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田园大宋

更新时间:2022-02-11 21:26:35

田园大宋 连载中

田园大宋

来源:落初 作者:心盈田园 分类:历史 主角:徐宝蔡河 人气:

《田园大宋》作者:心盈田园,历史类型小说,主角:徐宝蔡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田园大宋,春暖秋红,流水潺潺麦香浓。  徐宝来到了北宋时期的宝元二年,故事从在里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货物由人寄,入城道边趣。喧嚷若华时,才晓客邀意。

茶叶蛋等东西被张柽指使个同样摆摊子的人帮忙保管,明天一早再送来,对方刚开始很不愿意,他说免了明日对方行费,对方便表现出急公好义的模样。

然后张柽当前领路,徐宝随于其后。

对于那人的安排,徐宝确实觉得还可以,至少说明对方会办事,若真让张柽把自己单独叫去,双方见面,该多尴尬?

到时酒席之中,唤自己作词,自己作,还是……作?

而等到地方,还有其他文人参与,哪怕仅多一人,考词可当成文人作比,是雅趣儿,双方心理上皆能接受。

二人一前一后,从万胜门进去,万胜门晚上要限行,一般是大批量同行业的人进出,如码头卸货,趁着晚上闲人少,一车车往里推,或等天亮之前,倒晚上排泄物的香车,还有送大量肉和鱼的。

单个人想跟别的队伍一起挤,很难,说不定要被挡出来,因为人家嫌你挨事儿,非是官方挡,像张柽这样的,不让你进,你就别进。

但徐宝知道,京城没有宵禁,即晚上可以随便溜达,四处出溜,从城西到城东,由汴水至蔡河,走外城入内城,逛内城跑皇宫,跟皇宫里转悠着踅摸踅摸,然后……

好吧,依旧有不让去的地方,谁说不禁的?

而且外面的城门,少数一两个人大半夜的,从城门口进去,又从里面出来,再进再出,如此往复,让守门的人认识你,似乎不怎么好,无宵禁不代表不盘查。

自己的肩膀上有褡裢,十五、六斤重的铜钱哗啦哗啦地装在里面,被人逮到盘问,随便给你按个罪名,或叫你跟去接受调查,你不得从里面掏出点给人家呀?依旧是不给你开收据的那种。

如是想着,两个人到了瓮市子。

徐宝刚开始不认识,左右瞧着,地方很宽敞,跟广场似的,可以在黄昏时刻找一群人来跳舞,估计不会扰民。

“小宝,这里是瓮市子。”张柽见徐宝来回打量地方,便介绍。

正琢磨可以让多少人一起跳舞的徐宝神情登时一变,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穿越者,他学过,这里原来是收拾人的地方。

按照前面的想法,去皇宫溜达溜达,最后会被送到此地,轻的是皮鞭子噼里啪啦一顿甩,别人往自己身上甩,重点的是让人拿棍子,小儿胳膊那么粗的棍子朝自己屁股上落,再重点,咔嚓一声,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最主要的是那一刻没人跟着跳舞,全在围观,还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如‘杀得好,再来一个,再来一个’什么的。

不是什么好地方,要快走,阴森森的,耳边似乎萦绕着各种喊冤声,以及‘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等豪言壮语,要么是‘花生米与豆腐干一起吃,有火腿味’,当然,前者被人唾弃,没被杀,后者有人称赞,是真的死了。

徐宝打算继续向前,要去内城瞧瞧,品尝品尝百两银子一顿饭是啥滋味的,结果张柽转向,向北。

走出去那么一段路,热闹出现,道的两边全是店铺,比城外面的瞧着气氛好多了。

有人站在店外面吆喝,还有人把摊子摆在人家店的外面,借一角,叫卖。

“此地多为脚店。”张柽又介绍。

徐宝腹诽,你就说小店我还能不知道,脚便是小,我懂,缠足嘛,小脚小脚,就是这么来滴,哈,好有学问,在原来村子能被打半个月手板的那种学问。

张柽哪晓得徐宝现在的思绪飞扬,他一路走,一路介绍,哪家的鹅鸭排蒸味道不错,谁谁店里的假元鱼口感最好,何处门面卖的二色腰子价钱略贵,但值那个数……

走着走着,来到一家看上去就知道是卖鲜货的地方,因为地上还有螃蟹壳子呢。

张柽停下,徐宝仔细打量地上的螃蟹壳子,还行,比较小,不是大闸蟹、也不是海里的螃蟹。

他观察是担心钱不够,在他过来的地方,普通的海螃蟹不值钱,一律人工饲养,河蟹在稻田里养的价格也不高,梭子蟹买五百斤,二十五元一斤都算是贵的,通常十六、七元能拿下,河蟹小的更便宜,大批量购入,比一元**大两圈的,十元左右。

而大闸蟹就不一样了。

现在这里人工养殖技术不是很高,大多数不养,弄一篓子海里的活螃蟹过来,两千多文够吗?

