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冷面侦探

更新时间:2020-03-25 17:07:19

冷面侦探 连载中

冷面侦探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木小木 分类:灵异 主角:吴顾亦欢 人气:

完结小说《冷面侦探》是木小木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吴顾亦欢,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同为刑警的女友去世,唐朝伤心辞职,成为了一名私家侦探,因老同学老同事顾城的邀请,参与破一宗学校女学生死亡案,结识了侦探狂热爱好者顾亦欢,于是,开始了破解一个个奇案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大成没上过学,没多少文化,找不到工作,那些风月场子里的老板和服务生基本上都受过他明里暗里的各种气,也就没人愿意给他个机会。

周悠唯一的一点儿积蓄,很快就被他挥霍一空,在穷困潦倒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后,他开始变卖姐姐留下的遗物。

一开始是拿着她的珠宝首饰去当铺,当铺的人欺负他大字不识一个,故意将价格压得很低,他不懂这些,还当场破口大骂姐姐的这些珠宝都是假的、不值钱,让外人看了笑话去都不知道。

因此T市在那个时候,继周悠去世的第二个爆炸性新闻就是,亡故花旦弟弟嗜赌成性,千万家财挥霍一空。

也有娱乐小报的记者找上门来,虽然他们那个时候不叫狗仔队,可是跟现在的狗仔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个小记者为了挖掘、制造新闻,不惜诓骗周大成,怂恿他将姐姐生前的照片、衣裳,甚至是内衣拿出来拍卖。

这时候的周大成也是穷疯了的,十分欣喜的就接受了那个记者的提议,甚至感激涕零的表示自己可以跟他分一杯羹。

那个记者自然是开心的了,不过他心里到底是怎么嘲笑他的,也无从而知了。

这一天,周悠的遗物拍卖展做的很成功,当年很多喜欢周悠的名人商贾都参加了。

周大成穿的人模人样的站在会展中心,招呼大家,只是那言行,着实令人生呕。

那些来参加会展的人,明里暗里的讽刺他,他也是一副听不出来的样子,还谄媚的告诉别人,要多带几件周悠的遗物走。

当拍卖品中赫然出现她穿过的内衣时,全场哗然。

有几个人对着周大成就破口大骂,骂他不顾礼义廉耻,连亲姐的这种东西都拿出来卖,真是想钱想疯了。

周大成自觉有理,跟那人对骂起来,甚至想要动手去打对方,没家教这一点可谓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爱买不买!我又没求着你,再说了,我自己姐姐的东西,我凭什么不能卖!呸!”

两人骂战越发激烈起来,也有很多本来就在心里对周大成不满的人,因为他刚才的言行而出演责怪起来,所有的人几乎一边倒的指责起了他。

可是到头来,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于是这一场拍卖就这么不欢而散,周大成不光一件东西都没卖出,甚至还因为人多、人杂,损坏丢失了好多。

当他回过头来想要去找那个记者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天不孝弟弟拍卖姐姐遗物的消息,就在T市炸开了锅,周大成在当地彻底没有了立足之地,低价变卖了所有能换钱的东西,灰溜溜的离开了。

当时程玉海人在国外,这件事也是他回国很多年以后才知道的。

他在外地找到了周大成,好心将他接回T城,念在他是周悠唯一的弟弟的份上,为他租了房子。

可是周大成却自我膨胀起来,花天酒地,狐朋狗友一下子就多了。每周都有新的要账人去T大找程玉海。

他侧面告诫他有点儿数,却被对方不屑一顾。

很快,忍无可忍的程玉海停止了对这个寄生虫的供给,他居然拿着周悠为公布过的遗照去卖。

特别是这几年,他越做越过分,在听说了T大吴娇娇被杀案的始末经过之后,他一口咬定人是程玉海杀害的,借此勒索对方。

他拒绝,周大成恼羞成怒先动起手来,这才被他杀死,挂在了自家的房梁上。

“那种败类,该死。”程玉海将一根食指粗细的麻绳挂上悬梁,招呼已经被自己画上半面妆的顾亦欢,“你也该上路了吧。能为悠姐而死,去到那边做她的仆人,你会幸福的。”

“该上路的人是你。”

男人的声音响起,顾亦欢闻声看去,只看到一个过肩发束在脑后,穿着青灰色长马褂的男人站在门口。

他说,欢欢,我来救你了。

在顾亦欢心里,唐朝的风头彻底盖过了小舅舅,成为她心里的超级大英雄。

她不知道如果他晚来几分钟,她会不会就被程玉海吊死了。

她只记得他上前一个快手,就劈晕了对方,而后就把她搂在怀里,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却掩不住满满的自责。

唐朝说,欢欢,对不起。

顾亦欢开口想要安慰她,却就此昏死过去。

程玉海被赶来的顾城的人给带走了,不久就要判刑。身上背着两条人命的他,要判成什么样子,大家心里都有数。

司法机关以故意伤害罪与杀人罪起诉了程玉海,他也被免去了T大校长的职务,新的校长很快就走马上任了。

顾城带人去搜查他在市区的房子,当打开一扇门的时候,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包括因为被程玉海劫持,刚刚出院的顾亦欢。

