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琥珀屋

更新时间:2020-09-14 18:42:51

琥珀屋 已完结

琥珀屋

来源:掌中云 作者:林之野 分类:灵异 主角:陈聆林小野 人气:

《琥珀屋》是林之野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琥珀屋》精彩章节节选:学校里那些上锁的房间,不能进,就是不能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方,我所在的S城,这里有着一百多年殖民地历史,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洋楼,花插在葱翠的绿杨白桦之中,尤以日式、俄式建筑居多。它们象是日俄战争遗弃下来的残兵溃俑,奄奄一息却依旧对峙,比美,比气派,比凌厉,比雕花,比植被,比故事比传说,比谁家门口墙壁上钉了“不可移动文物”……林林总总不一而足,风韵却大体不差,千帆过尽余辉尤艳的样子。 我所在的北斗艺校是个二本,1945年之前叫做“浪速艺专”,专为“满映”输送演员。门前这条大马路叫“浪速通”,左拐两条街是“春日町”,春日町上最有名的是“大和旅店”,当时全东北有六家连锁,是最早的七天酒店,路尽头是“平安驿”,也就是现在的S市火车站。自打日本人滚出之后,带有浓浓绿茶婊意味的街道学校名称统统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红旗、解放、胜利、黄河、怒江等等等等,徒留一堆冰冷阴森的“不可移动文物”,比如我眼前这栋破败的图书馆。 这座青砖洋楼破边掉角,由于常年漏雨,墙体已经开裂,门窗破损,荒草杂生,楼顶的堞墙早已风化,窸窸嗦嗦掉着小石子儿。每年开春刮大风时,学校都会在这里立牌警示学生远离。 我和陈聆并肩站在树荫底下,仰头深望。 “就是那间,四楼左手那两扇窗子。”他抬手指着,一脸严肃。 “那有什么啊?一栋危楼,哪天不小心失火都没人心疼吧。” “我昨天上去看了,门上还是挂锁,这太有意思了,我观察了一圈,整个学校就这一把明锁。一把黄铜锁,上面有五道花纹,三道是洁面,间隔的二道是磨砂面,中间一个圆形LOGO,刻着THE IRON COCK,正宗日本铁公鸡锁,光这把锁就很值钱呢。” “那你打电话叫个开锁的呗。” “林小野你是不是傻,好象盼着很多人知道似的。” “谁不知道这里有个图书馆?一楼就是夜校。” “问题就出在这里,十几年前学校在西北角建了新图书馆,严格意义上讲这里就是个书库。夜校是六点开课九点结束是吧,而且因为年久失修只使用一楼。可是,很多次,我看到四楼那间屋子午夜还亮着灯。” “可能是大四学生在拍作业吧。”我转过头看了看他。 “真脑残!你怎么还跟幼儿园时一样没逻辑,很明显那把锁十几年没开过了。” 陈聆在阳光下皱着眉头盯着我,我们各自发了一会呆,他的个子在疯长,几天不见就高出我一小截,每次看到他我都得调整仰望的角度,我再也不能象小时候那样朝他脸上吐唾沫了。 “小野,我给你看个东西。”他犹疑地摸着夹克里怀,掏出一张黑白照片,照片大致三吋,是早已绝迹的布纹相纸,四周压着精致的花纹。 我接过来举到眼前,是一个满映时期风头很劲的女演员。 “我在旧货市场淘来的,这是底片翻印,正版,也是绝版,如果拿到拍卖行,最起码可以叫到三千块,可我只花了三十块钱。店主是个老头儿,糊里糊涂的,他不知道这张照片的价值。你再仔细看看这上面的钢印……” 我举近眼前,在阳光下仔细辨别,一圈环形凸刻文字——“浪速艺专受付经研”。 “这钢印说明,这些照片都是从我们校图书馆流出去的。所以说,小野,你再好好看看这栋楼,这不是一间图书馆,这就是阿里巴巴宝库。” 我把照片还给他,扭头就走。说实话我不太关心钱这个东西,我们家不缺钱,也很少谈论钱,就象陈聆所说的那样,“林小野,你最大的毛病就是没有饥饿感。” 