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最后的审判

更新时间:2020-10-17 14:02:17

最后的审判 已完结

最后的审判

来源:落初 作者:德拉克拉 分类:灵异 主角:凯茜曹阳 人气:

火爆新书《最后的审判》是德拉克拉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凯茜曹阳,书中主要讲述了:“最后的审判”是一个现实中的真实预言,它可以预知末日的到来,预告未来的毁灭。  故事开头,混血儿莱恩在常年的工作压力下和枯燥的生活中迷失了自我,他决定完成公司外派任务后就辞职离开中国。也就是这最后的差事,让莱恩在青岛滨海酒店中遇见了变成活死人的同事,但他认为眼前的景象不过只是自己感冒、发烧引起的幻觉而已。  与此同时,特警指挥中心接到情报称,几名通缉犯长期藏匿于首都机场附近的废弃加油站中。黑狼特警队队长徐斌奉命带队追捕,可等待他们的却是满目狰狞的活死人。  随着故事的展开,首都机场爆发尸变,末日来临的预兆也越来越强烈,原本秩序的社会开始崩溃,似乎“最后的审判”预言正在成为事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手机的另一大卖点就是外观,4英寸的屏幕更符合手掌控制和掌握。它平常看起来就如一块圆润的玻璃,但开机后可以随意设置颜色,自定义皮肤。但唯一的致命缺点就是太脆了,如同窗户的玻璃似的脆弱。一米左右的自由落体,就能把这个高端手机摔成了几片。

张杨瞥都没瞥变成碎片的手机,双目中只剩惊恐。

确实金振昌在动。「或许爸爸还没有死,只是病了,一种奇怪的病,」金熙珍在张杨的怀里破涕为笑,「差一点就要跟父亲阴阳两隔了,」她想。

此时,张杨将金熙珍挡在了身后,试探Xing的叫了一声:“金社长?”而金振昌没有任何反应,身体在地上蠕动、挣扎……

与此同时,金熙珍从张杨身后跑了出来,她捡起地上的小包从中掏出纸巾,擦了擦眼泪说:“爸爸,我们……”她伸出手,试图搀扶金振昌,但言语说到一半,却把剩下的话咽了下去,因为眼前这个称之为父亲、爸爸或者金振昌的男人,正半跪着抬着头,诡异的冲着他们微笑。那种笑容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能表露出来的——双眼血红,眼神恶毒,嘴中吐着黑血,两边嘴角向上扬起。

“跑,熙珍!”张杨在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了,拉着她的手腕转身而逃,“你父亲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泪如同泉涌,模糊了她的双眼。心情再次从天上跌落谷底。短短的时间内,她经历了害怕、恐惧、绝望、惊讶、惊喜、惊悚一系列得心情变化,可最终结果还是一样,父亲不在了,至少灵魂不在了。

张杨拉着她夺门而出,一路逃跑。走廊中,过道中,到处都是失魂尖叫着逃跑的人群,时不时的在走廊深处还有如同野兽低吼阵阵传来。

鬼怪?野兽?还是变成了活死人?路上,金熙珍根本就不敢回头张望,她不停地跑。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任谁也很难相信这么扯淡的事情就发生在身边。

金熙珍紧紧握着父亲的手机,「只要手机还在,我就可以找到真相,」潜意识里仅存的理Xing告诉她。这一路上,她崴了一次脚,高档手提小包卡在了应急通道的铁门上,衣服扯掉个扣子,裙兜里的口红也滑了出去,这些身外之物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只要父亲的手机还在就可以了。

楼梯间一层,一具死尸着实吓傻了金熙珍。那具尸体仰面躺在地上,一只手臂向外伸出,脸部表情异常惊悚,脸上表皮出现溃败,头皮连带头发层层剥落。胸口和太阳Xue上的伤口汨汨冒着黑血。地上更是惨不忍睹,黑血流淌,杂乱的脚印和混乱的地面痕迹,都在记录着不久之前这里发生的殊死搏斗。

金熙珍跟着张杨小心翼翼的踮脚试图绕过尸体。这时,她已不在哭泣,眼泪干涸,双眼肿胀。这段时间里,她对尸体再也熟悉不过,但是对于陌生人的尸体,尤其是这么狰狞的尸体,还是畏惧。她战战兢兢的瞥了一眼,皮肉外翻的伤口感到恶心。

腐烂的味道混合着像是沼气的味道一同在空气弥漫,她颤抖的走过,却因为扑鼻的恶臭而差点吐了出来。

张杨走在前面,推开一楼的大门。光线、硝烟、呐喊一同传来……

“营救幸存者!”几十名黑衣特警五人一组四散分布在大厅中,一名拿着扩音喇叭的特警大声喊叫,“活着的人双手高举过头,快点跑过来。”浑厚的声音顿时传遍大厅的每个角落。

忽然一声剧烈爆炸打断了喊话。巨响过后烟尘滚滚而来,随着烟尘大量的活死人聚集在一起,低吼着从中走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声响如同乌云中的滚雷,阵阵而来。震撼着酒店,撼动着每个人的内心。

