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撩衣

更新时间:2020-09-14 18:49:12

鬼撩衣 连载中

鬼撩衣

来源:微小宝 作者:红尘小小生 分类:灵异 主角:安逸伯伯 人气:

主角是安逸伯伯的小说《鬼撩衣》此文是红尘小小生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你的世界里,谁是活人!三年之期,死人无尽,一本手记,一碗神水,让你见到死去的故人,活在他们的身边…。三年前,父母离奇死去,没有缘由的三年后同样的事带走了公寓楼里阿婆的命。阿婆成了六魄阴身的寄身幽鬼,把我当成了她的儿子…要抱孙子,我与女友无奈…设法逃离…阴差阳错,自己再度回到公寓了…娶了两个媳妇儿,一活一死,却美得娇艳,羞的动人!我沉入死人的世界里,鬼妻告诉了活人与死人之间的强制血亲…我的世界里谁是活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晓得呐,没准是回来了,回来看咱们了哩!”

阿婆回应着这就要出来了,我半抱着芷柔是麻溜儿的往楼梯口撤,但为时已晚,我们还是慢了一步,在我刚到一楼大厅中央的时候,这婆婆正往门外瞧着,嘴里还念叨着。

“儿呐,是你回来了吗?”

“媳妇儿,你带着孙子回来吗?”

忽而,她冷不丁的看到了我和我怀中的芷柔,这老太婆有些老眼昏花似的揉揉眼睛,竟把我们认成了她的亲人,在瞧见我们二人以后,对着屋子里就直嚷嚷!

“老头子!回来了回来!他们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却是动弹不得,倒不是真的动不了,而是心里十分的酸楚。

多少年前,白发人送黑发人。

又是多少人前,我这黑发人送走了花白头发的人。

“真的吗?在哪儿呢!”

屋里的老爹一听很是激动,还把椅子绊倒了,兴冲冲跑到门口,两位老人这么往外看着。

“儿呐!”

老爹“噗通!”一声便扶着门框跪了下来,失声痛哭,是老泪纵横。

昏暗中,我一时不知如何的回答,不知道是上楼还是应当怎样。

我踌躇着,站在那儿没动。

“快,老婆子!叫他们进屋,让他们进屋!”

“是是!”

阿婆擦了一把眼泪,啜泣着直奔我们而来,我这双腿,开始发颤,手心里冷汗充盈,怀里的芷柔差点脱了手!

芷柔小声道:“我们去看看吧,等下借个机会再离开…”

说句实话,我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这老人是认错了把我们当成了他们的儿子和媳妇儿,我们去了这不就间接承认自己是幽灵鬼魂了吗?这是不吉利的,没有人愿意去这么做。

芷柔之所以答应去,还是就着自己的善良,父母故去三年,她陪了我三年,这既是善当然还有我们的之间的情愫。芷柔想去,那便去吧,一个姑娘家不害怕,我又怕的什么怕,怕怕怕…不怕,我迎着阿婆就走了。

“哎,好好…”

见我们行来,阿婆脸上有了喜色,并没有冲上来,而是慢慢的后退着,小声低估着,双眼依然不错神的盯着我们。

“老头子,快,把门让开!”

“哎,好好。”

就这么的,我一步一步轻轻的,跟到了阿婆门前,老爹早早的打开了门,二人退到屋内,等待我们。我和芷柔还是保持着原样,我半搂着她,往这屋里去。

进了门便是主厅,免不了一番观察,屋子的布局很简单,靠墙餐桌上放着一大盆爆米花还‘噗噗’腾着热气,旁边是盘装的一大盘的糕点,应该是‘云片糕’,还有一杯酒是用一个酒盅盛着的。三件物品都是一字排放在餐桌正中,在这些‘贡品’前面放着一个香坛,里面还有没点着的三支长香一只白蜡烛,餐桌外围是三把椅子,再无他物。

靠墙的,沙发上也放着几个花圈,沙发前是桌子。

厨房里倒放着一个黑糊糊的大坛子,还有一个小煤气罐,这些是‘爆爆米’用的。

同样是三间房,房门关闭着,和房屋的结构和楼上的布局没有什么差异。

屋里就来了一盏等而这一盏灯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整个屋子是昏暗无光,不过正好可以遮挡我们的容貌,也许能混淆过去,报着这么一丝希望,我静静的等待着时机。

站在一旁的老人颇为激动,眼中含笑的泪水诉说着一切,室内那暗淡的光芒爬上他们满头的白发,道道苍老的皱纹吞噬着青春的光华。

看了一会儿,老爹的目光在屋子寻找着什么,口子念念有词,神色有些慌张。

“那…我的小孙孙呢!小孙孙在哪里?”

