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暗计明谋

更新时间:2021-10-23 18:55:39

暗计明谋 连载中

暗计明谋

来源:落初 作者:萝卜黄 分类:灵异 主角:陈长青 人气:

经典小说《暗计明谋》由萝卜黄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长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凶手的作案手法更隐蔽,反侦查能力更强,更狡猾的罪犯用起了计谋,千方百计想逃避制裁,主角要如何看穿凶手的伪装,将他们从人群中挖出来?面对凶手在现场遗留的痕迹,可哪些是有效信息,哪些是误导信息,主角又要如何甄别?本书主角没有夜观星象掐指一算的能力,也没有系统、老爷爷为他指明方向,他要如何才能破获这些高智商案件?在严苛的审讯规定面前,对罪犯既不能骂,又不能打,主角要如何才能攻破罪犯的心理防线,让他们交待所犯下的罪行?本书展现的是主角和罪犯的脑力对决,更有主角与罪犯一次次的心理博弈,本书属于慢书,作者将力求逻辑合理情节曲折,喜欢本书类型的可以先收藏,肥了再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小明回想案情分析会,一丝微笑浮现在嘴角,

自从三年前国家在公安系统中推出功勋系统后,功勋值就成为基层人员晋升,领导干部考评的重要依据,

而案情分析会在各警种的功勋评定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功勋系统推出之前,原来案情分析会上的成员就像是一群放养的鸭子一样,盲从现象非常普遍,虽然大多数警察兢兢业业,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但还是有少数混迹其中,得过且过。

而基层真正有能力的人晋升更是困难重重,功勋由上级评定,难免人情世故,

自功勋系统推出之后,案情分析会将全程视频记录,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库中,做为功勋评定的重要依据,案件破获后,由专人根据这些视频,结合案件的文件记录及最终案件的真相,评定功勋,不再由上级直接评定,当然,如果上级认为某个人员特别突出,对案件的破获做出了特殊的贡献,也可以专门写一份报告,经功勋评定组核实后也可以加上额外的功勋。

在案情会上,每个成员都可以就案情展开自己的推论,述说自己的看法,出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推论,供所有与会人员一起讨论,就算当时没有纳入重点侦破方向,只要是推论有理有据,并且最终与案件真相相符的话,都可以获得功勋值。

而且,哪些人是积极发言,努力工作,哪些人随大溜,得过且过都将一目了然。

如果出现多种观点,并且每种可能性都差不多相同的时候,专案组领导还可以决定是否采取多线并行的方式展开侦查,以节约破案时间,以求最快将犯罪分子捉拿归案,保一方平安。

江小明提议召开案情分析会,正是出于这种情况,现在新团队的意见不统一,除王华外,罗雨与苏小妹都有自己的观点与推测,并且都说得有理有据的,就很有必要全部记录在案,为将来的功勋评定留下资料。

案情分析室,三排C型会议桌套在一起,最多可以容纳四五十人

四人在最里圈找了个位置各自坐下,各自打开面前的设备登入系统,江小明环视了一圈,等后有人员都成功进入系统:“新吴市9·23杀人案第一次案情分析会开始……“

罗雨没有客气,首先开口说道:“我们昨天从市刑警队接过案件卷宗,经过研究,我分析认为……“

罗雨将她先前所说的分析再说一次,所有人都侧耳倾听,同时在心中都在认真分析,案情分析会上的功勋评定不仅仅是正确的观点和推论会获得功勋,而反驳一个错误的观点或推论也能证明自己的破案能力,多排除一个错误的方向,也能节约案件侦破的时间,对案件的侦破工作同样重要,也能获得相应的功勋,但前提是你的反驳要有理有据,思路清晰,不是凭自己的主观臆测或是直觉来反驳。

苏小妹说:“我的分析基本上与罗雨姐一致,就是补充一点,既然死者在感情生活上有问题,我认为这条线还可以深挖,是不是还存在一个一直没有发现的关系人呢?“

江小明看了看罗雨,手中的笔转得飞快,说:“你分析的方向是仇杀,而基本观点是因为死者生前的社会关系非常复杂,而且从事的经营活动很容易与人产生矛盾,这些都很有道理,但是,要多深的仇恨才能导致凶手去杀她?我也可以换个方式来说,就是你们认为怎么的一个人,他与死者有很深的矛盾,而且还深到非要致死者与死地的地步,但是与死者这么深矛盾的一个人却始终没有浮出来,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罗雨隔着会议桌望着江小明,语重心长地说:“我认为破案,不是论可能性的高低,不论高低都要去努力调查,一切用证据说话。“

这一刻罗雨就像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者在教育学生一样。江小明面带郁闷,手上飞快旋转的笔也停下来,这一波攻击来得有些猝不及防,不过这是案情分析会,视频全过程记录,而且罗雨说的一点都没错,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道:

“我认为死者的死,肯定能给凶手或者谋划者带来利益,而针对本案,死者的死亡最直接的受益人就是她的丈夫,虽然他有很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但恰恰是这一点让人怀疑。而本次案件与以往不同,侦破工作是继续原刑警队的工作,如果我们再全部重新开始的话,可能会延误破案时机,而原市刑警队将情杀、仇杀等方向基本都过了一遍,没有找到破案的方向,而唯有这条路线他们还没有走过,所以我的推论有可能是死者丈夫雇凶杀人。“

罗雨摆着手指头,反驳道:“你的推论是基于原刑警队的工作,是在假设他们的工作没的疏漏的情况下,而案件才发生短短的半个多月,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将其他方向完全排除我认为难度很大,而且根据原刑警队的调查显示,死者丈夫在案发前后没有经济上的困难,他经营的公司也没有出现财政上的困难,反而一直是在盈利,虽然死者死亡后他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但这是国家法律规定的,我认为只是一种巧合。“

苏小妹道:“对呀,不可能只要是妻子被害就怀疑丈夫吧,虽然本案死者与她丈夫感情出现问题,但已经分居半年多了,再大的矛盾也进入了冷静期,这个时候再去雇凶杀人的话,可能性不大。“

江小明见两人都不同意自己的推论,心中虽然有些许失望,但也没有太多意外,她们有她们自己的想法更是件好事,看向王华,“你认为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