼我:“快,你先下去,再他娘婆婆妈妈的我就不管你了。” 我没多想,急忙跑过去爬进那个大洞里,双手双脚撑着两侧土壁,尽我最大的努力向下移动,但没移动几下,忽然感觉手脚湿滑,直接掉了下去。 在向下坠落的时候,我的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这个地坑究竟有多深,更不知道自己这一下会不会摔死。 只瞬间,我已重重摔到了底部,但我却落在了一个软垫上。 虽然这一下摔得挺疼,但还不至于摔出多么重的伤,只是五脏六腑被震得难受。 我听到乱响自头顶传来,忙抬头向上看,看到一个黑漆漆的人影正用双脚撑在两侧墙壁上,探出半个身子在地面以上,似乎在努力将上面的木板和碎土重新归位。 隐隐约约,我听到有落雨的“哗哗”声,看样子外面已经下起了雨。 随着陆锦宽将最后一块木板挡好,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了,我立刻陷入进无尽的黑暗之中,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摸索着向一侧移动,为的是让出足够的位置,以防陆锦宽忽然掉下来,或者他把他儿子的尸体丢下来砸到我。 这地方略微有些潮湿,我双手所触摸到的东西无论是什么,都非常的冰凉。 我身下的软垫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摸起来好像是被柔软的布料包裹着。透过布料,我摸到光滑且冰凉的软垫实体,好像是用高档皮料做的,非常的细腻,一点也不粗糙。 不过,我越摸越觉得不对劲,因为我摸到皮料包裹着的坚硬物是一条一条的,有点像……像是人类的肋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