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的鬼差男友

更新时间:2020-06-04 03:55:44

我的鬼差男友 连载中

我的鬼差男友

来源:落初 作者:阿杜拉 分类:灵异 主角:莫善小莫 人气:

《我的鬼差男友》作者:阿杜拉,灵异类型小说,主角:莫善小莫,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次意外的重生,本以为从此过上幸福的千金小姐的生活,可是怨气环绕、怪异丛生,这是什么鬼!  我要的是正常的环境、平静的生活、锦衣玉食的了此残生!!!  神啊!救救我吧!  好!赐你鬼差一只,妖魔鬼怪帮你打、邪恶小人帮你斗、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项善刚走到前厅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一阵谈笑声,除了项夫人、四皇子的声音,似乎还有早上遇到那个玉冠妖孽的声音。

果不其然,项善一进去就看见那坐在四皇子对面的不是那个玉冠妖孽是谁?

奇怪,他怎么还没走?项善郁闷的想道。

见项善恭恭敬敬的对项夫人和四皇子见礼了之后只是敷衍的对着自己虚做了一下礼,玉冠公子缓缓的打开自己手头的扇子,阴阳怪气的说道:“四皇子殿下,我刚刚说什么来着?将军府有人不欢迎我呢。。。”

项夫人忙出来打圆场道:“玉公子说笑了,像公子这般神仙般的人物,别人求都求不来,怎么会有人不欢迎呢。。。”

切,就这妖孽的长相还神仙般的人物呢。要神仙都长成这样,那神仙住的地方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了。那些仙女们要是天天看着长成这样的妖孽男神仙,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心思修仙了吧!项善在心里默默的好笑道。

“不知项小姐在想什么心事,这么喜形于色,不如说出来让大家都一起高兴高兴如何?”玉公子见项善一脸怪笑,不由好奇的问道。

“你真的想知道?”项善笑眯眯的直视玉公子道。

看着项善那诡异的笑容,玉公子突然觉得这个答案自己应该不会想知道,于是装作漫不经心的道:“在下又突然不想知道了,一个十来岁小女娃娃,觉得好玩的估计就是些玩泥巴、过家家之类的事吧,还能有什么好玩的啊?”

见项善还想说些什么,项夫人忙岔开话题道道:“也到了用膳的时间了,请各位移驾偏厅用膳吧。”

四人在餐桌旁坐定后,项夫人忙张罗着下人给四皇子和玉公子布菜,玉公子也稍稍收敛了一些刚刚的玩世不恭,安安静静的,再没说什么话。倒是四皇子一个劲的说着这次出京办事路上的奇闻轶事。四皇子口才好,五分有趣的事能被他说的十分的好玩,他说的开心,众人也听得尽兴,一顿饭吃下来倒也是宾主尽欢。

又稍微坐了一会儿之后,玉公子便向项夫人告辞,四皇子见玉公子要走,也连忙告辞,和玉公子相邀出府去了。

目送二人走远之后,项善才问道:“娘,那个玉公子是谁啊,怎么四皇子和娘似乎都对他十分看重啊!”

项夫人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这个人叫玉菡生,是我朝国师玉道远的关门弟子。当初若不是玉国师的鼎力相助,皇上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取得这西岳国的天下。后来皇上登基后便封玉远道为国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皇后见了他都要礼让三分。这玉菡生是玉道远最小的弟子,也是最得他真传的。玉国师曾对皇上说过,他这一辈子,最最得以的便是得了玉菡生这个徒弟,如果这世上有人能够在参透天道方面超越于他,那这个人非玉菡生莫属。”

就他这妖孽样的,还参透天道呢。我呸!项善在心里默默腹诽道。

见项善一脸的不以为然,项夫人严肃道:“善儿,你给我听好了,这个人是咱们将军府惹不起的。如果可以的话,能够交好是最好的,就算不能做朋友,也绝不能让他变成咱们的敌人。”

项善见项夫人说的这么的郑重其事,连忙收敛了刚刚的情绪,乖巧的点头道:“娘,孩儿知道了。”

项夫人见项善懂事的样子,摸着她的头叹气道:“孩子,咱们将军府如今已是如履薄冰,稍有差池,可能就是万劫不复了,万万不可再有一丝疏忽了。”

项善看着项夫人这么累的样子,心里有些内疚,自己不仅没能帮到这千疮百孔的家,似乎还添乱了呢。不想项夫人再为了这个事情烦心,项善忙岔开话题道:“对了,娘,四皇子来了,说了些什么没有?”

项夫人道:“也没说什么,只是刚回京,像往常一样来看望一下。顺便还提了一下,皇后想在半个月后在她的永宁宫举办中秋夜宴,到时候可能会要我们出席,让咱们尽早准备。”

项善奇怪道:“四皇子怎么会突然来告诉我们这个,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啊?”

项夫人苦笑道:“傻孩子,不管他是好心还是坏心,早点知道咱们还可以早做准备不是?再说去或者不去还是要看宫里那位会不会下旨给咱们啊!”

项善忙道:“也是,如果要去的话,咱们一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让那些想看咱们笑话的人都看不着,气死他们。”说完傲娇的仰头哼了口气。

项夫人被项善淘气的样子逗乐了,瞬间母女两笑做一团。

绿红站在项夫人身后悄悄的红了眼,夫人真的是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从项夫人的院子里出来,项善忙叫荷香想办法出去打听那个叫玉菡生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给自己的感觉很特别,虽然他看到自己的时候极力的摆出一副不太愿意搭理自己的样子,但是项善从心里觉得那个人不会伤害她。具体为什么会这么想,项善也百思不得其解。

到傍晚的用完膳的时候,荷香突然神神叨叨的将项善推进房中,确定房外无人后,迅速将房门反锁。

项善见她这样,奇怪的问道:“怎么啦,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啊?”

