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死人债

更新时间:2021-06-20 08:22:48

死人债 连载中

死人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鬼影 分类:灵异 主角:张乌云密布 人气:

完结小说《死人债》是鬼影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乌云密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怨灵生,死人债!百鬼行,锁阴魂!张易风从娘胎里出来,就身负死人债!我天生能预知死亡,但凡被我看中的人,四十八小时内必死!而十八岁那年,因为无意间亲了一具尸体,从此我不光要与阴魂博斗,同时还要和死神赛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我们四人顶着熊猫眼去了学校。这一天里,主任来找了我们不下十次,反复问我们有没有将昨天晚上的事说出去。虽然有不少同学问过我们,但我们谁都没说,这种事说出去也没人会信啊。

下午放学的时候,刘兰跑来找我,问我昨天晚上是不是真的看到王博成发的照片了。我犹豫了一下,最终否认了,我说我没看到,她不依不饶的说我骗人。但我就打死不认,因为我也怕吓到她,还顺带安慰了她几句,说可能是因为她精神太过于紧张,产生了幻觉。

刘兰听我这么说,气呼呼的走了。旁桌的陈可然看着刘兰的背影,用笔戳了我肩膀:“喂张易风,你和刘兰什么关系啊?”

我摇头道:“没什么关系。”

陈可然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刘成悄声在我耳边乐道:“你看陈可然的样子,吃醋了,哈哈。”

我瞪了他一眼:“吃毛线的醋,你就知道瞎起哄。”

“不,我认真的,做为一个过来人,她是不是吃醋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虽然她没寒思雨漂亮,但也是我们班的班花啊。”

“你还是想想晚上怎么过吧,难不成回宿舍去过啊。”一想到王博成无故出现在我们宿舍里,我心里就一阵害怕。

刘成不以为然的说他已经想好晚上的去处了,还说啥包我满意。

我没理会他,晚上还要上晚自习,我打算先去买点东西吃。

就在这时,我的扣扣消息响了起来。

我拿出来看了一眼,这一看让我心头一跳。发消息给我的,是王博成。

“晚上八点,男厕所,不见不散!”

发完这条消息他的头像就暗下去了,刘成看我面色不对,问我怎么了。我没说话,把手机给他看,他瞟了一眼,说可能是别人故意吓我的。

我点点头,心中却有些不安。

小时候我预见过很多人的死亡,慢慢的心里面也没那么害怕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为了忘掉这事儿,刘成特地请我去吃饭。

我还以为真的是吃饭,结果就是去学校旁边吃面而已。

边吃他还边吹嘘道:“现在我请你吃面,以后我请你吃山珍海味。”

我笑了笑:“先过好现在吧!”

吃完我们匆匆地回了教室,打闹了一会儿,就接着上课了。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和刘成吃的面有问题,上课上到七点半,我肚子就开始发疼。

很想去厕所,但当时在上课,我只能憋着等下课,憋到快八点的时候,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跟老师请了个假。

那老秃驴瞪了我一眼,说我是懒牛懒马屎尿多,将我数落一通,才批准我出去。

我没在乎他说的那些,也全然忘了王博成发给我的那条消息。

跑到厕所里方便一通,感觉肚子舒服了很多。

我们学校的厕所不怎么好,蹲位前的门破破烂烂的,有的连关都关不上。我蹲在了最后一个蹲位,月光刚好从窗户撒到我这个位置。

蹲着蹲着,我旁边蹲位的门突然响了起来。

好像有人进来了,时不时传来脚步声。

那脚步声由远到近,开门声也是由远到近。

“谁这么无聊,上个厕所还得挨个儿选蹲位。”我在心中吐槽了一下。

走到我旁边的蹲位,脚步声就没了,紧接着传来了一阵开门关门的声音。

谁在我旁边?我低下头从下面看了一眼,奇怪,旁边的蹲位没人啊。

难道是我听错了,人不在旁边的蹲位?

我也没多想,解决完,拉上裤子。刚准备推门出去,门外的地板上就出现了一双运动鞋。

外面有人,他从外面顶住了门,将门顶的死死的,我推都推不开。

我拍了拍门,喊道:“同学,能不能别闹了,我还得回去上课呢。”

外面的人没说话,依旧顶着门不让我出去。

我有些不耐烦:“同学,我真得回去上课,你能不能让我出去?”

“我没杀人……”

外面的人开口了,他的声音好耳熟,我下意识的看了眼那双运动鞋,心脏砰砰直跳。

王博成,是王博成的声音。

小时候看到鬼魂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此时我虽然害怕,但也没怕到腿软说不了话的地步。

我双手不由自主的拉住了门,生怕他从外面突然把门打开。然后又壮着胆子说道:“王,王博成,是你吗?”

“是我!”王博成空洞的声音传入耳朵:“张易风,我没杀人,我真没杀人。”

“好,好,我相信你,那个,你能不能别来找我。”

“张易风,帮我,只有你是例外,只有你能帮我。”

“帮你?帮你什么?”

咔嚓!

话音刚落,门打开了一个缝隙,吓得我把门使劲往里拽。好在门被我拽住了,我咽了口口水:“王,王博成,你有什么话就这样说吧。”

“张易风,只有你能帮我,只有你是例外。”王博成重复了这句话,我听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正准备问,他又接着说道:“下一个是,刘兰!”

王博成说完,门外的那双运动鞋就消失了。半响没动静,他走了吗?我试着喊了他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这才颤抖着手把门推开,露出半个脑袋朝外看去。

厕所里空空如也,除了我没有其他人。

我松了口气,顾不上洗手,急匆匆的跑回教室。

回到教室免不了被老秃驴数落一顿,但我没在意,坐回位置后,我时不时的朝刘兰看去。

王博成刚才说下一个是刘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是在告诉我,下一个死的是刘兰?

但是我没看到刘兰的身边有什么东西啊,以前有谁要出意外,我都能在他身边看到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但刘兰的身边什么也没有,我有些疑惑,难道说王博成并不是这个意思?

下课后,陈可然又用笔戳了我一下,问我老盯着刘兰看干嘛。

我老脸一红,说我没看她啊。

陈可然哼了一声,回过头去没理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