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金翎诡案录

更新时间:2021-07-19 15:28:48

金翎诡案录 连载中

金翎诡案录

来源:落初 作者:多猫儿 分类:灵异 主角:小姐姜暮晓 人气:

火爆新书《金翎诡案录》是多猫儿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小姐姜暮晓,书中主要讲述了:因地府出现bug,23岁的姜暮晓无病无伤就这么去了,地府崔判为了补偿,让其保有前世记忆,投身在金翎阁大小姐姜暮烟的身上。既来之则安之,没电脑没手机怎么了,我们查案子玩。“xxx,凶手就是你!”PS:文中涉及了一些南宋历史人物,其人物性格及事件为剧情需要,纯属虚构,切勿与真实历史混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过午饭,云笙遣去驾马车的翎卫也刚好回来,姜暮晓躲进马车美美睡了一觉。直到市集散了,云笙才把姜暮晓叫醒。

倚香楼就建在临安府主街的末尾,寻花问柳的地方,过了未时方才开门迎客。倚香楼做的是歌舞生意,艺伎名伶,谈心对弈,说书投壶,唯独不做男娼女妓的生意,在临安府也算是个谈资消闲之所。

暮青老早就定了二楼茶室,此时人还没到,云笙等人捷足先登,美其名曰先帮他暖暖场。今日未换常服,翎卫皆一身蓝衣劲装,袖口紧收,腰间配金翎阁统一信物越尾短箭,甚是明显。此时客人还少,倒也没惊动旁人,只有一小倌勤快的跟进门,堆着笑问需要些什么茶点。

“笙哥,你快跟我说说,怎么死了好几条人命都没查到凶手,这也不像你们的办事效率啊。”

等小倌一出门没了脚步声,姜暮晓好奇的拽过坚果盒,等云笙跟自己讲案情。

“云岭云虹,去楼下盯着。”

“是!”

云笙给姜暮晓倒上茶,也给自己添了一杯,随后道。

“案发是在一月以前,还记的端午节那日,夫人本要带你和暮青出门看篝火灯会,却被阁主拦下的事吗?”

“怎么可能忘。我记得父亲之后就匆匆出府了,案子是那时发生的?”

“是,死的是太子伴读,太傅长子常恒。当日太子举办花灯游湖会,放过花灯,正准备回船内开宴,常恒却在此时无缘无故坠入湖中,当时船上子弟众多,熟识水性的并没有耽误,三两跳进湖中相救。”

“那应该很快就能救上来吧,怎么还死了?有人在湖中下手?”

“并非如此,救人的几人都称,常恒似乎一心求死,在水里挣扎的厉害,他们根本近不了身。”

“自杀的还挺有场面。”

“起初临安府衙确实以自杀案了结,太子太傅年老失子,伤心病重,之后就告老还乡了。”云生啜了口茶,继续说。

“这之后的半个月,每几日就有一人死于自尽或意外,城墙坠亡,投湖,坠马等等,还有一个吃饭被噎死的。”

“咳咳……咳……噎……噎死的也算?”

镶儿赶紧上前给姜暮晓递上茶水,询问的目光看向云笙,显然也很好奇。

“咳咳……笙哥,你赶紧说这几个死者有什么共同点吧,不然没等你说完,我都成下个枉死的冤魂了,被惊死的。”

“呸呸呸,小姐你再乱说话,回去我可要跟夫人告状了。”

姜暮晓对镶儿做了个请求的手势,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笙哥,你快接着说,临安府这么大,每月有几个想不开自杀的也正常,这是有什么共同点,至于联系成连环凶杀案。”

“你说的没错,确实有共同点。死的共有七人,除了最早死的常恒是太子伴读,其余还有骁骑营的少将秋以山,广成书院刘教之子刘晟,付香楼的少掌柜付余宝,临安府衙状师柳言风,还有两个秀才,吴昊,秦笑阳。此七人均年少有为,家境殷实,绝不像是会突然寻死之人。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这七人都相似的坏了命根子。”暮青大大咧咧的推门而入,端起茶壶牛饮起来。

“呼,可累死我了,我跟了那女人一天,不是逛胭脂水粉就是采买锦缎,笙哥,她这倚香楼不少赚啊,要不要顺藤摸瓜查查来往客人,肯定能揪出几个贪污受贿的,咱们也好交差。”

“暮青,你说他们的命根子都没了?”

“姐,你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行吗,脸不红心不跳的,谁让你来的,义父知道吗?”

