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死之契

更新时间:2020-05-22 09:47:20

死之契 已完结

死之契

来源:落初 作者:天之禁 分类:灵异 主角:老祖宗小丫头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天之禁的原创小说《死之契》,主角老祖宗小丫头,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生死本是天意,既然已经死了,岂可滞留人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怎么会这样?”王如月失声问道。

万金游轻声道:“阴魂附体,即便是一个青壮成年男子也会受不了,更不用说一个年纪小小的小女孩了,而令妹体质又弱,能熬这么长时间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两位先生,请救救我的女儿,价钱好商量!”王百万听了心里一急,脱口而出道。子虚道长听了心中一动,捋捋胡须道:“愿尽绵薄之力!”王百万又将目光投向万金游,万金游摇头道:“还是先将那阴魂驱赶出去再说吧,子虚道长,你先还是我先?”说着将目光投向子虚道长。

子虚道长回答大道:“还是我先来吧!”万金游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王百万问道:“道长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我马上派人去办!”子虚道长说道:“我要开坛做法,王居士你让人先摆好案台吧!”王百万不敢怠慢,连忙喊道:“来人,快摆设香案,好让道长开坛做法。”子虚道长想了想又道:“还有,贫道开坛做法可不想被别人打扰,所有人必须回避!”一边说着,一边冷冷的看着万金游。万金游对此不以为意,抬头望着天花板,似乎要看出花来一般。王百万连声答应:“好好好,不过,家属也不能观看吗?”他有些迟疑道。

子虚道长正色道:“王居士有所不知,令嫒乃是阴魂附体,能够做出这种事的不是凶鬼也是厉魂,而你们又是一介凡人,要是那凶鬼厉魂对你们下手可就不妙了。”王百万听了吓了一跳,勉强一笑道:“这样啊,一切听道长安排!”听见凶鬼厉魂可能会对自己不利,王百万只好绝了一旁观看的心思。

下面的人很快便搬来了一张案台,按照子虚道长的吩咐,案台上面铺设着一块黄色的布段,然后又放上两盘水果分列左右,再摆上一只香炉放在中间,香炉上插着两根蜡烛三炷香。清风和明月也没闲着,将一应用到的事物摆出来,一沓黄符、一个铃铛、墨斗、金钱剑还有糯米等杂七杂八的什物。这时清风明月站在子虚道长的身后,一个抱着一把桃木剑;另一个则捧着一套法服。

子虚道长将法服披在身上,带上道帽,子虚道长大喝一声:“剑来!”清风会意,立即将手中的桃木剑递了过去,子虚道长结果桃木剑舞了一个花俏的剑式,然后冲王百万等人大声道:“王居士,你们先下楼等待!”王百万见他舞得花俏,别的不说,光是这剑式就已经令人大开眼界了。他本来还想多看的一下的,结果听见子虚道长这么说,只好不情不愿的带着人下楼去。

子虚道长见大家都下楼去了,挥舞着手中的桃木剑乱舞一气,一边舞着一边借机偷看一下楼梯口,看看大家是不是在偷看,结果看到楼梯口空空荡荡的,这才松了一口气,想必是自己刚才的话起了作用。

此时二楼只剩下他们师徒三个了,子虚道长还不放心,对清风悄悄使了一个眼色,清风会意,悄悄走到楼梯口把风去了。子虚道长又舞了一会,大概是上了年纪,精力体力比年轻时下降了许多,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了。将桃木剑放在案台上,口中却嘿嘿哈哈喊个不停,明月见师父累了,连忙递上一杯水。子虚道长接过一口喝完,感觉没那么累了,又继续卖力的嘿嘿哈哈的喊了起来。

楼下的王百万等人忧心忡忡的等待着,听见楼上子虚道长嘿嘿哈哈舞个不停,时不时传来“妖孽受死”、“吃贫道一剑”之类的话语,间中还夹杂着乒乒乓乓的声音,这却是明月的杰作了。师傅在吆喝个不停,作为徒弟的当然也没有闲着,在里面不断的翻箱倒柜,就差鬼子进村差不多,又是打又是砸的,就差抢和烧了。

上面的动静太大,几乎明月每摔一件东西楼下的王百万面皮就抽搐一下,时不时在楼下来回踱步,忽然他停住脚步问道:“如月,你说子虚道长能不能将那阴魂驱赶出去?”