“全体集合!守住出口,不要放出任何一个活死人!”一名带着头套的特警队长持枪站在酒店门口。随着吼声,分布在酒店四处的特警迅速集结,眨眼的功夫,他们全数列队整齐,在他的身后,站成一列。

“它们来了!”一位特警说。

“准备射击!”队长大吼着向后退了一步,融入了队伍中。

“防爆盾!”队长吼着,声音落下时,十几名持着防暴盾牌的黑衣特警大踏着步从后排转为前排,“放盾!”队长竭力嘶吼。半透明的盾牌有近一米之高,一同砸落地面,发出整齐的撞击声音。

“喂!你们俩快点离开那!”队长焦急的催促着,穿着黑色特警制服的队长显得很是魁梧,黑色头套后面的眼睛坚毅夺人,“你们别挡在前面,快点!外面有救护车!”他不等回答,继续嘶吼,“防爆阵型!”前面持盾的特警整齐的半蹲着躲在防爆盾后,“上膛!”他继续吼叫。指令过后,后排的几十名特警默默拉开枪栓,一阵金属摩擦声后,黑洞洞的枪口沉默的举起。

有些东西正从楼梯间和餐厅中穿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它们低吼着走了出来,声音盖过了呐喊,尖叫。

几十名黑衣特警们并肩站在大门前等待指令,食指扣住扳机,随时准备按下。“稳住枪口兄弟们,别慌……”队长双目紧紧盯着前方,“就是现在——开火!”

枪声大作,震耳欲聋的枪声让金熙珍尖叫。尸体成片的从中涌出,然后倒下。“他们又来了!队长!”一名特警说,“看,看哪儿!太多了。”另一人说,“天啊!中弹的尸体又站起来了!”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在持续的枪声中,队长竭力的嘶叫着。渐渐的枪声沉静下来。眼前硝烟弥漫,烟雾缭绕,“填装弹药!”队长的声音变得嘶哑,特警们沉默的检查枪械,参差不齐的金属摩擦声和拉开枪栓的声音再次响起。

硝烟中,金熙珍什么也看不到,她怕极了,瘦小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金属摩擦的声音堵塞了她的耳朵。

张杨抱起发呆的金熙珍向后退去,她颤抖的像风中舞动的叶子,既绝望又恐惧。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只大狗站在特警队伍旁对着硝烟大声狂吠,它的毛发蓬乱竖起。怒吼的声音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影,从烟雾中走出变得越来越低,最后成了呜咽。

队长侧过身指着站在队伍左翼的张杨和金熙珍,“你们两个,快点离开这里!兄弟们,准备投掷手雷!”他将步枪重新上膛后从身上摘下手雷,食指拉住扣环。“给它们尝尝高爆手雷的味道,听我指令!”

张扬无需别人再次提醒,就以他那双腿以最快的速度向特警身后奔跑。“爸爸还在酒店里。”金熙珍呢喃着,但身体的僵硬和麻木让她根本就没有力量从张杨怀中挣脱。

“里面的人都死了……啊,不都变成了活死人!”张杨拉着金熙珍逃出酒店大厅。身后传来了队长嘶哑的高呼:“兄弟们!像个男人一样!证明你的价值!”

酒店里到处都是活死人,即便父亲还活着也希望渺茫。硝烟退去,尸群越聚越多,从大厅各个房门后涌出。子弹只能暂时阻挡它们前进,却不能抑制住尸群的前进,唯有高爆手雷能产生不错的效果。“拉扣环!”一个声音在夏日的阳光中奋力的嘶吼。“投掷!”

连续清脆的金属声音过后便是让酒店都在摇晃的爆炸声音,尸体残骸和黑色粘稠的血如雨一样洒落,肉块、骨头还有内脏从空而降拍击着地板,噼里啪啦的乱作一团。

金熙珍扭头看着,残乱血腥的一幕幕在她茫然的瞳孔中映照着。接着,视线被爆炸引起的硝烟所遮挡,几名特警的嘴角微微泛起,但随后又紧闭不言。

“第二排射击!第三排拉扣环!”嘶哑的声音变得颤抖而惊恐,“投掷手雷!投掷!快点投掷!”连续不断的剧烈爆炸引起了酒店的晃动,爆炸产生的刺耳声音如同尖矛刺穿了金熙珍的内心。

「噩梦,一定是噩梦。」她不停的想,每次闭起双眼都会听到酒店中的爆炸,低吼还有哀嚎。每次堵上耳朵都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好似沼气般腐烂的味道。

活死人群中包含了大批住店的旅客,许多酒店的工作人员,还有几十名安保人员,他们每个人都血迹斑斑,身上的咬痕狰狞恐怖,衣服也因撕扯而变成了许多布条,似乎诉说着他们生前的种种经历。

金熙珍不知道这些安保人员死前是英雄还是狗熊。她只想要去找父亲,跌落在谷底的心情让她想要去死。到底是为什么酒店会爆发尸变,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父亲的手机中一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