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南疆蛊术

更新时间:2021-09-11 01:21:17

南疆蛊术 连载中

南疆蛊术

来源:落初 作者:骆弦 分类:灵异 主角:小诺许诺 人气:

火爆新书《南疆蛊术》是骆弦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小诺许诺,书中主要讲述了:南疆巫蛊,传承千年的巫蛊之术,往往中者,无不肠穿肚烂,从里爬出黑黢大虫,而从爷爷去世,我继承了他的衣钵开始,我就陷入了一系列诡谲奇妙的事件当中,等我慢慢揭开这背后的故事,我发现,我已无处逃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边走边听见后面好像有村长喊的声音,但我想,一定是耳虚了,我走地神不知鬼不觉的,村长怎么会知道,倒是路上,有好几个人拿眼睛盯着我,他们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我,我真的想上去说几句,你们都和我爷爷熟地很,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

难道爷爷真的……我狠狠地拍了一下头,告诉自己,不要乱想,然后脚步加快了就往昨晚那个方向跑。那里离村子还是挺远的,四周环山,只有一个极小的山缝通到这里,一个人家都没有,村里人都说这块地的风水不好,虽是地方宽阔,但来势和去势都被封住了,有过世的老人家宁愿花大价钱买一个葬地也不愿来这儿,怕给子孙带来祸患。

我来到这儿,也是一个人没看见,还有乌鸦在周围飞来飞去,真是晦气。但我的注意力不在这些,我直接跑到东南角,找到昨晚哪个地方,那的地势比周围要低一点,不是很难找。

我没有犹豫,拿起小铲子就开始挖,这些土,我看了,都是新挖过的,也就是昨晚真的有人在这儿挖过。我猜的没错,爷爷没死,他昨晚还带我还这儿挖土!但心里也慌慌的,我怕如果待会真的挖到爷爷裹着青色寿衣在下面躺着的话,怎么办?

可能是这样的心境,导致着我,在挖的时候,总感觉,后面有人在盯着我,他的头发湿漉漉的,两个空洞眼睛凹了进去,不停地有血流出来,身子矮小,还驮着个背。“谁?”我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在确定没人的时候,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别怕,别怕,不会有事的。我这会儿真的希望有几只乌鸦过来,叫几声,就算是陪我,这儿太静了,比医院的停尸房还静。

“小诺,小诺!”过了会儿,我真的听到一些声音,是村长他们。村长怎么来了?我慌慌张张地,走也不是,躲也不是,只有站在这儿。看了看木匣子,我想这是爷爷给我的,不能给人发现了,就藏到旁边有很多草的地方。

村长很快就过来了,他还带了许多人,他在前面,其他的人跟在后面。村长看上去是跑了老远,脸上流着汗,大口地喘着气,一见到我就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小诺,你怎么乱跑,跑到这儿老远来了,要不是我看见了,就找不到你了。我脸一下子就红了,手扭捏着,不知要怎么回答。

“哎,我看他和他那老不死的爷爷一样!”这会儿从人堆里响出一个声音来。我一看,竟然是二叔,是我多年没见的二叔。

二叔离开村子已经好多年了,如果不是样貌没变的话,我基本就认不出他来了,但那两颗小眼睛实在让人难以忘记,即便站在人堆里,我也能很快发现他。他现在好像混好了,脖子上戴着个闪亮亮的金项链,衣服穿地也是那种很贵的,不再戴着头巾和穿着草鞋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回来了,难道是因为爷爷?

但爷爷好像不喜欢二叔,很多年前,就叫二叔从村子里出去,还给了他一个心术不正的评价。这很多人都知道,大家都说,本来你爷爷准备把衣钵传给你二叔,你二叔自己不争气,看见钱眼就往里钻,做了昧良心的事,你爷爷才那么生气的。

就在我看着二叔的时候,二叔嘴角露出一丝怪怪的笑容说:“怎么,不认得我呢!”他的眼睛上下翻着,像鱼肚白一样,我不敢看过去。我从小就对二叔有点生,他还时常打我。

“让你过来,听到了没有!”二叔吼了声,往前一站,好像准备冲过来,像小时候一样把我的耳朵再扭一次。

“好了!”不过这时候,村长发话了,他说闹什么闹,还嫌不够乱了,村长在村子里发言权权威还是挺高的,二叔也对他有点冲,在村长发话后,他就没再说什么了。

我感激地看了村长一眼,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他对我这么好,我不打声招呼就偷偷溜出来,实在有点不懂事,不过村长没在意这些,他说,你爷爷的尸体在家里不见了,有人打电话来,想告诉你,但转个身你就跑了,好不容易追到你,在后面叫你,你又不答,我怕你出事,就带着人跟着过来了。