荷香在项善面前站定后,深呼吸了几下,等稍微平静了一些,才开口说道:“小姐,你叫我去打听得事情,我打听到了。”

项善用眼神示意她赶紧说。

荷香继续说道:“小姐,您知道么?玉公子这次回来,是和国师一起,专程来为二皇子治病的。”

项善一脸不相信的道:“怎么可能,他不就是一个神棍么?什么时候还兼职做起郎中来啦?”

荷香听项善说玉菡生是神棍,忙伸手去捂她的嘴,急忙说道:“小姐,这种话以后可别乱说了,被别人听到了,可是要杀头的。”

项善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许那神棍招摇撞骗还不许她说啦,真是没天理。见荷香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松手的架势,项善忙点了点头,然后用眼神示意她赶紧将手放下来。

荷香松开手后,站直身子接着说道:“听说其实二皇子在昏迷后不久,皇后就去求过皇上,希望皇上能将国师招回来。可是当时皇上不知为何,并没有立刻答应。就在前几天,听说二皇子眼看就要不行了,皇上才急忙将国师招了回来,玉公子就是和国师一起回来的。”

项善瞬间抓住了荷香这句话的重点,惊叫了起来:“你说什么,二皇子快不行了!”

荷香又想上去捂住项善的嘴,奈何项善速度快,躲开了。

荷香忙双手合十,低声央求道:“我的大小姐,您轻点啊,您再这么大声叫下去,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具体怎么样,大家都不清楚,目前都只是猜测。”

项善拼命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突然想到荷香和自己差不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皇宫私密的事情。

项善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后,荷香说道:“小姐,您不记得了吗?以前老夫人身边王大娘的儿子是在宫里御膳房当差的啊。今儿个也是赶巧,他刚好出宫采办,抽空来府中看王大娘,被我拦下了,我就向他打听了啊!”

“这种事情不是不能外传的么?他一个御膳房当差的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啊?”项善犹自不信的问道。

“这个奴婢也不知,不过听他说,这些都是宫里面大家私下传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荷香说道。

“那就算他知道,他怎么就那么轻易的告诉你了呢?”项善继续问道。

“别人他当然不会告诉啦!但是我和他说是夫人让我来打听的,夫人对他们家有大恩,他考虑了一下就告诉我了,还再三嘱咐一定不要对外提起呢。”荷香得意的说道。

项善看着荷香那尾巴都要翘上天的得意样,故意沉下脸来说道:“看不出来啊,你还挺聪明的,知道把我娘抬出来,以前没少干过这种事吧?”

荷香见项善不高兴,吓的扑通一声就跪倒地上,焦急的说道:“小姐,奴婢没有!奴婢这次也是因为看小姐着急,才想出这个办法的。奴婢发誓,就只有这么一次,以前从来没打着夫人和小姐的旗号干过其他的事,小姐,您要相信我呀!”说完又咚咚咚的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项善见她这样,忙把她从地上拉起来,一边拿手绢帮她擦眼泪一边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以后办事要小心再小心,万可得意忘形,又没有怪你,你急什么?”

荷香哽咽道:“奴婢一心就想着小姐,可是小姐不相信奴婢,奴婢心里难受。”说完越哭越大声,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项善急的手忙脚乱,忙不停的讨饶,最后好不容易才把荷香安抚好。

打发了荷香下去休息后,项善默默的开始思考刚刚荷香所说的话。

二皇子现在没死,所以皇上还可以冠冕堂皇的说只要爹爹打了胜仗就赦免。可是要是二皇子现在一命呜呼,就算是为了皇家的颜面,皇上也绝对不会再阻止皇后的报复了,到时候估计将军府上下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项善焦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可惜没有办法能够确认二皇子到底是怎么样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天慢慢黑了下来,荷香进来将屋里的灯都点亮了,见项善还在那儿呆坐着,小声道:“小姐,您到现在还没吃晚膳呢,要不奴婢去端些吃的来给您吧?”

项善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点了点头道:“去吧,刚好是有点饿了。”

没过一会儿,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汤就摆好了,项善端起饭狠狠的扒了一大口,心里想着:前世没有这么好的命,天天吃的都是粗茶淡饭,当时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吃香的喝辣的,不用为了五斗米天天都把腰给折断咯。现在好了,愿望实现了,天天都是锦衣玉食,可惜有可能又没有那么长的命去享受了。想到这儿项善晚膳又狠狠的吃了几大口菜。

项善吃完两碗饭后,本来还想再多吃点的,想着现在还能吃,多吃一点是一点。可惜肚子实在是装不下了。暗暗的在心底骂自己没出息,有那么多好吃的,肚子又装不下,真是暴殄天物。

秉承着前世的好习惯,项善来到院子里来了个饭后走。

看着天上皎洁的月光,项善心里想着白天的时候对着阳光,手上的葫芦一点反应都没有。要不换成月光试试,说不定能有用呢。

打定主意,项善便随口说了个理由将院内的丫鬟们都清了出去,走到院子里池塘边上坐了下来。再三确定四下无人后,项善慢慢的将葫芦露了出来。

葫芦在月光的照耀下,似乎更明亮了一些,可是也仅仅就是更明亮了一些,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项善在月光下观察了半天,见葫芦一点变化都没有,气闷的将袖子盖上,拖着沉重的步伐无力的向房间走去。

怎么才能让这个葫芦有用啊!难道是自己想多了么,其实这根本就是个普通的葫芦而已么,项善彻底郁闷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