“现在的时节要吃母蟹,有黄。”张柽见徐宝盯住螃蟹壳看,以为对方谗了,刻意说一句,然后没见徐宝咽口水,自己的喉咙倒是先动了动。

二人方一站定,店门口站着的小二,或者说是‘行菜’,也可能是‘大伯’,连忙上前招呼。

“定了,甲字丑位。”张柽挺挺胸,说出个位置号。

徐宝撇嘴,在个小破饭店里面吃饭,还什么甲不甲的,明儿自己的干豆腐卷卖时也来个天干地支,或者再进一步,自己的左手位叫暖霄阁位,右手边是潇湘水云位。

“呦,您定的位置,请,快请,都给您收拾好了。”伙计连忙陪笑说着。

张柽度着步,晃悠着走进去,徐宝犹豫下,见小二望过来的期待眼神,暗自叹息,从褡裢里掏出两个铜板递过去。

小二眉开眼笑地接过,立即随在一旁,像保护徐宝般地把他送进去,然后站在门口,也想进去,可惜门里面同样盯着的人伙计瞪他一眼,接过了保护的工作。

二人往里走,没有楼上,桌子一张隔一张的,还有人吃饭,叫喊,热闹,主要是有人居然在那唱曲,那叫一个难听呀。

小破店,搞什么娱乐活动呢,无聊。徐宝又挑个毛病,主要是他今天要花钱,心里不痛快。

若是能赚钱,他保证会夸人家那估摸有四十多岁的妇人唱的曲子好听,比少女的动静还纯真,至少是集合了六个流派唱腔的声音,绕梁半年,久久不散,一到半夜就出现。

走到最后面,后面也开有窗子,窗户是打开的,窗后居然还是街道,依旧有人叫卖,从窗户上向外看,烟尘缭绕的,没办法,没有电灯。

徐宝感受了一下,晚上挺凉爽,有轻风吹来,还有蚊子的身影忽隐忽现的,以及苍蝇不睡觉,在饭店吃免费饭时发出的高兴的嗡嗡声。

于是他舒坦起来,安心了,在这破店,使劲吃,看你们能吃进去多少钱?

张柽也认为位置好,先坐下来,对徐宝说道:“略等片刻。”

“明白。”徐宝应声,尊贵的人嘛,要晚来,让别人等,好体现身份。

再看看面前的大方桌子,能让八个人一同入席,大家都少吃点吧,晚上吃多了对消化系统不好,一般来说,应该喝上一千毫升的温开水,毕竟螃蟹Xing寒。

他跟着坐下等,有伙计送来茶水,知道人没齐,就未给上菜,哪怕一碟子茴香豆也没给。

徐宝没话找话,问:“张兄,那人家不会把我的茶叶蛋给掉包吧?他家也是卖同样东西的。”

“他敢!?我兄弟的东西谁敢动?”张柽傲然地说道。

徐宝感动,好感动,又问:“不知今日要来的人是……”

“水监知道吗?”张柽反问。

徐宝首先想到的是水牢,但觉得不对,应该是管河道的部门,可他还是摇头,等待对方说。

“那人是管着整个京城河道的水监的,水监下面的一个负责外城城西万胜门、西水门衙门口的下面的街道诸事行里的下面的流官。姓郑,叫郑囿。”张柽介绍一通。

徐宝使劲地眨眼睛,脑细胞耗费无数,终于想通了,是水监部门的,然后只能管到两个城门那一块儿的市场,还是外城的。

外城又不全管,管街道,就是街两边做买卖、卫生、占道什么的,并且那人不是主要的管事,上头依旧有人,最后的身份是流外官员。

流外官,即九品官职之后,不入流的那种,好在自己所处的北宋时期,流外官身份还行,可以升级,升到品内,不像有的朝代,流外官一吏定终身。

徐宝开始算级别,国家级的保证不可能,省部级的也不对,厅级的还是差,处级的离着不近呢,科级的过。

弄了半天,那人就是一个有转正机会的临时工啊,而且是经过了公务员考试,成绩不错,先干着活,以后再看看情况是否被入取的那等情况。

对,他经过考试了,所以身份比没参加过考试的要强,可改变不了他临时工的Xing质。

一个临时工这么欺负自己,好吗?好吧!谁让自己连个营业执照都没有呢,就是一个摆摊的,谁都能过来欺负一把。

心态放正,徐宝快乐起来,再问:“张兄,他需要我给他写词是……”

“他上面有个主管他的,喜词曲,两日后办宴,想寻个好词,然后与人……那啥……”张柽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只用眼神表达。

徐宝悟了,临时工想要转正,上面的小官喜欢别人提供弹~药去吟词,然后大家一起动员,最终找到了自己这个卖干豆腐卷的。

很好,说明菜市场里出人才呀,对方倒是会利用手上的资源。做个买卖容易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