我抬头看了看跟在村长后面的人,他们是来看热闹的吧,说实话,我从心里不太喜欢这些人,特别是跟在二叔旁边的那几个人,平日在村子里,就闲荡来闲荡去的,我不相信他们是来帮忙的。

但我这会儿也想不到这么多,我心里就放着一件事,就是爷爷还活着不活着,在不在我挖的这土堆子下面,我得继续往下挖。看见我弯腰遵背的,手里拿着个铲子,旁边土撬了一堆,村长问我在干嘛。我说,爷爷在下面,听到这话,周围几个人都哗地一下笑了起来,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只猴子一样。

我没有理他们,我对村长说,村长,现在,我心里难受地很,你们先回去吧。

“小诺,现在你爷爷不在了,你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放心,你要挖,村长就帮你挖。”村长估计是怕我做傻事,走过来一把拿下我的铲子,就挖起来,他的劲比我大多了,挖一会儿,就挖地比我多地多。我突然一愣,昨晚爷爷一直在旁站着,为什么不过来帮我挖,还有,他的眼睛,看上去就像失了神一样,手也是冰凉冰凉的。难道爷爷真的死了?

我使劲地晃了晃头,不可能,爷爷不可能在死了后还半夜把我叫起来,还能跟我说话,在南疆这一带,的确是有很多奇怪的事发生,我也耳闻不少,但这种死而复生的情况,还是很少的。

我一会儿发愣一会儿摇头的动作被村长看见了,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以为我受刺激太大了,就让我在一旁歇着,让人取了锄头和簸箕过来,这种小铲子挖着实在吃力,还是锄头挖着快,果然,一人挖,一人簸土,很快,坑就很深了。

“看,那是什么。”二叔眼睛还是很精的,或者因为以前在爷爷后面学过几把式,一会儿就看出了不同。

“怎么呢?”大家都有点慌张,这么突然的一个声音,发出来是很吓人的。而且是在这种鬼都不想来的地方,嘎嘎的乌鸦声跟你欠了他肉一样,叫个不停。还是村长比较冷静,他问,怎么呢,二叔嘴张了一下,“下面有尸体。”

“尸体?”村长一惊,没再继续挖,而是望着二叔,希望他给个详细的话儿。

周围的人却很害怕,一片哗然,有人说,不会,不会许诺爷爷的尸体在这儿吧?

“大家冷静一点,我这儿有个噬尸蛊,如果怕有尸体放它进去就行了。噬尸蛊什么都不好,就好吃尸体肉了。”二叔招呼大家不要吵,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个小盒子,盒子不大,里面却有个肥虫子,像蚯蚓一样,一爬一爬的,口里吐着黄色的丝,看着让人恶心。

二叔竟要把这个放到坑里去!

噬尸蛊是什么,是把肉都吃光了还嫌不够的恶蛊!我怎么可能让二叔放噬尸蛊,三步做二就走到他的身边:“二叔,不可以。”

“不可以?难道他的尸体,被你放下面了?”二叔冷冷一笑,眼神里充满了对我的厌恶。我不知道这种厌恶是怎么来的,难道是因为爷爷把他从村子里赶了出去,他恨爷爷也把我一起给恨了?

“好了!”村长看二叔的语气越来越过分,忍不住叫了一声,然后弯下腰,说用手一点点去扒土,就算有尸体,还能大白天把自己吃了?不要拿那个什么蛊,去验证有没有尸体,死者为大,干这种事,缺德!

被村长训了顿,二叔脸一下子拉了下来,嘴里一咬一咬地,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旁边一个驼背老头,很会识眼色,把二叔拉到一边去,细声细语地嘀咕了几句,二叔就没再发话了,但我感觉地出来,二叔在人堆里,那两只小眼睛就没离开我。眼睛越小,看人越是恐怖,里面的眼白像没有一样。

他是准备找时机,算计我。

而那个驼背老头,我认得,是村子里卖棺材的,他对我好像也没好意,在直勾勾地看了我一会后,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拍着二叔的肩膀,说了几句话,好像是,把他给我行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