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裹尸

更新时间:2021-01-22 06:21:08

裹尸 连载中

裹尸

来源:落初 作者:动力菠菜 分类:灵异 主角:冉冉升起巨石 人气:

新书《裹尸》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动力菠菜,主角冉冉升起巨石,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右手手背长有圆形方孔铜钱胎记的人,必为契丹裹尸手!本书的白老太食灯、无灯衣巷、以及五件寿衣的离奇案件,全部与裹尸手有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近大名鼎鼎的私家侦探卓九阴可谓是相当的不好过,他被频繁发生的离奇人命案搞得焦头烂额,说实在的,从警校毕业到现在,社会上一些强奸抛尸、图财害命、为情杀人,总之各种类型的谋杀,他几乎全都经历过了,没有他卓九阴破不了案的。

久负盛名的卓九阴,对这半年来发生的奇怪人命案,却变得束手无策。

刚刚从命案现场回来的卓九阴,显得格外疲惫,他戴着一顶深色的沿边帽,走在空旷的大街上,大街上不时传来警笛声,自从离奇命案发生后,这个城市在夜晚的时候就加强了警车巡逻。

但巡逻车似乎只对那些喝醉酒在街上耍混的混混有效,人命案却一件不少的继续出现。

几十辆巡逻车日夜巡逻,却连个凶手的屁都没闻到。

深夜时分,街道上飘着濛濛小雨,卓九阴的皮鞋踩在洒过雨水的坚硬马路上,发出咔咔咔咔的声音,那声音,向街道两边扩散去,惊动了垃圾堆里的一只流浪猫。

一辆警车从卓九阴身边经过并慢了下来。

“嗨,卓侦探,要不要送你一程。”车窗降下来,开车的警官说道。

“哦,不用了,谢谢。”卓九阴摆摆手说。

警车离开了,卓九阴看着警车的车尾灯,吐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去,刚才警官的那句话,让他非常不舒服,什么叫送你一程,这话平常不是送给死人的?

雨已经下了整整三天了,天还是不见晴,卓九阴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大楼,除了个别的窗口还有灯光以外,其他的全部都陷入黑暗。

他从兜里掏出香烟捏了一只叼在嘴里,距离丁香路100号还有一段的距离,他之所以没开车,是因为他想步行通过这条大街,寻找一些有用的线索。

第一起离奇命案,就发生在丁香路上!

半年前的一个深夜,一个单身妙龄女子身穿长大衣,脚踩高跟鞋,穿过丁香路,向她的住所走去,她刚刚跟朋友在酒吧喝了点酒,有些微醺。因为离家近,她选择步行。

一辆出租车曾经经过她的身边,并向她询问是否需要服务,但妙龄女孩显然因为喝了酒以后对美好的夜晚产生了漫步的兴趣,她举手拒绝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为没有载到这位漂亮的女人而感到惋惜,如果载到略有醉意的她,路上也许可以产生一段愉悦的聊天。

司机踩离合器挂挡的时候,将头伸出车窗外说:这么漂亮,走夜路要小心啊!

切!妙龄女子一甩手,她对出租车司机的好意非常反感,这些司机,都是臭流氓!

出租车司机一松离合器轻踩油门缓缓的启动了车子,他从后视镜看到,妙龄女人身材高挑,披肩长发,水晶高跟鞋在路灯下闪闪发光,他摇摇头并叹了口气,狠踩一脚油门。

随后,妙龄女子就遭遇了不测,于当夜零点零分零秒,结束了心跳!

她的一只水晶高跟鞋,被抛在路边,另一只在墙根,长大衣的肩膀被撕碎了。

当卓九阴深夜赶到现场的时候,他发现,被害人的致命伤口在肩膀,死者左右肩膀与脖子中间的地方,像是被什么利爪给抓破了一样,肩周上的筋、斜方肌,全部被撕裂了。

撕掉筋和斜方肌的同时,也连及了脖子上的动脉,被害人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这种杀人方法,堪称完美的对称,卓九阴想不通,是什么样的利器,又有什么样的人操作,才能将分量把握的如此精妙。

地上冷冰冰的尸体,让卓九阴感到非常的难过,如此妙龄女子,却深夜死在街头,死一个女性,无疑又多了一个光棍。

那双漂亮性感的高跟鞋上面,没有沾染一丝血迹,被警察装进了袋子,卓九阴看着那双高跟鞋,大脑开始想象死者当时遇害的过程,也许,当她肩膀受到攻击的时候,她的腿曾做过挣扎,从而将高跟鞋甩了出去!

