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惊心记

更新时间:2021-07-22 12:17:03

惊心记 已完结

惊心记

来源:落初 作者:一碗疙瘩汤 分类:灵异 主角:周公 人气:

经典小说《惊心记》由一碗疙瘩汤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周公,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里充满传说,是所有恐怖片导演最向往的地方,但神秘的产权所有人,竟将这次机会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导演。导演出发前收到一份神秘稿件,紧接着各种恐怖离奇的事情,轮番上演……欢迎收藏阅读推荐,希望您能收获一场惊心动魄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郝长山从显示器里看到,手术室门口的女人被搀走了,紧接着,方文被推进了手术室。

事情正在向他预计的方向发展:方文将拥有那颗心脏,自己会被警察带走,方文康复之后,会替自己照顾女儿。

唯有一件事他没有猜中。他并没有体会到该有的轻松。

……

手术很成功。

方文被转移到了监护室。

六个小时的担心与等待,方太太早已疲惫不堪。即便如此,她依然不听医生的劝阻,非要守在监护室的窗外。直到凌晨一点左右,方太太终于坚持不住,在椅子上睡着了。

幽暗的走廊里,只剩下“安全出口”这四个字在墙壁上发着绿色的光。方太太还是穿着那条黑色的裙子,她很轻易地就和背景融合在了一起。

监护室内情况稍好一些,虽然也没有开灯,但至少有月光洒进来,只不过这月光让方文的脸显得更加苍白。

方文平躺在病床上,他以前总是侧着身体睡觉,现在他好像忘了自己的习惯。方太太入睡没多久,他的脸色开始有了变化,一阵黑红一阵煞白,他好像在说什么,又好像是在大喊,只不过没有任何声音。

他的身体开始无规律的扭动,脸上开始不停的冒汗,好像在做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这个噩梦持续了很久,可是没有触动任何检测仪器,自然也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连在窗外的母亲都不知道。

……

方文缓缓地睁开眼睛,病房里的一切都被罩上了层白雾。他的身体就像一根羽毛,在这白雾当中漂浮着。

方文的母亲趴在病房窗户上,不住的哭泣,也许还在哭诉着什么,但是方文听不清楚。

“妈,没事了,我醒了。”方文对着母亲使劲的摆手,摆手的幅度很小,速度也很慢,“没事了。”

刚做完手术,虚弱是应该的,可是摆了几下手臂之后,方文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虚弱,他暗自赞叹医疗技术的进步。

方文的母亲没听见他喊,也没看见他摆手,依旧自顾自地哭泣,只不过声音渐渐式微。

方文用最大的力气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反映。他想要坐起来,又害怕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他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手臂上,希望利用足够的爆发力,来推动身体的重量。

凝神,聚气,手臂发力。

他居然站了起来,更奇怪的是,竟然丝毫没有费力,他所做的准备都是白费的,因为在下一个瞬间,他就站在了床尾,准确地说,是飘在床尾上方。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带着审视的眼光,环顾四周,竟然发现还有一个人躺在病床上,而且那个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等一下,那个人就是我自己。

“我难道已经死了。”方文说。

“不,你还没有死。”

这声音很空洞,仿佛置身山谷一样。可是这里是医院,即便是最专业的播音员,也模拟不出这么深的回音。

没死,那是灵魂出窍了,是谁在说话,灵魂导师吗?“那这是怎么回事,”方文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和他说话的人,“你是什么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可什么都没干,别冤枉好人,我可是来帮你的。”

那个声音再次出现,这次它的音色有了些许变化,不再那么空洞,方文听出了发出声音的方位。

方文凭着感觉望向墙角,在那里看见一团黑气。

这黑气比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还要黑得纯粹,只不过它在慢慢地便淡,形状也发生了变化,竟然变成了人形,只不过依然被黑气围绕。

突然间,这个团人形黑气,化成一缕黑烟,像一条黑色的流云水袖,旋转着来到方文面前。

这次方文能够看清楚他了。

这个人穿着一袭青色的长衫,身形修长,颇有些古韵,但是头发却是十几年前流行的爆炸头,即便不是被黑气包围着,这一身混乱的搭配,也足以让人认定——此人乃精神病院跑出来的是也。

爆炸头从他宽大的袖子里,抽出一把折扇,看样子是想要耍帅,却把扇子甩到了地上。估计这扇子不是他的,用起来很不习惯。不得不说,滑稽的穿着以及搞笑动作,却是缓解了不少紧张气氛。

爆炸头低下头,向下俯冲,身体还是那么柔软飘逸。他捡起地上的扇子,这次是用两只手慢慢地拉开扇面,对着自己扇了三下,身上的黑气吹散了,人也落到了地砖上。

现在的他,除了穿着和发型有些怪异之外,已经与其他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了。他抬起头看着目瞪口呆的方文。

“你知道,”他说,“我最喜欢这份工作的哪一部分吗?”

方文连他所指的工作是什么都不清楚,怎么会知道最喜欢的是哪一部分。但是看他的意思,好像没准备让方文给出答案。说这句话的目的,只是为他接下来的话做铺垫而已。这样做很让人讨厌。

“我就喜欢看着你们凡人,从身体里飘出来,然后不知所措的样子,真是百看不厌。”他接着说。

真的被方文猜中了,他果然是在自问自答。

“你是黑白无常,来抓我的?”方文对他的独角戏失去了兴趣,他有一大堆问题想问,实在有些等不及了。

“你看我黑吗?”爆炸头问。

“不黑”方文回答道。

“那,我白吗?”

“不白”

“那你瞎猜什么?”爆炸头摇着扇子转过身,古代私塾先生上身一样,“你们这些凡人,自以为什么都知道,一会儿举头三尺有神明,一会儿相信科学杜绝迷信,其实那些都只不过是一些故事而已,故事嘛,有真有假,但是关于我们的,绝大多数都是假的,完全是在丑化我们,那些编造故事的人,早就被我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给抓起来下油锅了。”

“那看来,下油锅是真的了。”

“你别插嘴。”

“好,你接着说。”

“我说到哪里了。”

“下油锅。”

“下油锅算他们蒙对了,那只是众多惩罚方式的一种而已,就是历史上所有暴君的酷刑加起来,也不及我们的万分之一。而且现在时代在进步,凡人所犯的罪恶简直是五花八门,我们不跟着升级换代也不行啊。”他突然收起扇子,摆出一张认真脸,“这些慢慢你会知道的,我这次来是有任务的,别把正事耽误了。”

方文只当这是一个离奇的梦。可是他没想到居然还有正事,他不禁笑自己,连做梦都要做得有意义。

“你飘那么高,仰头说话太累。”爆炸头说。

“我还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下不来。”

“你不用知道。”爆炸头伸手把方文拉了下来。

方文缓缓下降,虽然已经碰到地板了,但还是比那人高出一头,身高原因,这就没办法了。

“什么正事?现在可以说了吧。”方文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