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无姓之人,亡命天涯

更新时间:2020-05-20 10:12:05

无姓之人,亡命天涯 连载中

无姓之人,亡命天涯

来源:落初 作者:幻影轻骑兵 分类:灵异 主角:李宇柳树 人气:

主角叫李宇柳树的小说是《无姓之人,亡命天涯》,它的作者是幻影轻骑兵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以一个普通青年的经历,讲述地球最后的三年,当“造物主”降临地球,人类对于他所带来的“毁灭”,是奋起反抗,还是漠然承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钟世齐就已经站在竹楼外大喊了:“老唐,快起来,把肉炖上!阿冰,洗菜摘菜啦!”李宇正睡得迷迷糊糊,睁眼一看外面,也就是刚刚泛点白光,接着就听到唐镜明冲钟世齐喊到:“叫我怎么说你呢?人晚上才能到呢,用得着这么早就起来煮肉摘菜的嘛?”

就听钟世齐嘟囔着,表现的极为不满:“老唐,就不是我批评你!你就是不积极,人家古人就有闻鸡起舞,还有一日之计在于晨,那都是教育让咱们早起……哎,你看看,人家阿冰都起来了,你就是越老觉悟越不高啊,你得学习啊,得进步啊!”就听得外面阿冰打断了钟世齐的话头说到:“钟叔你就别喊了,咱俩先去溪边打水,现在还早的很,让他们睡一会儿吧。”

李宇也感觉到睡不下了,昨晚他睡得很晚,心里自然是琢磨今天自己要见的人是谁,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如何,直翻来覆去的在床上烙饼了,弄到半夜才睡着,又是一夜乱七八在的梦。自打他接到乞丐送来的地图后,就经常性的做一些怪怪的梦,醒来后也就是只隐隐约约记得一些片段,前后联系不到一起去,这也正常,自打那天以后几乎就没过过安稳日子,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

穿好衣服走下楼来,这时候唐镜明也已经起来了,在院子里的灶台旁点了火,而后将昨晚切好的肉都扔在锅里炖煮,李宇赶忙过去帮忙。不一会儿就看见百里冰和钟世齐打了水回来,钟世齐看见唐镜明蹲在灶台旁煮肉,免不了又要揶揄取笑几句,唐镜明自然也是句句不相让。

李宇也总感觉这两人其实挺搞笑的,只要一见面就得吵嘴,从白天到晚上,即便是吃饭也得抽空说两句。每次都是钟世齐首先挑起争论,但几乎每次都会被唐镜明在言语上占了便宜,于是钟世齐往往最后面红耳赤无言辩驳,接着就开始耍赖插科打诨,经常是把百里冰和李宇逗的哈哈大笑。好在两个人似乎都不记仇,前一刻还争的你死我活,下一刻可能就会立刻附和对方的观点。因此两人是吵吵停停不断,但也从未翻脸。

这日午后,约么下午四点多,只见由山路上走来了两个人,一位老者和一个年轻姑娘。钟世齐,唐镜明和百里冰三人远远看见了,忙放下手里的活,都站在一旁,神情极是肃穆。李宇看那一老一少两个人走近,唐镜明上前道:“不知二位打从何来?”那老人道:“赴汤蹈刃,死不旋踵,荆楚邓陵!”,说罢从怀里掏出一块铁牌,只见那牌子上布满古朴的花纹,正中刻了一把古剑。

三人听罢,神情立刻显出恭敬,唐镜明一拱手说到:“有失远迎,还请恕罪,请屋中安坐。”李宇看那老人,六七十岁面容,着一身中山装,头发胡须皆已花白,但行走之时可见脚步有力,再看面容也是红润饱满,他指了指身后的年轻人说到:“这是我的孙女,来,给你三位师兄行礼。”那姑娘听罢便走上前来言道:“师妹吴语轩见过三位师兄。”,深深的施了一礼,三人忙还礼。