但这双高跟鞋,却不能给卓九阴带来半点线索,现场还有诸多疑点。

死者的面部表情异常冷艳,并无惊恐之色,只是双眼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死者指甲内没有任何关于凶手的残留物,一般来说,被害人遇害时多少都会挣扎抓挠凶手,会留下纤维或者皮屑。

死者身上的财务完好。

死者除去肩膀以外,没有其他伤痕。

死者没有被性侵。

死者没有发出求救。警察询问了周边的居民。

死者面部朝上,像是人为将她放平一样。

除此之外,现场再没有任何关于凶手的线索。

最为令人感到惊恐的是,随后的半年时间里,又发生了多起人命案,与妙龄女子这起,简直是一模一样,分明就是一个人所为。

命案的发生,除地点不同以外,时间,杀人方法,全都不谋而合。

让卓九阴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被害人都是两头肩膀出现了对称的致命伤害,且伤及大动脉失血而死。

这种杀人方法,人们还是头一次听闻,听说有取眼角膜的,有挖肾脏的,但从没听说有取肩膀上皮肤以下的斜方肌这种事,凶手要人肩膀上的斜方肌干什么?吃?玩?

那么,此等作案手段堪称变态中的极品。

一时间,消息传遍全程,弄的满城风雨,人们惶惶终日,一些原本24小时营业的店也全都在10点钟就关门了。

毕竟谣言让罗潭市一度陷入重度“雾霾”,据说,凶手专门取人肩膀上的筋与斜方肌,用来做一些残忍的勾当。

这就有点儿离谱了,这些人还想干什么?活剥动物的皮毛然后做成皮草披在自己的身上也就罢了,貂皮还不够吗?现在竟然打起了人皮的主意!

还有什么不敢穿的?

最终,谣言的传播,把事情的真相竟然描述成这样:一些极端的人,半夜时分,专对年轻人下手,活剥人的整张皮,然后制成皮衣。

也有人说,凶手拿到人皮以后都卖到了国外,国外有先进的整容技术,给那些年老的超级富豪替换已经衰老的皮肤!

骇人听闻!

人们纷纷抱紧自己的身躯,生怕自己的皮下一秒就被活剥了,啥时候人皮也变得这么值钱,让这些丧心病狂财迷心窍的人铤而走险,并且作案手段之高明连鼎鼎大名的侦探卓九阴都难以破案!

人皮一定很值钱,不然凶手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险呢?

斜方肌很值钱!卓九阴这么想着,捏了捏自己的肩膀,又捏了下自己的脸,因为熬夜,他脸上的胡茬又粗又硬,这是因为新陈代谢的太快了。

一支烟已经抽完了,烟蒂被他扔在地上,水与火不相容,见面就会发出哧哧的声音,刚才还火烫的烟头,瞬间就变成一段冰凉的烟蒂。

可这些声音,都被小雨滴答在雨伞上的声音给淹没了。

经过第二个路口的时候,卓九阴不经意瞥见路边一个推车卖馄饨的人!

咦!这么晚了竟然还有卖夜宵的人,自从连环杀人案出现以后,街上打游击卖烤冷面的那些摊贩都会早早收摊,怎么......

夜宵。卓九阴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晚饭,干脆吃碗馄饨充饥,不然回家以后饥肠辘辘难以入睡。

“大爷,来碗馄饨,多加虾米。”卓九阴说。

“哎哎......”卖馄饨的老头一边应和着,一边打开锅准备放馄饨,馄饨都是包好的,放进开水锅里一煮就成。

卓九阴在等馄饨的同时,又点燃一支烟,他吐着烟雾跟老头闲聊起来。

“大爷,您老听没听说最近的杀人案?”

咳咳,老头干笑两声,用勺子搅着锅说:知道,电视上,报纸上,天天都说......

***,这些媒体,总把消息披露的那么快,除了部分媒体还算有良心外,会尽量安抚民众以免引得民众恐慌。其他那些大报小刊以及第三方网站,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连“恶鬼取人皮,大侦探卓九阴数次失手,”“大侦探与恶鬼大战三百回合,”“恶鬼给大侦探下了最后通牒,”这种标题都用上了,真是让人看了啼笑皆非。

“小伙子,我认为这真不是人干的事儿啊!”老头语重心长的说。

卓九阴心头一紧,啥意思,难道这老汉知道我是干啥的?意思是说侦探这活不是人干的?

从他嘴里吐出的烟雾,暂时阻隔了他与煮混沌老头的对视。

“您的意思是?”

“我是说,凶手不是人!”

这话差点儿让卓九阴捏断手里的香烟。

“大爷,您知道些什么?”

老头摇摇头,拿起一只碗,将馄饨捞在碗里递给卓九阴。

“人死的蹊跷,你说那是人干的事儿吗?”

