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盛唐余烬

更新时间:2022-02-18 05:33:34

盛唐余烬 已完结

盛唐余烬

来源:落初 作者:哥来打酱油 分类:历史 主角:刘稷高峰 人气:

《盛唐余烬》为哥来打酱油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开局一把刀,装备全靠爆。刘稷的穿越之旅,就是从一把短刀开始的。天宝十一载,大唐,步入了它最鼎盛的时期。盛世余烬,大厦将倾,铁血男儿,心向何方?没有路,就杀出一条路来!安西、吐蕃、河中、呼罗珊、巴格达、叙利亚、里海、黑海、地中海......一路向西。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

刘稷回以同样的吐蕃话,那些生疏的单词,一个字一个字地从他嘴里蹦出来,然后一脚蹬在达囊乞的背上,怒吼出声。

“啊!”

双手猛力一转,已经达到极限的弓弦再度收紧,伴随着“吱吱”的轻响,贡多松布眼前出现了恐怖的一幕,只见组本那双可以徒手抓住奔牛的手,竟然从掌心处断开,连着白森森的骨头“啪”地掉在地上。

大力之下,弓弦将上好的冷锻铁片勒得变了形,深深地凹进去,原本就粗短的脖子挤成了一团,达囊乞鼓着血红的眼睛,想要喊出“救我”,却怎么也无法发出声音,只能绝望地伸出一只断掌,血淋淋地够向他,如同一只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一声轻脆的“咔嚓”之后,原本昂起的头一下子耷拉下去,刘稷松开手,颈骨折断的达囊乞如同一堆烂肉,连同绞成一团的木弓瘫落到地下。

恐惧布满了贡多松布的全身,无论如何也迈不出步子,他感觉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光,就连向后逃跑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

刘稷行若无事地走过去,从那只颤抖不已的左手上轻轻接过长刀,然后一把握着大腿上的箭杆,“噗哧”一声拔了出来,一股血泉激射而出。

“早就提醒过你,一动就会没命的。”

随手扔下箭头,再也没有去看上一眼,同样的错误,他不会再犯第二次,之所以一开始没有直接杀掉,是因为他想要留着此人,成为重甲武士的累赘,让其在救治的过程中露出破绽,没曾想人家根本就不在乎。

事情还没完呢,路上干掉两个,山林里干掉两个,也就是说,还有个敌人留在外面,刘稷割开身上的衣物,将胳膊上那道口子牢牢缠住,眼神变得冷酷起来。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倚仗,微小的疏忽都足以致命,就算自己不在乎这条生命,也不意味着随便就能让人拿去。

一股强烈的战斗意志,从心里涌出,想要自己的命,就得付出足够的代价,无论是谁!

格桑倚在一匹战马后头,心神不定地听着远处传来的叫喊声,那是他的同伴贡多松布发出的,从听到的第一下开始,他就赶紧下了马,躲在马身后,将箭头瞄准了山林的方向。

达囊乞是他们的组本,也是部落里有名的勇士,贡多松布则是有名的猎手,他根本不相信那个唐人逃得掉,就算逃走了,也不可能再度杀害这其中的任何一人,然而,不远处,那张死不瞑目的脸告诉他,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俄本其实刚刚才死透,他亲眼看到了喉咙被人割开后,那种无助到绝望直到死亡的全过程,在他的记忆里,唐人很少会用这样的法子杀人,他们更喜欢一刀下去,人首分离。

山林间传来的叫喊声渐渐低沉下去,格桑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里,当发现山林出现动静之后,紧张不已的他立刻射出了手里的箭支,准头并不好,贴着黑影飞了出去。

“达囊乞组本,天神保佑。”他没有再射出第二箭,因为从山林里现身的,是一个全身披甲,只露出眼睛的大汉。

黑影现身的一瞬间,他长长地松了口气,穿着一身铁甲的,只有可能是达囊乞,而他却朝着对方射了一箭,心里顿时有些忐忑不安,根本没有注意到贡多松布没有跟在后头。

这种不安,在看到对方一言不发地大步走来时,达到了顶点,组本的脾气可不怎么好,他忙不迭地迎上去,嘴里说着解释的话。

“格桑的眼睛瞎了,以为是那个唐人,请相信,我的无意冒犯......”还没说完,话就被一柄架在脖子上的长刀给打断了,格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趴到地上,连头也不敢抬。

“说,为什么要杀我?”

“格桑不敢。”他下意识地辩解了一句,突然觉出了不对,这个声音根本就不是达囊乞的。

格桑惊诧地抬起头,露在面甲外的那双眼睛,显得十分年轻,眼神凌厉得就像是草原上的狼,寒意从心底升起,他想要从地上爬起来,拿着弓的那只手突然间一痛。

刘稷的表情不变,长刀将格桑的手钉在地上,疼得他身体蜷缩起来,嘴里惨叫连连。

叫声让他的眉头一皱,这里是吐蕃人的地盘,既然能来五个人,后面可能会来更多,山路,显然不是一个逼供的好地方,刘稷拔出长刀,押着这个唯一的活口走向山林,很快就到了刚才战斗的地方。

尽管很痛,格桑已经叫不出声了,因为他看到了组本达囊乞被剥光的尸体,身上连伤痕都没有,而在不远的地方,自己的同伴贡多松布倒在血泊里,鲜血从他的大腿冒出来,流了一地,身体一耸耸地,还没有死透。

“最后一遍,不说就和他们一样。”那个听着就让人不寒而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格桑惊恐地转过头,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

“为什么......要杀我。”

两个时辰之后,一队骑兵出现在山路上,当发现前方的异状时,为首的立刻打出了缓行的手势,同时发出了警戒的命令,他的两个手下脱队而出,沿着山路跑过去,停在了一堆尸体前面。

“出了什么事?”骑兵首领正在等着手下的探报,突然听到有人问话,赶紧转过马头。

“东本,前面出事了。”

这是句废话,说明他也不清楚,息东赞没有再问下去,只是骑着马儿拨开人群,缓缓地前行,那人眼见拦不住,赶紧命人上前护住左右,以防不测。

山路上躺着两人一马,一个是被压死的,另一个割断了喉咙,战马被人斩断了前蹄,又在脖子上补了一刀,息东赞甚至能想像得出,杀人者有多么从容不迫。

山林间搜索的结果也出来了,组本达囊乞连同两个庸奴,都被杀死在附近,身上被剥得精光,连根布条都没留下。

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可作为苏毗部有名的勇士,竟然是被一根弓弦给勒死得!

谁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谁会做得这么彻底?更关键的在于,这个变故,对于计划来说,影响有多大?

息东赞望着高低起伏的山林,脸上有些晦暗不明,冰冷的山风让他紧了紧身上的虎皮披肩,却依然挡不住透骨的寒意。

“东本,东本?”手下连续叫了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留下一个组收拾,其他人,继续走。”

息东赞快步走出山林,跨上自己的战马,毫不犹豫地发出指令,在他的身后,三个东岱的吐蕃骑兵,如同一股黑色的潮水,滚滚而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