看那姑娘,是怎生模样?身材匀称,丝毫无女孩子的娇柔造作,着一身近身黑衣,头上简单的扎着一束马尾辫,脸色白皙,浑身散发出一股劲,就是人们常说的这姑娘真野的那股野劲,相貌虽然不及百里冰,却也绝对算得上个美女。

三人将这爷孙二人往屋子里请,老人道:“矩子可在?”钟世齐回答到:“晚些便可到了。”当老人走过李宇身旁时,便站住了身,往李宇身上打量了几眼,转头向唐镜明说到:“这位是……”唐镜明只是微微一笑却并不说话,老人微微一个思量,说到:“莫非是……?”唐镜明笑着点了点头,依然没有说话,老人也不再问径直向屋子走去,吴语轩从李宇身旁走过时,同样的也是向他多看了一眼,只是这眼神中似乎还多了一种挑衅似的神情。

被这爷孙两人看了一通,李宇感觉到一番莫名其妙,他拉住走在后面的百里冰问到:“他们是什么人啊?”百里冰笑着说:“你会知道的,不要着急啊,哈。”算了,还是不要问了,他们爱看就看好了,反正又不掉一块肉,李宇自言自语道。

黄昏时分,竹楼又迎来了新的客人,这次来的是三个男人,为首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长的白白胖胖,穿了一件褐色夹克,肥头大耳一副官样,他拱拱手冲着站在最前面的钟世齐道:“有礼有礼,相里门下求见矩子。”钟世齐也拱手还礼说到:“原来是相里门下的兄弟,有礼。矩子还没到呢,邓陵人倒是来了,还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胖男人回到:“西方门下,不才孙国成。”言罢又指着另外两人说到:“这两位是我师弟。”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走过来,只见他生的却也是微微发胖,身材不高,因而显得十分敦实,拱手说到:“在下刘波,见过师兄。”

第三位男子也走了过来,这名年轻男子的长相可以说是让众人眼前一亮,大约二十八九岁的年纪,身高约莫一米八,高大挺拔,一张脸棱角分明英气十足,双目炯炯有神,一行一动显得敏捷有力,这是个集美貌与气质为一体的标准帅哥,他走上前来,说到:“我叫沈飞,师兄好。”钟世齐看看沈飞,点点头赞许的说到:“不错不错,相里门下人才济济啊。”说罢,将孙国成,刘波,沈飞三个人也都引进竹楼,三个人与前面已经到来的老者和他的孙女吴语轩也都相见施礼。

一群人都坐在竹楼的三楼,夜已经来临,天色黑了下来,竹楼里并没有电灯,百里冰早就准备了不少的蜡烛放在房间里,此时在各处点燃蜡烛,灯光立刻照亮了竹楼。

老者问到:“都这个时间了,矩子怎么还不到?事情实在紧急,必须由矩子出来做个决断。”刘波也说到:“对啊,吴老先生说的是,咱们三家上次聚首应该是在二十年前了吧,当时我还是个少年人,二十年后矩子终于召集,我们得请矩子快点出个道道啊。”唐镜明看看屋外,一片漆黑,也在心里自思量因而没有答话,倒是白白胖胖的孙国成笑着打了圆场道:“既然让我们来,那么矩子必然会来,咱们就等等吧。”

他话音未落,就听得楼下有人说到:“镜明,世齐,是不是客人都到了?为何还不上饭啊。”众人一听忙都站起身来,钟世齐更是高声说到:“嘿,来了……”

李宇听楼下那人说话,突然觉得好生耳熟,却又一时间想不起在哪里停过,就听此时竹楼的楼梯传出脚步声,随后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众人一起围过去,除了吴老汉,其余的人均纷纷跪拜在地,来人忙将他们一一扶起,言道:“诸位不必多礼,快快起来……”吴老汉也向那人深深的弯腰鞠躬,来人一看吴老汉,心中微微思量,而后说到:“吴兴泰!哎呀呀,这真是……时间真快啊,当年还是个年富力强的壮年,再见面没想到你也老了啊,哈哈。”吴兴泰也笑到:“都二十年了……现在我都已经是邓陵掌门人了。”那人点点头,示意大家坐下,而后吩咐钟世齐,唐镜明和百里冰三人快点上饭。