卓九阴吃完馄饨,忽然闻到一股臭味,他说:大爷,你这车上不是有啥食材臭了吧,怎么一股臭水味儿?

老头很不高兴,差点儿就要去夺卓九阴的碗。

“这都是新鲜的东西,哪里臭了!”老头把勺子扔进锅里,开水溅出锅外。

卓九阴付了钱,离开馄饨摊,继续向家走去,路上他还在嘀咕,那臭味明显是从馄饨车下面散发出来的,离开的时候他特意猫了一眼小推车下面,可是下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地上也没有污水井盖。

卓九阴住在丁香路100号的一栋二层别墅里,干侦探这些年他没少赚钱。

这世界很奇怪,有时候钱很难赚,有时候又很好赚,那些富太太们经常会找上门来,让他出马,去侦探丈夫出轨的证据,当然,他认为这根本就不是大侦探该干的事儿,但谁叫她们肯花大把的钱呢。

卓九阴住在丁香路100号的一栋二层别墅里,干侦探这些年他没少赚钱。

这世界很奇怪,有时候钱很难赚,有时候又很好赚,那些富太太们经常会找上门来,让他出马,去侦探丈夫出轨的证据,当然,他认为这根本就不是大侦探该干的事儿,但谁叫她们肯花大把的钱呢。

上了楼,卓九阴把钥匙扔在沙发里,松开领带,身子一沉倒在了沙发上,他实在太疲惫了,来自于社会各方面的压力,似乎全都灌注在他身上,破案破案,他脑子里全都是破案。

睡不着干脆拿出手机,看看那些媒体们今天又是怎么渲染整个案件的。

娘的,标题党们就像大蟑螂,无处不在!

卓九阴扔掉手机,站起来走到饮水机前准备接一杯水喝,他的电话忽然响了。

他眉头一皱,电话是陈老打来的,陈老深夜来电,会有什么事儿。

“陈老......”无奈的卓九阴嗓子哑了,这段时间他的睡眠实在太少。

“又一个?”对方的声音非常虚弱。

“嗯,您老已经知道了?”

“外面警笛声响的厉害,我就猜到了。”

“还是一样,现场没有一点儿关于凶手的线索。”

电话那头咳嗽了两声:这事儿不简单,要不你现在来我这里一趟,有一件事情......

卓九阴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两点钟,距离天亮还有三个多小时。

“陈老,明天早上七点钟,我到解剖室拿到解剖结果,过去正好让您老看看。”

“也好。”

挂掉电话以后,卓九阴迅速进入睡眠。这个给他打电话的人叫陈岩,是一名已经退休的老法医,过去的一些命案侦探过程,陈岩多次帮助过他,给他提供了许多重要的死者信息,因年龄较大,医术高超,人们都尊称他为陈老。

罗潭市的清晨,笼罩在一片烟雨之中,当许多人举着伞匆匆而过的时候,卓九阴摁响了陈岩家的门铃。

开门的人是一位花甲老人,但穿着打扮都十分精干,虽然不停的在咳嗽,可他却精神饱满,他就是老法医陈岩。

进屋以后,卓九阴就直接将尸检报告递给陈岩,他的时间非常珍贵,手头上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

陈岩只用眼睛扫了一眼报告,不消说,全部都一样。

“没有指纹,也没有金属凶器残留物。”陈岩像是自言自语一样。

“陈老,我想破脑袋了,也想不出凶手所使用的凶器到底是什么东西。”

咳咳...陈岩在椅子上坐下来,他望着窗外,喃喃道:我去过解剖室了,死者的伤口的确是被爪子抓伤的,而且属于一次致命,也就是说,当凶手从被害人身后进行袭击的时候,他的力道,恰好可以导致被害人死亡,而根据爪子插入的深度来看,就像一双手!

陈岩说着将自己干枯的手伸向空中,并展开,随后又作成爪状。

“除了人有这样的爪以外,还有其他动物吗?”

卓九阴摇摇头说:没有,您老确定凶手是人?可没有钝器帮忙的话,人的手怎么可能掏进肩周去呢?如果凶手戴着一副可以活动的金属手套,那我们完全可以检测到啊!可通过伤口来看,并非钝器,也不属于特别尖锐的东西。

陈岩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就像发现了凶手一般,卓九阴被吓了一跳。

“你有没有想过,他不是人!”

“不是人?那还是鬼啊!”

卓九阴有点儿后悔他自己说的话,干侦探怎么能迷信呢,他接触过那么多尸体,怎么从来没有一个女鬼啥子的跑出来。

陈岩张开自己的双手,他的左手手心有一道疤痕横穿而过。

“我一生解剖了无数具死因不明的人,又缝合了无数具尸体,可你知道吗?有些尸体,光缝合是完全不够的。”

这番话听的卓九阴是云里雾里,他想起昨晚陈岩在电话里说叫他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他。

“陈老,您......”

