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徐家大院

更新时间:2020-03-25 16:57:18

徐家大院 连载中

徐家大院

来源:落初 作者:徐掌柜鬼故事 分类:灵异 主角:太公布娃娃 人气:

徐掌柜鬼故事新书《徐家大院》由徐掌柜鬼故事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太公布娃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其实真正令人害怕的不是你能看见的而是你看不见的一个家族牵扯了人鬼神三界的羁绊徐掌柜鬼故事为你们带来震撼人心的故事有没有胆量接受我的挑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公请来了新工人,这些工人仿佛也听说了我们家地基的事情,一个一个的都跟霜打了茄子似的,铺砖头的时候都蔫耷耷的。

但是碍于太公多出了一倍价钱,他们也只能为了钱以身犯险。

鱼塘那边有事情要处理,所以爷爷奶奶都去鱼塘边上打理生意了,而我父亲则因为昨天的事情发了烧,而且也并不敢再来工地。

所以工地上只有太公太婆在看守。

日子其实过得很快,工期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长,而对于我们家的人来说每一分钟都在煎熬,花钱修了一幢漂亮的房子,却没有人敢住进去!

码头上的事情很多,爷爷奶奶在建房期间都没有来过几次,父亲则找了份工作避免太公催促他去看着工地。

两个月炎热的酷暑,房子在家人们的督促下建好了。

按照当地的习俗,在建好房子的那天是要办新房宴的。

爷爷奶奶从码头赶回了家,拉着满不情愿的爸爸一起在家里收拾房子,奇怪的是,不管怎么收拾,房子总有着一股怪怪的味道,谁也不知道这味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幸运的是,这味道并不刺鼻,他们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整个一天全家都在忙碌。

买菜,买糖,买炮仗,买各种东西。

整理完一切的时候,父亲和爷爷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不起来了,满头大汗把地面上打湿了。

奶奶说床还没有弄好,她要回船上睡。

爷爷的脸色上多了几分愤怒,从凳子上站起来就是一巴掌。

“你个不要脸的!新房子刚建好你不睡非要跑到床上睡!”

奶奶没有说话,站在原地流着眼泪,父亲拦着爷爷继续对奶奶泄愤,推着他母亲就离开了大院。

爷爷摸了摸钱包还有几百快,跨着自行车就去了赌场。

“明丰,看着家里,让你妈做好饭菜等我回来吃饭。”

“哦。”

今天爷爷的赌运很差,钱输的一干二净,借了两百也输了个底儿掉。

骑着老式脚踏车气冲冲的就回来了,看着坐在地上的奶奶上去一脚。

“都是你这个败家娘们,回什么船上睡,把新房子的喜气都冲没了!”

奶奶倒在地上哭着看角落里,爷爷顺着她的目光。

父亲躺在角落里,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翻着白眼,仿佛灵魂被另一个人抽走了似的,怎么叫也叫不醒。

难不成是中邪了?

眼看着父亲就要咽气了,爷爷上去托着爸爸的脑袋掐人中。这种方法很奏效,他很快就清醒过来了。

奶奶借了辆三轮车带着爸爸到这边的赤脚医生家里打吊瓶。

爷爷看见锅里有点吃的,将就了几口又出去赌钱了。

爸爸和奶奶在医生家里过了一夜,直到凌晨父亲在恢复了意识,而爷爷输光了钱回船上睡觉了,毕竟这种房子一个人也是不敢住的。

新房宴还是照常举行的,父亲因为身体虚弱躺在楼上睡觉了,而祖辈们则在门口迎接赴宴的亲朋好友。

“迪新,你昨天又输光了哇!”

爷爷同样请了他的赌友来家里吃新房宴,说是吃晚饭还要来几把。

一共是摆了十桌酒席,从街上请来的厨师做的,男人和男人一桌,喝酒抽烟。女人和孩子一桌,专心的咀嚼着饭菜。

一切看起来仿佛是那么安静祥和。

吃饱喝足后,是整个新房宴最重要的环节,抛糖。

太公主动要求上到房顶把之前准备好的喜糖抛给楼下的食客。

他端着一大盆糖果,从一楼爬到三楼,那是的太公还是年轻力壮的,端着盆子爬了三层楼一点没有喘气。

大伙算着时间也快到了,都跑到我家门口准备抢新房宴的高糖。

可是等了一会,糖好像并没有和预期一样从天空中散落下来,而三楼也没有发现太公的身影出现。

爷爷在屋里和赌徒们继续赌博,并没有注意外面的事情。

人们看了看窗户,又等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要抛糖的迹象。

“迪信,你上次看看呢,怎么还没有抛糖啊!”

爷爷听见门外的叫喊声才发现自己的新房糖还没有抛,着急忙慌的合了牌就上楼的。

其他三个赌徒则偷偷翻开了他的牌看了几眼又放回去了。

刚走到三楼就看见一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一动的。

太公和父亲一样发羊癫疯了!

同样是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只是这一次不同,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旁边的一面镜子上,仿佛有东西要娶他性命般的死死瞪着!

无论怎么掐人中,身体即使在慢慢停下里,但是那种眼神一直都在,像看着魔鬼般的看着那面镜子,爷爷发现太公不对劲赶紧敲碎了镜子。

太公这才缓过神来。

“我怎么了?”

爷爷本来还想问为什么一直盯着那面镜子看,但是太公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癫痫前遇到了什么看见了什么。

叫了人到三楼把太公扶了下去,顺手把一大盆子糖撒了下去,地面上的人们弯腰哄抢着喜糖,好像抢到了糖就可以发大财似的。

爷爷拎着盆子就要动身下楼,但是在下楼的时候看见镜子的碎片上好像有个人,但是仔细一看又没有了,爷爷觉得自己可能是喝多了看花眼了没当回事就下楼继续赌牌了。

被看过的牌无一例外都会输的一干二净。

见没什么玩头,爷爷奶奶驱散了赌徒和亲友,在前院收拾屋子。

“今天不要再出去赌牌了,好好在家陪陪明丰吧。”奶奶祈求爷爷留下来陪陪父亲,毕竟这个家发生了这些事情,总要有个父亲去安抚自己的孩子的。

“要你个臭娘们管啊,滚一边去。”

扔下扫把就出了门,不知道又是上哪找麻将了。

好像自从修房子以来,爷爷就变的比以前更加嗜赌了。

奶奶收拾好院子的时候,差不多是傍晚了,热了点饭菜给爸爸端过去,自己端了一碗饭到大门口坐在板凳上吃着,看着眼前的刚刚载好的银杏树发呆。

布娃娃,布娃娃,穿花衣,穿花衣,爷爷带你去看戏。

布娃娃,布娃娃,穿花衣,穿花衣,爷爷带你去看戏。

又是那晚中年人的吟唱声,奶奶仿佛知道这声音是从何而来。

脸色的表情依旧是那么苦涩,那是每个被生活折磨的痛不欲生的女人都有的表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