自从这人踏入屋中那一刻,李宇已经一眼认了出来,原来正是那日他初到毛口时,见到的那位跟他讲述野人坡传说的老者。原来他就是众人口中的那位矩子,这让李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老者看到李宇发呆般的站着,知道他必然心中有很多疑问,于是冲他挥手说到:“咱们又见面了,哈哈,快坐。我知道你有很多不解的事情要问我,这个不急,我自然会和你说的。”

孙国成看了看李宇,心里也突然明白了似的,冲着老者到:“他,难道就是……”老者微笑着点头,说到:“正是!”,此言一出,刘波和沈飞也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李宇,弄得李宇浑身不自在。

此时饭菜都已经上桌了,摆了满满一大桌子,众人围坐在桌前相互敬酒,唯有李宇一言不发,他在期待着谁能说点什么,赶快让他把所有的迷惑都解开。

这时候,矩子终于开口了,他问到:“诸位,将目前的状况说一说吧。”吴兴泰首先说话到:“五胡最近的动作越来越大,很多行政部门也都有他们的人,各个重要位置上都隐藏有五胡教徒,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应该很快就要动手了。”沈飞也接口说到:“军队上他们的人也不少,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清除了几个重要人物,但也有我们的人被他们清除了。”

矩子点点头,他的额头布满了深深的皱纹,花白的胡子从脸上垂下来,在他的脸上看不出欢喜还是悲伤,只是一副淡然,他转头问孙国成:“孙先生,对于西行的事,你们布置的如何了?”孙国成满脸堆笑,一张胖脸将他的双眼几乎快挤成了一条缝,他说到:“难度不小,北约和伊朗的战争才刚刚开始,这个时候任何人是无法过去的,我们开始想派人以战地记者的身份过去,但没有得到交战双方的同意,伊朗更是已经早就宣布不准许任何外国人入国境,而且现在几乎整个中东都已经搅和进去了,往西一路上几乎都是禁飞区,任何的飞机也没法经过那边的上空。不过,我们倒是有个办法……”他见到众人都将注意力转向了自己,这让他感到颇为满意,于是顿了一顿,轻咳两声继续说到:“毫无疑问,双方都不想打一场持久战,依照目前的局势来看,无论北约能否彻底攻下伊朗,最多一个月,双方必然和谈。为了不引起怀疑,我们特别成立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主要就是做石油钻探设备。伊朗在战争结束后必然会第一时间保证油井的运行,而他们国内的石油设备已经基本毁坏殆尽了,因此会第一时间向国外求助,可以断定他们是绝对不会向西方求助了,第一首选必然是俄罗斯或者中国的公司。”

沈飞接口说到:“你的意思是,我们以这个公司的名义去伊朗?”孙国成点点头说到:“不错!”吴语轩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那你怎么能保证他们就会选你们公司的呢?而不是选俄罗斯公司或者其他的?”孙国成微微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态,似乎他早就已经猜到了会有人这么问,因此故意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擦擦嘴,说到:“倘若我们的设备能够一天的时间就到达伊朗国内,而且还是完全免费,姑娘,你说他们不选我们又会选谁?”