陈岩走到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个人的合影,一个就是陈岩他本人,另一个人身穿黑色长褂,眼戴小圆墨镜,像个学者,又活像一个算命测字的。

“他是谁?”卓九阴指着照片上的那个人说。

“他叫马成义,与我是世交,天生有一双裹尸手,为祖传,用现代医学检查尸体他不如我,可谈到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我不如他。你若想找到凶手,就去找他。”

“这......还是算了吧,陈老,您怎么也信起邪来了。”卓九阴不明白,照片上的人和这起连环杀人案有啥关系,为啥破案还需要他,按照照片推测,这人现在至少也有七八十岁了。

陈岩无奈道:一开始我相信凭你的本事就能破案,但现在看来,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如果没有他,罗潭市可能会死更多的人,到时候,你还怎么在这里生存?我手上的这道疤,若不是马成义,我掉的可是一条胳膊,甚至不可能今天还站在你面前!

说到生存问题,这就与卓九阴息息相关了,如果他还不能破案,不说身败名裂,但名侦探这三个字算是臭了锅了。

“如果他已经不在人世,那么你就找他的儿子,据我所知,他有一个聪明的孩子,也许他可以帮忙。”陈岩补充道。

既然一向稳重的陈岩都这么说了,卓九阴心里就有三分信了,至于他手上的那道疤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卓九阴不敢多问,毕竟陈岩的外甥女苏希接了他的班,在法医室工作,以后破案还得她多多帮忙呢。

离开陈岩住所以后,卓九阴直奔陈岩给的地址,那是一栋独立的三层老宅,建造年头连卓九阴都不知道,大概是很久了,拆迁也没有辐射到这里,所以那儿保留了许多清朝或者其他朝代的建筑。

清风路99号,是这里没错了,卓九阴照着地址顺利的找到马成义的住所。

一所古老风格的宅子,卓九阴说不清这所宅子散发着一种什么魔力,总之,当他看到这所宅子的时候,便马上对陈岩的话增加了五分可信度。

老宅用一种坚硬的花岗岩砌成,上面雕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仅是这些,就足以体现它的神秘了,台阶下面的花坛中,栽着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花草,几只蜜蜂在待在花蕊上采蜜。

卓九阴走上台阶,他每走上一个台阶,就感觉更加靠近宅子里面的一个人或者一样东西,那样东西散发着神奇的魔力。

当卓九阴走到门前的时候,身后花丛中的蜜蜂忽然飞了起来,然后飞到屋顶,落在屋檐上,卓九阴根本看不见,几只蜜蜂的小眼睛,咕噜噜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有人在家吗?”卓九阴敲了敲门。

门的材质非常奇怪,又像金属铜,又像一种石材。

“有人在家吗?”他连续叩了三次门没有人回应。

也许没人在家,那么只好改日再来拜访,卓九阴这么想着正准备转身离去。

这时,门悄无声息的开了!

“您找谁?”一个气宇轩昂,眉清目秀,个子高高的男孩伸出半个身子说道。

一尘不染,一尘不染!当卓九阴看到面前这个大男孩的时候,脑海里马上出现了这个词,他从没有见过如此干净利落的男孩。

男孩身穿一件白色宽大T恤,一件长浅蓝色牛仔裤,脚蹬一双昂贵的运动鞋,那浅蓝色牛仔裤上,没有任何的其他修饰。

卓九阴上下打量着他,当他的眼睛触及到面前这个大男孩眼睛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灵魂差点儿掉进对方瞳孔里去,那瞳孔简直就是深邃的漩涡,透过他的瞳孔,仿佛可以到达浩瀚的宇宙星空。

真是气宇不凡,一看他就没有沾染尘世的尘埃。

“您好,请问这是马成义老先生的住所吗?”卓九阴差点儿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

“是呢。”大男孩回答道,阳光照在他的头发上,折出一道光泽。

“那请问他在家吗?我有事想要拜访老先生。”

大男孩语气有些低落了:老先生已经去世了!

卓九阴脑袋上就像挨了一棒子,马成义已经去世了,唉,这事儿看来没希望了,他有些失望的说:那好吧,打扰了!

“哦,先生再见。”大男孩礼貌的将半个身子退了回去。

卓九阴正要转身走下台阶,但他忽然想起陈岩的话,如果马成义死了,他还有一个聪明机智的儿子!

他马上转身,幸好大男孩还没有关门,他一直站在门内看着客人的离去,这是待客之道。

“那么,未请教你的大名。”卓九阴又重新走上台阶。

“哦,我叫马洛,是马老先生的儿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