那是一面墙,墙上贴满了一个女人的照片。那女人的姿色是数一数二的,更令人吃惊的是,顾亦欢的眉眼和她还有几分相像。

顾亦欢像是中了邪一样,不顾唐朝的拉扯,缓缓走近那面墙,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照片上女人的脸。

你一定是悠姐吧,你到后来一定也有爱过程玉海,对吧。

照片上的女人自然不会回答,只是笑容明媚的看着顾亦欢。

“欢欢,走吧。”唐朝上前拍拍她的肩膀,看见女孩儿恍惚的回过神来,点头说好。

程玉海就像是讲故事一样,在去了警局之后,絮絮叨叨的将这几年的故事都讲给了录口供的同事听。

他们一开始还认为,是他为了减轻自己的刑罚,胡编乱造了这些事情,可是经过大致调查,这一切都是真的。

天气逐渐变暖,春天转眼间就不远了。

距离程玉海的案子被判刑已经几个月了,行刑的日子也近在咫尺。

“我要见顾亦欢。”他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的筋,在一天早上醒来后,他突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顾城给唐朝打电话说了这件事儿,唐朝想拒绝,可是顾亦欢却坚持要去。

“将死之人了。”她莫名其妙的说了这样一句话,连善于观察人的他都听不出这句话的意味。

顾亦欢在当天下午被安排去见程玉海,他穿着囚服,还是她最初进T大的时候,站在讲台上做演讲的那副自信满满的潇洒模样。

可是不同的是,那时候他还是满头的黑发,如今已经全白了。

“你找我?”顾亦欢坐在他对面。

其实她知道他找她,可是这时候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程玉海对她笑笑,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她透过这个笑容,就可以看到他年轻时候的青涩模样的感觉。

“突然很想见你。”男人儒雅一笑,“其实到最后,就算唐朝不来救你,我也不会杀了你的。”

女孩儿不解的目光被他尽收眼底,仿佛自嘲般的笑容在他脸上转瞬即逝。

“我说过你长得像悠姐,既然你们去了我家,也应该看到那面墙了。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悠姐的脸,可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她的脸开始变得模糊了。我害怕我会忘记她,就找来那些照片,可是我有时候还是会晃神……直到我见到你。”

说罢,他从脖子上解下一个玉佩,递给顾亦欢。

那是一个精巧的小玉葫芦,一看就是上好的美玉。

“把他给唐朝吧,这样他心里唯一的谜团就解开了。”程玉海一脸轻松。

大约是真的轻松了吧,再也不用心惊胆战去隐藏自己耳朵罪行,小心翼翼的守护自己的秘密,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哪怕下一秒,他就会死掉。

冰冰凉凉的小玉葫芦被他放进顾亦欢的手心,她想到唐朝说过的,在周大成手心里发现的那个拓印,恍然大悟。

她将小葫芦翻个个儿,果然上面沾着一块黑色的油渍。

后来她问唐朝,当时他为什么能那么快的找到她,他对自己说,是因为那天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在哪里见过那个玉葫芦。

是他第一次到案发现场,由张芳菲带着去询问程玉海的时候。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你长得像悠姐一样漂亮。”程玉海的眼睛里闪烁着某种东西,亮闪闪的,“不过你又不像她……可是就算是这样,我再也不能忍受一个像悠姐一样的人,在我面前死去。”

顾亦欢一直沉默不语,全都是他一个人在絮叨。

后来他又讲了很多,像是要把他与周悠的故事全都讲给她听一样,讲得十分仔细。

从他与周悠第一次去郊外踏青,到她第一次给他缝补衣裳,到两个人规划的美好未来,到程玉海这么多年以来,对她绵绵不绝的思念。

几十年,那种思念,混杂着少年时候青涩的爱慕与勇敢,融在他的岁月里,熬成一生的荒唐,以及念念不忘。

“叫我一声玉海好吗,就像是悠姐一样跟我道别好吗,让我可以走的安心一些。”程玉海说出最后的请求,然后低下头去,不敢看顾亦欢。

大概是怕她拒绝吧,毕竟这是他人生里的最后一个愿望了。

顾亦欢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她似乎有点能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仿佛真的能感受到周悠的情绪……如果是她的话,她会怎么做?

程玉海见她起身,以为她要离开,苦涩之感在全身渲染开来,“也好……”

“玉海,走的安心些吧。”她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语气柔和的对他说。

男人苍老的面容上满是惊讶,随后也换上了与女孩儿一样的温柔。

“那,悠姐,你等着我吧。”

“好。”她眉眼含笑的看着他,他双手一颤,眼就红了。

程玉海行刑那天,顾亦欢去了,还带了妈妈做的好吃的,送他最后一程。

他始终面带笑意的看着她,目光是她从未见过的平静。

他说,谢谢你,顾亦欢。

是她救了他,而不是周悠,这一点他记得。

程玉海的暗自算是就此结束了。

唐朝松了一口气,顾亦欢和顾城亦是如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