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高冷师父是僵尸

更新时间:2022-09-30 12:21:07

高冷师父是僵尸 连载中

高冷师父是僵尸

来源:落初 作者:猫耳的铃铛 分类:灵异 主角:沈笑澜杜鹏 人气:

《高冷师父是僵尸》是猫耳的铃铛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高冷师父是僵尸》精彩章节节选:美少女沈笑澜误入古墓,却意外捡了个高冷英俊的僵尸师父。僵尸师父执意教她降妖除魔,提升修为,是为了养肥后再吃干抹净?沈笑澜:“师父,我不好吃!”冼星尧:“好吃。”这是一个古代美男僵尸带着现代萌妹小徒弟同居打怪升级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古墓回来后,沈笑澜就一直在考虑几个问题。

第一,冼星尧到底是怎么变成活僵的。

如果有人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加害,他怎么有时间有条件藏好八宝箱?对方又怎么会给他准备一口棺,还算体面的把他封印在里面?

第二,古墓主人究竟是谁。

先前沈笑澜没有多想,现在越发觉得不对劲。

这个墓群如此庞大,他们走过的地方发现的东西可能都只是冰山一角,而冼星尧被封在如此不起眼的一个普通墓室里,显然不会是墓的主人。

那么墓的主人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必定是认识的吧?不然他又怎么会在此墓群中?

第三,这个不起眼的古墓出入口,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按照杨一诺从附近山民那边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之前并没有这个山洞。山洞的出现也许是外因,更有可能是……内因:什么东西从里面打开了口,让古墓暴露出来。

如果不是杜鹏,那也会有别的人因别的契机发现这里。

沈笑澜越想脑袋越疼,总觉得不对劲。

难道真像冼星尧找到她时说的那样,她能解除他的封印,是应了时代之需?世上将有大乱?

沈笑澜理不出头绪,想到了杨一诺。

也不知道这几天他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看着时间还不算晚,沈笑澜给杨一诺发了条信息。

没过多久,杨一诺回了个电话。

“怎么了,一个人在家又害怕了?”

“还好……一诺哥哥,你这是又在工作?今天不是周末吗?”沈笑澜听到杨一诺那边声音嘈杂,惊讶的问。

“嗯……本来是休息的,又出了点小状况。”杨一诺换了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压低声音说。

“怎么了?”

杨一诺犹豫了一下,考虑到沈笑澜在古墓这一连串事件中不算完全的外人,而且自己也答应了有什么进展会告诉她,所以还是实话实说了。

“古墓恐怕是遭了贼。”

“啊?”沈笑澜有些意外。

“两个小时之前的监控上,拍到两个黑衣人进了古墓。”

等等,两个小时前……两个黑衣人……

那不就是她跟冼星尧吗?

沈笑澜一惊。她还以为他们完美的避开了人,没想到在古墓入口已经装了探头。

沈笑澜太阳穴突突直跳,声音也有些结巴了:“然、然后呢?视频拍到脸了吗?”

“没有,看身形是一男一女,举止亲密,应该是夫妻档。现在我们还在比对脚印和采集指纹,绝对不能放过这些盗墓贼。”杨一诺发出正义之声。

沈笑澜对“夫妻档”这个形容一阵汗颜,心里暗暗叫苦:怎么正主回去取点东西就成盗墓贼了呢?那跟着冼星尧过去的自己算什么……从犯吗?

太冤!可不能就这样让警察盯上,还好没拍到脸……

沈笑澜脑筋飞快的转了一下。

穿去的那双运动鞋得扔了。另外,当时自己什么地方都没碰,冼星尧也只是动了他那烂棺材下面的石头墩……就算杨一诺他们能找到那采集到冼星尧的指纹,恐怕也抓不到他人。

想到这些,沈笑澜才稍微放下心。

今儿这个消息知道的真是时候,不至于之后被抓到把柄而变得被动……

沈笑澜在心里感激了杨一诺一番,也暗暗觉得对不起他。

正是自己和冼星尧,让杨一诺的休假泡了汤,而且还要害得他做一阵子无用功了。

……

一大早,沈笑澜就到了城东花苑她租下“包养”冼星尧的房子里。

“你是说,你当差的朋友看到我们了?”冼星尧一脸疑惑。他当时确认得清清楚楚,附近没有人。

“对,通过摄像头……呃,你可以把摄像头理解成一种法器。”

冼星尧思索半天,淡淡道:“没想到我现在的修为竟低到如此地步。”

“师父你别责怪自己,这是一种科技,没发现也正常。一般人都发现不了。”沈笑澜见他这样消沉,忙解释。

“为师不是一般人,你也不是。”冼星尧言语间严厉了几分,“符纸准备好了吧?”

沈笑澜一愣,看冼星尧这样子,是自己不得志,把宝全部要押在她身上?

“……准备好了。”

“拿出来。”

沈笑澜把在路上书画店买来凑数的黄宣纸拿了出来。某宝上有是有符纸,但下单也要快递时间,同城也不能这么快就到。

冼星尧皱眉看了黄宣纸半天,沉默。

沈笑澜一阵紧张。师父说话语调、表情虽冷,但是不说话更可怕,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冼星尧展开宣纸,拿小刀细细裁剪成合适大小。他动作轻柔,神情专注,仿佛手中是极其重要的工艺品。

剪裁完成一沓,冼星尧把小刀递给沈笑澜:“你来试试。”

不就是裁纸么……这也要学的吗?如果真要学,有什么要点?

沈笑澜不明所以,只得先跟着照做。

冼星尧解开八宝箱,八宝箱骤然变大到一米长宽。他从中取出一个如同折扇的长条形匣子,打开,将自己剪裁完的宣纸放置进去。

“师父,这是制符器?”沈笑澜问。

冼星尧点头。

沈笑澜心底有些失望。

怎么这些法器听起来牛逼,长得却这般普通,一点都不显眼?

“把这些纸在制符器中放置一天一夜,集聚些灵气,到时候再教你第二步骤,画符。”

这么看,制符也就是步骤繁琐,好像也没多难吧……

沈笑澜刚有这种想法,只听冼星尧徐徐说起后续要准备的笔和墨。

毛笔,要采用有灵气的动物羽毛。首选狼毫笔,尤其是野狼,而且要耳朵尖上的狼毫最合适;其次是鹤羽、鹰羽、羊毫、鸡羽等等。

毛笔得多买,使用效果主要还是看笔与制符者的灵气契合度。不是说越好的最好,而是合适的最好。

墨,一般墨汁是最低等的,好一点的可用朱砂,再好一点甚至用鲜血,比如鸡冠血,再再好一点就是修行者自己的血,比如指尖血、眉间血和心头血什么的。

当然,冼星尧不会让沈笑澜放血画符。

她的血太金贵了,他都不敢多索取,怎么能“浪费”在这种地方……

听完这些,沈笑澜头大了三圈。

费时费事也就罢了,这些东西都要钱买啊!

她已经财务透支得厉害了,必须得尽快找个兼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