“这个......”王如月苦笑一下,“这个我又怎么知道呢,万先生,你说呢?”

万金游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的抬头看着天花板,当然要是有人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内有一抹紫色的光芒闪烁,二楼上的情景瞒得过别人,却是瞒不过他的眼睛的。听见王如月如此一问,万金游笑笑道:“静观其变吧!”王百万父女见他这么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焦急地等待着。

上面的子虚道长忙碌了半个钟,喊得嗓子都几乎沙哑了,这才停下来。只见他道:“好了,差不多了,忙碌了这么久,下面的王百万应该知道我们出了大力才是,想必到时给钱也会痛快一些。”

明月不大不小拍了个马屁道:“师傅英明!”

“马屁精!”子虚道长笑骂了一句,却是没有生气之色,然后走到案台边取出一个碗,然后又抓了一把黄符伸到蜡烛旁点着,将点着的黄符放进碗内,见黄符都燃烧完全了,又加了一些水进去,用手指搅拌了几下吩咐道:“去,将符水给那小女孩喝下,只要她喝下了就可以药到病除了!”

明月脸上露出迟疑之色,“师傅,这个不会死人吧?而且那小女孩年纪还那么小,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们恐怕就走不出这里了!”

“放心,这又不是什么毒药,只不过是符水而已。她不是阴魂附体吗,只要喝了符水,那里面的阴魂必定受不了符水的威力,不得不从里面逃出来,只要阴魂逃出来,还不是手到擒来?”子虚道长淡定道。

“难道这符......”明月吃了一惊,似乎意识到什么失声问道,子虚道长点点头,打断他道:“知道就好,快照我的吩咐去做!”明月不敢怠慢,连忙端起那碗符水向床上的小女孩走过去,子虚道长则是紧跟在他身后严阵以待。

明月走到床边坐下,伸手一捏小女孩的腮,小女孩的身体有点冰凉,他也顾不上感受什么了,一见小女孩嘴巴张开,赶忙端过碗中的那碗符水就要灌进她的嘴里。就在这时,只见那一直双目紧闭的小女孩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森冷的看着他。明月平时都是跟子虚道长出来混的,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吓了一跳,手中的符水一个拿不稳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明月几乎吓尿,连滚带爬慌忙躲在子虚道长的身后,即便如此浑身还是不住地打啰嗦。子虚道长毕竟是师傅,只见他强自镇定道:“何方妖孽在这里装神弄鬼?”,说话时似乎底气不足,用力紧了紧手中的桃木剑这才放心一些。

却见那小女孩不知何时坐了起来,目光森冷的看着他们,她的眼睛漆黑一片,森冷之极,被她看一眼子虚道长如坠冰窟,仿佛就连灵魂也要被冻结一般。子虚道长打了一个激灵,心下骇然无比,脸上更是凝重的看着小女孩。这是他才明白为什么徒弟会一直打啰嗦了,要不是他有些道行,恐怕比自己的徒弟更加不堪。只见他一脸凝重道:“明月,你先出去,让为师会会她!”明月一听如蒙大赦,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妖孽?”小女孩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阁下该不会认为自己有一点道行就可以出来向别人一样除魔卫道吧?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声音阴森森的,不过却是女子的声音,想必附身女孩的是一个女鬼。

“贫道虽然不是什么法力高深之辈,但也知道除魔卫道乃是我们修道之人的本分,阁下这样做已经违反了规矩,难道就不怕被人收了么?当然贫道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只要阁下就此离去,贫道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当然阁下要是执迷不悟,那么贫道虽然道行不高,但也不得不讨教一番了。”子虚道长沉声道。别看他说得大义凛然,一身正气,但他心里却是暗暗叫苦。毕竟对方是凶魂厉鬼,他虽然有一点微末的道行,却也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故此只能祈求自己的言语能够让对方有所忌惮了。当然他也是知道自己的言语很可能没有什么作用,眼珠在乱转不停,却是在思考着脱身之策。

听了子虚道长的话小女孩不为所动,只见她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如果你想以前的其他人一般只是做做法事的话,我也本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这些都对我无害。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我喝那符水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给我喝的符水应该是驱魂符吧?”

子虚道长听了面色大变,不过到底是有些城府的人,很快便恢复自然了。只见他勉强一笑道,“像我这样只有微末道行的人哪里会有如此珍贵的驱魂符呢,那只不过是普通的符水罢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