“少来,你快说,是被剁了还是中毒所致?不可能这么明显的特质还抓不到凶手吧。”

“关键就是,死者无伤无病,也没有中毒的迹象。临安府衙无法,只得请旨圣上,把这案子给了咱们金翎阁。”云笙抢过暮青手里的茶壶,交给镶儿,让她出去换一壶茶来。

“你今天跟谁去了?倚香楼的姑娘?”

“差不多,是倚香楼的老板娘香姨,这女人可真是财大气粗,整个绸缎庄上好的锦缎都被她包了,还道自家姑娘多,让老板再进购一些,过几天她去取。”

暮青可是实打实跟了香姨一整天,饭都没认真吃几口,敲着桌子直等姜暮晓给自己剥坚果。

“盯得这么紧,可是这些人都常出入倚香楼?”

“姑娘说的不错,这帝都没有几个富家公子不常来我这里的。”

推门进来的人,头簪鸡血梅花玉,身穿素色长裙,虽浓黛重点眉,绛红樱唇,却无半点风尘气,一颦一笑都透着端庄。

“不知金翎阁云大人来访,小店慢待了。”

“不光慢待,还不懂礼数,姐姐,没人教过你进屋要先敲门吗。”

姜暮晓看着随后嘟着嘴进来的镶儿,就知这女人是抢了茶壶,不请自来,有猫腻。

“小姐说笑了。”女子上前,浅笑相迎,倒显得姜暮晓这个正牌富家小姐没什么气质。

“云大人,您请喝茶。”女子上前,亲手为几人添盏。

“香姨。”

“云大人客气了,我一红尘女子怎受得起云大人叫一句香姨,您若叫我一声老鸨也是不打紧的。”

呸,都这么说了,谁还好意思叫。姜暮晓上下打量着,云笙和暮青已经熟悉香姨,自己倒是第一次见,看相貌怎么也有三十几岁,当然,保养得好也许更不止这个年纪。

“云大人今日前来,可是查案的?小店也算明面上的正经营生,若是哪位客人犯了事,您就放开查,想问什么,就随时唤姑娘来,我们一定配合。”

“香姨多心了,今日就是带着我家小姐少爷来看个新鲜,以后他二位若来,还劳烦香姨多照应。”

“云大人说的哪儿的话,不知是金翎阁的少爷小姐驾到,多有怠慢还望赎罪,小树,去拿八宝鲜果盘来,今日小店做东,少爷小姐想吃什么随便点就是,稍后待姑娘们梳洗打扮完,来给各位唱一出夕阳箫鼓可好?”

“不劳烦了,香姨若是有空,就坐下来聊聊,云笙正好有些闲话想请教。”

用手拄着脸,姜暮青冲着姜暮晓撇嘴。姐,笙哥对这香姨可够客气的。

姜暮晓冲暮青吐舌,可不是,你平时没发现他好这口?

挑眉,没啊,平时竟对着犯人,哪有机会见姑娘。

皱眉,笙哥不会太久没近女色饥渴了吧,你可拦着他,别被半老徐娘骗了去。

挑嘴笑,姐,你这意思是你不算女人喽。

瞪眼,找抽啊,滚!

云笙看旁边姐弟俩眉来眼去,无奈轻笑,这俩孩子,准是又动什么歪心思呢。重新取了茶杯倒上茶,做了个请的手势,“香姨,请坐。”

香姨也没迟疑,点头谢过便坐了下来。

“云大人,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常恒,你可识得?”

“常太傅的长公子啊,他不是自杀了吗?云大人,常公子可没来几次我这地方,他的死可与我这倚香楼无关。”

“据我所知,这常恒只来过你这两次,都是略坐坐就走了。香姨真是好记性。”

香姨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押了口茶。

“云大人不了解我们做生意的辛苦,各家公子小姐就算只来过一次,我们也要牢记每位的样貌喜好,以防有所怠慢,您知道我这来的都不是寻常百姓,哪位我可都惹不起啊。”

“哦?那想必常恒来的时候都点过什么叫过哪个姑娘,您也是清楚的吧。”

“这个自然,云大人您稍后,我这就去把陪过常公子的姑娘叫过来。”

起身作了一揖,香姨转身就出去了。

“小姐,这个人有问题,我出去的时候,她就在二楼,一定是在偷听。”

“可不是,她刚顺势进来,定是在门外偷听来了。”姜暮晓笑着说,“再或者,她就与常恒的死有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