陈聆意犹未尽,跟在我身后,“你知道嘛,小野,很多好莱坞影星年轻时风光得要死,现在老帮子了没戏演全在卖照片。《西区故事》的两个男主ebay上都有网店,一张照片卖到八十多美元。不卖照片他们吃什么去啊?老弱病残了都。所以,我也打算开一家ebay。” “哎,就让那些前辈安安静静躺在那里吧。你也别叫开锁的了,那个才叫尊重。”我在荒草杂石中艰难地拔着腿,几次险些摔倒,心想再也不要来这个鬼地方了。 走着走着,我忽然停住,陈聆一下子撞到我背上。 远远的,秦征正在操场上疾行,他夹着一本书点起一颗烟,不经意间看到我,我也在看他。 原本他打算笑一下,看到我身后的陈聆,脸一沉,佯装无事走开。 “陈聆,我不跟你玩了,下午是秦老师课。”我扭头对他说道。 “你怕他啊?” “嗯。” “你怕过谁啊?从小到大。” “不说了,我得走了。” 陈聆象个二货似的,站在大太阳底下作若有所思状,他这种走火入魔的样子我太熟悉了,七级地震都震不醒他。他翻着眼揪着下巴,“你说,那间屋子门板上刻着一个镜相的R字,代表什么呢?” 我丢下他掉头走开,说实话,陈聆所说的一切我都不关心,我在想着另一个男人。我急于看到他,对,就现在。 我慌慌张张跑进教学楼,夹在一群学生当中爬着楼梯,才走到二楼缓步台,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准是被破处了,也是蛮拼的。” 说这话的是同寝室的张璐,她是那种典型的东北女人,发育丰满前凸后翘嗓门洪亮,妒忌心占有欲都很强,腹黑毒舌手段狠辣,经常让人有一种想跟她同归于尽的冲动。我每每告诫自己,淡定淡定,我一个世家的孩子,她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再者,要不是为了经常见到某人我才不要住在宿舍。 前后左右就我一个女生,我扭头看她,希望这目光能令她闭嘴。张璐身边的方晴晴拼命怼她胳膊。 张璐并不回避我,“看什么看呐,你大腿上全是血。” 我一低头,发现自己短裙下面一条长长的血痕,大概是才刚走在草地里被剑麻割破了腿。 我没好气儿地说道,“你蛮爱操心的,这个季节你理应回家帮你老妈插秧啊。” 张璐最讨厌别人点破她是农村出身,她气坏了,走上前来用力推了我一把,我一下子摔到缓步台上,水泥地面很硬,我抬起一只手,手心戗破了,疼痛钻心,当时眼泪就下来了。 “嘿!干什么呐你?”秦征冲张璐吼了一嗓子,三步并两步冲上楼梯,弯腰扶起我。“小野,你没事吧?” 我委屈地摇了摇头。 秦征象堵墙似地站在张璐面前,一字一顿对她说道:“知道一个演员的必要条件是什么吗?” “颜值。” “错,是摆正自己位置!”秦征几乎是用吼的,“我告诉你张璐,做人不要太闪!这学校里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大把的,到我面前都得老老实实的,把眼睛妥妥放到眉毛下面去,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懂吗?” “嗯。” “去,搬张椅子,去操场站着去。” “没问题,爬旗杆都行。”张璐吊儿啷当,一脸不屑。 “成,奥菲莉亚不用你演了。”秦征低头吐出一口烟,断然说道。 “什么?”张璐眼睛睁得大大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内心一片暗爽,这个跟斗摔得值,摔死都值。 秦征根本不打算理她,掉头对方晴晴说道:“去,你扶着小野去医务室清理一下伤口,现在是春天,容易发炎,最好再打一针破伤风。” “哦,好的,秦老师,您尽管放心,交给我好了。”方晴晴带着圣母般的万分关爱扶着我走下楼梯,一路喁喁叮咛。我有点明白,为什么秦征让她演王后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