众人听了孙国成的话,都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又怎么能够只用一天就可以到达?要知道中国距离伊朗还是有很长的路程的,用飞机空运倒是可以,只是沿途都是禁飞区,所以空运根本不可能实现。有人议论纷纷,有人则看着孙国成等他的下文,只有唐镜明低头不语。

“他是要走陆路!而且是立刻出发!”说话的人是唐镜明,他缓缓站起身来继续说到:“在战争之前将货物通过陆路运到伊朗边境,在战争结束的同时,货物就可以立刻开进伊朗!”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点头,沈飞又摇摇头说到:“但是这就需要横穿整个中亚地区,还需要避开阿富汗和乌兹别克斯坦的交战区,……能做到吗?”孙国成脸色突然变得郑重起来,脸上也没有了一直挂着的微笑,他一字一句但却斩钉截铁的说道:“必须做到!只要能达到伊朗国境边,咱们就可以以协助安装设备为理由进入伊朗境内,而且这将会和伊朗政府协议为保密的贸易,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众人再次议论纷纷,吴兴泰口里也不住的说:“这个险值得冒,也必须得冒。”大家纷纷点头,而后都看向矩子,希望他能下最终的决定。

“你们在说些什么?!这些我都听不懂,谁能跟我说点我想知道的事情?”李宇已经压着性子听他们说了很久了,什么五胡,什么伊朗,还有什么石油设备,自己完全听不出个所以然,而且这一切似乎和自己所经历的事情没有半点关系,终于他在也耐不住性子了,脑子一激动立刻就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他为人比较敦厚,也不会做那种打断别人说话的事,只是心里实在着急,实在是四五个月来的经历压抑的他,这也算是个小爆发吧。

但李宇立刻就觉得自己打断别人的谈话十分不礼貌,所以当众人都看他时,他就有些尴尬,忙解释道说:“百里冰姑娘,还有钟叔,唐先生都告诉我说今天会有人告诉我关于我想知道的一切……只是你们大家所说的我一句也听不懂,也一句也没有关于我想知道的……”

矩子微微一笑,向他招招手示意让他坐下。坐在他旁边的百里冰也把茶杯推到李宇面前说:“你先别着急,会告诉你的,你先喝杯茶。”李宇尴尬的把茶杯端起来放到嘴边喝了一口,还突然想说点什么,却正被口中的茶水呛了一口,不住的咳嗽起来,百里冰赶忙站起身来拍打他的后背,还嗔怪道:“你怎么的喝口水还呛着啊?”突然瞥见众人都在看着他们俩,立刻就觉得不妥,赶紧又坐了下来,但还是忍不住拿了一块手绢,替李宇将洒在胸口的茶水擦掉。

坐在正对面的吴语轩一脸嫌弃的表情,说到:“我们说的是关乎整个人类的大事,哪有时间谈你个人的小事事。”一旁的沈飞虽然不说话,却也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宇。钟世齐赶忙说到:“吴姑娘此言差矣,这位跟咱们说的这事关联太大了,可不是什么小事。”吴语轩看了钟世齐一眼,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吴兴泰一把拉住,吴语轩这才不再说话,只是鼻子里轻哼一声。

吴兴泰对老者说:“矩子,这事是不是也该先跟他说一说?要不然他听得也是一头雾水的。”百里冰也赶忙说到:“是啊,爷爷,他在这里等了三天,之前又经历过那么多艰苦,就是为知道事情的真相,咱们先告诉他,然后再谈事吧。”

矩子点点头,说到:“不错,本来让他到这里来,也是为了将来打算,时间只有两年了,他还什么都不懂,需要尽快的让他明白。镜明啊,你就讲讲吧,这里除了我和吴先生以及孙先生三个人,包括你们其他几个年轻人只怕知道的也并非特别完整,你们就都听一听吧。”

唐镜明低身答应句:“是……”随后站起身来说到:“我说的可能会与各位对于历史的认知有所不同,但各位只需要听就可以了。各位前辈,倘若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和遗漏,还请各位指正。”

坐在一旁的钟世齐早就坐不住了,说到:“我说老唐你别跟个娘们似的磨磨唧唧,就快说吧,我也知道的很少,也早就想听听了。”

唐镜明回头望了他一眼,又转过头来说到:“好!这要首先讲到两千多年以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