“小孙孙~孙儿~”

他满屋子寻找,可任他如何的哀求如何的迫切,屋里除开我们四人是再无他人。

“老头子!”

阿婆跟着老爹后头,劝解着,伸手去拉他身上的衣服,老爹毫无耐心的扯过衣服是继续满屋子的找。

蓦然,老爹的目光扫在了餐桌上的盆爆米花上了,‘唰!’双眼有了光亮。

“一定是爆米花太少了,一定是太少了…孙儿觉得太少了不够吃不肯来…再去多爆一些…多一些……还不够……不够……多一些。”

老爹神情恍惚的念叨着,往厨房去了,并带上了门。

“咣!”

留下阿婆一人孤零零的站在厨房门外,静静的听着厨房里捣鼓爆米花的声音,那熟悉的摇摇子的声音。

“窸溜溜…溜溜…”

“走吧,芷柔再不走…”我咬着下唇,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怕被厨房里的阿婆听到。

芷柔动了动胳膊,正想说话,阿婆一声叹息,慢悠悠转过身,一脸的失落却是在见到我们以后又被笑息取代,她热情的‘招待’我们,用手示意着桌上那些吃的。

“你们……吃吧……吃吧!”

我轻微的动了动头,表示知道了,却是没有到桌前去,一吃就露馅了,竟然装就得装的像一点鬼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谁曾想阿婆以为我们不吃是因桌上的香和白蜡烛没点上,从口袋里取出打火机这就要给点上。

借着她转身的这个时机,我又从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快…走…”,她点头,我轻抬脚慢落足蹑足潜踪,这就往门口去了。

阿婆是一点也没发觉我们的动向,燃上蜡烛,烛光一起,又用蜡烛去焚香。

整个过程中,屋子是十分的安静,这种安静是超乎寻常的死寂,几乎能听到人的心跳。一步两步,当我走到第六步的时候,怪事发生了!

“咔-咔!”

主厅上端的灯开始忽闪忽闪…

啊?心里一揪,坏了!该来的还是要来,还是要来呀,真应该走点走,远离这是非之地!埋怨后悔懊恼已起不了作用了!

阿婆瞟了一眼头顶的灯,快步走向厨房,拍打着厨房的门。

“咣咣咣!”

厨房里传来了老爹的嘟囔声:

“怎么了怎么了?我正忙着呢!再拖延下去…爆米没弄成,我孙儿就不来了!”

在老爹说话后,阿婆停止了拍打,把手慢慢的放下了,忙道。

“老头子!老头子,这屋里的灯坏了,灯坏了!快来看看!灯灭人亡,一会儿儿子也该走了!”

“马上就好!我一会儿就来!”

此刻,厨房内老爹那摇摇子发出的金属磨合声息更加的急促与讯捷,很明显‘爆米花’要出锅了!

“嘣!咚!”

伴着这一声巨响,烛光一闪顺风呼跳,焚起的香火在摆动不止。那桌上的盛爆米花的盆子,装着‘云片糕’的盘子是剧烈的震动来开!酒盅里的酒随着频率四洒飞溅!

届时,我的心头就只有一个想法,快跑!一秒钟,不能再停留了!

我抱起来芷柔,三步并两步往门外去,借着屋内嘈杂的声音正好遮盖我的行踪。但事与愿违,我们的行径还是被阿婆发现了,她大声呼叫着!

“老头子!快出来了!儿子他跑了!”

“什么?跑了?”厨房里有人在咆哮!接着,“咣当!”一声,门被踢开了。

血脉喷张,我亢奋到了极点,今天说什么我也得跑!我一下便跃出了大门直奔大厅,这时一楼A户还在传出他们的呐喊声与呜咽声!

“儿呐!回来呀!回…呜呜呜…”

“孩子…”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

“嘭!”

“啊~!”

猛烈的关门声,在我冲到台阶上的那一刻响起,与此同时,老爹一声惨叫!那A户的门便被重重的关上!

摆放在防盗门两侧的花圈在大力一震后散落了一地。不久,大厅里又陷入了黑色的沉寂。

我保证,不是我干的,我抱着芷柔没有多余的手去关门。那门一定是有人关上的!阿婆老爹是来追我们的,必定不会关上自己家的门!

是谁!到底是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